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

血。

血珠不斷滾落下來,在她的衣衫上開出一朵朵妖艷的紅色花朵,刺目而又耀眼……

其實,這一槍原本是要朝夜蕭炎射過去的,只是自己卻沒捨得下手,於是在掙扎的過程中不小心射中了自己,所以,她這真的叫招黑體質吧?

之前拉仇恨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連傷也要拉了……

這種感覺,當真是讓她無比的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時,夜蕭炎卻是怒了:「你還愣著幹嘛?難不成真的想死?」

「死,不行?」

顏芷月眉梢微挑,看向對方的表情無比的冷傲:「你都已經不知道我是誰了,還說我在和你裝,何必現在又要假惺惺的關心我?」說著,她直接起身。

我靠充錢當武帝 夜蕭炎或許是因為中毒,也可能是因為情緒激動,整個人的神態可謂是變得分外難看,臉色又紅又黑:「你這個……」說著,他深吸了一口氣,並咬牙切齒的看著顏芷月,繼續道:「本王去給你找止血的東西。」

「……」

顏芷月沒說話,只是看著夜蕭炎快步離去的背影,唇角不自覺的盪起了一抹極其淺薄的笑意:「就知道,你丫的還在關心我!」說著,她便往口中丟了一枚丹藥。

雖然說,這個傢伙不記得她了,但是性格卻還是以前的模樣,以她對這個傢伙的了解,他剛才離開之後應該是遇到了什麼事情,才讓他先是中了毒,接著又性情大變。

所以,接下來她必須要收斂一下方式,以免會適得其反,相信她只要慢慢引誘,慢慢讓其上鉤就可以了。

反正她時間很多,總能讓這個冰山融化,並且想起之前的記憶!

正在這時,夜蕭炎一閃而現,他的手中拿著各種瓶瓶罐罐,他將其全都丟到了顏芷月的面前:「你看看,哪個能止血?」

「……」

顏芷月看著面前的東西,不由微微皺眉。

捏起了其中一個,她看了一下才說道:「這是廚房的鹽,你怎麼也給拿來了?」

「……有人說,鹽可以止血。」

「……」

鹽?

止血?

確定不是會讓人疼死的么?

「那這個是香爐灰?」

「對,可以止血。」

「……」

「那你……告訴我,這個花是什麼意思?」

夜蕭炎被問得有些怒了,他指著面前這些東西,怒吼:「都是止血的!」他剛才去了外面,特地召集了附近的半獸人,讓他們把能止血治療的東西拿來。

所以,一陣亂七八糟之後自然是拿來了這些東西,這個女人竟然還嫌棄?

夜蕭炎簡直有種想要罵人的感覺!

「……」

顏芷月有些無語的看著夜蕭炎,她想要說些什麼卻發覺自己只能微揚了一下唇角:「算了吧,這些東西還是留給你自己好了。」說著,她起身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傷口:「我這裡已經沒事了。」

「沒事了?」

夜蕭炎看著顏芷月的肩膀,皺眉的那一瞬,直接將那僅有的衣服撕裂:「本王看看……」

丫的!

冰冷的感覺,讓顏芷月臉色微變。 空氣凝固。

時間宛若在那一瞬被禁止了,一切都變得極其微妙。

夜蕭炎琉璃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著顏芷月的傷口,見傷口的血果然止住了,這才放心了下來:「沒事就行。」

「……」

顏芷月還在微愣之中,反應過來時連忙雙手環胸:「丫的,你個變態給我收回你的目光!」

夜蕭炎冷哼了一聲,直接反擊道:「顏芷月,你真以為自己很美?」

「你……」

顏芷月眸子微微泛光,笑意自是不言而喻:「你想起了我叫什麼?」

「……」

夜蕭炎一愣。

身子更是微微僵住,一時間竟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看樣子,我的努力沒白費。」

顏芷月用榻上的被子遮住了自己,眼中可謂帶著一股濃烈的傲嬌之氣:「夜蕭炎,你可要記住我的名字,懂不懂?」

「……」

夜蕭炎依舊沉默,反倒是直接起身快步的離開了寢殿之內。

是夜。

夜風微涼。

當他出了寢殿之後,絕美的容顏上被暈染上了一層濃烈的陰霾之氣,他雙拳抑制不住的緊緊攥在一起,先是閉眸瞬間,平復了一下自己內心的心情。

接著,他亦是快步的奔到了冰室之內。

邪君霸寵:逆天小毒妃 清清冷冷,微微寒氣不斷升起……

夜蕭炎坐在中心點處,身上的熱氣不斷往外蒸發著,那不斷波動的模樣令偌大的冰室都被霧氣籠罩,許久之後才終於清晰了起來……

只見,夜蕭炎琉璃色的眸子睜開的那一瞬,頓時寒光乍現,他一動不動的坐在冰上,臉色可謂是冷漠的宛若寒冰之水:「顏芷月?」

想到這個名字,他抑制不住的攥了攥拳頭,心中更是有種極其莫名的感覺。

這個女人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亦或是那個人說的才是真的,她千方百計想要靠近,就是想要他的權利罷了?

不得不說,當想起第二種可能的時候,他簡直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這種感覺很莫名其妙,但內心深處似乎又覺得理所當然……

四周一片清冷,冷的宛若寒冰之水。

……

次日。

當顏芷月休息了一晚,傷口也癒合的差不多了,她隨即便要起身……

只是,剛剛起身時,門外卻快速湧入了一個身影!

「少主!」

嗚嗚……

那人保住顏芷月,情緒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動。

「……」

顏芷月先是微微愣住,待看清來人時,臉上也綻開了笑容:「冷凝!」

自從離開了鳳泣,來到了這個所謂的鳳鸞鏡,她時常會想起冷凝來,現在終於見到,自是無比高興。

冷凝的情緒有些激動:「為了來這裡,我可是拼了老命啊!現在能見到少主真的是太好了!」

顏芷月微微一笑:「我還以為你過來還需要一些年頭,現在看來進步真的很不錯。」說著,她微微頓了頓:「這次只有你一個人來嗎?沐晨呢?」

「他……」

提到沐晨,冷凝情緒有一些低落:「我為了能早點過來,買之前特地搶了他的一些靈力。」

「……」 「你應該跟他一起過來的。」

冷凝看著顏芷月,緩聲道:「不行,這裡有太多危險的事情了,我一直很擔心少主,現在好不容易達到了神化級別,幹嘛還要等他一起來!」

惹火新妻:總裁大人請放過 聽到這話,顏芷月不由笑道:「可憐的沐晨,被你強行強了靈力之後,就被你拋棄了,還真是可憐……」

「才不可憐,他是傻!」

「非常傻!」

「特別傻……」

一連三個傻,雖然在指責沐晨,但是冷凝整個人的情緒更像自責:「所以我一直說,沐晨就是一個笨蛋!」說這話時,冷凝的雙拳緊緊攥在一起,似乎在努力壓抑著內心的那股怒火。

顏芷月卻是笑得更加玩味起來:「他如果是笨蛋,那會想盡辦法組織你來才對,現在我倒覺得他是故意讓你渡靈力的。」

看來沐晨那個傢伙也的確是喜歡冷凝的。

不然以他的修為,怎麼可能讓冷凝得逞。

不得不說這一對,有的時候還真是有趣呢。

「……」

冷凝一臉鬱悶,她擺了擺手:「少主,我們不說他,先說說你和攝政王大人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遇到他的時候問他,你在哪,他跟我說不認識你?」

「他失憶了。」

「……啊?」

接下來,顏芷月簡單的說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接著才繼續道:「不過我沒什麼事,我相信自己,能讓他想起我的。」

「攝政王大人,他……」其實在冷凝的心中聽到這些事情,是感覺極其感動的,但又很心疼顏芷月在這邊發生的事,心中也有些自責,自己沒有早點過來,或許能幫上忙。

顏芷月看了一眼門口,才開口道:「他竟然不知道你是誰?為什麼你會留在這?」

「……」

冷凝想了想,才緩聲道:「他原本是想趕我走的,可是,我說了一些關於你的事情之後,他就留下我了,所以我以為你們兩個只是吵架了而已,完全沒想到竟然是攝政王大人失憶了……」

「關於我的事?」

顏芷月聽到這話時,頓時眉開眼笑:「所以我就說他在裝蒜嘛。」就算暫時性不記得她,但是內心深處,對她的事情,還是像以前那樣關心和擔心。

知道這一點,她的心情自是更加愉悅。

「砰!」

忽然,門被踢開了。

只見,夜蕭炎緩緩而來,他絕美的五官上不沾染半點塵埃之色,身上的氣場強大得宛若一個,能毀天滅地的天神,只是眸光微掃便將空氣的溫度下降到零度!

冷凝見到夜蕭炎,連忙道:「攝政王大人,我家少主的確是你的王妃,這一點我可以作證的,你要趕快想起來!」

「……」

極冷!

沒有半點情緒和表情,只有無盡的冷漠。

夜蕭炎看都沒看冷凝一眼,琉璃色的眸子始終盯著顏芷月:「你是本王的王妃,那就留在這裡便可。」

「留在這?」

顏芷月微微一笑:「如此說來,你是相信我了?」

說到這裡,她眸光流轉了幾次,接著便直接起身:「不過呢,我現在並不想留下來!」

「……」 「你想走?!」

夜蕭炎眸子微眯,眼中帶著一股危險的味道。

「廢話,魔主大人又不認識我,我幹嘛要留在這裡自討沒趣呢?」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

夜蕭炎開口的話語依舊霸道無比,根本沒有半點溫度,他看了一眼顏芷月,才繼續道:「現在整個外圍魔都都被布置了機關陷阱,你一旦離開這裡,那就意味著,你想去送死!」

「……」

眉頭微皺。

顏芷月臉色微微一變,情緒明顯變得更加冷傲:「你到底想做什麼?」

「殺了所有貪婪的人!」

「……你瘋了嗎?」

「這是一個王者應該做的事情,並不是瘋!」

「……」

氣氛微變。

一股莫名的寒意席捲而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