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凌詩雨焦急的表情,上官飛好像知道了什麼,他轉身對楚辰拱手道:“雖然我不知道師傅爲什麼這樣做,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活下來!”說完轉身向門口走去!

見凌詩雨焦急的表情,上官飛好像知道了什麼,他轉身對楚辰拱手道:“雖然我不知道師傅爲什麼這樣做,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活下來!”說完轉身向門口走去!

楚辰嘴角上揚,笑道:“我若死了,不說他人,這大好的美酒可捨不得,再說了,師弟我還會做很多讓大師兄佩服的事情”,這番話,楚辰說的很自信,非常自信,冷無觴曾說過,楚辰過於成熟,反而失去了少年人的朝氣,正因爲如此,楚辰也漸漸展露他的鋒芒,少年,無懼無畏的鋒芒!

當上官飛走過凌詩雨的身旁時,他的聲音也淡淡響起:“你是我的妹妹,楚辰是我的知己!”

說完,上官飛的身影便消失在院落門口之外,聽到這話,凌詩雨的心裏砰的一聲,彷彿石頭落地,很是失望!

“究竟是什麼,讓她第一次對這個從小長大的“哥哥”產生不滿?”

顧不得多想,當看見楚辰饒有興趣的盯着自己時,凌詩雨的臉頰迅速染上了一絲緋紅!

可剛想開口,凌詩雨頓時想起了昨天楚辰在玄光門西苑門口的事,於是故作媚態,柔聲道:“楚師兄,你現在可是出雲國的名人了,什麼時候給師妹我教導教導武學?”

凌詩雨本就長得極美,只是平日裏風風火火,讓人覺得她英姿颯爽,可是就剛剛故作嬌媚,竟引得除塵小腹不由升起一陣火熱,鼻子更隱約有液體流出,囧態百出,楚辰當即咬破舌尖,心裏大聲告訴自己千萬要鎮定!

於是楚辰面色平淡,眼神清澈道:“哈哈,師姐,那些師妹之是不知道實情,就師弟我這點道行,連上官飛師兄都不如,更何況是師姐你呢,師姐你下次和我一起去教育教育她們!”

“對了,師姐,這事是誰給你說的?”


“是大長老啊,他昨天還專門找我,然後就說了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語!”凌詩雨輕聲道,對於昨天祝天的舉動,她雖然明白了什麼,但作爲女兒家,她又怎麼會自己說出來呢。

“對了,差點忘了大事”,凌詩雨大呼一聲,迅速的從儲物戒指裏掏出準備完畢的包袱,凌詩雨便一件件的向楚辰介紹這些功效和運用!

“這青藤甲破損的地方我已經請門內長老修補好了,還有這瓶火陽丹在戰鬥中可以迅速回復靈氣,這瓶回魂丹是根治外傷的良藥,就算你被劍捅得像篩子一樣照樣能活下來!”

說着這兒,凌詩雨彷彿意識到自己說的不吉利,立馬“呸、呸、呸”連吐了幾口!

當她再次擡起頭時,發現楚辰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眼睛裏,滿是柔情!

楚辰不是傻子,到了現在,凌詩雨的心思他哪裏不明白,可是,想了想自己內心的那份不能觸及的柔弱,他又不能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給凌詩雨她想要的!

思索良久,楚辰微微張口:“如果我此行還能回來,你還,堅持你的想法,我會給你回覆!”

楚辰第一次沒有用師姐來稱呼凌詩雨,這讓凌詩雨十分開心,她看向楚辰,牙齒咬着下嘴脣,突然道:“你可以,抱我一下嗎?”

說完話,凌詩雨便低下頭去,此刻不僅是臉龐,她的耳朵也在變紅、發燙。

聽了這話,楚辰頓了一下,隨即釋然,張開雙臂將凌詩雨攬入懷中,充斥鼻孔的是凌詩雨身上那充滿處子氣息的芳香,楚辰感受到懷中的那份柔軟,心裏暗暗道:“這是我的女人!”

短暫的溫存之後就是別離,看着楚辰的身影逐漸變小,直到消失,凌詩雨轉身走向後山,她的表情又恢復了之前的驕傲,他要去問她的父親,“爲什麼?爲什麼要讓自己喜歡的人去面對刀光血雨!”

楚辰走的很慢,只見他左看看、右看看,一副遊山玩水的神情,完全沒有被人追殺的焦急!

當距離玄光門所在的山脈很遠之後,楚辰突然停了下來,冷聲道:“跟了我這麼久,是時候出來了!”

話音剛落,便從楚辰身後的草叢裏躍出一人,只見那人樣貌普通,屬於那種放到人羣中都找不到的角色,只見此人陰測測的道:“能發現我,也算你有幾分本事!”

“你要是乖乖的交出星芒令,我一高興,或許還能留你全屍!”

“歐!”楚辰眉頭緊皺,心裏猜測着這人的來歷,“他怎麼知道星芒令?還有多少人知道!”

那陰測男子見楚辰半天沒有反應,以爲楚辰是怕了,立馬運轉身法,快速向楚辰趕來,口中朗聲道:“記住了,殺你的人是我吳用!”

“吳用?”楚辰記得這個本來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弟子,不知因爲什麼機緣竟然一躍成爲核心弟子,並且因爲他本來很平庸的緣故,他特別喜歡收天才弟子做小弟,例如之前被楚辰殺死的王衝,裴敏正是因爲知道這個緣故,纔對王衝十分鄙視!

此刻見吳用出手,頓時一股灰濛濛的煙霧便向楚辰襲來…

“這是?”

當楚辰剛一接觸灰霧,立即感覺到了一股絕望悲傷之意,以前的落寞時的種種都縈繞心頭…

這些看似很慢,其實只過了幾個呼吸間。

此刻,當看見楚辰臉上絕望的表情,吳用仰天大笑,其實他並不是有什麼奇遇,只是以前的他性格比較暴躁,經常虐殺普通人,享受他們臨死前絕望的表情,久而久之,他驚奇的發現自己可以使用這道力量,所以他修爲纔會突發猛進,一躍成爲核心弟子的存在!

吳用的臉上充滿狂熱和嗜血,“天才又怎樣?還不是被我屠戳!”

“用不了多久,只要殺了上官飛,未來的玄光門掌門就是我的了!”

越想越開心,吳用手上的灰芒化做長矛,也更加強盛,就在灰芒已經觸碰到楚辰的衣服,馬上就要刺入楚辰的衣服時…

“噗!”

吳用大口大口的吐血鮮血,他的腹部早已被星痕劍刺穿,他的眼裏滿是疑問?

只見楚辰此刻表情平靜,冷冷道:“你不該把意境交給王衝!” 天瀾城,距離玄光門有一百餘里地,是玄光門附近最大的城市,平日裏玄光門的弟子們都習慣在這裏交易,換取自己需要的物品,這裏不僅是玄光門控制下的城市,也是其他勢力打探玄光門的據點!

當風塵僕僕的楚辰剛一走進城門,便被這裏的繁華所吸引,只見整個城池裏大大小小分佈着酒樓、客棧、靈藥店、武器閣,四方往來的商隊,各方勢力歷練的弟子,甚至還有定期舉辦的拍賣會!

雖然眼前的繁華很是熱鬧,但走了一天的楚辰並沒有心思去閒逛,現在的自己可謂是“衆矢之地”,雖然自己目前還是玄光門弟子,但指不定有弟子在背後對自己下手!

“到底是誰泄露了我得到星芒令的消息?”

一邊想着,楚辰一邊走上了酒樓,在店小二的帶領下,楚辰在靠近窗戶的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這家酒樓本就位於天瀾城四方要道中心,所以廚師的菜做得十分美味,不過可惜的是,現在的楚辰心事重重,雖然自己不畏懼任何人,但是自己在明,他們在暗。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劍難防”,更何況周圍還有很多人在看着自己,如果自己一旦表現不堪,他們勢必會一擁而上,所以自己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將他們引出來。

果然,就在楚辰一壺酒還沒有下肚,便從樓梯口傳來了“蹬、蹬、蹬”的上樓聲,不一會兒一羣身着華服,神采飛揚的年輕人出現在楚辰眼前,只見爲首一人修爲和楚辰一樣,是武師七階!

看了看來人的服飾,楚辰知道他們是李家的人!

“真不簡單啊!李家距離此地三千里之外,你們一天就能趕過來!”楚辰笑眯眯的說道,一雙眼睛,緊緊的盯住李家人的脖子!

“楚辰,沒有了玄光門,我李家要殺你,還不是手到擒來”,爲首男子冷冷道。

“歐?”楚辰目光變得寒冷,手臂輕揮,頓時杯中的酒如同張了眼睛一般向李家衆人灑去!

李家衆人躲閃不及,便被酒水灑中。本來被酒水灑中只是會變得狼狽,可是楚辰在這酒水裏融入了自己對意境的理解,淺淺的一杯酒水,此刻彷彿有一道江水那麼多,連綿不絕,生生不息,酒店裏還不時有浪聲響起,一個接觸,李家衆人就被楚辰殺掉!

什麼叫霸氣,這就叫霸氣,此刻,見到楚辰以強勢手段滅殺李家衆人,而且一經出手,李家沒有一個活口!

冷血、霸氣,這是楚辰現在留給出雲國武者的印象!

天瀾城東南方三百里外,當一隻巨大的妖獸掠過天際,仔細看去,在這妖獸身上站着十人,只見這些人目光如炬,氣息渾厚,突然,站在妖獸翅膀邊緣的一位劍眉少年手臂在空中張開,頓時在他的手上多了一張紙條!

劍眉少年看了看紙條來源,當即將紙條送到妖獸中心站立的青年,青年接過紙條,不一會兒,妖獸上的青年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意!

“李治這個白癡,仗着自己有武師七階的修爲,帶着一幫人去找楚辰麻煩!”

“結果如何?”

“全滅!”青年冷冷道。

說着青年從手上拿出一張白紙和筆,迅速在紙上寫下一行字“將李治一脈家族除名!”,然後手掌一送,紙條便化作紙鳶向遠方飛去!

見狀,其他的人臉色都不好看,他們雖然都是李家嫡系,但是李家本就傳承千年,到了現在,他們在家族的地位其實和李治沒有多大區別,此刻見少主如此決斷,心裏都不免有些惋惜!

“李治連意境都沒有領悟,竟擅自做主追擊楚辰,將我李家的臉面都丟盡了!”

“我李家,沒有這種廢物”青年冷冷道,他雖然這麼說,但真實的原因他卻沒有對大家說,“如果觸怒了那個人,滅亡的,將不是他李治,而是,整個李家”。 只是,這些話,他不能說,也不敢說!

同一時間,距離玄光門最近的王家和和楊家也收到消息,當得知楚辰一擊滅殺李家五人之時,他們非但沒有畏懼,反而個個摩拳擦掌,畢竟都是天才,自有其傲氣,區區一名連意境都沒有領悟的人,他們照樣翻手殺之!

一擊殺了李家衆人,楚辰並沒有離去,反而讓店小二又送來了幾壇酒,一個人獨自喝了起來,只是經過剛纔的一鬧,這座酒樓早已人去樓空!

“廢話!玄光門和李家是他們能得罪的!”雖然這樣,但他們都在附近的幾棟建築等着,畢竟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他們雖然不是參與者,但這種事只要是看見,以後江湖上遇到朋友還可以吹吹牛,顯示自己的閱歷!

對於周圍衆人的小心思,楚辰是沒有多想的,剛剛一個照面,楚辰便知道這人不是李家派來的,自己要等的人沒來,楚辰又怎麼會離去!


玄光門,凌雲山書房!

當聽到凌詩雨對自己的質疑,看到自己寵愛的女兒的對自己發出敵意時,凌雲山無奈道:“你知道,出雲國六大勢力明明知道楚辰得到了星芒令,爲什麼只派核心弟子出戰嗎?”

聽到這兒,凌詩雨也疑惑了,當時她剛一聽到這個消息,只是想着父親爲什麼放棄楚辰,當時也一心只關心楚辰的生死,此刻,再次聽到這個問題,她也充滿疑惑,

畢竟以玄光門的強勢,不是其他宗門想要威脅就可以威脅的,況且,出雲國七大勢力仇恨盤根錯節,根本不是突然間想要聯合就能聯合的!

“他們想要以此逼楚辰出去,畢竟,楚辰曾經擊敗過林戰天!”凌詩雨想了又想, 我的老婆是狐仙

“明眼人都知道,楚辰能一擊讓林戰天吃虧,那是站了地利,所以算不得數!”凌雲山的聲音淡淡響起,他看向凌詩雨,若有所思的說道 :“是有人,將我們出雲國所有的人,變成了他楚辰的磨刀石!” “什麼?”

“是誰?”凌詩雨立馬大叫道。

“那個人要求“公平”一戰,所以核心弟子和楚辰的戰鬥他不會插手,但是,一旦有外力加入,那個人就不免要動一動了!”凌雲山緩緩道。

………

天瀾城,當楚辰喝到第八壺酒時,在樓梯口出現了一羣氣息渾厚的青年,只見居中一人身穿一件石青色梭布夾衫,腰間綁着一根天藍色連勾雷紋紳帶,加上一頭飄逸的頭髮和一雙明亮的俊目,體型魁梧,當真是清新俊逸品貌非凡!

見楚辰上下打量自己,俊目青年朗聲道:“我乃楊家天宇,奉家主之命,特地來向楚兄討教一二,好爲我那慘死在楚兄手下的族弟族妹討個公道!”

“廢話少說!”

“楊天宇,你們是想單挑還是羣戰”,楚辰冷哼一聲,冷冷問道。

“你是什麼東西!我楊俊今天就來領教你的高招!”見楚辰一出口就這麼狂妄,楊天宇左側一名滿臉橫肉的男子當即催動意境向楚辰掠去!

“噗!”

楊俊身體剛有動作,身體便被一枚精緻的小刀扎中,直穿心臟!

“砰!”楊俊當場倒地。

“好!很好!”此刻的楊天宇眼珠欲裂,當着自己的面殺自己的族人,饒是他的脾氣再好也被惹怒了!

楊天宇功法運轉,當即以楊天宇爲中心頓時木屑四濺,周圍的桌子全都被楊天宇的氣勢碾壓,只見那些碎屑當中,每一截木頭彷彿都被刀子切割過一般,每一截都很整齊,所有的碎屑都一模一樣!

“刀意!”楚辰眼睛精光大作,興奮道!

沒想到剛一接觸,就碰到了傳說中的刀意修士修煉意境,是因爲在靈武師境界時可以煉虛返實,到時候,武着運轉靈氣將虛擬化作實物,威力自然會成倍增長!

但另外一種不一樣,如“刀意、劍意、武道真意”,這些雖然是虛幻,但都是真真正正可以增加戰鬥力的東西,而且一般擁有這種實力的人,往往都是同階中的佼佼者!


此刻見到楊天宇爆發刀意,楚辰越看心中戰意越濃,腳步一跺,楚辰當即從窗戶跳了下去!

見楚辰這樣反應,衆人不解,“難道他是怕了?”有人猜測道。

“也有可能是他喝酒沒有錢付賬,所以看見我們來想趁亂逃跑”,另一個人甕聲甕氣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當下討論起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起來,當即只看見楊天宇單手拂面,碰上這兩個沒見過世面的二世祖他也很無奈!

好在不到一會兒,在酒店外的大街上傳來楚辰的聲音:“那裏施展不開,你我在這裏一戰!”

“好!”楊天宇當即閃身跳了下去,那速度,簡直是超越了楊天宇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當即把和他前來的同族弟妹嚇了一大跳,沒有猶豫,見楊天宇也隨即從窗口跳下去,身後的其他修士也跟着跳了下去。

不知何時,楚辰早以拔出了他的星痕劍,見楊天宇看過來,楚辰右手持劍斜指,左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看樣子是讓楊天宇先出招!

“錚!”

楊天宇拔出寶刀,楚辰看去,赫然也是一把人階下品寶刀!

沒有過多言語,楊天宇剛一出手,楚辰就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寶刀之下,頓時楊天宇周圍的一切都彷彿化作鋼刀一般,霸道、凌厲,刀是百兵之霸,而領悟了刀意的楊天宇更是霸道!

楊天宇刀刃一揮,只是簡單的一招,在刀意的加持之下,楚辰便感覺到有無數把鋼刀向自己劈來,自己無論躲在哪裏,都被鋼刀鎖定,自己除了正面迎敵,其他的避無可避!


其實也不是楊天宇太強,而是楚辰想要見識刀意,所以他纔會全身心的觀察刀意,所以他的認識才會那麼深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