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亞有些急了,「這都什麼跟什麼!?」

蓋亞有些急了,「這都什麼跟什麼!?」

「這不行根本就看不清!」諾伊爾也急了,他深吸一口氣穩住,「解藥的配方來自四大星系,裂空星系的稀有植物幽靈草、卡蘭星系的特產樂蘭花、羅格星系的比格星上的靈樹林臨晴樹的樹葉、帕諾星系海洋星的滄渚海域的海水……這只是三分之一,還有大部分都已經模糊掉了……」


「現在這情況去哪裡找這些東西啊?!帕諾和羅格離這裡有多遠大家都知道!」蓋亞更著急了。

「除此還有最後的方法,」諾伊爾眉頭一皺,看著最下面的一行小字,「若有能力控制,封眸術可以封印第二人格……」

「但,不管是要執行任何方法,首先我們都必須找到布萊克。」 在塵仰面看天翻著白眼思考人生的時候忽然傳來一個大叔音:

「我已經把他們分別困在迷境中了……去會會他們。」

「每一個?」「一個個地。」

「好的。這真是一個腦殘的任務。」在塵冷笑一聲。

「去哪兒,在塵。」「閉嘴。」

————————————————————————————

「類似於天蛇星的幻境,」蓋亞環視著四周,「不過,其他人呢?」


同時,其他幾位也已迷失於這個迷迷亂亂的地方。

————————————————————————————

「我再說一遍,」在塵自言自語著,「我隨時會把控制權給你。你的任務是,偽裝成布萊克,與我合作演一齣戲,讓那群傢伙認為我們是布萊克的一二人格,我是第二人格你是第一人格,懂了沒?」

那個聲音猶豫幾秒,「……沒,在塵。」

「……威斯克到底發什麼神經才會想到把你變得這麼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再說一遍吧,在塵。」他淡定地說道。

「我說第二百五十遍,也是最後一遍,當我把控制權交給你的時候,你就偽裝成布萊克的樣子,學他的舉止、語氣、表情,讓戰聯覺得你是布萊克,和他們混在一起博取他們信任……懂了沒!」

「我偽裝布萊克,你又是什麼。」「我偽裝他們都很討厭的那個什麼第二人格,懂了沒?」

「不會暴露嗎?」「組織已經把戰聯的一些資料給我們了。懂了沒?」

「……沒。」「為什麼我的搭檔要那麼蠢!麻麥皮!」

「在塵,他們會叫你什麼?」「叫在塵或者BK,無所謂。」「那叫我什麼?」「告訴他們你是布萊克!」

「我為什麼要告訴他們我是布萊克?我又不是布萊克。」「……這是那個臭老頭的命令!」「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命令?」「你問他啊!」「現在回去問嗎?」

在塵單手扶額,「你為什麼這麼蠢。」

「我不知道,在塵……」「你會這麼蠢都是因為那個破老頭!」

「在塵,威斯克是我爸爸,你對他尊重點比較好的吧。」「老子跟你港,你以後會為剛才那句話而後悔終生。」「邪靈組織的成員說話要文明點。」「……我特么想現在把你揪出來揍一頓。」

————————————————————————————

「……為什麼和蓋亞、卡修斯上次在天蛇星碰到的那什麼幻境很像……」雷伊在一片片的樹中踱步,「黑魂組織的作品咯……」

一陣陰冷的風吹過……

雷伊瞬間渾身發冷,他環視著四周,樹,樹,樹,頭頂也是茂密的枝葉。

忽地,眼前一道黑影閃過。

他的第一反應是:布萊克。

於是他就追了過去。

對方靈敏地變換著飛行方向,疾飛,疾轉,飄移,動作靈敏得像個影子。

影子……

「站住。」雷伊從天而降落在他面前,單手掐腰。

然而那個飛行速度很快的傢伙此時心下一驚一口氣剎不住便直衝沖地朝前撞了出去。

雷伊眉頭一挑忽覺不妙正想躲開然後——

嘭!

「你超速了。還有,從我身上起來。」

那個傢伙退一步坐在地上抬手扶住頭,「有病啊你?!」

「你把我撲(劃掉)撞倒了咱倆誰有病?」「你幹啥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有病啊你?!」「你飛那麼快還躲著我,咱倆誰有病?」「我在前面飛你非要在後面追有病啊你?!」「看見我追了還飛那麼快咱倆誰有病?」「我好好地在前面飛你追我幹啥有病啊你?!」「你把我撲(劃掉)撞倒了現在在這裡跟我扯皮咱倆誰有病?」

「你有病!」他大叫一聲,氣得面紅耳赤。

「你才有病!」「你!」「你有病!」「我才有病!」「我有病!」

他倆同時一愣。

然後他倆同時站起來面對面準備戰鬥。

「布萊克……」雷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後用力搖了搖頭,「不不不,布萊克才沒那麼傻,你是個假的。」

「你他媽說誰傻!」「你傻。」「你再說一遍!」「你傻。」「你再說十遍!」「你傻你傻你傻你傻你傻你傻你傻你傻你傻你傻。」

對方一臉滄桑地看著雷伊。

「你是誰。」雷伊嚴肅起來。

「你嚴肅起來的樣子真傻。」「別轉移話題。」

「我——是布萊克。」「胡扯。」「愛信不信!」「我就面無表情在這裡看你胡扯。」「我就是布萊克!」「……卡修斯都不信。」「你別轉移話題!」

雷伊一聳肩。

他一臉正經,「好吧。我,不是,布萊克。」

雷伊抱臂看著他,聲音清冽,「哦。那你是誰?為什麼和布萊克……那麼像。」

他微微一笑,「你猜。」

雷伊不語。

「不管你猜到猜不到,」他歪了歪頭,「我都不會告訴你的,嘿嘿~」

雷伊皺了皺眉,有些自嘲地一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緩緩道:「這樣啊……那你是想用暴力解決咯?」

他臉上的笑容消失,「戰鬥打得把隊友都打丟了,還好意思說?」

雷伊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淡笑,「這不重要的……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是暗影系的吧?」

他撇開頭,「關你什麼事?唉,可憐布萊克居然會和你們混在一起,簡直可惜了一個暗影系天才。」忽然,他轉過頭來直視雷伊,「尤其是你,你算什麼隊長!」

雷伊任了他的話,聳了聳肩,「也許我的確不是個好隊長,但我儘力了。」

而他低了低頭,握了握拳,「雷伊……別聽他胡說……攻擊我……」他一手掐住另一手腕試圖阻止能量凝聚。

「……哈?你是精神分裂……嗎?」他低頭思考幾秒,皺了皺眉,低聲嘀咕著,「難道是……第二人格?」他抬頭,目光炯炯,但聲音淡淡的,「那……如你所願……電閃雷鳴!」

他被擊中,后滑十幾步後站穩,眼中抹過猩紅的光,「嘖!可惡!」

雷伊心中似乎明白了幾分,輕輕地對他道了聲歉,腳尖點地騰空,「極電千鳥!」

他抬頭看著極速衝來的藍色能量,紅色的雙眸忽然轉為了墨藍色,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

雷伊控制著電鳥砸在他身邊,對視他的眼睛,輕聲呼喚,「布萊克……」

而他忽然凝聚起暗紫色的能量疾速朝著雷伊沖了過去。

雷伊的指尖微微一轉,電鳥們轉身騰空,啪啦啦地打在他身上,他凝視著他的眼睛不減溫柔之色,仍然輕聲,「嘿……布萊克?」

他玩味一笑,「我不是布萊克呢……」忽然又皺了皺眉,「天啊你簡直是個瘋子,靈魂來迴轉換的話本體可是會崩潰的。」

雷伊無語地看著他,「不如把控制權給布萊克。」

「你閉嘴!!!」

然而雷伊聳了下肩,「那你隨意。」然後他一步,一步,一步,悄不然地到他背後一掌過去。

「這樣應該算是可以的吧。」

……

「嘿,」雷伊把手中的杯子遞給他,「你還好吧?」

他雙手捧住,低頭看著騰騰熱氣,不語。幾秒,杯子從他手中滑落了下來。

雷伊雙手接住,輕輕擦了擦被沾濕的地方,然後再次把杯子遞給他。

他仍然雙手捧住,手有些發抖。杯子隨著他雙手的顫抖而抖動著。

雷伊雙手握住他的手使他穩住,「虛得連個杯子都拿不動了,副隊?」

「……」他發獃似地一直愣著。

雷伊從他手中拿過杯子,遞到他嘴邊。

「不喝。」他撇開頭,皺起了眉。

「你看你現在是什麼身體狀態?本來這裡就沒東西吃,你連水也不喝,怎麼能好?」

「……我寧願身體垮了也不能為他所用!」他看著雷伊,眼神裡帶著些氣憤和無奈。

「瞧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雷伊也有些惱了,拿著杯子的手微微抽動。

「還有……不知道你信不信我是布萊克……」他掃了一眼杯子,「這水……」

「這水就算有毒你也得給我喝!下!去!有什麼困難讓我們一起解決,少逞強!」雷伊再次把杯子遞到他嘴邊。

他拗不過雷伊,還是喝了。

「你……知道第二人格?」他看向坐在他身旁的雷伊。

「略有耳聞,」雷伊也看向他,「不過,魔靈一族的第二人格不是很難激活的么?」


「是威斯克……他強行激活了我的第二人格……」他皺著眉捂住胸口,輕咳一聲。

「噢……」雷伊扶住他,「看你現在混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不分的……我們簡直要崩潰了,尤其是卡……」

「他還好么?!」他忽然緊張起來。

「他……」雷伊皺了下眉,「不太好。」

「他怎麼了?!」他顯得有些緊張,死死地盯著雷伊的臉。

「……我現在不懷疑你是假布萊克了……」雷伊看著他有些慌張的樣子。

「你……你說啊……」他深吸了一口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