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寂寒垂了垂眸,淡聲道:「我記住了,多謝喬師姐告知。」

蕭寂寒垂了垂眸,淡聲道:「我記住了,多謝喬師姐告知。」

喬月茹聽得這話,頓時揚起了明媚的笑:「沒什麼拉,那個禁地雖是我發現的,可近百年來,我次次都來探那禁地,卻始終被阻隔在外,我感覺那裏肯定就是梵天秘境真正的傳承所在,我是無緣了,但蕭師弟可以去試一試。」

蕭寂寒聽着喬月茹的話,心裏卻想的是顏姝告知他,在她推衍天命之後,發現這秘境中有他的一段機緣。

當時,他對這話嗤之以鼻。

推衍天命乃是折壽之舉,那個惡毒自私的女人,怎會為他推衍天命?!

可如今,他卻有些動搖了。

蕭寂寒抬眸看向喬月茹道:「那個禁地,除了你,還有何人知曉?」

「當是只有我知曉。」

喬月茹低聲道:「禁地的入口只有一個,我每次都會在入口處撒上追影粉,以便確認傳承有沒有被旁人獲得,每次離開秘境之前,我都會查看一番。」

蕭寂寒沉默了。

喬月茹看着他低垂的鳳眸,和翹密的長睫,耳根微微泛紅:「那個……蕭師弟,你若是想去的話,入了秘境之後,我可以帶你去,你要不要……跟我交換下玄靈鏡?」

蕭寂寒抬眸看向喬月茹,看着她緋紅的面頰和一臉希翼,略略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道:「好。」

顏姝雖然收回了目光,可餘光卻一直留意蕭寂寒那邊的動靜。

畢竟是曾經真心實意磕過的CP,如今看到正主,自然是要多看兩眼的。

只不過蕭寂寒那傢伙太過敏銳,她不敢直接看,只好佯裝看向別處,用餘光注意著兩人的動靜。

原書中,蕭寂寒與喬月茹是在秘境中認識的。

那時喬月茹收到魔物圍攻,蕭寂寒伸出援手,書中詳細寫了英雄救美的橋段,喬月茹看到蕭寂寒的那一刻,只覺是天神下凡,而後一見鍾情。

梵天秘境有一禁地,也是藥王傳承所在,這個禁地的入口只有喬月茹知曉。

她對蕭寂寒一見鍾情之後,便無償將禁地入口告知了蕭寂寒。

這段劇情,顏姝本以為要等到入秘境之後才會發生,可依著目前情形看來,劇情應該是提前了。

正胡思亂想着,忽然梵天秘境入口處綠光大盛,那綠光太過耀眼,進逼得眾人閉上了眼。

過了一會兒,綠光這才漸漸弱了下來,梵天秘境的入口,忽然多了一道流光閃動的大門。

秘境開了。

宇文澈看了眼顏姝,轉眸對柳枝青道:「秘境已開,在下先行一步。」

柳枝青朝他抱了抱拳,待他走遠之後,回身對眾人道:「準備入境!」

眾人立刻列隊站好,蕭寂寒也回到了隊伍中。

梵天秘境雖說是人人皆可入,但也是講究些規矩的,先是身為東道主的梵天宗進入,而後便是第一宗門太初宗,然後是第三宗門御獸宗,第四宗門玄天宗,以此類推。

入門順序,乃是根據上次在梵天秘境所得排序,秘境中自有一套積分法則。

梵天宗的佛修已經入了內,宇文澈看了顏姝一眼,也帶着太初宗眾弟子,穿過了大門。

孫長風來到裘爍然身旁道:「這是替身符,你要慎用,秘境之中千萬不可貪心過甚,危機時刻立刻捏碎玉牌。」

裘爍然接過替身符妥善收好:「師父放心,徒兒醒得的。」

顏姝看了看裘爍然那一臉感動的模樣,又看了看蕭寂寒頭頂-25(厭惡)的好感度,低頭從芥子袋中,扒拉出一個錦盒,朝蕭寂寒走去。

她來到蕭寂寒身旁,將錦盒遞了過去:「徒兒,此去梵天秘境有不少魔物,這顆昊元丹可救你一命,送給你。」

昊元丹三字一出,周遭頓時響起了抽氣聲。

昊元丹是七階靈丹,乃是由隕落的玄天宗宗主所煉製,凡人服用可生死人肉白骨。

修仙者服用,可保神魂不散不滅數載。

對修仙者而言,肉身隕滅並不可怕,只要神魂仍在,重塑肉身不過是時日長短之事。

尤其是達到元嬰期后,只要元嬰仍在,亦可憑元嬰修鍊重回巔峰。

昊元丹這世間都沒有幾顆,真正是救命的神丹。

就連柳枝青聽得昊元丹三個字,也倒吸了一口涼氣,開口想要阻止,可想了想若是沒有蕭寂寒,顏姝怕是早就隕落,故而也只是心疼了一下對蕭寂寒道:「你師父的一片心意,收著吧。」

蕭寂寒神色複雜的看了顏姝一眼,抿了抿薄唇,這才伸手接過:「多謝師父。」

好感度:-15(冷漠)

一下漲了十點好感度,顏姝頓時眉開眼笑:「無妨,好好歷練便是。」

蕭寂寒將昊元丹收好,垂了眼眸,淡淡應了一聲。

此時也輪到玄天宗了,蕭寂寒抬腳上前,邁入流光閃動的大門之中。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顏姝險些高興的跳起來!

她終於TM的自由了!

終於不用戰戰兢兢,每天擔心自己腦袋會不會掉了!

她恨不得高歌一曲,來慶祝自己好不容易到來的十年自由!

咱們個老百姓啊,今兒個真高興!

嘿!真高興啊真高興!

嘿嘿!

柳枝青目送著弟子入了梵天秘境,一回頭就看見嘴角抽搐,渾身打着顫的顏姝:「師妹為何顫抖?可是身子不適?」

「沒有。」顏姝連忙控制了下表情,一雙眼眸亮晶晶的對柳枝青道:「師兄,喝酒去?」

聽到酒,柳枝青眼睛也是一亮:「走,喝酒去!」

師兄妹兩人高高興興的正準備走,忽然頭頂攏下一片陰影。

柳枝青抬頭朝天上看去:「怎麼回事?怎麼好端端突然多了兩片雷雲?咦,還起風了?」

悶悶的雷聲響起,紫色的雷電在雷雲中翻滾,柳枝青嚇了一跳,連忙退後兩步:「師妹!你頭頂上有雷雲,快到師兄這兒來!」

顏姝:……

忽然生無可戀。

轟隆!

滋~~

顏姝頂着紫色的雷電,飛快的朝秘境大門衝去,邁入大門之前,忍無可忍的朝天豎了中指:「我C你大爺!」 不少路過的男生看見江婉,被吸引住視線。

「好可愛的女生,不是我們學校的吧!」

「看她的校服,好像是隔壁七中的。」

「話說回來,七中的學生跑我們學校來,是來等朋友放學?」

「該不會是等男友吧?」

江婉看見王曉安走出校門,朝他揮了揮手。

王曉安笑着朝江婉走去,雖然他不清楚江婉今天為什麼會來校門口等他。

「怎麼了,你竟然會來學校找我?」王曉安問道。

「沒什麼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我們學校今天放學比較早。」江婉撇了撇嘴角,不滿地說道。

王曉安沉默了一下,看來昨天的事情江婉已經不計前嫌了,他暗中鬆了口氣。

說起昨天的事情,王曉安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別人家的金手指都是幫助主角走上人生巔峰,怎麼他的金手指開局就讓他險些社死了呢?

這不是坑人呢嘛?

「回家吧。」江婉說道。

王曉安在路上,和江婉說了自己從校長那得到黑犀精血的事情。

「我過幾天,可能會進一次地宮。」

「誒?為什麼?」江婉被王曉安突如其來的嚴肅語氣嚇了一跳。

王曉安早已經想好了解釋的理由。

「其實……」

王曉安還沒有說出口,就被江婉打斷了。

江婉淡淡一笑,道:「還是算了,我不想聽你用來騙我的借口。」

「啊,這。」

王曉安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就被拆穿了。

江婉一邊走着,一邊將視線投向天空,輕聲說道:「我曾經,進入過地宮。」

「啊!什麼時候的事?」

「大概是4年前吧。」

「那時候,你才13歲吧,地宮的看守怎麼會讓你進入地宮?」王曉安被嚇了一跳。

「噗嗤!」江婉突然一笑,說:「哈哈,看你嚇的。其實是在做夢啦,我是在夢裏進入地宮的。」

江婉說罷,將雙手反扣,朝着天空伸去,似乎在伸展身體。

陽光下,江婉右手腕上的手鏈發出五彩琉璃般的光芒。

江婉和王曉安走進樓下的超市,買完了晚上要做的菜才上樓。

江婉在廚房裏做飯,王曉安則在客廳里開始做俯卧撐。

「1498……1499……1500!」

王曉安完成了1500個俯卧撐,坐在地上大口地喘著氣,臉上帶着一絲淡淡的笑意。

他總算能夠連續做完1500個俯卧撐了,而且用時還不到一個小時。

王曉安用手擦去臉上的汗水,從廚房裏飄來濃郁的菜香味。

他轉頭看向廚房,江婉正在廚房裏一邊哼著歌,一邊翻炒著鍋里的菜。

吃完飯後,江婉收拾了廚房,王曉安回到房間,取出包里的黑犀精血。

王曉安剛打開木盒,就感受到一股狂暴的氣息,從木盒中溢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