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野純一郎看到華炎傳輸過來的信息後,也是仔細觀察了半天,才恍然道:“這是二長老的女兒,藤野明惠,我上一次見她的時候已經是十五年前了。”

藤野純一郎看到華炎傳輸過來的信息後,也是仔細觀察了半天,才恍然道:“這是二長老的女兒,藤野明惠,我上一次見她的時候已經是十五年前了。”

“這樣啊。”華炎道,“那二長老年紀應該比三長老更大,爲何看起來那麼年輕?”

聽到華炎問起這個問題,藤野純一郎不由有些不知如何回答,半晌才道:“聽說他專修採陰補陽的邪門武功,而且還專門採集處女的經血,甚至還傳言他吸食嬰兒的腦髓……”

華炎一怔,眼神頓時凌厲起來:“如此說來,這傢伙更不能留了,找個機會先做了他。”

“喂,別亂來。”諸葛智忙道,“別忘了我們的計劃。”

“放心,我有分寸。”華炎道。

諸葛智繼續道:“現在先讓他們把注意力從這莊園挪開,然後我們的特戰隊員再故意擺下迷霧陣,讓他們發現我們的行蹤,跟他們玩一場游擊戰。”

“這個方法雖然有風險,但是在敵我雙方情況都不明確的情況下也只能如此了。”華炎道,“還有,我會盡快獲取藤野家族的內部祕密,到時候再做改變。”

不多一會,藤野山明回來了,總不能把藤野家族的老祖宗晾在這裏,而且這裏還有個華炎,怎麼着也得給兩人安排個住所。

由於藤野平下的身份很特殊,不能讓外人知道,即便是藤野家族內部的人也沒有資格知道他的存在。

藤野山明把兩人安排住進了家族最隱蔽的一個院子裏,這裏是藤野家族的禁地,唯有族長藤野拓還有二長老藤野山明可以進入,當然還包括已經被華炎斬殺的大長老,整個藤野家族只有這三個人有權限進入。

除此之外,任何人膽敢擅闖自此,格殺勿論。

而就在這樣一個不大的院子裏,住着藤野家族的前任族長藤野本木。

當華炎第一步踏入這小院的時候,就已經被藤野本木發現了。藤野本木從房間裏走出來,靜靜的看着華炎,當他看到藤野平下的時候才恭敬的稱呼了一聲老祖,並沒有像藤野拓還有藤野山明一樣過於謙恭。


藤野平下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就自顧自的走向一間房間。華炎微笑着衝藤野本木點點頭,就隨着藤野平下走了進去。

雖然藤野平下可以這樣無視藤野本木,但是藤野山明卻是恭敬的衝藤野本木行禮,之後又安排了一下藤野平下和華炎的住處,最終在藤野本木的點頭示意下才離開了這裏。

由始至終,藤野本木都沒有來向藤野平下請過安,所以房間裏只有華炎和藤野平下兩人,準確的說只有華炎一個人,整個房間顯得有些清淨。

由於窩在房間里根本無法打探情報,所以華炎就自己走了出去。

走到小院,臨走的時候華炎又不自禁看了一眼藤野本木的房間,他感覺藤野本木此刻應該正在透過牆壁注視着他,似乎對他的身份有所懷疑

根據華炎的判斷,這藤野本木的實力絕對不在藤野家族大長老之下,也就是說這老傢伙的實力至少也是升龍境巔峯,因爲他從藤野本木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搖搖頭沒再多想,華炎就是大步走出小院。

或許是藤野拓已經吩咐了下去,華炎在這偌大的藤野家族本部並沒有遇到任何阻攔,一路暢通無阻,路上的家僕們見到他也是紛紛行禮。

幾乎搜遍了整個藤野家族本部,華炎都沒有發現藤野拓還有藤野山明的下落,而三長老藤野山島則躺在牀上養傷,根據從三長老那裏得到的情報來看,藤野拓應該是離開了這裏,去向R國高層領導彙報情報去了。

至於二長老藤野山明,三長老對他的行蹤並不瞭解,因爲在這個家族中,除了上任族長藤野本木以外,整個家族也就這個藤野山明最神神祕祕的了,誰都不知道他整天再搞些什麼。

華炎緩步在藤野家族本部閒逛,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藤野家族的年輕子弟,這些傢伙的實力大多類似於修仙者落凡境煉氣期實力,最強的也不過是煉神期罷了。

不過饒是如此,華炎依舊驚訝於這些人的潛力,能夠在靈氣如此稀薄的世界修煉到這個境界,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藤野家族的頂尖戰力或許也就那麼三五個,但是中堅力量卻是不容小覷,只要給他們足夠的發展空間,藤野家族未來的發展絕對不低。

從三長老的意識中,華炎得知藤野家族在R國某地有個根據地,那裏靈氣相比較外界比較充足,而這也是他們培育下一代的關鍵因素。

“你是誰?”一道聲音驀然在華炎身後響起。

華炎轉過身去,卻見一個妙齡女子正站在他身後看着他,卻不是白天見過的那個跟二長老爭吵的女子是誰?只是換了一身出門的衣服而已。

“你好。”華炎笑道。

據藤野純一郎所說,這女子是藤野山明的女兒藤野明惠,從小就出國留學去了,近兩年纔回國的,對於她的情報藤野純一郎並不知道太多。

“你是族長請來的客人?”藤野明惠問道。

“算是吧。”

藤野明惠皺起眉頭:“什麼叫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

“你叫什麼?”

“嚴華。”

藤野明惠上下打量了華炎一番,最後沒有說什麼就離開了。

華炎笑着聳聳肩,沒有過多的理會就走向了藤野家族本部的大門,藤野家族的本部就在R國的首都外的郊區,距離R國首都不是很遠,至少對於華炎來說並不是很遠。

當華炎走到門外準備打車去R國的首都轉上一圈的時候,卻見藤野明惠剛好也是從裏面走了出來。

“你要出去?”

“嗯。”

“去哪?”

“洞涇市。”

“剛好,我也要去,一起吧。”藤野明惠沒有一點拘謹,反而很大方的邀請華炎同行。

華炎微微一笑,欣然道:“好啊。” 豪華的懸浮轎車中,華炎很是享用的躺在真皮座椅上,手中拿着一杯美酒,細細的品着,若不是知道他的底細,不明就裏的人還以爲他是一個典型的闊少爺。

而坐在他的對面,是藤野家族二長老藤野山明的女兒藤野明惠。

前往R國首都洞涇市的路上,藤野明惠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那麼不動顏色的看着華炎,似乎想通過華炎的一舉一動來判斷華炎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而華炎則自顧自的品酒,一點沒有因爲藤野明惠緊盯不捨的目光而尷尬。

“你知道嗎,我學過心理學。”藤野明惠突然開口道。

“哦?是嗎?沒看出來。”華炎微微一笑,緩緩舉杯,致意藤野明惠。

藤野明惠抿一口手中的紅酒,又是盯看了華炎一會,道:“你跟藤野拓是什麼關係?”

華炎聳聳肩:“沒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藤野明惠明顯不信。

“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作爲藤野拓的後輩,在R國這個家族制度依舊盛行的地方,你居然敢這麼直呼他的名字,莫非是對藤野拓懷有敵意。”華炎反問道。


藤野明惠微微眯眼,沒有立刻回答。

而華炎則緊接着問道:“今天在餐宴上,你跟你父親當着衆族人的面爭吵,看起來你跟藤野家族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啊?”

“這個,倒不用你操心。”藤野明惠淡淡一笑,“我看你不像是我認識的那種人,爲什麼會跟我父親他們走到一起?”

“你認識的那種人?是哪種人?”華炎笑問道。

藤野明惠道:“你不知道嗎,我家族裏到底在經營着什麼生意你都不知道?”

華炎搖搖頭,品一口酒,不再說話。


“我調查過你的身份,你不是本國人。”藤野明惠道。

“難道你是警察嗎,還調查我?”華炎笑了。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就敢跟我父親他們做生意,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藤野明惠第一次露出輕蔑笑容,“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嗎?”

華炎微微一怔,仔細看了藤野明惠一番,不由道:“莫非讓我猜對了?”

就在這個時候,藤野純一郎發來了訊息,是關於藤野明惠的。

打開藤野純一郎送來的資料,藤野明惠的信息頓時收入眼底,正如華炎信口所說,這藤野明惠還真是警察,而且還是聯合國駐R國的國際刑警!

“怎麼,是關於我的嗎?”藤野明惠見華炎看到新接收的資料後就換了一種眼神盯着自己,頓時明悟了。

華炎不自禁的點點頭,看着那傳送過來的信息說道:“不錯,沒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個國際刑警,這麼說來,你一直在調查藤野家族的內幕,似乎因爲這個原因,讓你和你父親藤野山明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只好警告你,最好不要讓我抓到你的把柄。我既然敢跟自己的家族……”藤野明惠冷聲道。

華炎打斷了藤野明惠的話,笑道:“是啊,一個爲了正義連家族都會背叛的女人,我還真是得罪不起。不過你放心,我可沒跟你父親還有藤野拓他們進行什麼不正當的勾當,我們只是正常生意上的往來。”

“說這話的人我見過很多了。”藤野明惠冷漠道,只見她看了一眼車窗外,道,“已經到了市中區,你可以下了。”

“好吧,很高興認識你,明惠小姐。”華炎笑着衝藤野明惠點點頭,下了車。

懸浮轎車把華炎放在了路邊,徑直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道路盡頭,這個時候華炎才發現這裏根本不是市中心,附近連人影都沒有,這明顯是郊外的高速公路。

正當華炎苦笑着準備先離開這裏的時候,來路上又是嗖嗖的開過兩輛高級跑車,朝着藤野明惠的轎車所去的方向追去。

華炎微微皺眉,雖然從這條路上開過的車不是很多,但是剛纔後面那兩輛車似乎就是朝藤野明惠而去的,直覺上華炎覺得藤野明惠或許會遇到麻煩。

果不其然,不一會那兩輛高級跑車就是追上了藤野明惠的懸浮轎車,沒等藤野明惠的司機給這兩輛車讓道,這兩輛車就一左一右的把藤野明惠的轎車給擠在了中央。

三輛車並排而行,在高速公路上急速奔馳,經過一段時間的擁擠,藤野明惠的轎車終於是被和兩輛車給擠下了高速公路,朝着不遠處的荒田開去。

“你們是什麼人?”藤野明惠下了車手中拿着一把銀色手槍冷聲喝問道。

而他的司機則在停車的一瞬間就是跳出了車外,頭也不回的朝着高速公路奔去。

不過緊接着一道槍聲響起,卻見從兩輛車上下來的幾個人中,其中一人二話不說就是一槍放倒了那名司機。

藤野明惠緊張的後退到車後,作好了戰鬥準備。

“藤野小姐,麻煩跟我們走一趟,我們老闆有事要跟您說。”一個壯碩的男子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武器的走上前說道。

“你們老闆是誰?”

“等您見到了自然就知道了。”那壯漢道。

藤野明惠皺緊眉頭,根本沒有絲毫讓步,眼見那壯漢即將靠近,她當場鳴槍示警。

“既然藤野小姐想玩武的,那兄弟們就只好奉陪了。”壯漢掏出藏着西服裏的手槍就是指向藤野明惠。

藤野明惠畢竟是國際刑警,在壯漢掏出手槍的一瞬間就是扣動了扳機,那壯漢應聲而倒,其餘的幾名男子頓時後撤到車後,毫無顧忌的就是朝着藤野明惠開槍亂打。

密集的槍聲在這片空間響起,直到藤野明惠放光了手槍中的子彈,對面依舊火力十足。

無可奈何之下,藤野明惠只好扭轉手槍的攻擊模式,開啓了鐳射攻擊,隨着她一槍落下,對面兩輛跑車中頓時有一輛跑車轟炸開來,當場將那跑車後遮掩的三名男子炸飛出去。

另外一輛車後的人見到這一幕,顧不得老闆的命令,直接從車內拿出一臺重型機槍,對着藤野明惠的轎車就是轟擊過來。

恐怖的破空之聲讓藤野明惠心中一驚,以這種火力,她的轎車是根本抵擋不住的,早晚會發生爆炸。

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槍聲戛然而止,等了許久都再沒有動靜。

藤野明惠小心翼翼的探頭看去,卻見對面早已沒有了人,那先前車後的幾名男子早已沒了蹤影。

“你受傷了。”一道聲音突然在藤野明惠腦後響起。

藤野明惠下意識的就是一記飛踹,但是出腳卻踢了空,等她回過頭來纔看見華炎正站在離她三米遠的地方笑眯眯的看着她。

“再怎麼說也是我救了你,不至於這麼兇狠吧?”華炎看着藤野明惠那擡起的一記撩陰腳笑道。

藤野明惠尷尬的收回長腿,不可思議道:“是你解決了他們?”

“怎麼,救了你還不承認?”華炎笑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