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氣死了!

要氣死了!

她哪裡像沒有道義的人了?

瞎了么這女人!

「別以為我現在受制於人,就不敢揍你!」牡瑤掙扎著,就要反擊。

司徒雲舒涼涼的扔下一句,「你有這能力?」

牡瑤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好吧。

她現在暫時沒有這樣的能力。

不過,女人報仇,一輩子不晚。

「你給我等著!」憤憤的撂下狠話。

牡瑤便不再開口,腦袋往牆壁上一靠,閉上眼,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鬆開她的手腕,司徒雲舒站起身,「你沒機會了。」

走出地下室,司徒雲舒吩咐警衛給她找醫生。

回到室內,兩個小傢伙已經睡著了。

分別去兩個小傢伙的兒童房裡看了熟睡的他們,司徒雲舒才回客房。

推開門,她嚇了一跳!

差點以為自己誤進了他的主卧。

手看到男人穿著睡袍,光明正大的躺在床上,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怒道,「你怎麼在這?」

慕靖南幽幽睜開眼,好笑的反問,「我為什麼不能在這?」

「這是客房!」

這是她今晚住的地方。

他不在他的主卧老老實實待著,跑這來幹什麼?

「我知道。」慕靖南輕飄飄的扔下一句,「我今晚想睡客房不行么?」

「行,你愛睡哪睡哪。」

司徒雲舒退出客房,把門狠狠關上。

剛準備去找另一間客房睡下,不要臉的男人便追了出來,「雲舒,你去睡主卧吧。」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古木很快投入副將這個角色中,順利為這些美女士兵安排了詳細的訓練方式。

當然,他不是一個被美色所蠱惑的男人,制定的訓練方式和九天閣相似,而且由於手下修為高,其恐怖程度比之更大。

妖嬈之刃的前任教官為什麼會離職?

還不是被一群美女們給折磨的崩潰,然而,古木來到以後,就算制定出一系列魔鬼訓練方式,卻獲得了士兵的支持,沒辦法,前任教官是個糟老頭,而他是一個帥哥,這就是區別。

一月時間的訓練。

這些女兵們已經走上正規,每天集結的非常迅速和完美,這讓古木很欣慰,時常面對一群美女,偶爾會走光,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欣賞的同時又有些慚愧。

古副將出任妖嬈之刃副官,一開始大傢伙兒都不知道,畢竟在將軍分配任務的時候,只告訴了他一個人。

紙是包不住火。

很多副將得知了這消息,一個個羨慕的吐血。

尤其是王副將,每次碰到他就埋怨,偶爾還以副將之間應該相互學習為主,沒事就來妖嬈之刃的軍營跑。

……

咻——

軍營內,古木盤坐榻上,吸收著一顆懸在胸前的力石,直到後者精髓被抽取乾淨,這才徐徐睜開眼,眸子里爆發出璀璨之光。

實力有了提高!

「一個月的時間,用去所有力石,剛好提升到十二力。」

感受著丹田內磅礴的力量,古木心中頗為欣慰。

這些天雖然一直在訓練女兵,不過武道並沒有因此停滯,每天都會抽出時間去修鍊,這是一種維持很多年的習慣。

耗費一百多顆力石,並且吸收著世界之源所產生的信仰業力,經過一個月時間,他體內的『力』又提高了一個。

「十二力以後就可以突破納海期,為何我卻沒有晉級的徵兆?」

體會著那股比之以往更強的力量,古木鬱悶起來。

「道童曾說過,真武境的化力期晉級下限是十二力,自己此刻已經達到,卻沒有突破跡象,難道要達到上限十五力才能突破?」

想至此,古木搖頭苦笑。

如果真的如他所想,倒也沒什麼,因為道童說過,在化力期,如果達到十五力上限再晉級,日後成必然很高,反之,如果在十二力就進入納海期,則極為普通,日後若沒機緣,很難有大的作為。

事實上在三境,確實如此。

十二力和十五力,一個下限,一個上限,既然存在,也必然有其道理。

很多三境高手,將這個境界稱為『打熬期』,越是打熬的越久,一旦突破,必然不同凡響。

滿足下限晉級納海期的武者,不是沒有出現過真武境的強者,但毫無疑問,凡是以十五力上限突破,日後若不隕落,其成就必然可以達到真武境。

很多武者都希望以十五力晉級。

可這種事情並非單單依靠壓制就可以做到的,很多武者一旦達到十二力,就會自然而然的晉級,擋都擋不住。

有些武者達到十五力才會觸發,所以,這被三境武者稱為武運。

古木沒有十二力晉級納海期,在很多武者眼裡算是一件好事。

而他則是半喜半憂,憂的是,自己無法晉級,是不是因為世界之源達到極限的緣故呢?

這個問題,始終在困擾他,也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是否滿足了晉級條件。

不過稍許之後,他卻暗暗道:「自己的武運到底是十二,還是十五,暫時無法判斷,如果能突破十三力,一切都清楚了。」

想通這一點,古木心情舒暢,然後走出軍營。

剛剛來至演武場,花若開從遠方趕來,停在他身邊行禮,道:「教官!」

這個妖嬈之刃的班長,修為是二十多名美女最高的,容貌也是絕佳,尤其身穿一身特製的緊身黑色鎧甲,將那該凸的凸,該翹的翹地方勾勒的非常完美。

這絕對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也難怪很多人會羨慕古木。

「有事嗎?」

「教官……」花莫開遲疑一會兒,還是說道:「極南軍區來了一名大將,靜秋將軍傳你前往將軍府。」

古木點點頭,便起身離開,不過臨走的時候卻叮囑她:「這幾天的訓練先按計劃進行。」

「是!」

花莫開聽令道。

不過當她目送教官離去,妖嬈之刃的女兵紛紛從軍營內湧出來,一個個擔心的說道:「花姐,聽說那極南軍區來的大將是為了調查教官和將軍之間的關係,來者不善啊。」

「我聽說,剛來的大將和歐信是一個級別的,而且還是侯副將後台,教官曾得罪過他,這下恐怕要麻煩了。」

……

將軍府。

古木來到正廳,發現這裡聚集著很多武者,恐怕黑甲軍的百名副將都到齊了。

蘿莉體靜秋將軍坐在上首,而在她的左邊,則坐著一個面含微笑的白面書生,身後站著兩名武者,冷著面仿若兩尊門神。

「這應該就是大將了。」

古木暗暗猜測,然後向著靜秋拱手道:「將軍!」

靜秋點點頭,而身邊那個臉白的書生卻是微笑的問道:「你就是古木吧?」

「不錯。」

古木笑著回答。

「大膽,站在你面前的是極南軍區大將,你小小副將見面應行軍禮,稱大將!」書生身後一名冷麵男子冷聲喝道。

古木微微皺眉。

其實從進入正廳后,他就感覺到書生後面兩個化力期的武者對自己有敵意,而且站在人後的王大哥,悄悄給自己遞了一個眼色,他猜測有問題,果不其然,剛說第一句話,就開始找自己茬了,尤其侯副將嘴角掛起的冷笑,更讓他明白,這恐怕和此人脫不了關係。

媽的。

欺負人!

古木心中憤怒,但還是保持著理性,然後沖著那名冷麵武者,淡淡道:「這位朋友,你現在所處的地方是黑甲軍營,而這位朋友既沒穿軍甲,又沒亮腰牌,坐在這裡如普通人無恙,你卻說是大將,讓我怎麼信服?」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均是一怔。

這小子牛啊。

好像是在和大將的手下抬杠,有熱鬧可看了!

侯副將心中更是大喜,暗暗道:「小子,你竟然敢質疑大將,敢頂撞他的手下,天上地下沒人能救你了。」

那名手下很憤怒,但卻啞然無語,畢竟這傢伙說的不錯,大將便衣而來,臉上又沒刻著軍銜。

白凈書生向著上首的靜秋將軍笑道:「靜將軍,你這位副將倒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人才。」

靜秋沒有理會他,向著古木說道:「古副官,這位是極南軍區三將之一的西門雲,也是侯副將的姐夫。」

古木聞言,頓時恍悟。

原來這個大將就是侯副將的後台,不過此等小白臉模樣,一看就是妻妾成群,真不知道他姐是第幾房小妾呢。

「原來是西門將軍,卑職失禮了!」

既然知道了身份,他不能再佯裝不知,唯有規規矩矩行了一個軍禮。

「哼。」

西門雲身後的那名冷麵武者,諷刺道:「一個副將都敢質疑我家主人,黑甲軍也夠垃圾的,難怪每次六軍會武都會倒數第一。」

此言說出,諸多副將心中憤然不已。

古木得罪你們家將軍,你打擊也就罷了,為何還要拉著黑甲軍一起打擊!

他們很不爽,可沒人敢站出來說話。

古木算是看出來了,這個西門大將來此,不單單是針對自己,恐怕也在針對靜秋將軍,於是轉身問道:「將軍,在極南軍區,軍銜是不是決定地位?」

靜秋微微一怔,本能的說道:「不錯。」

古木轉過身,指著那名囂張的武者,道:「如果屬下沒有猜錯,西門將軍身後的這位朋友,應該不在軍中任職,是家僕或下人吧?」

西門雲沒有否認的點點頭。

古木向前一步,指著這傢伙,喝道:「一個沒有軍銜的武者,敢羞辱鴻天君大人的軍隊,西門將軍,你身為大將熟知軍法,此人應該如何懲治?」

此言一出,副將們紛紛傻眼了。

這傢伙真猛。

竟然敢這麼找大將手下的麻煩,難道不知道,就算是知府手下,也是有著三分官嗎。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不管是大陸還是地球,只要有官在身,僕人往往也都有著一些權利,很多人都會巴結,也都會忌憚。

可這畢竟只是潛規則。

當古木在眾人面前,以軍銜和軍法來質疑那名手下,身為大將的西門雲微微皺眉,顯然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上綱上線。

如今很多軍人看著,自己又是大將,唯有說道:「斬首示眾,以儆效尤。」

古木拱手,道:「將軍英明!」

然後指著那名冷麵武者,喝道:「你只是一個低等僕人,沒有軍銜,沒有級別,按照軍法,出言羞辱我鐵甲軍乃死罪一條,趕快出來束手就擒!」

眾人見他如此認真,頓時凌亂不已,這傢伙真的要將大將手下以軍法給懲辦了?

牛啊。

這才是牛人。

眾人佩服古木的同時,心裡也是暗爽不已。

啪啪——

西門雲拍起手掌,笑道:「古副將說的不錯,我們身為軍人就應該謹遵軍法,僕人犯了罪,本將自會懲罰。」

古木再次說道:「將軍英明。」

西門雲笑容突然變得冷厲起來,道:「這僕人犯軍法畢竟是小事,我們先姑且不談,請問古副將,軍法中是否有一條,身為軍人,嚴禁在軍營內亂搞男女關係?」

古木來到黑甲軍一個月,修鍊和訓練女兵的同時,不忘研究鴻鈞天的軍隊體系,自然知道一條條的軍法。所以他沒有考慮的說道:「禁衛軍第一百六十一條軍法,同一軍營內亂搞男女關係,按令當斬!」 「放手。」

慕靖南非但沒有鬆手,反而握得更緊了,「床單已經換了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