葉芷芳看見手裡黑色紋路,連忙把那些葯倒了三分之一往水裡,早已忘了韓若樰囑咐的藥量。

葉芷芳看見手裡黑色紋路,連忙把那些葯倒了三分之一往水裡,早已忘了韓若樰囑咐的藥量。

「這是什麼葯,噗!」葉芷芳剛喝一口就忍不住噴了出來。

這個藥物是世間最苦得中藥,也沒有其他副作用,韓若樰就是故意懲治她們。

「乖女兒,忍著點,不喝是不會好的啊!」韓秋玉語重心長的對葉芷芳說道,而後眼裡卻是對韓若樰濃濃的恨意。

葉芷芳強忍著灌了自己幾口,而後再也不吃那葯了,隨後罵罵咧咧道:「都是那該死得賤人,害得我們這樣。」

「乖女兒,我不會放過她的!」韓秋玉眼裡滿是算計,整個臉龐因為怒氣,已經扭曲成一塊。

「啊嚏。」正坐在廚房清洗灶具,準備做飯的韓若樰猛的打了一個大噴嚏,還以為是昨晚沒蓋好被子呢。

韓若樰今日做的是一道自己自創的菜——土豆燒鴨。

這鴨子還是前幾日林浩峰拿野豬肉去鎮上和其他商販交換來的。

韓若樰把鍋里加入水,待水燒開后,把嶄好的鴨肉倒入大鍋內,沒多久就把鴨肉撈了起來,焯掉血水后這鴨才好吃。

鍋里燒開熱油,放入蔥蒜姜,待炒的有飄香時,加入瀝干水的鴨肉,翻滾,大火爆炒。

炒至鴨肉變了顏色,加入少量古釀的酒,去除鴨肉的腥味,而後放入沒至鴨肉的水。

等鍋里水燒開的時候,韓若樰便把切好的小土豆塊倒入鍋內,蓋上蓋子,小火慢燉。

約一刻鐘后,打開鍋蓋放點鹽巴,而後翻炒鴨肉,收湯汁,把土豆鴨肉盛起后撒入蔥花。

稍後,再做了一道西紅柿蛋湯和油淋小青菜,收拾好了后韓若樰才把菜端上桌內。

「若樰,做什麼好吃的了。」林浩峰一走進屋內就聞到了遠遠的飄香。

韓若樰看見后打趣道:「你來的可真巧,快來吃午膳,這是你前幾日送來的鴨子,我尋思著用土豆燒了呢。」

林浩峰看著這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還未等韓若樰招呼完,就已經坐上桌頭了。

「若樰,今日你沒事把,我聽張大娘說秋玉嬸子又來找你的麻煩了。」林浩峰一改之前嬉皮笑臉關心的問著。

韓若樰一聽這也樂了,想要欺負她的人還沒出世呢。

「浩峰,你覺得現在的我是那麼好欺負的嗎!」韓若樰調皮眨了眨眼睛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不饒人!」

林浩峰看著眼前的女子,他知道她再也不是以前那個任勞任怨,隨意讓別人欺負的女子了,越發喜歡的緊。

林浩峰有時候也很自責自己沒能好好保護韓若樰母子,以前韓秋玉母子沒少欺負她們,可是她們總是調他不在上山狩獵時候。

林浩峰也不能刻刻守在她們身邊,只能是時不時經常送些野味過來。

「浩峰叔叔,快吃哦,菜冷了就不好吃了。」韓小貝喝著雞蛋番茄湯說道。

這湯酸酸甜甜的甚是好吃,娘親的手真巧。

林浩峰連忙收回思緒,再用餘光偷瞄韓若樰,韓若樰今天心情似乎不錯,吃著飯還哼著小曲。

林浩峰夾起一塊鴨肉,鴨肉肥而不膩,許是放入土豆原因,他連吃了好幾碗飯。

「浩峰,你下午有事嗎?」韓若樰邊替韓小貝夾菜邊問道。

「沒事,我也沒農田也就是靠狩獵了,狩獵一般都是早起去,現在下午也沒什麼事。」林浩峰說道。

「也好,浩峰,後山還沒有開墾完,我打算下午去在種植這藥材和瓜果,到時候可以拉集市上去賣。」

韓若樰一想到了銀子馬上就會源源滾來,兩眼泛著聰慧的光芒。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用過午膳后,他們駕著馬車出發了。

「你看那若樰丫頭和浩峰小子,可真是般配啊!」路過的行人說道。

「呸,孤男寡女,不要臉的賤貨。」一個妒忌韓若樰的姑娘吐了口唾沫罵道。

「我說李家丫頭,你說這話就難聽了,男未婚女未嫁的,你是不是嫉妒人家,也想嫁那小子。」一個已婚村婦幫腔著

「我,我才沒有呢……」像被說中心事般李家姑娘羞的滿臉通紅,一跺腳扭捏的離開了。

留下一群圍觀群眾嘻嘻哈哈的在那大笑,就憑李家姑娘那貪財的娘蘇氏,也是萬萬不會嫁給這樣的窮小子的。

林浩峰雖然踏實勤快,但自幼雙親不在,是吃百家飯長大的,沒有田地,也就靠著這一身狩獵本事為生。

林浩峰側身下馬,把韁繩繫於樹樁旁邊,而後抱著韓小貝下馬車。

「浩峰這裡很多小樹苗,可以種植在這片位置。」

韓若樰鬥志滿滿的說道:「這個位置離黑壤土近,資源營養成分會從地下輸送給這些樹苗。」

再加上用空間靈泉澆溉,別人需要一年才會結果子的橘樹,梨樹……到時候幾個月就能成熟。

韓若樰用鐵鏟挖著坑,隨後把樹苗放進去,再用手把周圍泥土蓋上去,從桶里勺出幾勺水,澆灌上去,沒一會一棵樹就種好了。

林浩峰則用鋤頭,把那些土地勻松,在扒拉出一道道的溝橫,用來種植藥材。

韓小貝有模有樣的學習著,再韓若樰把樹苗種進去時候,小手連忙用泥土蓋住樹苗,還不忘拍打幾下。

「娘親,貝兒可以替你幹活了。」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韓小貝滿臉自豪的說道。

韓若樰笑了笑說道:「是的,乖兒子太厲害了。」

「浩峰,先歇息下吧!」韓若樰帶著韓小貝坐在樹樁下落腳。

「好,我就來!」林浩峰連忙用鋤頭把這剩下一點地鋤完。

「諾,擦擦吧!」韓若樰看著林浩峰汗如雨下,過意不去的遞了個隨身攜帶的小毛巾,只盼這些藥材,果樹大豐收,到時候多分點銀兩給他。

林浩峰訕訕的笑著,捨不得用那毛巾擦拭,用自己的衣袖擦了幾把。

「浩峰叔叔,這是娘親做的包子。」韓小貝遞過去后,甜甜的說道:「可好吃了,快嘗嘗。」

「好,好,好,貝兒最乖了。」林浩峰此刻覺得這肉包子是世間最美味的食物,許是勞累一下午餓了的原因。

韓若樰望這滿山的果樹,藥材,感覺到一片光明,村裡的村民因上次韓秋玉母女事件。

他們是萬萬不敢打這些東西的主意,韓若樰覺得殺一儆百還是挺管用的。

「浩峰,過幾日這早前種的人蔘,何首烏的就可以去鎮上賣了。」韓若樰想打開這鎮里市場必須得去擺攤觀摩下。

等到知名度打出去,很多藥鋪自然而然會找上門來,到時候無需她在四處奔波賣葯,直接把藥材送往各各店鋪就可以了。

不得不說,這韓若樰不僅是個神醫,還是做生意的好手,想她前世也是攻讀了幾年工商管理專業的現代人,在這古代還不是混的如魚得水。

「好,若樰,過幾日我和你一起去。」 總裁,好久不見 林浩峰迴答道,讓他們母子去,他也不放心,想著這藥材珍貴,萬一遇見那眼紅的,怕傷及這對母子。

在太陽下山之前,林浩峰抓緊把剩下的藥材種完了,韓若樰也有條不紊的把橘樹,梨樹依次種植在這田埂外面。

韓小貝早已玩累睡在了馬車上,兩隻白貂像守護神樣的寸步不離韓小貝身邊,惹的韓若樰笑道到底是貝兒救了他們,還是她自己救了他們。

韓若樰把工具都放在馬車後面,用一個皮繩綁住,而後招呼道:「浩峰,天色已晚,還是早些回去。」

林浩峰把最後一個鴻溝種完后,也收拾東西走了過來。

「好,來了。」林浩峰跳上馬車,迅速的駕馭著往韓家村駛去。 早餐吃完后蕭怡收拾了一番,由於一會兒要出去,因此將將餐具收拾清洗后蕭怡便讓方逸天等她一下,她要進去房間裡面換衣打扮。

女人出門之前自然是要精心打扮一番的,方逸天聞言后笑了笑,也心知沒個十幾二十分鐘蕭怡只怕都不會出來。

趁著這個時間,方逸天走到了房間的外面陽台上,將陽台的門口關上后便掏出手機,翻查出了銀狐的聯繫電話,撥打了過去。

「銀狐,是我!」對方接電話後方逸天便是壓低了聲音,說道。

「戰狼,你總算是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了。現在你可是大名人啊,聲明轟動,全世界都知道『戰狼』這個稱號了。」電話中傳來了銀狐那一貫來都冷冽的聲音。

方逸天苦笑了聲,說道:「那些都是純屬意外,我也不想這樣。我跟我的兄弟來美國行動完了之後昨晚才有時間上網,看到了你留給我的信息。當時很晚了,給你打電話也不方便,因此今天才給你打電話。」

「這些天我在美國已經是將國際殺手聯盟的隱秘消息打探了一遍,具體的消息等我跟你見面再跟你會談。同時我也確認了一件事,國際殺手聯盟中的聯盟長的確是將金剛招攬為麾下,成為了他身邊的守護神。」銀狐語氣凝重的說道。

「金剛——」方逸天口中默念了聲,目光一閃,有股犀利駭人的寒芒一閃而沒,接著他低沉說道,「沒想到金剛真的是被國際殺手聯盟招攬了過去。不過只要你能夠找出正確的消息,得出這個聯盟長的真實身份,他的身邊就是有金剛與眾多高手也不怕!金剛我負責攔截,而你趁機用最快的速度殺死聯盟長,事成之後立即撤退!」

「話是如此,但行動起來也不是那麼順利。我已經有了一個計劃,具體回到天海市后我再找你細談。目前我還需要去找一個人,也只有這個人才能給予我幫助,找出聯盟長的真身。」銀狐緩緩說道。

「好,那麼到時候再細談!一旦有了周詳的計劃,我會去找幽靈刺客,若能將她說服,那麼這次的行動一定會成功。」方逸天沉聲說道。

「恩,那麼我先掛電話了。有事再聯繫。」銀狐說著便是掛掉了手機。

方逸天收起手機,深邃的目光從陽台外看向遠方,目光中帶著一絲凜人的寒意!

…………

隨後方逸天便是走回到了客廳,看到蕭怡還沒出來,他禁不住笑了笑,他也沒有催促蕭怡,而是坐在沙發上靜等著。

又過了七八分鐘,蕭怡房間的門口這才打開,一身靚麗性感打扮的蕭怡走了出來,身穿一襲極顯身材的抹胸裙,搖曳生姿。

「逸天,你是不是等很久了?」蕭怡走出來后臉色稍稍歉然,開口問道。

「沒有啊。我很享受這個過程,因為我很期待打扮后的蕭姨是如何的美麗動人,這一看還真是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期,真是太迷人了。」方逸天一本正色的說著。

蕭怡瞧著他那模樣,禁不住嗔笑了聲,說道:「你又來了,油嘴滑舌的,小心閃了你的舌頭。」話雖如此,聽著方逸天的話她心中卻是欣喜高興之極。

這世上還真是找不出一個不喜歡聽自己深愛著的男人的讚美之詞的女人了。

接著,蕭怡看了眼手上戴著的卡地亞手錶,說道:「我們出去吧。」

方逸天點了點頭,站起來與蕭怡朝著外面走去。

走下樓后蕭怡開車朝著市中心的方向飛馳而去。

很快,蕭怡便將車子開到了紐約市內的一棟高達十幾層的商業大廈前,她將車子開到了停車場后停下來,隨後與方逸天走下了車。

「這地方一看就是高檔的,蕭姨,你該不會是又要給我買些什麼國際名牌吧?」方逸天看了眼面前這棟氣勢恢宏的商業大廈,開口問道。

蕭怡一笑,說道:「怎麼,難道你樂意穿從地攤上買的地攤貨?」

「怎麼說呢,穿地攤貨讓我感到非常的舒服自如,穿一些國際名牌的衣服則會讓我多少感到些拘謹。地攤貨沒幾個錢,用不著在意,名牌衣服就不一樣了,得要防著點,不然弄髒了或是磨損了多少有點肉疼啊。」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你少來了。跟我進去吧,我買給你,你用不著肉疼。我覺得阿瑪尼的男裝挺適合你,能襯托出你的氣質出來。」蕭怡一笑,說道。

方逸天一聽,便是有點飄飄然起來,笑著說道:「那當然了,你也不看是誰穿的衣服。我可是天生的衣服架子。」

「你少自吹自擂了,真是厚臉皮,照你這麼多國際上那些男模都可以去撞牆了。」蕭怡白了他一眼,而後便是伸手挽著方逸天的手臂朝著大廈裡面走去。

這棟大廈內買的都是高檔品牌,包括服裝、鞋子、珠寶、手錶等等奢侈品。

大廈內有著不少人,其中以女人居多,畢竟這些奢侈品主要的消費對象就是女人。

大廈內也有不少男人,而蕭怡與方逸天走進去后不少男人的目光都紛紛被吸引了過來,定格在了蕭怡那堪稱是極品熟女的身段上。

對於別人的目光蕭怡都是不去在意,她的眼中似乎是只有方逸天一人,拉著方逸天便要朝著裡面走去。

這時,蕭怡手臂挎著的包內突然響起了一陣手機鈴聲,顯然是她有電話。

蕭怡將手機從挎包中拿了出來,一看來電顯示卻是愣住了,腳步都停了下來。

「恩?怎麼了?」方逸天看向了蕭怡,問道。

蕭怡笑了笑,朝著方逸天眨了眨眼眸,說道:「是傾城給我打來了電話。」 回到韓家村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辛虧這颶風習慣了在夜路中行走。

「若樰,太晚了,我就不去了,明日我還得去牛大哥家幫忙呢。」林浩峰在外面告辭道。

「也好,你早點回去歇息吧。」韓若樰淡淡的回道,韓若樰雖是一個現代人思想,不怕別人說閑話,但是她也要顧及下林浩峰,不想讓他誤會什麼。

她現在習慣叫他去幹活,就是單純的覺得作為合伙人應該也要出份力,想著到時候賺錢了也會分他一杯羹。

韓若樰前世沒有談過戀愛,更不知道喜歡為何物,但是明顯的心跳心動感覺還是分的出來的,她對林浩峰就像是家人般大哥般的感覺。

韓若樰把貝兒抱進房間后,拿著醫書,又縮在了葯屋內,最近她在研究葯膳減肥,在前世這是琢磨很多女人的大難題。

韓若樰一邊翻閱醫書,一邊用木槌槌著藥材,有些藥材要槌成粉沫狀和其他藥物夾在一起才能發揮最大功效。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許是白天太過勞累,韓若樰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容初璟兜兜轉轉又回到這座小木屋外,本是打算離去的,看著這麼晚,屋內還亮著一盞油燈,便鬼使神差般走了過去。

「還是那麼冒冒失失。」容初璟無比寵溺的說道,若不是怕把她驚醒,他此刻會把她抱回床上。

韓若樰如瀑布般的黑絲灑落在書桌上,精緻小巧的臉龐越發襯得她迷人,雖不施粉黛,卻勝過天上那仙子。

容初璟看著這心心念念的女子,此刻就在自己身邊,恨不得立馬擁她入懷內。

但又想到她日日與那鄉村莽夫在一塊,妒忌的火焰快把他燒著了。

「嗯哼。」韓若樰睡夢中發出一聲低吟,轉而換了一個睡姿,容初璟連忙閃身一旁,待看見她沒有下一步動作后才走了出來。

天知道此刻的她是多麼的誘人,容初璟吞咽了一口水后道:「該死的女人,穿這麼少,不怕半夜著涼了嗎。」

他也不敢逗留太久,更不敢把衣服蓋在她身上,今日若不是白天她勞作太累,或許早已發現自己來過的氣息,容初璟把油燈吹滅后變飛身離去。

次日一大早,韓若樰慢悠悠醒來,尋思著昨日怎麼在這葯屋睡著了,揉了揉枕的酸痛的手臂,四處環看著。

隨後穿戴完畢,便折身去廚房,做了些早上的吃食,去裡屋給小貝說道:「乖兒子,早膳在廚房,等下把雞蛋和稀飯吃完了,就在家玩。」

說罷她端著昨日換洗過得衣物就往黑嵬河去,一大早來這洗衣服的婦人特別多。

這裡也是村裡婦人間討論家長里短的場所,什麼小道傳言拉,消息拉在這裡傳播的迅速。

「若樰丫頭來這。」張家的媳婦小翠連忙從旁邊擠出位置給韓若樰。

韓若樰福了福身道謝道:「謝謝,嫂子。」隨後韓若樰邊走過去,在那邊清洗著衣服。

「聽說沒,胖花大嫂昨日又被她家口子嫌棄了。」一婦人故作小聲的說道,其實整個這塊洗衣服的都聽見了。

「昨個,還沒爬上榻,就聽見兩人吵吵著呢。」另外一婦人輕笑著說:「他那口子罵道,吃吃吃,就知道吃,整天吃的和豬似的,也不拿把鏡子好好看看自己。」

「哈哈哈,是啊,你瞧瞧她那個慫樣,那麼胖,還那麼吃,總歸那老陳家的不會要他了……」

「咳咳……」小翠輕咳提醒,婦人還在那喋喋不休的說著,全然不知她所討論的胖花大嫂早已站在身後。

「我說陳家媳婦,我是吃你家大米,還是掘你家祖墳了,在背後這麼埋汰我。」胖花大嬸兩手叉腰怒罵道,那渾源的身材,確實讓人很有壓力。

陳家媳婦也不是個吃素的立馬尖酸刻薄回擊道:「也不看看自己這膀大渾圓的身材,誰娶你把誰家吃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