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成新娘子的向晚驚訝道:「怎麼可能!!!」說完她就掀起紅蓋頭,不可思議的盯著夜無歡……

裝成新娘子的向晚驚訝道:「怎麼可能!!!」說完她就掀起紅蓋頭,不可思議的盯著夜無歡……

我也在內心吶喊:怎麼可能!

夜無歡幽幽道:「向晚,你以為你是真的毫無破綻嗎?」

我點頭,應該是毫無破綻的吧。

裝的時間很短,被識破的時間也很短,所以應該算是毫無破綻的吧……

可是為什麼還會被識破啊?

夜無歡諷刺一句,像是看耍猴戲一樣,對向晚道:「剛才你假裝害怕躲在我後面,那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師父。遇到危險時,師父從來不躲在我後面,她一向都是把我護在她背後。」 夜無歡諷刺一句,像是看耍猴戲一樣,對向晚道:「剛才你假裝害怕躲在我後面,那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師父。遇到危險時,師父從來不躲在我後面,她一向都是把我護在她背後。」

我:……

你師父對你還真是好啊!

所以你殺了她全家?!

媽啊!瘋子的思維好神奇啊!!

我特么完全搞不懂啊!

向晚似乎深受打擊,只聽夜無歡道:「我知道你恨我,我不殺你那是因為你會給我表演猴戲,你在我眼中不過是個跳樑小丑而已,嗯,沐猴而冠的跳樑小丑。看你為了報仇而苦苦掙扎,就像是看耍猴戲的一樣令人忍不住發笑……」

「住口!」姜流師父似乎聽不下去了。

我:……

人家取笑的是向晚,師父你激動個啥啊?

我想了一下,莫非姜流師父與向晚產生了共鳴?

夜無歡似乎並未理睬姜流師父,對向晚道:「本來我不屑殺你,但你動了我師父,這可是死罪!」

轟!

夜無歡迅速出手,向晚連忙抽出長刀抵擋。

咯嘣,劍裂了。

我捂住眼睛,要不要這麼慘啊!

一個回合也沒撐過啊!!

劍都沒了還打什麼打啊!

夜無歡如同死神一般緩緩走過去,手裡拿著一把劍,看著向晚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死人。

向晚淡定的抽出自己的備用長刀。

姜流師父猛然擋在向晚面前。

我:……

師父你與向晚很熟嗎?

不熟吧!好像沒講過話吧!

「秦臻死了。我殺的。」

「你說什麼?」夜無歡猛然扭過頭盯著我,眼神中瀰漫著殺意。

這就是我與向晚的計劃二。

隨即,夜無歡又冷冷的笑了,道:「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殺掉他,你打不過他。」

我站起來,淡然道:「這個,是真的,我的確打不過他,但若是他愛上我呢?」

要是平時我瞎說這種謊話,肯定會臉紅。

但現在我不會了。

夜無歡:「……」

姜流:「……」

我乾咳一聲,接著道:「不過沒辦法,誰叫他愛上誰不好,居然愛上我。」

「不可能,你只是個孩子,他怎麼會……」夜無歡懷疑道。

我笑起來,道:「沒什麼不可能的,你是不是這段時間找到闕影過於得意忘形,從而忽略你的那位小弟弟了呢?」

夜無歡挑眉。

眾人議論紛紛,有人說:「咦,教主的弟弟是……」

「不可能吧……」

「肯定是她瞎說的。」

「沒空跟你鬧,還是殺了你吧。」夜無歡眼底殺意越來越濃。

「你不也愛上你的師父了嗎?所以他愛上我有什麼奇怪的?因為他愛上我,所以與我交手時手下留情,向晚又告訴我他的死穴是後頸,我殺了他有什麼奇怪的,你們都是我仇人,能讓你們痛苦,我何樂而不為呢?」我淡淡問道。

夜無歡的眼神變得犀利無比,咬牙道:「我殺了你。」

「我還有一句話要說。」

「什麼遺言?」他問。

我笑眯眯道:「你知道什麼叫做眾叛親離嗎?」

夜無歡的眸子似乎隱隱帶著一絲血色,他掃了我一眼,越髮帶著一種怒意,怒吼一聲,忽然鋒利的劍一砍,猛地砍向我的腦袋。

轟!

一道光芒一閃而過,夜無歡看清抵擋住他的人迅速收回大部分功力,大喜過後又是疑惑,因為擋住他的人正是秦臻。

「為什麼?」夜無歡問。

為什麼秦臻會與他為敵?!

「為什麼所有人都背叛我!為什麼連你也要背叛我?」夜無歡臉上第一次露出憤怒與兇狠,眼睛里隱隱約約有點血死,看上去極為可怕。

秦臻冷冷的說:「沒有為什麼。」

夜無歡猛然看向我,眼神冷冷地,眸子里充滿了憤怒,「你這蠱惑人心的妖女!」

我:……

真的與我無關。

秦臻與我並無任何曖昧關係。

那都是我胡說的,只是為了讓夜無歡無法冷靜而已。

所以我其實很無辜的。

姜流師父鬆了口氣,看向我道:「我還以為你真的為了報仇殺了他呢。」

夜無歡看向秦臻道:「我哪裡對你不好?給你榮華富貴,給你權力地位,還讓你長生不老?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要背叛我!我最討厭別人背叛我!」

秦臻自嘲的笑了笑,道:「長生不老?原來你是這麼理解我的啊。也許我真的能長生不老吧,可我現在是怪物,不是人。這種永生我不想要。」

夜無歡盯著秦臻,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一個兩個,都背叛我,所有人都想我不得好死,從來都如此!我殺了你們!!!」

刷!漫天劍影,夾雜著鋒利的勁氣襲來!

那些劍影大部分是針對我的。

我首當其衝。

重生逆襲人生贏家 其實我真的很無辜啊,秦臻雖然是我故意策反的,但根本原因也是他夜無歡啊!

所以他為毛要針對我啊?

姜流大喊一聲,「閃開!」

我自然不想送死,迅速朝後面退去,長劍往上一劃,鋪天蓋地的劍氣便衝天而起,堪堪擋住了那些劍影!

我手持長劍,冷酷地看著貌似有點癲瘋的夜無歡。

哦,不對,癲瘋是夜無歡的常態……

接著就是大混戰,刀光劍影,火光四射。

好好的一場婚禮變得雞飛狗跳。

賓客們有的看戲,有的渾水摸魚,就是沒有人上去幫夜無歡。

可能是怕被波及到,也可能是因為他們不太喜歡夜無歡吧。

姜流、向晚、秦臻和夜無歡相互廝殺,招招不留情面,時而迸發出尖銳的兵器相交的響聲。

總有那麼一點意外。

意外就是被向晚敲昏的闕影突然醒了,聽到動靜就走過來,才虎找到娘親抱著娘親。

夜無歡發現闕影來了,一個分神,胳膊被向晚的長刀劃了一道口子。

口子流出黑色的血。

有毒。

夜無歡一點也沒猶豫,手起刀落切了自己的胳膊。

我一陣手抖!

向晚似乎愣住了,她根本沒想到夜無歡居然面不改色的砍了自己的胳膊。

夜無歡另一隻手一劍砍向向晚,向晚抬手去擋,卻並未擋住,那劍便扎在向晚的心口。 我聽到血肉撕裂的聲音,沉重而壓抑,如同垂死的野獸痛苦的悲鳴,向晚倒在紅毯上,紅毯變得更加艷麗,隨著她的倒下,我們聽到沉悶而壓抑的墜地聲。

一時之間,姜流和秦臻都停手了。

夜無歡回頭看向闕影,露出溫和的笑容,道:「師父,我們在切磋武功呢,你先回去。」

才虎知道發生什麼,他憤怒的盯著夜無歡,卻不敢說什麼。

闕影神志不清,但卻隱隱覺得不對,問:「你的胳膊……」

夜無歡全身血污,但卻帶著一絲笑容,道:「沒關係啊,我的胳膊還可以長出來,師父睡一覺睜開眼它就長好了,不信師父回去睡一覺。」

姜流並未阻止夜無歡接著騙闕影。

闕影迷茫的看著夜無歡,抱著才虎問:「可是那麼多血……」

「不是我的血,是雞血,快要過節了,要殺雞宰羊啊。你快回去吧。」夜無歡道。

我第一次發現夜無歡扯謊也很流利啊……

還有,中秋節剛過,還要過什麼節啊!闕影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會相信的好么!

闕影哦了一聲。

我:……

好吧,闕影不是正常人,她現在瘋了。

闕影又問:「那個姑娘好像倒在地上,她怎麼了?」

夜無歡淡定道:「她睡著了,師父你快回去,不然會吵醒她的。」

闕影似乎覺得不對,但又不知道哪兒不對,一切好像很能說通,但是……總感覺怪怪的。

她糾結一會兒,道:「那我回去了。」

「嗯。」

姜流並未阻攔,這種情況下,闕影離開是對她最好的選擇。

秦臻默認闕影的離開。

總有那麼一些意外發生。

最近這些意外發生的特別多。

闕影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不知從哪兒發出銀鈴聲。

叮叮噹噹,很悅耳。

隨即就是很多類似於野獸怒吼的響聲。

幾道黑影撲過來,黑色的爪子砍在闕影的咽喉處。

夜無歡甚至來不及反應。

闕影一襲白衣漸漸變為紅衣。

夜無歡像是瘋了一樣跑過來,在闕影倒地的最後一瞬間,他抓住闕影,哭起來大吼:「為什麼?為什麼?」

「怎麼回事?」我看著那幾個黑影感覺很奇怪。

秦臻說:「很明顯,那是和我差不多的東西,介於毒屍和殭屍之間的東西。向晚死了,那東西應該不是她控制的。」

我:……

你直接稱呼你自己為東西真的好么?

權少私寵:小小鮮妻,好美味 既然是和你差不多的東西,你上去打個招呼可以嗎?

我盯著那些殭屍,道:「君離。是君離來找夜無歡報仇了。」

那些殭屍的速度奇快,力道大得很,個數還不確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