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柯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剛纔那一幕實在太令她震撼了。

藍柯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剛纔那一幕實在太令她震撼了。

陳燁的大名她是聽說過的,但是面對蘇武居然一點還手之力也沒有。

太酷了!

藍柯兩眼泛光,像是追星族一樣看着蘇武。

就在這時,半空中陳燁凝聚出的那些水球開始不受控制,不斷的膨脹,幾欲爆炸。

蘇武臉色微變,閃電般出手,率先擊破了水球,頓時雨水淅淅瀝瀝落下。

藍柯頓時被雨水淋溼了,白襯衫下的黑色罩罩完全露了出來,短裙更是緊貼在了大腿上。

儘管藍柯用手抱在胸前,但還是遮掩不住春光。

蘇武只能把藍柯帶進去別墅裏。

藍柯臉頰紅撲撲的低着頭,不敢擡頭去看蘇武。

蘇武尷尬,現在該怎麼辦?

“要不,你先把衣服脫下來,我幫你烤烤?”

蘇武尷尬的說道。

“嗯。”藍柯低聲說道。

“跟我來。”

蘇武帶着藍柯到了他的臥室。

藍柯進了臥室,蘇武在門口等着。

片刻後,藍柯把門半開着,把衣服、短裙、內衣遞了出來,女子的體香撲鼻而來。

蘇武接住衣裳,聞着香氣,心神不由一動。

“謝……謝謝。”門後的藍柯低聲道。

然而就在這時,鑰匙開門的聲音響起來了。

童瑤回來了!

蘇武一步邁入臥室,關上了門。

藍柯一看蘇武,頓時呆住了。

蘇武也呆住了。

好白…… 藍柯捂着嘴急忙轉過身去,臉頰通紅。

蘇武看着藍柯曲線完美的背,不禁有些心猿意馬。

這時童瑤的聲音傳來:“蘇武,差不多可以出發了。”

“好的,童姐!”

蘇武一笑,低聲說:“待會你自己走。”

“嗯。”藍柯低聲開口。

“你跟誰說話?”童瑤的聲音再次傳進來。

“沒誰啊。”蘇武奇怪道,“童姐,莫非你這裏還有其他人?”

“呸!只有你童姐一個人!”童瑤啐了一聲,“嘿嘿,小子,是不是在裏面打手槍?”

蘇武大漢,滿頭黑線,這女人說話也太彪悍了,我們才認識好不好?

“對了,你既然要去參加書法大會,衣服得重新換一身,咱們可不能被人瞧不起。”童瑤敲門道,“衣服我給你拿來了,開門。”

蘇武一驚。

藍柯急忙看着蘇武,那表情快羞死了。

蘇武指着衣櫃。

藍柯急忙跑過去,那高挑的身材顯露無疑,小跑間那對豐滿不住顫抖,令人血脈膨脹。

蘇武已經看呆,突然想起還抱着藍柯的衣服,急忙把衣服塞給藍柯,順手把衣櫃關上。

穩住心神,蘇武這才假裝睡醒,揉着眼睛打開門。

童瑤笑道,“看看合不合身。”

蘇武笑道,“謝謝童姐!”

童瑤蹙眉,瓊鼻微皺,嗅了嗅,蹙眉道,“這是什麼味道?你一個大男人用香水?”

蘇武心裏苦,強笑,“古龍水。”

童瑤白了蘇武一眼,輕笑:“你當我傻嗎?”

蘇武接過衣服,笑道,“行了,我換好衣服馬上出來。”

剛我關門,童瑤伸手按住門,提醒道,“待會去了書協,如果那些老頭子刁難你,千萬不要回嘴,能忍之忍。”

蘇武點頭,“我會的。”

童瑤說道,“一定要記住我跟你說的話,否則到時候你連參加書法大會的資格都會被取消,到時候我可就沒辦法跟師姐交代了。”

蘇武笑道,“放心,我代表蜀都武校,他們不敢。”

童瑤輕哼,“快點,我在外面等你!”

目送童瑤離開,蘇武終於鬆了口氣。

換上衣服,蘇武對衣櫃裏面的藍柯說,“我走了。”

別墅外,童瑤輕笑,“年少風流啊,剛認識就這麼火爆。”

片刻後,蘇武和童瑤坐車駛出了別墅區。


別墅區外,陳燁和陳昊又來了,他們身邊還跟着一個長衫中年人。

“四叔,就是他。”

陳昊突然指着駛出來的車說。


車窗開着,蘇武就在副駕駛坐着。

中年人眼中精光一閃,“確實是二境武者,然精氣如龍,確有超越普通二境武者的戰鬥力!不過,敢斷我陳家子弟一臂,無論他是誰都該死!”

說話間,一股渾厚的精神能量自他身上散發而出,裹住天地間的空氣,凝聚成錐形氣刃。

如果仔細看便可以發現,這些氣刃全部都在高速旋轉。

對精神能量的控制能量如此之強,這人的修爲已經到了三境,且即便在三境武者中也不算弱者。

在他看來,殺蘇武用最簡單的辦法就行,根本不用施展精神法術。

嗖嗖嗖……

氣刃破空而出,鋪天蓋地的射向正從別墅區開出來的車。

車內的童瑤突然色變,一腳剎車挺住,釋放出精神能量,裹着周圍的空氣,形成一道氣牆。

氣刃篤篤篤猛烈的撞擊在氣牆上,激起無數朵耀眼的火花。

中年人不由色變:“不對,有高手!”

陳昊和陳燁一驚,車裏有精神武者?

“無論是誰?敢惹老孃,老孃都要把你活寡了!”

砰的一聲,車門被猛的推開,腳踏高跟鞋的童瑤滿臉怒氣的衝下了車。

“童……童瑤?”

中年人怔住了。

蘇武也下來了,瞧見陳燁兩人,他瞬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陳老匹夫,給老孃去死!”

童瑤怒喝,精神能量凝聚成無數元素符號,暴雨般射向中年人。

“化學領域?”

蘇武臉色微變,他還是第一次見主修化學領域的精神武者。

“誤會!誤會!”

中年人急忙後退,施展精神法術抵擋,他主修書法領域,精神能量瞬間化作一篇篇文章,文章以小楷寫就,筆鋒銳利。

然而童瑤更強,她的元素符號連成無數化學方程,遠遠看去如同一條條紫色鎖鏈。

中年人的防禦瞬間被瓦解。


“誤會個屁,老孃今天要活寡了你!”

童瑤暴怒,盡全力攻擊。

ωwш◆ тт kǎn◆ ¢ 〇

中年人大叫不妙,急忙抓着陳燁兩個遁走。

шшш тtκan ℃ O

“該死!你們兩個兔崽子竟然坑我!”

中年人破口大罵。

“我……我……”

陳燁兩人快哭了,他們也不知道童瑤居然會給蘇武開車。

“陳老匹夫,休走!”

童瑤在後方喝道。

“不好!分頭走!”

中年人盡全力逃走。

陳燁兩人衝入了人羣。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