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拉着手臂的顏容搖頭。

被拉着手臂的顏容搖頭。

「曾祖母,這點小事,不用請太醫。」

說着,揉了揉手臂處,那紅色的印子消了不少,隨即放下袖子。

「曾祖母,容兒都進宮一天了,該回府了,等後天容兒在進宮來陪曾祖母。」

太后看了看蹲在一旁的思柔郡主,又看了看沒事人兒一樣的顏容,點點頭道:

「也好,讓張公公親自送你回去。」

「是,謝謝曾祖母。」

顏容道了謝。

「太后,思柔也該回典客署了。」

「嗯,那你們就一道回去吧。」

一行人離開了壽康宮。

出了宮門口,思柔郡主再看向顏容的目光早已沒了那萬般裝出來的喜愛,淡淡的道了別,嘲諷一笑,轉身離開。

她以為她的手段成了,卻殊不知,從小就玩兒毒的顏容,早就察覺了她的把戲。

何況,他雖不是百毒不侵之身,但兩年一顆的避毒丹和師公爺爺的丹藥也不是白吃的。

回到王府,顏容馬不停蹄的就去找了娘親。

「娘親。」

顏容撩開手臂,把手臂湊到娘親跟前。

「娘親看看,這是什麼毒?」

「怎麼回事?」

顏幽幽神情頓時冷若冰霜,二話不說,拿出銀針探毒。

顏容沒事人兒一樣翹著小腳丫,坐在凳子上,一邊看着銀針扎入胳膊的皮肉里,一邊把剛剛在宮裏發生的事學了一遍。

「思柔郡主竟敢給你下毒。」

還好什方逸臨出府了,要不然,看到自己兒子被下毒,他定會大鬧典客署。

「我也給她下了。」

顏容傲嬌的抬起小腦袋,賊兮兮的一笑。

一旁,顏玉原本還挺緊張,被自己哥哥這樣一說。

「哥,你給思柔郡主下的是什麼毒?」

顏容神秘一笑。

「毒疹加致幻劑,兩個時辰之後準時發作。」

「哇!這種好事,我怎麼沒有遇到,千載難逢遇到這麼一個冤大頭,竟被哥練了手。」

顏玉小臉一撇,滿眼的羨慕。

「你們兩個小崽子,都被人惦記上了,還敢這麼無所謂。」

顏幽幽氣的拍了兩個孩子腦袋瓜兒一下,手指抽出銀針。

顏容笑嘻嘻的躲過他娘的一巴掌。

「只要不是蠱毒,什麼毒藥能躲過娘親的避毒丹,還有師公爺爺的丹藥。」

「你給我閉嘴!」

顏幽幽暴怒。

「顏容,你知不知道,你在鬼門關走了一圈,要是沒有避毒丹,你以為你現在還能站在這兒跟我耀武揚威。」

說着,揚起手裏的銀針。

「那個思柔郡主,竟敢給你下傀儡香。」

顏幽幽的怒火,涌在胸腔,怒焰滔天。

傀儡香,不是香,而是一種毒,是天毒谷九毒座下二弟子輕塵的得意之作,中傀儡香之人,會言行不由自己,最後七竅流血,內臟腐爛,痛苦而死。

她沒想到,那個思柔郡主為了一己私慾,竟然喪心病狂,對一個年幼的孩子下這種劇毒。

相較於傀儡香,顏容給她下的毒疹加致幻劑,簡直就是小兒科。

顏幽幽豁然起身,恨恨的閉了閉眼,在睜眼,眉眼間染了冰冷煞氣,周身揮之不去讓人害怕的陰鷙氣息。

。 「不愧是蘋果啊,竟然以這種方式成功了!」

微手機公司,蔣飛忙完了手上的工作,雖然迅速的點擊觀看了蘋果發佈會的相關內容,看完之後他也是感慨不已。

說實話,本身蔣飛以為,新的智能手機時代,應該是蘋果開創的,從蘋果3上,就看到了很多超越了傳統智能機的元素,只是可惜的是受限於硬件功能,加上蘋果3的系統,也並非強大到極致,因而蘋果3還是有自己的局限性的。

蔣飛和很多手機業人士,都隱隱認識到或許蘋果更進一步,就有可能創造出一款偉大的產品。

然而後面他因為工作原因回國,並且得到了夏宇的邀請,從而組建了微手機,卻是驚喜的發現,夏宇的實力太強大了,威風系列,簡直就是他心目之中最為完美的手機。

智能手機時代,自然也就由威風創造,蔣飛自己也是與有榮焉,他這個創始團隊最主要的成員,也因此上了微手機公司,這艘航空母艦,未來足夠努力,為公司做出足夠貢獻,就有着認購期權的權利。

雖然這是職務權利,也是他在公司內部,在能享受到的,離開公司,股份必然也會被收回,但是這足以讓蔣飛激動不已。

威風公司的價值,實在是太大了。

雖然聽到夏宇隱含的意思,旗下的公司,永遠不會上市,這讓得他雖然以後獲得股份,也無法在外界眼中有多少身價。

不過單單是以威風現在的利潤,擁有股份之後,那分紅都是極為可觀的。

八個創始團隊,因此人人都極為努力,這也是威風手機旗艦店,可以迅速的開遍全球的原因!

每個人為了威風的成長,可以說都是竭盡全力,發揮出他們的能力、人脈、資源等等諸多能力,從而為威風在短短几個月之內,坐穩銷量第一的寶座,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蘋果很了不起,這種情況之下,或許也可以成為一款銷量不錯的手機!」

蔣飛再次看了看蘋果的相應數據,他也不得不承認,蘋果也是一款優秀的智能機,至少已經有了讓威風正視的資格!

現在有了蘋果入場,很快基於鴻蒙系統的手機,也會在全球各大廠商的努力之下,開始爆發性的增長,功能機徹底被智能機取代,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階段。

蔣飛也要為此提前做好準備,這也是他這個CEO的職責之一。

當下他就努力的開始構思起來,將自己的種種想法理順,並且形成一套方案。

最後交給文字秘書潤筆之後,遞交給了集團頭董事辦。

夏宇管理偌大的商業集團,越來越感覺力不從心,自然而然有着一支龐大的秘書團隊,甚至形成了一個正規的公司職權部門。

這個部門,雖然公司級別不高,但是權利卻是相當大,就如同是古代的通政司一樣,下面公司乃至高管想要給夏宇遞交正式文件和方案,那麼也要通過董事辦的處理才行。

說實話,如果不是給了董事辦相當一部分全力,一般的日常性工作文件,一定級別之下,都由董事辦處理,夏宇真的無法應對現在越來越龐大的公司管理事務了。

這也是富一代的難受之處,雖然很有錢,現在如果願意分紅的話,他一下子就會擁有龐大的現金,而且還會超過現在富豪榜上,那些富豪身價不知道多少倍。

可是他一點兒都沒有那些富二代瀟灑,太多太多的東西牽扯在他的身上。

這也是某種意義上,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演變了。

很多時候夏宇即便是想要享受,也根本沒有時間,也不敢去享受啊。

他的一舉一動,現在真的是會影響不少人的命運的。

單單是一個威風手機,就養活了全球多少家廠家,更是對華夏的手機產業成長,有着極為重要的帶動作用,這總體而言,帶動的資金規模,絕對是數以千億計數的。

還有微薄、狗東、即時通訊以及還在努力夯實根基,穩步測試的家教平台。

這些公司每一個都有着重要的價值,成為了社會上不可或缺的因素,萬一因為夏宇的懈怠,造成了某些不利的影響,那麼真的是要影響很多人的命運的。

富一代和富二代的差距就是這麼大,可以說富一代就是勞苦命,也就是富二代,可以生下來就享受優越的生活。

即便是他們之中,有着不少人有才華,但是至少不可能像是富一代這麼拚命。

蔣飛提交的方案他已經看過了,不過看完之後夏宇卻是有些頭疼起來。

「果然該來的還是來了啊,蔣飛想要投入更多資金,壯大微手機公司研發部門,可是微手機研發部門,只有小手啊!」

夏宇揉了揉額頭,這件事是要解決的,甚至很多相關的事情,也到了不得不解決的時候。

一開始或許還沒有問題,現在暫時而言,也沒人敢於輕易搞事情,可是以後他想要輕鬆一些,必然要調整公司結構,向著真正大公司的組織架構調整。

如此一來,一些部門那就是必須要有的,最多夏宇安排一個神秘的核心實驗機構,這些部門設定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有權利過問。

這個實驗機構是否存在都無所謂,但是必須要有。

「這樣的話,每個公司都獨立擁有一個研發部門,作為日常掩人耳目的存在,如此一來,也可以讓小手將一些外圍技術交給可以放心的技術人員,另外公司總部組建一個多功能研發中心,這同樣也是掩人耳目所用,再來一個神秘的忠心實驗室,這個實驗室就是集團一切技術的源泉!」

夏宇思索了半天,總算設定好了未來的研發機構,並且在很多問題上,算是打了個後續補丁,雖然如果嚴格追查,那麼肯定還是有問題的。

但是還是那句話,誰可能有權利,不經過夏宇的同意,就讓他交代清楚很多事情。

夏宇又不是犯罪份子,明面上,不敢有任何人對夏宇動手!

而暗中,雖然可能有人會愣頭青的隱晦威脅,但是夏宇不說又怎麼樣?除非國家真的拼着損失巨大,打掉夏宇集團,否則真的沒有人有資格威脅現在的夏宇啊!

。 洞里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我有些後悔,來的慌張,身上沒有帶引火之物。

所以轉身打算出去,尋找個干樹枝什麼的做個簡易的火把,可剛回到洞口,眼前卻出現了一個人。

這正是白泉寺里的和尚,此刻他的臉色和上次見面已經大有不同。

上次見他的時候覺得他眉目和善,說起話來慢聲細語,所以覺得他這個人應該特別的隨和。

可眼前的和尚卻橫眉立目,一臉的怒氣。

我覺得有些尷尬,連忙開口跟他打招呼:

「大師,剛才到寺里去找您,見您不在,所以我就……」

「誰讓你到這兒來的,陳浩沒囑咐過你嗎?三年之後才可以來探望他?你現在闖進的洞里來,是擔心夢魔找不到陳浩的藏身之處嗎?」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透著不怒自威。

我不敢再言語了,只好點頭走出了洞穴,一個勁兒的跟他賠不是。

他也不聽我解釋,雙手背在身後回寺廟去了。

我尷尬的臉頰通紅,只好騎著毛驢往回走,一路上始終琢磨著剛才那和尚的話。其實他說的有道理,我的師父陳浩之所以躲進契丹的古墓,就是因為那晚我不注意,忘記喝下那疑魂湯,才導致做了一場噩夢。

我的師父的行蹤就此暴露給夢魔,這已經是我的錯了,如今我又冒冒失失的來到這。看來這事兒做的太欠考慮了。

當天的傍晚,太陽剛剛偏西,便把天邊的雲彩染紅,晚霞的紅光四處的蔓延,朝陽市眼前的這條大路,也被燒成一片火紅。

一輛轎車停在了飯店的門口,開門下來的果然是秦三兒。此刻他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看上去人模狗樣的。

他手裡拎著一堆的禮盒,有煙有酒有水果,看樣子花了不少的錢。

見我站在門口給毛驢洗刷身上的毛,便滿臉陪笑地走了過來。

「神仙吶神仙,我給你買了一堆的禮物,一點心思,您老千萬要笑納呀……」

他用了「您老」這個詞,我的心中不禁想笑。昨天剛來的時候還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彷彿天下都是他的。而如今求到了我的頭上,卻如此的卑躬屈膝。

「哎喲,這是您的坐騎啊,你看這樣,等過了今晚,我給您老買一輛摩托,燒油的總比這四條腿的快的多……」

見我沒有搭茬,他便自顧自的說著。

我朝他的身後望了望,車子里沒有旁人了,那個狐妖沒有跟著來。

「她沒跟著來嗎……」

我一邊往裡走,一邊問道。

他拎著禮物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

「她一個女人家家的,陰氣太重,我擔心她膽子小,晚上壞了咱們的事兒……」

我點了點頭,心中暗想,你這個蠢東西,肉眼凡胎的,還以為撿了個寶,你哪知道那是一隻狐妖,魅惑男人是她的看家本事。

其實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多少已經猜到了一些。這隻狐妖與那鴻飛酒店之間,一定能扯上一些關係。

不過倒未必見得她和他們是同夥,畢竟在她的噩夢之中,我看到她被鴻飛酒店裡面的一些詭異的傢伙,用花轎抬走了。

那是她的噩夢,所以肯定是她並不情願的。今晚沒來,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她是並不想再見到鴻飛酒店的那些惡鬼。

這個念頭一出,我突然想起了什麼。無論是李鐵軍還是眼前這個秦三,他們的事情,都與鴻飛酒店有關。也都有狐妖摻和在其中,他們來到我的朝陽寺飯店,會不會就是這狐妖刻意安排的?她是在利用我達成某些目的?

狐狸本來就是狡猾的東西,所以不得不防。

進了店鋪的屋子,秦三把手裡拎著的東西擺在了吧台的跟前,從裡面摸出幾個袋子,裡面裝的原來是一些熟食和現成的吃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