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眼睜睜看着那龐大的身子沉入海底。

蘇紫陌眼睜睜看着那龐大的身子沉入海底。

過了許久,待海邊的一切恢復平靜以後,沐雲軒才撤掉藍光。

蘇紫陌瞬間鬆了一口氣。

沐雲軒正要抱着蘇紫陌落地。

突然,他的目光驚了驚!

猛的看着蘇紫陌的腹部。

他激動地說道:“陌兒,我感覺到了,剛剛孩子踢了我一下。”

沐雲軒高興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

蘇紫陌也感覺到了那重重的一踢。

那小生命的跳動,讓她的心裏充滿了甜蜜感。

“可能是魔獸的聲音太大了,把她吵醒了,孩子現在已經能感覺到外界的聲音了。”

蘇紫陌的手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小腹。

這孩子貪睡,一般中午和天黑之前會微微動一下,其他的時候都感覺不到。 沐雲軒被那抹感覺激盪的喉嚨發酸。

他從來沒有想過,被孩子這輕輕的一踢,他居然會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他知道那是幸福的感覺。

“陌兒,這種感覺,好特別!讓人本能的激動,幸福。”

沐雲軒的臉上泛着柔柔的漣漪。

“那是自然,懷櫟兒他們的時候,他們第一次踢我,我激動的都哭了。”

蘇紫陌絕美的臉上散發着母性的光輝。

沐雲軒輕輕的抿了抿脣,別說在陌兒的肚子裏動,就僅僅只是感受到,也讓他那激動得想哭的衝動。

這種突然涌出來的幸福,一生又能感受幾次呢?

沐雲軒抱着蘇紫陌緩緩落到地上。

“陌兒,要進寧海城看看,還是回空間指環戒裏休息?”

沐雲軒徵求她的意見,不過她最近睡得很早,總感覺她挺疲憊的。

“雲軒,回去休息,明日一早我們在去寧海城裏看看,今夜這裏動靜這麼大,寧海城裏想掌握我們行蹤的人,只怕早就等着我們進城了。”

蘇紫陌到也不是怕,而是她真的有些困了。

這幾日她睡得都很早。

“好!”

沐雲軒剛想帶着蘇紫陌回空間指環戒裏去,突然,不遠處走過來的一羣人。

沐雲軒動作微微停滯了一下。

擁着蘇紫陌站在原地。

城主帶着衆人來到了沐雲軒他們面前。

當看清楚二人驚爲人天的容貌時,衆人深深的被他們二人吸引。

城主快速的從驚呆中回過神來,帶着幾分歉意說道:“多謝二位幫我們殺了這隻惡魔獸,二位可是寧海城的大恩人呀!”城主笑得一臉感激的看着他們。

“你們躲到現在在出來,難怪昨夜寧海城會被海水淹。”沐雲軒冰冷的出聲。

他魂識透體而出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們藏在礁石後邊了。

城主一臉慚愧的低下頭,“真是慚愧,我們技不如人,又看着公子修爲驚人,這纔沒有上前來給公子添麻煩。”

“你這藉口說的不錯,你來了,到是隻會給本座添麻煩,如今魔獸以死,你們各自回去吧!”

沐雲軒語氣淡漠,他們若是出來,的確是會給自己添亂。

他們沒有趁機落井下石,這他到是要感激他們。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城主語氣中帶着一股真誠:“二位,我是寧海城的城主,天色已晚,二位若是不嫌棄,就到城主府住一晚在走吧。”

沐雲軒正想拒絕,卻被蘇紫陌阻止了。

沐雲軒不解的看着她。

蘇紫陌微微一笑,“城主,那就打擾了。”

“夫人說笑了,你們夫妻二人,可是我們寧海城的大恩人,二位請。”

看着蘇紫陌答應,城主顯得非常高興。

這樣強大的人,能有幸結識,那個是人生一大幸事。

沐雲軒拉着蘇紫陌往前走了幾步。

“陌兒,爲什麼要去城主府,從這裏到城主府,還有很遠一段路,你會走的很累的。”

蘇紫陌快速的搖了搖頭,“沒事,不就是多走一段路嗎,我可沒那麼嬌弱。”

沐雲軒只能依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往前走去。 衆人看着沐雲軒那小心呵護蘇紫陌的樣子,非常的羨慕。

在她們的身後,小心翼翼的議論着。

某大祭司甲:“我從來這麼癡情的男子,對她的夫人可真好!”

某大祭司乙:“那位夫人真是幸福,在寧海城,可沒有這樣癡情的男子。”

城主快速的回頭,警告的看着她們。

“閉嘴,就不能安靜一點嗎?不想死就別多嘴。”城主微微瞪眼,那眼中的羨慕掩飾不住。

兩位大祭司快速的閉嘴!

不敢再多說話。

那名男子修爲了得,周圍的一點點風吹草動都能聽得到,她們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被海水淹過的寧海城裏,很潮溼,到處是泥沙。

蘇紫陌看了看四周。

很多房子都倒塌了。

昨夜那場大水,應該很恐怖!

“城主,這裏爲何會突然出現一隻龐大的魔獸,那又是什麼魔獸?身形爲何會如此龐大?”

蘇紫陌心裏有疑惑,便問城主。

“夫人,這隻魔獸是突然出現的,以前,這海里也會出現幾隻魔獸,可是也沒這麼大,而且海里的魔獸修煉速度慢,修爲也不會有多高,一般的大祭司都能殺了它們,久而久之,那些聰明的魔獸,都會躲得遠遠的,不會出現在人類的面前,這隻龐大的魔獸,是昨夜突然出現的,讓人防不勝防。”城主解釋道,心裏也特別奇怪。

若是有那麼大的魔獸出現,她們不可能不知道。

“突然出現的。”蘇紫陌微微蹙眉。

她擡眸,輕輕看向沐雲軒。

“陌兒,現在魔獸已經死了,你就不要多想了。”

沐雲軒腦海裏閃過今日碰見的那名老嫗。

那個老嫗的來歷不明,而且她用的是黑杖。

他想了想,開口問一旁的城主。

“城主,你們大祭司,用的都是銀杖,是什麼級別的大祭司,纔會用黑杖?”

“黑杖!”城主微微蹙眉。

“公子,大祭司用的都是銀杖,不會用黑杖的,黑杖大多是皓月之顛十九級巫師用的,但皓月之顛離我們這裏有好幾天的路程,而且之前有結界阻擋,兩大陸之間也不會互相往來,現在結界被衝破了,但這瀛洲大陸也不算是個好地方,他們也不屑這瀛洲大陸。”

“巫師。”

沐雲軒微微蹙眉,不,那個老嫗不是巫師,若是巫師,他能感受到巫師的氣息。

“雲軒,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了,你見過黑杖嗎?”

蘇紫陌微眯着鳳眼,他有事情忙着她。

“陌兒,沒事,強者爲尊,這是不變的永恆,爲夫只是打探一些事情而已,黑杖我在庚映柔那見過,感覺它的威力很強大,所以就想,大祭司也不會是有這樣的黑杖。”

沐雲軒的解釋讓蘇紫陌深信不疑。

只是沐雲軒心裏疑惑,今日自己遇到的那個老嫗,不是巫師。

這就奇怪了?

她們爲什麼會想要陌兒呢?而且一來就要他交出陌兒,看來,她們早就在注意他和陌兒的行蹤了。

不行,這件事情他必須儘快查清楚。

明天九翼回來在做打算。 城主府很大,被打掃得很乾淨。

很多地方,青石板被利用你用得很好。

城主親自將他們夫妻二人送到了客房才退出去。

退出門外的城主,眼眸微微眯了眯。

剛纔在燭光之下,驚人的發現,那位夫人是沒有影子的,她是一株精元。

她的手,微微握緊了幾分。

不遠處,她的貼身婢女走了過來。

城主一看,恢復往日的神情,快速的走過去,看到迎春面色着急,她快速的問道:“迎春,怎麼了?”

迎春十七八歲的樣子,樣貌清秀可人。

她壓低聲線說道:“城主,不好了,繡銀大祭司和繡箏大祭司死了,是死在天都城外邊的,不過只找到了繡箏大祭司的屍體,而繡銀大祭司的屍體沒有找到,在周圍找到了她的遺物,不過繡銀大祭司的人已經帶着水晶球過來確認過,繡銀大祭司真的已經死了。”

“死了!”城主神色突然凝重了幾分。

“繡銀大祭司的修爲,在瀛洲大陸可是無敵的,怎麼輕而易舉的就死了?”

城主的聲音裏帶着幾分質疑。

“城主,消息可靠,城主要早一點做做打算,現在樊大人還在皓月之顛呢!這八十二城裏的大祭司,可是隨時有可能變成掌管這八十二城的大祭司呢?這可是統領四方的霸主,而且繡銀大祭司在位的時候,也不是特別得民心,若是這個時候能有一個可以主導一切的大祭司出現,便能順理成章的坐上一統八十二城的大祭司了。”

迎春的話對於城主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誘惑。

城主看了一眼身後的客房。

“走,回去在商議!”

兩人快速的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沐雲軒往窗外看了一眼。

“陌兒,瀛洲大陸的人已經發現繡銀大祭司和繡箏大祭司死了。”

“看來,這裏又被我們夫妻二人攪得烏煙瘴氣的了。”

蘇紫陌微微一笑,卻有幾分不以爲意。

強者的世界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死了也就只能認命了。

沐雲軒看着窗外的眼神突然凌厲了幾分。

他快速回到蘇紫陌的身邊。

“陌兒,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好!”蘇紫陌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我還真的有些困了。”

蘇紫陌知道這是孩子攝取的玄氣多了,她纔會這樣容易困。

沐雲軒拉着她回到空間指環戒裏。

看着她睡下以後,沐雲軒愛憐的摸着她的額頭,今日是躺下一會就睡着了。

沒有了天靈赤陽果,陌兒體內的玄氣很容易被孩子吸走。

重生之二嫁太子 他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放到蘇紫陌圓潤的小腹上。

“你這小傢伙,比我們想象中的要貪吃,看把你孃親累的。”

責備的話,卻帶着深深的寵溺。

他起身,在蘇紫陌的體內注入自己的玄氣,又看了她一會,才轉身出了空間指環戒。

回到客房裏,沐雲軒魂識透體而出。

感覺剛纔的那股氣息還在。

他們居然跟蹤到城主府裏來了。

他快速的吹滅了桌上的蠟燭。

身影往暗處閃去。 暗中的人看到房間裏的燈滅了。

快速的轉身離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