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彷彿被什麼東西點燃了一般,開始飛速的沸騰起來。

血海彷彿被什麼東西點燃了一般,開始飛速的沸騰起來。

「前輩,停手!」洛天看到血主一副要拚命的架勢,連忙大喝,神魂飛回到了肉身之中。

嗡……

黃光閃動,洛天直接取出了孽障鏡,矗立在了洛天的身前。

「該用用你了!」洛天輕輕的拍了拍孽障鏡,同時沸騰一般的血海,漸漸的安靜下來。

「嗯?」看到洛天取出孽障鏡,分魂的眉頭微微一皺,不過顯然對於自己非常自信,認為洛天並不能真正的傷到他。

血海褪去,回到了結界的角落中,上涌中,化成了血主的模樣,血色的目光看向洛天身前的孽障鏡。

「去吧!」洛天催動修為,波動瞬間從孽障鏡上傳出,神光大作,泯滅之光瞬間爆發。

一道通天徹地的神光,從孽障鏡上爆發而出,朝著分魂的方向打去。

泯滅之光的速度極快,分魂原本就不屑洛天和血主,但是當看到那神光衝出的時候,分魂身軀便是一顫。

當分魂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金色的神光,已經衝擊到了他的身上。

「啊……」下一刻凄厲的慘叫之聲響起,整個結界中,彷彿只剩下了這一道神光,將整個結界照亮。

神光持續了幾息,平息下來,洛天雙眼看向分魂的方向,雙眼微微一凝。

「這都不死!」血主雙眼也是露出驚駭,剛才那一道神光,血主感覺以他現在的狀態,他肯定承受不住。

不過雖然沒將分魂打死,但是洛天和血主也感覺到了分魂的虛弱。

「不錯,很強,錢沒白花!」洛天心中自語,同時驚喜孽障鏡發出的泯滅之光的強大。

這道神魂看似只是神魂,但是實力上絕對超越了仙王巔峰,泯滅之光能夠重創他,就足以說明,這泯滅之光,能夠傷到仙王巔峰,幹掉仙王後期。

「這是獨眼巨人的泯滅之光吧!」分魂感嘆,目光看向洛天,沒想到洛天還能掌握這樣的攻擊手段。

「不過,你還能施展幾道,最多還剩兩道,滅不掉我!」分魂眼中帶著不屑,顯然很是了解獨眼巨人,話音落下,孽障鏡上再次升起了波動。

泯滅之光升起,讓分魂臉上露出凝重,雙手掐訣,灰色的神魂之力化成一枚盾牌,凝聚在分魂的身前,盾牌上布滿了複雜的符文。

嗡……

轉瞬間,神光便是衝擊在了魂盾之上,讓洛天心中暗嘆,這分魂的強悍,第一次被擊中完全就是大意。

咔嚓……

不過縱然分魂做出了防禦,但是依然能阻擋住泯滅之光的攻勢,灰色的盾牌轟然碎裂,被削弱的神光,衝擊在了分魂的身上,讓分魂的身軀再次倒退。

「最後一道,我擋下來,我還是可以幹掉你們兩個!」分魂獰笑一聲,身形再次暗淡了不少,灰色的目光,看向洛天和血主。

「小心點,別打死了,聖飛還在他手上!」血主沖著洛天傳音,他現在只擔心屠聖飛的安全。

「嗯,他說他死不了,那肯定就死不了!」洛天回應,再次催動起孽障鏡發出了第三道泯滅之光,同時暗中連動鬼脈,為孽障鏡補充。

「移行!」分魂低吼一聲,灰色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速度奇快,竟然躲避掉了泯滅之光的攻擊。

「這速度!」洛天驚嘆,這分魂都如此強大了,若是祭壇上的主魂,恐怕他和血主承受不住對方一招。

洛天轉動孽障鏡,神光開始追隨起分魂來,不過分魂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洛天轉動的速度,完全跟不上分魂的速度。

「給我開!」三十息后,泯滅之光開始削弱,而分魂的身影也是隨之出現,一把魂劍,斬在了泯滅之光上。

碰撞之聲響起,分魂倒退,手中的魂劍崩碎,而泯滅之光也是隨之被擊散。

「現在,該我了!」分魂的低喝,眼中竟然閃出陣陣的紅光,身上的氣勢竟然再次暴漲起來,灰色的神魂彷彿燃燒了起來,一道血紅色的火焰從分魂的身上升起。

在火焰升起的一瞬間,洛天的臉色便是狂變起來,因為這火焰,他認識。

陸少,吃了請負責! 鄴火!

洛天認出了這紅色的火焰,想到了麻雀的鄴火紅蓮那毀天滅地的威力。

「怎麼可能!」洛天忍不住驚呼,隨後腦海中想到當年麻雀無意中跟他說過的一些話。

麻雀的鄴火是本命之火,甚至比起小七和洛天關係更加親密,是龍雀一脈一出生就帶的!

而其他人想要擁有鄴火,那麼就需要殺人,殺人越多,身上的鄴力就越強,殺到一個恐怖的數量時,鄴力就會轉化成鄴火,灼燒殺人者,最後將其滅殺!

不過這種方法基本沒人使用,一個是殺多少人,才能產生鄴火,是沒數的,二是很少有人能夠承受住鄴火的灼燒,大能也是如此。而眼前這個分魂,竟然掌握了鄴火,可見這道皇魂,生前該是多麼逆天。 不過就在分魂的鄴火席捲之際,洛天卻是再次催動起了孽障鏡,打出了泯滅之光。

隨著這泯滅之光的出現,那道分魂瞬間顫動起來,灰色的雙眼寫滿了震驚,忍不住驚呼了一聲:「怎麼可能!」

分魂是誰,上古皇者,連黃泉都不能夠殺死的存在,見識自然非常廣,知道獨眼巨人的泯滅之光,只能發出三次。

嘩啦啦……

紅色的如血一般的火焰席捲在分魂的身前,同那道泯滅之光碰撞起來,兩道強大的能量,不斷的磨滅著對方。

「你還有幾道?」分魂臉上帶著猙獰,認為洛天依然無法催動出太多的泯滅之光,否則就太變態了。

「你這鄴火又能堅持住幾道!」洛天冷笑一聲,拍了拍孽障境,又是一道泯滅之光打出,朝著分魂打去。

「我擋……」分魂低吼,身前的紅色火焰再次席捲起來,同泯滅之光碰撞。

碰撞不斷,神光和鄴火彼此磨滅在分魂的身前,同時兩人心中都是自信無比,自信能夠耗死對方。

「我的錢啊……」洛天心中大喊,每一道泯滅之光消耗的都是鬼脈,是一個恐怖的數字,讓洛天心疼無比。

而分魂則是震撼洛天竟然能夠打出這麼多道泯滅之光,此時他身前的紅色鄴火已經變得微弱,不再似之前那麼強勢。

自身由於殺人形成的鄴火,本就不好控制,這個上古年間的皇者,能夠將其控制,不燃燒自己已經非常逆天,更別提控制了。

一道……十道……

整整十幾道神光下去,洛天終於停了下來,而分魂身前的鄴火也是微弱無比。

「來啊,怎麼不繼續了!」看到洛天停下來,分魂雙眼露出喜色,猜測羅田你已經到了極限了。

「你來啊,看我敢不敢繼續打你!」「老東西,我是看你修行不易,因此才停下來,咱們商量商量,你將那小子的神魂給我,我們離開,以後井水不范河水,怎麼樣?」洛天沖著分魂開口,實在是太心疼了,這麼一會兒,成千上萬塊鬼晶就沒

了。

「做夢,殺!」分魂低吼一聲,眼中帶著快意,他是誰,上古年間主宰一般的強者,今天竟然被看起來螻蟻一般的洛天逼到如此地步。

血色的火焰席捲,朝著洛天的方向打了過去,化成一條火龍,衝天而起。

「老東西,非要魚死網破么!」洛天抬手一拍,又是一道泯滅之光飛出,擊碎了血龍,消失在洛天三人的視線當中。

「這小子,發了多大的財!」血主心中震動無比,看著洛天不要錢一般的發出泯滅之光。

關於孽障鏡和泯滅之光,血主是清楚的,同樣也知道泯滅之光的消耗。

「還有!」

「不過,應該也不多了吧!」分魂心中一凜,始終認為洛天還打不出幾次。

「再來!」分魂低喝一聲,血色的火焰再次席捲,攻向洛天。

「你,好說好商量不行是吧!」洛天大罵,被逼無奈,洛天只能再次催動孽障鏡。

對抗再次升起,又是消耗了十道泯滅之光,讓洛天心都在滴血,洛天眼中露出狠辣,目光看向分魂。

「這回,你想罷手,都不可能了,我高低要弄死你!」洛天低喝,開始不再害怕浪費,催動孽障鏡,攻擊起分魂來。

「強弩之末,還敢在本皇面前放肆!」分魂看到洛天的模樣,認為洛天是在硬撐,鄴火不斷的衝天而起,對抗泯滅之光。

時間流逝,幾十息的時間,洛天又是打出了十道泯滅之光,而且還在不斷出手,這讓分魂有些心慌了。

「怎麼可能……我不信!」分魂心中驚駭,不知道洛天為什麼還能施展這麼多,根本停不下來。

又是五道泯滅之光,分魂身前的血紅色的火焰,終於消失,只剩下了巴掌大小,在分魂身前跳動著。

「小兄弟,有話咱們好好說!」分魂終於顫抖了,身形閃動,開始躲避起洛天的攻擊來。

「說你大爺,沒心情了!」洛天大罵,操控著泯滅之光,依然朝著分魂轟殺。

分魂實力是強,但是縱然他曾經是個皇者,現在不過是個苟延殘喘的分魂而已,哪裡能夠頂得住。

不到幾十息,分魂身前最後那巴掌大的鄴火也是隨之消失,金色的神光打在了分魂的身上。

「啊……」凄厲的慘叫之聲響起,分魂慘叫著,倒飛回了祭壇之上。

「別跑啊,剛正面啊!」洛天大喊,聲音之中帶著憤怒,僅僅這一會,他就損失慘重,哪裡還能讓分魂跑了。

金色的神光,衝擊在分魂的身上,讓分魂再次虛弱了三成,灰色目光帶著驚恐看向洛天。

「小子,我放他走,你們出去吧!」分魂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虛弱。

聽到分魂的話,發瘋一般的洛天,停下了手,他不可能不為血主和屠聖飛著想,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他的魂在哪裡?」洛天眉頭微微一皺,若是屠聖飛的魂被吞了,他們現在根本沒有必要浪費時間。

「在他的主魂上!」血主目光看向了祭壇之上的被鎖鏈困住的那道強大的神魂。

「主魂?」洛天雙眼微微一凝,其實洛天最忌憚的還是這位皇者的主魂。

看到洛天罷戰,那道分魂喘了口氣,目光緊張的盯著洛天,生怕洛天再次出手。

「完了……」仔細的觀看之下,洛天的臉色變化起來,血主的雙眼也是變的憤怒。

祭壇之上那道凝實的神魂,散發著強大的氣息,而洛天和血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道神魂正融合著另外一道比起他來微弱的神魂。

「你找死,分明是用聖飛的神魂,代替他的分魂出來!」血主怒吼,一副要跟分魂拚命的架勢。

嗡……

神光再次,洛天抬手一拍,泯滅之光便是發出,朝著分魂的方向飛去。

「啊……」慘叫之聲不斷響起,分魂的灰色神魂又有大片的神魂之力散出,同時分魂也是隨之掉落。「你有沒有辦法將那道神魂取出來?」洛天冷聲開口,目光看向虛弱無比的分魂。 「呵呵…不怕!…要把他搞臭很簡單的事情!…還記得以前在新華門那次造反派遊行的事情嗎?…我想你應該知道!那就是我派青松他們乾的!哈哈…」

駱林靠在柔軟的沙發上,摟著身子幽香柔軟薛玉芬,帶著得意的笑聲說。

「嘶…我的天啊!那..那個什麼遊行的標語….哦!你也太膽大妄為了吧?…不過真的好…下流啊!壞蛋!…」

薛玉芬肯定知道了,那可是大事啊,把「國家領導」的形象那樣糟踐,那本來就是個嚴重的政治任務,肯定是要交給他們這些情報機關來調查,誰知道,根本這事情最後就不了了之了。主使人找不到,背黑鍋的自然就是那個遊行的造反派兵團了。

薛玉芬現在知道了,她這個冤家,可真是膽大包天到了何種程度。

那可是前幾年轟動一時的大事情,那時候他才多大啊?

嘶…客廳內就只有薛玉芬跟駱林兩人,嚴研今天也不高興,她的閨中好友的秘書被駱林這個「惡棍」打了,她也沒辦法,只能賭氣的回房生悶氣去了。

薛老頭跟吳老也不知在書房討論什麼,這就不是駱林要*心的了,他現在只要把薛玉芬照顧好就行了。

別惹腹黑總裁 駱林一直在薛玉芬家,呆到了大年初六,才去鄧老爺子家報道。

盈盈自然不會說什麼,還以為他一直呆在油布街小巷,埋怨了他幾句,說這幾天也不來她家吃飯云云,駱林只好說去看了下劉老師,汗!很久沒看到那個劉老師了啊!

想找個機會「慰問」下她吧,期間駱林也跟香港那邊打了電話,只是隱瞞了駱世傑吃「軟飯」的事情,他擔心老媽殷紅梅,接受不了這個,誰能想到,駱世傑會做這種下做的事情呢?軟飯黨?傳說中的人物啊!

新年假期,很快就過去了,這也意味著駱林正式上班了。

盈盈也趁著放寒假,多跟家裡人團聚下,吳長征也沒有來找駱林的麻煩,不知道是知道了駱林的底細,還是其他原因。

總參情報部地址,設立在鬧市中,靠北支門那邊,毫不起眼的一個古典式建築,兩個持槍解放軍面目威嚴的守在門口,門口牌子掛的是國家安全局,簡稱國安。

王牌千金:國民女神帶回家 國定假日結束,一般在初八上班,那個年代,也沒什麼大禮拜只說,機關上班是上午8點,下午5點半下班。

駱林跟薛玉芬,兩人沒搞特殊化去乘坐薛老的小車,而是兩人乘坐公交車。

那個年代的大巴都很破舊,不過還算好,不擠。

薛玉芬開心了,這就是她要的生活,跟老公一起上下班,汗!多甜蜜啊!顯然不想去香港了都,當然暫時肚子不顯懷的時候,還是可以的。

半坡亭 這個年代,一般都是政治犯居多,小偷小摸還真的稀少。

駱林這是第一次坐公車,感到很有意思,橫欄木板做的椅子,在搖晃顛簸中就到了站了,幾分錢一張的車票,還別說,駱林身上根本沒有啥幾分錢,汗!

還好薛玉芬有月票,不過那售票員大嬸多看了駱林幾眼,駱林朝薛玉芬做了個無奈的眼神,換來薛玉芬一個嬌媚的白眼,兩人手一直都一直拉著,很恩愛啊!

這幾天薛玉芬好像又回到了去南河的那段日子,兩人天天睡在一起,那個幸福滋味就別提了,薛家也沒有什麼過多的干涉,畢竟薛玉芬都多大了啊,又不是啥黃花閨女。

從中南海出來,坐公車到安全局需要20分鐘的樣子。

兩人下了車,迎著飄灑的小雪,薛玉芬戴了頂毛線編製的黃色毛線帽子,到了單位可不能再穿什麼貂皮大衣了,那就只能穿灰布拉幾的工作服,所謂工作服,就是大棉襖,深藍色的大棉襖,情報機關可不像警察,有什麼制服。

也不像後世監察,檢察機關,全都有各自的統一制服,那時候,一般男性幹部,就穿四個口袋的中山裝式樣的服飾,女人則是小西裝式樣。

當然冬天可不能穿那個,冬天一般男人就穿毛領軍大衣,女人就是大棉襖了,整個都跟東北熊一樣,脖子上多了調顏色各異的大圍巾而已。

而駱林根本不管這些,他還是穿著他的黑色長皮衣,裡面是皮夾克和皮褲,中長皮靴,臉上還戴著副雷鵬墨鏡,整個一看就不像是國內的人,倒是像境外的「特務」,雖然這套皮裝很酷,很帥,但是那個年月那些人,那懂欣賞這些?

所以在進門的時候,警衛把駱林的證件,翻來覆去看了幾遍,要不是認識薛玉芬,估計鐵定不會放駱林這個「危險分子」進去的。

那個年月,在這種重要機關執行保衛工作的人,全都是鄉下那土的掉渣沒有見識的正宗土包子,因為只有這些人,歷史成分「純潔,乾淨」,經得起革命的考量,那就是「又紅又專」的人。

像駱林這種人,他們那裡見過?當然,駱林的證件可不是假的,門衛就是有再多不滿和懷疑,也不得不放行,你們不知道,那個年月大家都窮,都穿得級差,衣服上要是沒幾個補丁,那麼你這個人就是享受主義!絕對不是啥好人的說。

其實那個年代的人,真的很「純」蠢!要真是壞人,你一眼就能看出來,那他還做啥壞事啊?

大部分人都是看人,看表面現象,所以,那個年代的電影裡面的壞人,光看那張臉就行了。

駱林微笑地搖著頭,心裡暗自感嘆了下。

身邊上的薛玉芬,也嗤嗤之樂,她當然知道剛才那個門衛,為什麼老是糾纏不清的原因所在。

「我說!這個年代的人,也真是太草蛋了!壞人會在臉上寫字嗎?蠢貨!…我看,這個情報局機關內部隱藏了重大危機!…說不得還有TW特務在裡面潛伏!…」

駱林看了眼穿的跟一隻小狗熊一樣露著紅卜卜小臉的薛玉芬,哈著白色熱氣,搖著頭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