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卓今天可是有備而來,輕輕抿了一口茶之後,淡淡道:「昨天我聽人談起了本地的美女都有誰,有人說令千金洛紅顏有著天姿國色,是風雲城裡一頂一的美女。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城主能否把令千金請出來讓人一睹芳容?」

葉青卓今天可是有備而來,輕輕抿了一口茶之後,淡淡道:「昨天我聽人談起了本地的美女都有誰,有人說令千金洛紅顏有著天姿國色,是風雲城裡一頂一的美女。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城主能否把令千金請出來讓人一睹芳容?」

「呵呵,誰那麼大嘴巴,亂說這些事情。」洛九霄淡淡一笑,表面上不在乎,心裡卻惱怒那誇讚女兒美貌之人,這不是給城主府找麻煩嗎?

「誰說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令千金到底相貌如何。本公子遠道而來,城主該不會讓我失望而歸吧?」

「當然不會,我這就把小女交出來,就怕她沒有傳聞中那麼優秀,令公子你失望。」

「無妨,城主儘管把她請出來便是。」

洛九霄別無辦法,只能拍拍手,叫來了一位下人,吩咐了幾聲。下人躬身告退,片刻之後,把洛紅顏帶了過來。

洛紅顏非常不喜歡做這種應酬之事,更不希望在陌生人面前證明自己的容貌,沉著一張臉,擺明了不高興。

儘管心情欠佳,卻難掩她的美色。她一身紅衣,長裙寬袖,猶如落入凡間的鳳凰,步履之間自有大家閨秀的高貴氣質。

葉青卓看得兩眼一亮,眼中賊光閃閃。

跟洛紅顏比起來,昨天銀月商會那三位舞女簡直就是庸脂俗粉,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上的,這才是葉青卓想要的美女。

「哈哈,真是妙極,能看到這等絕代佳人,本公子此行就算沒有白來!」葉青卓哈哈一笑。 「公子謬讚了,小女的容貌,怎能跟公子的妻妾相比,聽說公子妻妾成群,各個都是仙女下凡一般。」洛九霄皮笑肉不笑。

「此言差矣,就算跟我那些妻妾相比,令千金也絕不遜色。來來來,讓她到本公子身邊坐下,陪我喝幾杯酒!」葉青卓拍了拍身邊,他坐的椅子很寬大,勉強能再容下一人。

男女授受不親,若是擠在同一張椅子上成何體統?

這分明是把洛紅顏當成了陪酒女!

洛九霄多少有些沉不住氣了,眉頭微微皺起。

洛紅顏性格高傲,更是氣得俏臉含煞,狠狠瞪了葉青卓一眼,乾脆轉身離開,沒有給葉青卓這個面子。

「嗯?」

「不識抬舉!」

葉青卓帶來的四個玄宗保鏢盡皆動怒,散發出威壓氣息。

洛九霄有所顧忌,不願意得罪碧煙谷,急忙打圓場道:「公子息怒,小女平日里滴酒不沾,不能陪你喝酒,看在她年紀尚幼的份兒上,就別跟她一般見識了。我自罰三杯,替小女向你陪個不是。」

葉青卓笑了笑,擺擺手道:「無妨,剛才不能怪令千金,只能怪我太唐突,提出了無禮的要求。一回生,兩回熟,等我多見她幾次,她就不會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了。我對於這樣的美女可是很有耐心的。」

葉青卓舉起酒杯,美美的喝了一口,心中暗下決定,一定要把洛紅顏弄到手。剛才洛紅顏瞪他那一眼,真是英姿颯爽,讓他很是心動。

叫來洛紅顏只是小事,葉青卓今天的目標可不止於此。

酒過三巡,葉青卓話鋒一轉:「城主,聽說府內最近有一位天才嶄露頭角,實力非同一般,名字叫做范浪,能否把他請來見一見?實不相瞞,我今天來城主府就是為了見此人以及令千金。」

見范浪?

洛九霄隱隱生出一些不安之感,但是又不好拒絕。

「來人,去把范浪請過來。」

洛九霄揮了揮手,給手下人使了個眼色。

……

此時此刻,范浪正在屋裡擺弄系統,尋找著可以鑽空子的漏洞。

猴子忽然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擦了擦汗,急道:「浪哥,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范浪問道。

「來了幾個碧煙谷的人,就是我昨天打聽到的那個勢力,最牛的一個是個公子哥,連城主都對他畢恭畢敬,連座位都讓給了他。這小子色膽包天,讓城主把洛小姐給叫來了,還讓洛小姐陪酒。他娘的,這可是浪哥你看中的女人啊!」猴子氣呼呼道。

「有這事?」范浪霍然站起,雙眉挑了起來,「洛紅顏答應陪酒了嗎?」

「沒答應,她扭頭就走了。」

「還算她有骨氣,沒讓我失望,要是她給別的男人陪酒,也就不值得我為她費心了。」

「浪哥,我感覺那小子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以後可能還會糾纏洛小姐。」

「沒事,我會解決的。」

范浪微微一笑,笑容中透著一絲寒意。

這時又有人跑來找范浪,正是洛九霄派來報信的人,邀請范浪去那處大殿一聚,還小心叮囑了兩句,讓范浪待會兒表現的客氣一些,別得罪葉青卓。

昨天那封信說有中品勢力盯上了范浪,今天碧煙谷的人來了,兩者聯繫在了一起。

來者不善!

這個葉青卓盯上范浪也就罷了,竟然還打起了洛紅顏的主意,簡直讓人不爽加三級,以范浪的性格,當然不能忍。

中品勢力又能如何?

只要得到龍鱗劍,中品勢力也是渣渣!

「葉青卓,我這就去會一會你!」

范浪大步走了出去,步履間威風凜然。

他一路走到了大殿門前,就聽殿內有人說話,正是葉青卓與洛九霄的聲音。

「城主,令千金應該還沒有定親吧?」

「暫時沒有,小女還沒有嫁人的想法,我也不急著把她嫁出去。」

「女大不中留,該嫁就得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實不相瞞,我剛才第一眼就看上了洛紅顏,城主能否忍痛割愛,讓她當我的小妾?」

「承蒙公子垂愛,是小女的榮幸,我會找機會向她問一問的。」

「城主,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你可別錯過了。多少人想跟碧煙谷結親都沒有門路呢。嫁給本公子,哪怕當一房小妾,也有享之不盡的福氣。」

「是是是。」

葉青卓之前逼洛紅顏陪酒,本就已經激怒了范浪,此時再聽到這番話,簡直是火上澆油。

想搶他看中的女人,門都沒有!

范浪握緊拳頭,關節嘎嘣作響,怒火中燒的心臟釋放出人龍血脈,熱流在體內各處遊走,蓄勢待發。

「洛紅顏的婚事由我做主,想打她的主意,先過我這關再說。」

范浪聲如雷霆,說話間踏入了大殿,出現在眾人面前,只要不是瞎子,誰都能看出他眉宇間的怒意。

衝冠一怒為紅顏!

葉青卓揚了揚眉毛,居高臨下的看著范浪,冷冷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洛紅顏是我的,你別痴心妄想了,趁早死了這份心。趁我沒有動手之前滾出這裡,或許還能撿回一條命,再不走的話,可就來不及了,別怪我沒提醒你。」范浪的語氣同樣冰冷。

這番話把洛九霄驚出一身冷汗,如果得罪了碧煙谷,後果不堪設想,城主府必然受到牽連,他急忙道:「范浪!別亂說話,這位可是碧煙谷少谷主!」

「哦?他就是范浪?」葉青卓微微眯眼,冷笑道,「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竟然敢跟我這樣說話。憑這些話,死十次都不為過。城主,你真是管教無方啊。」

「少谷主息怒,我這就把他趕走,免得他惹你生氣。」

「恐怕晚了,這件事沒那麼容易解決。」

葉青卓並不想把大事化小,而是要一究到底。

聽到洛九霄替自己開脫,范浪並沒有多麼高興,反而更不爽了,現在的他已經不再需要城主府的庇護。

「洛九霄,」范浪首次對城主直呼其名,伸手輕輕一揮,「你退下,這裡沒你的事,帶著你的人離開大殿,免得他們受池魚之殃!」 洛九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范浪竟然直接喊他的名字,對他發號施令!

得喝多少酒才能說出這種瘋言瘋語?

「胡鬧!」洛九霄氣得一跺腳,「范浪,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范浪神色不變,他可沒有胡鬧,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儘管心中狂怒,但是怒意並沒有影響他的理智。

高位之上,葉青卓冷笑道:「哈哈,城主息怒,這小子以下犯上,就讓我的人替你教訓他好了。我看出來了,這小子與城主府關係並不大,他口出狂言,由他一人承擔即可,我不會怪罪城主府的。就算看在令千金的面子上,也會網開一面。」

「姚不生,你去對付他,下手乾脆一點。」葉青卓揮了揮手。

「是!」

葉青卓帶來了四個保鏢,其中的一人沉聲應是,踏步而出,運轉玄宗修為,周身氣勢爆發,雙手隱隱泛起綠煙。

碧煙穀人人修鍊毒功,身上的內力都是毒屬性,沾上一點就會中毒,非常的陰險。

姚不生大步走向范浪,雙手的綠煙越來越濃郁,散發出了嗆鼻的味道。

「小子,有句話叫禍從口出,你剛才的話惹下了大禍,下輩子投胎,記得管好自己的嘴巴,有一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姚不生囂張道。

「呵呵,誰禍從口出還不一定呢。」

范浪冷笑一聲,抬手施展出遮天手,凝聚出一隻巨大的玄力手掌,對著姚不生抓了過去。

三倍速度!五倍力量!

這一擊遠遠超過了玄宗水準,速度快得驚人,姚不生甚至都沒有看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被遮天手給抓住了。

范浪一發狠,催動遮天手猛然發力,就聽咔嚓一聲,姚不生的身體被生生捏爆。

堂堂一名玄宗,就這樣乾脆利落的死了,連一招都還沒發出來。

姚不生爆出了不少的經驗值,還順便爆出了幾件裝備,這是他生命中最後的價值。

遮天手一甩,像是丟垃圾那樣,將姚不生丟到了一邊。

范浪冷眼看著不成人形的屍體:「記住你剛才的遺言,下輩子管好嘴巴,有些人你得罪不起!」

這突如其來的驚變,讓大殿內所有人皆是一驚!

堂堂的玄宗高手,竟然被一招秒殺!

在場眾人都知道範浪很強,但是誰也沒想到范浪如今強到了這種程度,隨手就能殺死玄宗,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在風雲城內,玄宗可是最頂尖的高手,哪怕在碧煙谷這樣的中品勢力當中,玄宗也是中上游水準。

讓眾人驚訝的還有一個原因,范浪殺的可是碧煙谷的人,碧煙谷豈能善罷甘休?

這次可算是闖下了彌天大禍,後果不堪設想!

葉青卓看到手下被殺,不由得又驚又怒,既驚嘆於范浪的實力,又感覺十分惱怒,在「宛州」地界,他一向都是橫著走的,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當著他的面殺死碧煙谷的人。

「大膽!」葉青卓捏碎酒杯,豁然站起,喝道,「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敢在我面前放肆,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說的好像我怕你似的。我殺了你的人,你能奈我何?不光是這個狗腿子,待會兒連你都得死!」范浪大步上前,一邊走一邊取出離坎劍,手掌按在了劍柄上,蓄勢待發。

一個猙獰的修羅虛影隨之浮現,懸浮在范浪背後,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猙獰。

葉青卓的肺都要氣炸了,身體微微顫抖,手指著對面的范浪,咬牙切齒道:「你們三個一起上,把他給我毒死,用最殘忍的毒!」

「是!」

「遵命!」

剩下的三名保鏢領命而出,剛才死掉的人是他們的同門,心中豈能沒有怒氣,一個個都想替同門報仇。

有了前車之鑒,三人誰也不敢大意,一開始就用上了各自最厲害的手段。

綠魔毒障!

一名保鏢張嘴噴出一股毒煙,毒煙在前方凝聚不散,形成了一道屏障。修鍊過毒功的人碰到這毒障不會有事,普通人沾上邊就會皮膚潰爛。

毒水劍法!

一名保鏢舞劍進攻,動作輕靈陰柔,劍身蕩漾出一道道的水波,泛著盈盈綠光。這水屬性劍氣帶有劇毒,侵入傷口之後,會立即順著血脈充斥全身。

暴雨毒針!

第三名保鏢翻開一張武器卡,化為一個手握的機匣,按下機關之後,從中爆射出幾十根毒針,朝著范浪飛了過去。

三名玄宗聯手進攻,再加上攻擊中全都有毒,不是一般的危險。范浪以一敵三,倍感壓力,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手中離坎劍翻飛而起,繚繞泛著黑氣的劍光,修羅劍法強強出手。

劍氣縱橫四方,氣吞萬象,修羅虛影隨之起舞,與三名碧煙谷保鏢的攻擊迎面抗衡,就聽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幾十根毒針被劍氣斬落,另外兩名保鏢的攻擊也被生生破開。

一些毒針以及毒氣偏離了方向,四處擴散,對旁觀者構成了威脅。

洛九霄目光一凜,急忙站起身來,手捏法訣,變幻數下,施展風屬性秘術,製造出一團小型龍捲,將四散的毒針與毒氣捲走,免得誤傷自己人。

「眾人退後!」洛九霄喝道。

城主府一方的人紛紛離席而起,退到了後方。

事已至此,已經不是洛九霄所能掌控的了,只能暫時置身事外,靜觀其變。他攔不住范浪,更阻止不了碧煙谷。

范浪一劍過後,緊接著又是數劍,體內玄力好似滔滔江水,雄渾澎湃,肆無忌憚的催動極致的修羅劍法。

非天!破甲!狂舞!死斬!無間!

各種招式施展出來,蕩氣迴腸,強橫霸道,逼得那三名碧煙谷保鏢難以靠近。劍氣過處,無堅不摧,大殿內的柱子、桌椅板凳,很多都受到了損傷,再這樣下去,整個大殿都要倒塌了。

三名保鏢被修羅劍法壓制,竟然有落入下風的感覺,他們的毒功雖然厲害,但是打不到人就沒有任何意義。

「一起往前沖,只要讓他中毒,他就死定了!」一名保鏢喝道。

三人抖擻精神,從不同的方向沖向范浪,都想給范浪下毒。

葉青卓看著這一幕,雙眼微微發亮,握緊了手中的紙扇,與那三人一樣盼著范浪能中毒,然後受盡折磨而死。

「吼!」

大殿之內,突然響起了轟隆隆的龍吟之聲。 一聲龍吟,如驚雷動天,震徹整個大殿,牆壁受到音波衝擊,噼啪崩裂開來。

聲音源頭正是范浪之口,他催動人龍血脈,身體脫胎換骨,頭頂長出彎曲龍角,體表浮現龍鱗骨甲,雙手化作雙爪,一條龍尾甩盪而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