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請來為宴會演奏的鋼琴大師尚揚,激動地走到慕雪面前,問道:「二小姐,請問這首曲子叫什麼曲名,是何人所創?」

被請來為宴會演奏的鋼琴大師尚揚,激動地走到慕雪面前,問道:「二小姐,請問這首曲子叫什麼曲名,是何人所創?」

慕雪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往生,我隨意編的。」

「往生……」尚揚激動得聲音都顫抖,「擺脫過往的束縛,獲得新生,好一個往生,好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二小姐年紀輕輕,就有如此造詣,實在是讓人驚艷。」

此刻,眾人皆是目瞪口呆,誰能想到,人家不僅會彈鋼琴,而且還會自創曲目,自創也就算了,彈出來的曲子,竟然能讓人猶如身臨其境,如此一對比,歐陽輕煙的彈奏,根本就是小兒科。

此時,歐陽輕煙臉色慘白,她沒想到,慕雪竟然會彈鋼琴,不僅如此,她還會作曲,她的彈奏,徹底把她秒成了渣渣,她已經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眼神,帶著多麼濃重的諷刺意味。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就在羅飛敘說的時候,繪夢和玲菲等人悄悄的離開了他,安然坐在了會議室的座椅上。

「男人不靠譜啊……」繪夢和玲菲對視一眼,露出苦笑。

「羅飛主人的要求真是太高了,但是我會努力的……」玲菲揚起自己的小拳頭,然後在羅飛還在不斷描述的美好中敗下陣來。

耷拉着耳朵,眼睛轉着圈圈,「要求太多了,快記不住了。」

一雙大手突然握住兩人的手掌,思晴堅定的看向她們,「姐妹們,我們應該做出一番事業,讓我們的行……

《重裝廢土》第四百一十三章:想的真美 孫小龍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的傷腿,催促著陳宇:「你別管我了,快走。」

陳宇著急地:「不行,我得救你出去,我背你。」

陳宇說著就要彎腰去背孫小龍。

孫小龍急了,推著陳宇:「你別管我,你背著我,咱們倆都得死。」

陳宇不肯,還要堅持。

孫小龍使勁推開陳宇,用手槍頂住自己的頭:「你再不走,我馬上死在你面前。」

陳宇著急地看著孫小龍:「大哥!」

孫小龍深情地看著陳宇:「兄弟,好好活下去,替我報仇!快走!」

陳宇無奈地看著孫小龍,還想猶豫。

孫小龍使勁用槍口頂著自己的頭,怒喝:「快走!」

陳宇無奈,轉身快速跑去。

陳宇剛剛跑出廢墟,又是一顆炮彈落下,孫小龍完全被煙塵掩蓋。

陳宇滿臉淚水哭喊著:大哥!……

江邊。

陳宇憤恨地摟著朱子琪:「劉成害了我大哥,我躲起來養好傷才回來,我一定要親手報仇!」

朱子琪在陳宇的懷裡哭著:「他,他不光害了你大哥,他還帶人佔了我們的家,又要逼我們搬走。我去和他談判,結果被他所騙,喝了帶有迷藥的茶,結果被他,被他……」

朱子琪又一次傷心地大哭起來……

陳宇緊緊地摟著朱子琪,他的雙目圓睜,強忍著不讓自己的淚水流出。

陳宇的雙拳緊握,手指死死地摳著自己的肉,竟然摳出了血絲……

陳宇努力保持鎮定,安慰著朱子琪:「子琪,你在這裡好好等我……」

朱子琪害怕地拉著陳宇:「不,陳宇,我不讓你走,我不要跟你分開……」

陳宇:「你聽我說,我去找劉成報仇,完事就回來……」

朱子琪更加緊張:「不行,他現在是大帥了,身邊守衛眾多,你去了一定會有危險的,你不能去……」

陳宇激動地:「我必須要去報仇!」

朱子琪死死地拉著陳宇不肯鬆手。

陳宇看著朱子琪,無奈地抬起手,在朱子琪的后脖頸打了下去,朱子琪悶哼一聲,暈了過去。

遠處跑來了數名居民,邊跑邊呼喊著:「子琪……朱子琪……」

陳宇抱著朱子琪看著他們跑近。

有人認出了陳宇,驚訝地:「陳宇?!怎麼是你,子琪怎麼了?!」

陳宇:「她沒事,只是暫時暈過去了,你們幫我好好照顧她,一定要看好她,等著我回來!」

眾人看著陳宇點頭,從她的手中接過了朱子琪。

陳宇留戀地看了朱子琪最後一眼,大步地向前走去……

陳宇頭上戴著一條寫著「報仇」兩個血字的髮帶,雙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大步向前走著。

劉成住處門前的守衛遠遠地發現了陳宇,都驚恐害怕地,紛紛舉刀準備阻攔。

陳宇猛地腳下加速,快速向前衝刺,身後留下一串殘影。

手下們害怕地舉刀亂砍。

陳宇巧妙地利用速度迂迴閃避,很快就衝到了眾手下的面前。

陳宇施展自己的格鬥技巧,將撲上來的手下一個接一個的打倒,並且打斷了他們的手腳,使他們倒地之後無法再爬起。

陳宇看著倒地的手下,大步走向大門。

大門此時已經緊閉,陳宇怒視著大門,猛地助跑幾步,騰空而起,狠狠地一腳踹去,大門被踢得轟然倒下,藏在門后的幾名手下被壓倒在地,發出痛苦的慘叫。

陳宇踩著大門而入,繼續向著大帥府內走去。

陳宇昂首繼續向里走著,不時有手下衝出,想要阻攔陳宇前進。

陳宇施展拳腳,將一個又一個的手下打倒,繼續昂首向里走著。

陳宇穿過一個小月亮門,來到正廳前的小院,四名身著短打衣服的護衛站在這裡等候著。

陳宇冷冷地:「我只找劉成,無關人讓開!」

四名護衛卻根本不理會陳宇的警告,揮動拳頭撲上前,陳宇也只能迎戰,與他們搏鬥在一起。

四名護衛的身手很好,而且配合默契,陳宇與之搏鬥明顯的艱難了許多。

陳宇看準時機,猛地握住了一名守衛的手腕,用力將之打斷,那名守衛當即痛苦地倒地慘嚎著。

一名守衛倒地,四個人配合被打亂,陳宇抓住機會,一個又一個的將其他三名守衛也逐個打倒在地。

陳宇正要衝向正廳,一個手持鋼刀的高大男子衝出,揮刀向著陳宇猛砍。

陳宇迅速側身閃避,但還是慢了一步,被刀鋒掛到了臉,臉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護衛頭目看著陳宇冷笑著,再次舉起了刀。

陳宇擦去臉上的血跡,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護衛頭目揮刀再次砍向陳宇,陳宇和他近身搏鬥著,不時尋找機會想要奪下對方手裡的武器。

劉成悄悄地從正廳溜出,藏在樹后,觀察著陳宇和護衛頭目的搏鬥。

護衛頭目的身手極好,陳宇險象環生,幾次險些被刀砍中,都是勉強躲過。

劉成暗中看著,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終於,陳宇找到了一個機會,一腳踢中了護衛頭目的手腕,他的鋼刀脫手飛出,兩人變成了徒手搏鬥。

護衛頭目也趁機出手,從背後用胳膊卡住了陳宇的脖子,兩人一起倒地。

陳宇使勁地努力掙扎著,護衛頭目則是死死地卡住陳宇不肯鬆手。

劉成看到這個情景,猛地抽出了手槍,向著陳宇開槍……

陳宇的胳膊中槍,噴出了鮮血。

劉成得意地大叫著:「二虎,給我抱住了,我打死他!」

護衛頭目死死地抱著陳宇,劉成舉槍向著陳宇逼近。

陳宇依然使勁掙扎著,卻始終無法掙脫。

劉成看著陳宇舉起了槍,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劉成的手指慢慢地扣動了扳機……

就在劉成即將開槍前的一瞬間,陳宇突然用力的翻身,將護衛頭目的身體送到了劉成的槍口前,劉成一槍命中了護衛頭目的後背,護衛頭目慘叫一聲死去。

劉成看到面前的情景,嚇的慌忙地要再次舉槍。

陳宇反應極快,快速地甩開抱著自己的護衛頭目,翻身逃出。

劉成看著陳宇,迅速開槍,陳宇奮力地翻滾著閃躲,子彈全部打空。

終於,劉成手裡的槍發出「咔」的一聲,已經沒有子彈了。

陳宇站起身,怒視著面前的劉成。

劉成惶恐地看著面前的陳宇,忽然意識地什麼,「撲通」跪倒在地,向陳宇哀求著:「陳宇,你饒了我吧,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陳宇怒視著劉成,慢慢地逼近他。

劉成還在不斷地磕頭求饒。

陳宇果斷出手,首先捏住了劉成的兩隻胳膊,將他的手腕骨捏碎,隨後又狠狠一腳跺在了劉成的胯間,劉成倒地,發出了痛苦的哀嚎……

一輛轎車開到了平房區外的空地停下。

一直在操場對峙的手下和居民們看到汽車到來,都一起轉頭看去。

陳宇押著劉成下車,全場一片嘩然。

手下們紛紛舉刀,指著陳宇。

陳宇冷冷地:「讓你的人把武器放下!」

劉成強忍著疼痛,對手下們發令:「放下武器!」

手下們微有些遲疑,陳宇又是捏著劉成的胳膊發力。

劉成疼的大叫大罵著:「讓你們放下武器,聽不懂呀!」

手下們不敢再遲疑,迅速將槍放下。

朱子琪和其他同學得到消息,衝到操場上,她遠遠地看到陳宇,驚喜地呼喊著沖了過來:「陳宇!」

陳宇伸手阻攔:「你別過來!」

朱子琪停下腳步,惶恐地看著陳宇。

陳宇回身怒視著劉成:「讓你的人撤走!」

劉成再次下達命令,拆遷隊們不敢怠慢,發動機器離開。

陳宇看到拆遷隊遠去,慢慢向著劉成逼近。

劉成害怕地再次跪地求饒:「別殺我,別殺我……」

陳宇伸出雙手捏住了劉成的脖子,用力地一掰,只聽一聲骨頭錯位的聲音,劉成直接倒地死去。

居民們看到這個情景都害怕地驚叫躲閃著。

陳宇跪倒在地,仰頭向天,滿臉淚水地:「大哥,子琪,我給你們報仇了!」

朱子琪激動地看著陳宇,也是滿眼淚水……

旁邊的黑幫手下們再次舉起了刀,對準了陳宇。

陳宇大義凜然,坦然面對眾人,絲毫不懼。

一手下看著陳宇有些糾結猶豫地:「陳宇。你的義氣我非常欽佩,請您出任我們大哥吧?!

陳宇搖頭:「我當初答應幫我大哥,也是希望幫這些居民爭取權益,我是絕對不會去當黑道大哥的的。

數輛警車開進校園,在旁邊停下,數名警察下車,也圍攏了過來。

手下無奈地:「如果您不肯出任大哥,我們可就保不了您了,您畢竟是殺了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