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青盯了盯遠處,他把手一揮:「轉向!」

衛青盯了盯遠處,他把手一揮:「轉向!」

所有人都知道這事不容質疑,也沒有人敢出聲質疑,行軍隊伍急速轉身,他們全力的趕向了集結地。

與此同時,仙女宗上空的大羅金仙們也收到了命令。

「緊急軍令!」

劉秀是皇室的人,他當然更加清楚這個軍令的威力。

可現在劉徹沒有回來,這壓力一下子就頂到了他的身上,作為此次的負責人之一,軍令之下,他必須快速的對眼前這件事下一個結論。

任何事情沒有結論對皇室很不利的!

就拿劉徹言行有失這一項來說,如果到了軍中,這樣的行為無疑是會讓他被別人質疑他的人品有問題。

一旦上層產生不信任…

後果很嚴重!

劉秀的額頭上冒出了汗珠。

「淦!劉徹不是醒了么,他為什麼不過來!」

心中雖然對這個世宗老祖頗有微詞,可他一個小輩,又是受了傷的大羅金仙,他可沒膽量去和劉徹理論。

劉秀仔細的瞅了一眼下方的孟有房,隨即是有了主意。

「孟公子,吾乃位面之子!」

孟有房:「…」

位面之子很強嗎?

劉秀這麼表露身份孟有房瞬間就明白了原因。

怎麼說呢…

無論再怎麼打架,不還是從人家的仙國里走出來的人么,要是到了更上一層,這也就是一家人,就像齊家兄弟,那也是他劍嘯仙府的人。

劉秀這是在拉關係!

想通了其中的關節,孟有房也是老神在在的回道:「見過國主。」

劉秀眼神一亮。

行啊!

這層身份還算有用!

劉秀也不敢再耽擱,他把底牌直接就說了:「此次事件我代表世宗劉徹認下了,不過,你們也不能太過放肆,要體量仙朝的難處,你看,我們是這樣..那樣…」

孟有房:「明白!」

於是乎。

雙方進行了友好的協商,一切塵埃落定。

大羅金仙們因為有事全都急匆匆的走了,只剩下一幫金仙們在這裡面面相覷。

鳳主大軍里,蘇語感覺自己遭受到了玩弄。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算什麼?!

就只在門前蹭蹭的嗎!

搞了這麼半天,來回兩次,玩了個寂寞。

蘇語很想再硬氣一把,可她想想那根不同尋常的棍子,她的身子立馬就全軟了,那一棍她可真頂不住。

「怎麼辦呀,誰不想進階大羅金仙啊!」

她在這裡磨磨蹭蹭的不想走,可仙女宗的人絕不慣著她這個毛病。

葯紅妝滿臉帶笑的站在了蘇語的身前:「蘇前任,仙朝現在已經允許我們宗門自由行動了,我們也可以自主改造宗門,你是想要回來嗎?」

蘇語看著葯紅妝那張笑臉,她哪裡不知道這是在嘲諷她。

說實話,她真的想再不要臉一些,如果現在就此再回仙女宗,她覺得還是可以拯救一下自己的修為。

只是…

仙朝里的人能答應么?

她可不是那些有帝后尊位的人,也不是皇室的直系子孫,要真是反覆的橫跳,怕是會被高空墜落自殺的吧。

蘇語無奈的咬了咬嘴唇。

恐怕以後的日子得夾著尾巴做人了。

「我們走!」

鳳主大軍也撤走了,仙女宗的門前頓時清凈了不少。

劍嘯仙宗的人和仙女宗的人正在愉快的聊著天,劍仙們也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領希望能領個仙子回宗。

只不過…

他們好像都忘記了什麼。

破天仙宗的營地。

一隊金仙正在回來收拾東西,他們並沒有因為營地里的東西被打壞了而嫌棄它們爛,挑挑揀揀的,總能找出幾樣有用的來。

他們的臉上全都有得色。

不為別的,經過了兩校人馬的衝擊,他們還活著!

「怎麼樣?受傷沒?」

「哪兒能啊,咱跑的快!」

這話說的很對。

破天仙宗永遠不打沒有把握的戰鬥。

當初北軍攻來的時候破天仙宗的人馬就已經算計好了,要是來的人多,他們就擋一下就閃,要是來的人少,就一擁而上。

實際情況差別也不大。

北軍來了兩校人馬,很是看得起他們,他們也貫徹了宗門的宗旨,跑的賊快。

所以…

人們都不記得他們曾經來過。

至於他們的大羅金仙…

抱歉,破天仙宗的大羅金仙從來都是不會出宗門的。

金仙造反可以,大羅金仙出動滴不行!

不得不說,破天仙宗的支援雖然不怎麼強,可怎麼著也是有些作用,同時,他們的感觀也很敏銳,戰場這一安靜下來,他們瞬間就發現了端倪。

「戰鬥結束了?」

「是仙女宗勝了嗎?」

「走,我們去仙女宗看看!」

破天仙宗的金仙們全都腆著臉皮飛速的奔向了仙女宗。

仙女宗,葯紅妝正在布置慶功宴。

戰鬥勝利了當然得慶祝一下,而且,這裡有那麼多的劍仙帥哥們,怎麼著也得留下兩個增加一下仙女宗的人口。

仙女宗從來都不會拒絕強者的要求的,尤其是對仙女宗有恩的人,過分一點也不是不可以。

最主要的是,這是孟有房提出來的。

好吧,葯紅妝承認她是顏控。

她追在孟有房的身邊輕聲細語的問道:「孟公子,你把這些人都留下來做什麼,有我..有我們仙女宗的仙子們還不夠嗎?」

孟有房只是笑笑沒有回話。

他能怎麼說?

說留下這些人是為了發展業務嗎?

打了兩棍子,消耗了億點點的功德值,他要想辦法從這些人的身上再賺回來?

事兒是這麼個事兒,可不能直說。

當然了,借口孟有房也早就找好了的,他已經有了三位忠誠的下..店員。

劉啟,劉奭,劉驁,三個人正聚在一起接頭。

要說這裡面誰才是最著急的,非這三個人莫屬了。

孟公子一句話讓他們聽到了大羅雷音。

可…

然後呢?

聽到了大羅雷音就完了嗎?

心癢難耐。

他們三個恨不得現在就讓整個仙界都和平了。

現在,好不容易等來了戰鬥結束,可依然還是沒有等到孟公子說怎麼能進階到大羅金仙。

三個人忐忑了。

是什麼原因讓孟公子閉口不言呢?

難道是貢獻不夠?

三個人想想也是,和進階到大羅金仙相比,投誠的這點貢獻算個屁呀!

相比於另外的兩個,劉啟的貢獻更少,而他想要進階大羅金仙的思情更加迫切。

他沒辦法不迫切啊!

劍明心那個女人可是要比他主動的多!

劉啟搓了搓手:「兩位,我們是不是可以主動問一問,看看公子有什麼活可以交給我們做,老是這樣閑著不合適。」

劉奭和劉驁也是這樣想的。

一聽到劉啟開口,他們順勢下坡:「走,我們去找公子。」

。 扶著王氏回到院子以後,陶宛如心裏都是怨恨。

「娘,你何時被那個賤人害成現在這個樣子!?

她早就說過,不能讓那個賤人繼續活着,既然在自己與娘親的眼皮底下,就應該迅速將人給處置了。

王氏心裏也後悔,可看着陶宛如,便舉得希望還在。

「如今陶知意那個賤人有許多人幫忙,硬碰硬咱們都不是對手。」

「娘今日將所有的罪名都抗下,就是希望你爹不會遷怒於你。」

「陶知意就算再厲害,可是與你爹之間也有嫌隙,這麼多年你爹不聞不問,你以為那個賤人會甘心喊他爹嗎?所以你還是你爹的心頭肉。」

「只有你好了,娘才能好。所以,咱們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只要,陶宛如的實力再恢復到之前的樣子。

徐鹿奕對陶知意就算有意思,齊家也不會幹坐着。

陶宛如輕咬下唇,眼裏一番計較過後,對着王氏點點頭:「娘,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王氏點點頭,「那法子雖然不是很好,但是娘親儘力了。」

只要不被人發現,修鍊什麼,也無關緊要的。

陶宛如點頭:「娘你放心,女兒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說完這話以後,陶宛如便直接離開了。

陶鴻興在書房裏,畫出有關陶知意的關係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