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瞅着莫鑫面色冷凝,都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衆人瞅着莫鑫面色冷凝,都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他們這羣人裏面,莫鑫是這次事情的發起者,也是最有經濟實力的一個,在一定程度上,算是他們領頭的。

“鑫哥,你知道我們不是那個意思,主要是……”

“主要是什麼?”

莫鑫冷冷的盯着說話的那人。

“主要是那個徐夏根本就不那麼靠譜啊,上次雖然把我們救了出來,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做什麼,就是帶了以下路而已,就收了我們一人十萬塊。”

“鑫哥,其實我們也是那個意思,價錢出的有點太高了。”

有人接話道。

莫鑫冷笑一聲,有些氣憤的指着衆人,冷聲道:

“收的高?我就要問一下各位,你們的一條命,十萬塊還算是高了?

既然都這樣說了,那行啊,這次的錢,我來出!

但是,遇上了危險,到時候我就讓徐夏帶我一個人離開,你們有沒有意見?”

此話一出,現場再次安靜了下來。

“這就沒話說了?我是給錢給的痛快,但你們有沒有想過,有了徐夏,我們就相當於多了一個保險。

什麼叫做捨得,你們心裏面就沒點數嗎?

等這生意成了,區區五百萬而已,那還算個事嗎?

再說了,剛纔通電話的時候,我開着免提的,難道你沒聽見,對方根本沒太大的興趣,如果不開高一些的價格,你認爲他會同意。

你們最好是搞清楚一點,錢這東西,就算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

莫鑫很失望,不,是相當失望,本以爲找了一羣志同道合的小夥伴,誰知道,自己還是看走眼了啊。

就這點格局!

“鑫哥,我們不是那個意思。”

“鑫哥,你別生氣,是我們目光短淺了,這錢還是我們大家一起平攤,你說的對,有舍纔有得,賺了錢,得有命花才行。”

莫鑫擺了擺手,不想再和這些傢伙繼續這個話題,既然事情說通了也好。

而真讓他一個人去,也不太現實,這羣人各有各的本事,都非常關鍵,誰都不能缺少。

“罷了,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出發去洪城縣,看在中午之前,和那個徐夏匯合。”

莫鑫說完,上了他的大G.

衆人都不在糾結,紛紛開始最後的準備,一個小時後,每一輛車上,都裝滿了這次行動所需要的裝備後,出發。

海棠村,徐夏百無聊奈,跟粉絲們吹着牛逼。

“小夥伴們,今天我高興,所以決定今晚再次帶大家一起去林子裏面探險,沒錯,良心主播就是我,生活需要激情,激情需要四射,我就是我,不一樣的我。”

“啥?夏哥兒你又要去林子裏面找死了?擦,上次差點被大蟒蛇幹掉,這次萬一是來一個超級無敵大蜘蛛,確定還逃得掉?”

“夏哥兒,不得不說,你太浪了,剛賺了這麼多錢,你應該在家坐吃等死啊,你卻是生命在於運動,還生生不息啊。”

“咳咳,講真,我就喜歡夏哥兒這種不要命的勁頭,夏哥兒,爲了世界的和平,把你的銀行卡密碼分享給我吧,實話實說,我是爲了你着想,七位數放在那裏就浪費了,不如饋贈缺錢的我。”

“擦,林子,還是上次的刀疤山麼?”

“……”

實在的,徐夏已經開始在翻白眼了,好端端的,怎麼在這些傢伙口中,就成了短命鬼了啊?

徐夏撇嘴鄙視道:

“呵呵,想要我的密碼啊,沒門!

你們一個個的,就不指望我一點好麼?太壞了,是不是我倒黴了,你們就開心了,這是病啊,得治!”

“夏哥兒,你有藥嗎?”

“我要吃三顆!”

“我也病了。”

徐夏:……

一會後,彈幕的內容正常了一些後,徐夏才繼續說道:

“那個啥,補充一句,今天晚上要去的林子,之前去過一次,我是幫人當導遊,賺點帶路錢,雖然我現在小有家底,但要低調啊,不能坐吃山空啊。


對於本主播這種積極向上的精神,各位,是不是值得弘揚和學習,此處應該有掌聲,此處應該有小禮物。”

就在徐夏跟粉絲胡侃瞎侃的時候,馬路邊邊上,傳來了轟鳴的引擎聲,朝着發出聲音的方向一看,那是一個七八輛車子組成的車隊。

爲首的是一輛黑色的奔馳大G!

然後是蘭德酷路澤、雷克薩斯LX570、改裝的大腳怪牧馬人、林肯領航員,還有一輛霸道、一輛途樂。 徐夏眨了眨眼睛,前面的五輛車他見過,應該就是先前送了五百萬軟妹幣的金主吧。

後面的那兩輛車,倒是第一次見。

徐夏有點納悶,總歸是要步行的,他們開這麼多硬派越野車來幹嘛?

毫無用處好不。

相比之下,他的福田小卡,貌似性價比還高一些,底盤高,還能裝,重要的還是後驅。

或許,這就是有錢人的世界吧,俺不懂。


一排車子停好,徐夏束手而立,瞧着車門還算整齊的打開。

“徐夏小兄弟,你好,我們又見面了。”

莫鑫在最前面,伸手和徐夏握了握。

徐夏淡淡點頭,眉頭卻凝了起來,淡淡道:

“不是說好了下午六點嗎?這才中午,你們怎麼就來了?我家可不包飯。”

莫鑫愣了下,不是拿人手短啊,才收了他五百萬,說話能不能委婉點。

他擺了擺手,笑道:

“沒事,我們帶有乾糧,早些來,主要還是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情。”

“商量事情?”

徐夏再次凝眉,作爲一個有原則的不缺錢的人,有必要讓他們清楚自己的做事準則,一是一,二是二,不能混爲一談,搖頭道:

“不對啊,你們給的錢只有帶路,不帶別的。”

“徐夏兄弟誤會了,我要商量的就是帶路的事情,別誤會。”

莫鑫的態度相當端正,那是因爲之前見識過徐夏的手段,太能打了。

“哦,這樣啊,你早說啊,院壩裏面坐,你們人有點多,我家的凳子不夠,人就別全都來了。”

徐夏淡淡說完,轉身走向了門前的院壩,隨意的坐在了一根凳子上。

莫鑫回頭對身後的一行人打了個眼色,讓徐夏無語的一幕發生了,他不是說凳子沒多的啊,人家自己人手一把摺疊小凳,他還能說什麼,總不能說院壩不夠寬吧。

其實莫鑫這一行人當中,好多是不情願的,不過,在路上的時候,莫鑫多次強調徐夏的重要性,以及,既然大家花了五百萬,就要讓這五百萬花的值。

徐夏是海棠村的本地居民,從上次的事情來看,對這裏的林子也算是很瞭解了。

說不定多聽進去了徐夏的一句話,就能救他們的命。

也正是這個原因,一衆人才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徐夏的面前。

“你們這是……”

徐夏瞅着不對勁啊,什麼情況!

莫鑫笑道:

“徐夏兄弟別介意,因爲上次的經歷,我們對你都是一百個感激,是你救了我們這麼多人的命。

所以,這一次,不管你說什麼,我們都聽你的。”

徐夏還是有點懵,這不科學啊。

上次自己好像也沒做什麼的樣子,拿錢辦事,就這麼簡單。

“等等!要不你們別整的這麼嚴肅,我有點不習慣。”


徐夏連連擺手,這樣的造型要不得啊。

莫鑫只好對衆人再次使了個眼色,這下衆人都沒有先前那麼拘謹的樣子,徐夏才稍稍緩和了一些。

這就對了啊,一個個的,就跟機器人似的,多沒意思啊。

“行吧,有什麼要問的,趕緊問,時間不早了,我還等着去做中午飯,先說好了,沒你們的份!

另外,你們一共有十分鐘提問的時間!”


“好,聽您的。”

隨後,莫鑫將他想知道的幾個關鍵點問了出來。

比如說,徐夏是怎麼在夜裏找路,畢竟天色那麼黑,當時連指南針都失去了方向。

比如說,徐夏怎麼就能夠一個人單挑一羣野豬。

比如說……

徐夏隨便挑了兩個問題敷衍着回答,然後十分鐘到了,此時暫且結束。

“草了,哪來的那麼多爲什麼啊,好奇寶寶嗎?怎麼不十萬個爲什麼?”

廚房中的徐夏一邊做飯,一邊說道,默默吐槽。

半個小時後。

“哇,好香啊,這是什麼味啊?!”

“太香了,香味是從廚房裏面傳出來的,鑫哥,要不你去徐夏兄弟那裏讓他跟我們也分點啊。”

“頓時就讓我對我的自熱方便飯感到索然無味。”

“那貨是個廚子嗎?怎麼能夠這麼香。”

“草,我不想吃自熱米飯了,我要吃那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