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嚷嚷起來,顯然不太贊同春梅所說的。

衆人嚷嚷起來,顯然不太贊同春梅所說的。

“都給我閉嘴!”刀哥額頭上浮起三條黑線,將那刀疤彰顯得更加嚇人,“讓春梅把話說完!”

對着刀哥感激一笑,春梅沒去理會那些嚷嚷的人,道:“實體企業確實不容易經營,但假如我們是去收購現成的企業呢?”

“說得輕巧,收購一家企業,誰知道要花多少錢!”有人再次嗤之以鼻。

“呵呵”春梅也不生氣,笑了笑,鳳眼微微眯起,“我們可是黑幫組織,想要用低價收購一家企業,這還不簡單?” 這句話雖然說得含蓄,但是在場的都是在道上混了十幾二十年的,自然聽得懂話裏面的深意。

青刀會的諸位骨幹,乃至老大刀哥,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顯然都是在思考着這個想法的可能性。

“可是我們這樣,難免會切到李平那一邊的蛋糕,我們兩邊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要是真起了矛盾,恐怕會被別人坐得漁翁之利。”有人出聲表示猶豫。

“呵呵,有誰規定只准他李平做實體生意,而我們青刀會就不能?”

春梅冷笑,又胸有成竹地道:“只要我們小心一點,不要觸碰到他的產業,他開酒吧夜總會,我們可以買下酒樓酒店茶館,誰規定黑幫組織經營的,就一定要是那些燈紅酒綠的生意?”

春梅的侃侃而談,充滿了自信,將在場有疑問或不解的人,通通回答了個遍,一時間沒有人再有反駁,甚至有幾個人還明確地表達了支持。

不過在場的衆人都知道,這方案能不能通過,最終還是隻能取決於一個人的意見。


自然是他們的老大,青刀會的第一號人物,刀哥。

自從春梅提出這個想法之後,刀哥便露出了沉思之色,這時候見大家的意見和看法都說得差不多了,這才正色道:“春梅提出的這個方案,一時半會兒還不能下定論的,暫且擱置下來,好好謀劃一番之後再做打算。”

末了,他目光看向衆人:“如果沒有沒事其他事情的話,這個月的例會到此結束吧!”

“刀哥……”一位穿着背心,露出虯結肌肉大花臂的光頭男子站了起來,正是剛剛竭力反對縮減弟兄們醫療費用的那位的。

“強子,還有什麼事情嗎?”刀哥有些意外,強子是跟他時間最長的一位部下,雖然智謀不太行,但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類型,怎麼現在顯得猶猶豫豫的?

目光閃爍,強子有些虛心地說道:“刀哥,有件事想和你彙報一下,我手下的幾個小弟,前幾天被拘進局子裏去了。”

“這有什麼?你花點錢的找保衛局的人,把他們放出來不就行了?”

刀哥笑了笑,不以爲然,會裏面的兄弟時常進局子,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一次有些難搞,我和保衛局的人溝通過了,他們說沒有任何放人的可能,還說這是上面親自給的意見,該蹲多久就蹲多久。”

壯碩的強子臉上露出難色,和其威武嚇人的身材形成鮮明對比。

這下不止是刀哥有些意外,其他會裏面的幹部也都看了過來,其中有人問道:“他們犯了什麼事,不會是得罪到了什麼大人物吧?不然照理說只要不是殺人放火,應該可以通融的纔是。”

刀哥點點頭,看向強子。

“我找人去打聽了,他們好像是想賣幾個女人給平爺的人,但交易的時候被人破壞了,之後就被保衛局的人帶走了。”

“那幾個女人的身份查到沒有?”刀哥皺着眉頭,這件事情的關鍵就是弄清楚這幾個女人的身份背景。

“沒有,保衛局那邊只說了這麼多,具體的他們也不清楚,我們又和黃三他們見不了面,所以也一直沒有搞清楚那幾個女人的身份。”

一旁,一直靜靜聆聽着的春梅,紅脣微啓,眉頭微黛,問道:“會不會這兩個女人背後有什麼大勢力,所以保衛局的人才會這麼嚴格?”

聞言,強子一顆大頭搖得像撥浪鼓:“黃三雖然滑頭,不過沒那麼笨,他既然敢去做這種事,肯定是已經把她們的身份調查清楚了,不該惹的人,他不會去惹。”

刀哥也點點頭,又有些自言自語地疑惑道:“保衛局的人肯定是接到了張百順那老小子的命令,不過,楚州內能讓張百順幫忙辦事的人,應該沒有幾個纔對……”

“刀哥的意思……難道是剛來楚州不久的人?”春梅有些驚訝了,紅脣微微張着。

若真是如此的話,剛來楚州不久,就能使張百順幫其辦事,這人背景,一定差不到哪裏去。

“很可能如此”刀哥摸着下巴點點頭,接着又看向光頭花臂的強子,“這件事情先不要聲張出去,不然給其他兄弟造成影響,如果有人注意到,你就說黃三幾個人去外地了。”

強子點了點頭,兩隻銅鈴大的眼睛裏面,卻是瀰漫着鬱悶。

重生之名門醫妃 ,而且一點消息都沒有,這要是傳出去了,難免會讓其他的弟兄疑心,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今天就這樣吧,這件事我會專門派人調查的,散會!”

刀哥甩了甩手,當先走出了門口,其他人也都先後離去。

……

唐氏集團,林涯升職後的第二天。

林涯和唐若雪一起坐車到了公司下面的地下車庫,然後分別進入公司。

其實林涯知道,如果現在他提出公開兩個人的夫妻身份,唐若雪大概率不會反對。

不過畢竟現在自己在公司中,只是一個普通的銷售員,如果真的公開了身份,肯定會傳出一些風言風語,比如唐若雪任人唯親,林涯在公司裏可以享受特權之類的。

所以,還是先做出成績,得到衆人的認可,再公開關係也不遲。

這雖然是個新職位,但他倒沒有懷疑自己的能力,在軍中那麼多年,什麼任務沒有做過?

有一次,他甚至還成功忽悠了一個看管自己的海盜,讓他開門給自己逃獄。

當然,是這海盜獄卒太笨,還是林涯忽悠人的能力太強,這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林涯對於自己嘴皮子上的功夫,還是有點自信的。

做銷售嘛,不就是靠一張嘴皮子嗎?

這般想着,林涯挺胸擡頭,龍行虎步地進入了大廈,一路來到了他所工作的銷售部區域。


在他剛剛走進去的那瞬間,有幾個員工轉頭看了過來。

很快,更多的員工轉頭看了過來。

有很快地,一場喧鬧就此爆發開來。

“我去,這傢伙不是昨天非禮副總經理,哦不,現在應該叫副總裁的那個保安嗎?”

“喂臭保安,你來這裏幹嘛,你不應該是去門口站崗的嗎?”

“等等!我從董經理那裏聽說,今天似乎是要有一個新人加入我們銷售部……你們看他穿的根本不是保安制服,難不成……”

“我去,和這個變態當同事?那還不如殺了我!”

林涯:“……” “變態”、“色狼”、“不知好歹的東西”……

一個又一個的代號,從唐氏集團銷售部的員工們的嘴裏冒出來。

“這羣人,果然是搞銷售的,嘴皮子這麼能說……”

林涯苦笑,不就是拉了一下唐若雪的手嗎,至於給他按上這麼大的罪名嗎?

這陣勢看起來,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他犯下了什麼彌天大罪呢。

不過無奈歸無奈,班還是要上的,要真這麼被誤會下去,那連銷售部的門口都進不去,更別說是上班幹活了。

於是他清了清嗓子,兩隻修長的手臂往身前一伸,做出下壓的動作,同時高聲誠懇道:“大家真的誤會我了!”

衆人這時候也都吵累了,聽林涯這麼一說,大部分人順勢安靜下來,不過還是幾個人在零零星星地吐槽着。

“誤會?昨天我們可是親眼看到的,那還能有什麼誤會?”

“你到底是來幹嘛的。你不是一個保安嗎?”

沒去理會還在吵吵鬧鬧的那幾人,林涯擺出一副誠懇至極的面容,真誠無比地說道:“大家真的誤會了,我昨天就是在和唐副總經理,哦不,唐副總裁握手而已。”

重生九零辣嬌妻 ,道:“騙小孩子呢,無緣無故的副總裁跟你握手幹嘛?”


“大家都知道若雪副總裁是在昨天升職的吧,我不小心提前聽到了消息,於是就在遇上她的時候恭喜了一句,因爲心裏面仰慕她很久了,所以當時很緊張,也不知道怎麼辦就把手伸了出去。”


“當時若雪小姐也是愣了愣,不過你們也知道,她是一個有禮貌的人,而且並不會像其他高管一樣,看不起我這種小保安,於是也就伸了伸手,和我握了一下。”

林涯聳聳肩,那無辜尷尬的模樣,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裝的。

說起來,自己真正調職的理由,應該昨天幫助集團談下了合同。

但這件事很少人知道,唐若雪的祕書算一個,不過她現在應該已經被唐若雪通知不能外泄了,所以瞎編一個理由,也沒什麼,反正不會有人去查證。

其實林涯心裏也在發笑,這羣傢伙不過是看到女神被摸了個手而已,就這麼激動,要是知道他們的女神早已經嫁給自己,那還不得拿刀來砍?

“看來,得加快進度,爭取早點和若雪睡上一張牀啊,不然恐怕還斷絕不了這羣傢伙的希望……”

林涯心裏思量道。

衆人聽完林涯的解釋,也都紛紛沉默了下來,思考這是不是一個真的誤會。

林涯趕緊趁熱打鐵道:“你們想,要是我真的向你們說的那樣,惹惱了副總裁,那我怎麼可能今天還會平安無事地站在這裏?”

這話一出,衆人便都沒話說了,剛剛怨氣,一下子便消失了大半。

對於林涯,他們本來也就沒有多大的仇恨,甚至還有些羨慕,畢竟可以跟女神一樣的副總裁離得那麼近,還能握到那纖美白嫩的玉手。

要知道這副總裁一般可都是一副清冷模樣的,這些底層的員工們,哪裏敢去主動搭訕?

剛剛大部分人也就是順勢起鬨而已,這時候見林涯給出合理的解釋,也是沒什麼話好說了。


不過,還有有一些人存在着不解,疑惑地問道:“那你今天來這裏是幹什麼,你不會真的就是那個要加入我們部門的新人吧?”

“呵呵”林涯笑了笑,顯出很開心得意的樣子,“這就要感謝副總裁了,昨天和她握手的時候,我直說了我想當一個銷售員的願望,副總裁可能是因爲那時候剛知道升職的消息,一高興之下,就把我調到咱們銷售部來了。”

這話一出,衆人紛紛露出了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雖說普通的銷售員,並不是什麼高工資高地位的職位,很多時候甚至還很折磨人,但他們好歹也是經過了面試才最終進來的。

可這傢伙,竟然一句話就進來了?

“我去,你小子運氣太好了吧!”

“趕緊過來給我吸吸歐氣!”

“羨慕啊!什麼時候能讓我和副總裁親切交談一次呢?”

“切,就你那屌絲樣,見到副總裁估計也緊張地說不出話來!”

員工們各個捶胸頓足,不少人都擺出一副埋怨老天不夠公平的樣子,也有一些人回到了工作崗位上,倒是沒有幾人再去理會站在門口的林涯。

輕吐了一口氣,林涯笑了笑,進入到銷售部的區域內,自己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工位,開始收拾起來。

過了一會兒,一個穿着黑色正裝,面容穩重,但年紀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男人,走進了銷售區域。

衆多正在工作的銷售員們,一見到這個男人,便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整個人的工作態度都認真了好幾倍。

至於那些渾水摸魚的員工,見狀也趕緊擺正了姿態,裝模作樣地在工位上座號,生怕被這位鐵面的銷售經理董傑給逮到。

不過,一向喜歡抓住偷懶員工臭罵一頓的董傑,今天卻是格外地寬容,只見他一路走到了林涯的身旁,然後示意林涯站起,接着高聲對衆人道:

“大家都把手裏面的活兒放一下,這位是林涯,之前是在我們公司當保安的,相比應該有人認識他了,不過他現在已經調到了我們銷售部,算是大家的同事了,大家表示一下歡迎!”

雖然是介紹的話語,但董傑的語調卻是顯得不冷不熱的,似乎對林涯的突然到來,並不怎麼感冒。

在場的員工都是銷售員,不僅嘴皮子厲害,在察言觀色上也不差,見自己的上司一副不怎麼高興的樣子,連鼓掌歡呼的聲音都小了許多,生怕觸到經理的黴頭。

同時很多人都是在猜測着,這林涯和董傑,是不是之前有過什麼矛盾?不然那人家幹嘛要擺出一副不滿意的態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