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此女無事,林山不再停留,他還想早些參悟手中的煉心訣呢!

見到此女無事,林山不再停留,他還想早些參悟手中的煉心訣呢!

向紫雲告辭之後,林山快步趕回洞府,連後續的雙頭獅分配都不看。心想無論分配給誰,那雙頭獅最終還是聽命與他,想到這裏,林山嘴角不禁微微上翹。

“嘿嘿,老大這幅表情,是在算計徐光吧?”小寶盯着林山,壞壞地問道。

瞥了眼小寶,林山也不說話,腳下用力一踏,速度又快上幾分。

回到洞府,林山在角落的蒲團上盤膝而坐,翻手取住那枚玉簡,放在眉心處。

神色一動,一抹神識探入其中,一串串文字便浮現在林山腦海中。

“修煉之道,無關種族,無關天賦,唯心境而已……”

寥寥數語,便讓林山心神震動,這是一部單純修煉心境的法訣!

瞥了眼磕着妖丹,無聊之極的小寶,林山開口說道:“小寶,我要閉關,你替我護法!”說話時聲音居然有些急促,可見他心中必定激動無比。

小寶收起眼前酒壺,便一搖一晃地出了洞府,半蹲在洞府外,一臉嚴肅的樣子。

林山雙手掐訣之後,緩緩閉上雙目。

一炷香功夫之後,覺得自己心境穩定了,林山拿起玉簡,繼續觀看起來。

“六合八荒,蘊含天地至理,心境之道亦是如此……”

看着玉簡中內容,林山雙眼漸漸明亮起來。

“心境之道,共有六層:一曰清心;二曰冰心;三曰問心;四曰無心;五曰天心;六曰道心。一層心境可使妖獸化人,擁有萬物之靈的天賦……”

玉簡中的內容字字珠璣,即便是林山的心性,此時也是看得怦然心動。

林山自離開明月谷之時,便打算完善心境,擁有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心境。在雷州及蠻荒闖蕩過程中,林山總覺得站在一扇大門前,卻始終不得其法而入。連他自己也想不到,眼前被認爲是無用功法的煉心訣,便恰好是他最爲急需之物。

看完玉簡中的內容,林山輕聲一嘆:“居然是殘篇,並且這第一篇主要是針對妖獸脫胎成人的,難怪沒有人族修士練成。”

牢牢記下玉簡中的內容,林山將玉簡收了起來,自言自語道:“不過也算幸運,煉心訣雖然只有第一層修煉之法,倒也算意外收穫了。先練成此部分,圓滿心境再說。”

想到這裏,林山腦海中再次浮現功法內容,意守丹田,默默修煉起來。

在林山修煉之時,青雲山主峯上發生了兩件大事。

第一件事和雙頭獅有關,按照宗門安排,雙頭獅自然會分給徐光。可一直在外遊歷的另外一名真傳弟子無雙突然出現,要求和徐光公平爭奪此靈獸。

雙頭獅身爲四級靈獸,雖然它戰力並不突出,但它產生了靈智,必要時能夠發揮的巨大作用可想而知。正因爲此,無雙和徐光兩人都不肯放棄此靈獸。

無雙不愧是早於徐光成爲真傳弟子之人,戰鬥經驗極其豐富。他一出手,便將徐光死死地壓制住,讓那些旁觀弟子看得心驚不已。

要知道徐光也是築基頂峯修士,同樣築基頂峯,戰力居然差別如此明顯。那些旁觀弟子看到這樣的局面,自然對無雙欽佩不已。

可是結局更出乎人的意料,那徐光不知道施展何等手段,居然變成半龍之身,實力暴增之下,最終戰勝無雙。

沒有人知道徐光到底施展的何種逆天功法,可卻有弟子說:張柔在見到此人的功法時情緒異常激動,若不是紫雲強行帶走她,只怕她已經衝過去和徐光拼命了。

第二件事和青雲山一脈每三年一度的傳承儀式有關。青雲山只是所屬勢力的一支,據說原本的勢力名爲逆靈宗,相對於天道六合分爲六支,整體實力強橫無比。

那是非常久遠之前的事情,曾經的輝煌已經被多數人淡忘了。目前青雲山的傳承儀式競爭者,除了附近青雲山弟子及三大家族以外,還有一股神祕勢力,被人稱爲青女峯。

議事廳中,風莫問手中拿着一道信符,上面金光閃閃的。

四位長老都在,此時靜靜地看着風莫問手中之物。

“宗主師兄,那青女峯又向我青雲山發出號令了?”問心長老開口問道。

風莫問大袖一揮,一排排文字便出現在前方虛空中。

“逆靈宗所有弟子,每修行三年即可進入傳承之地尋找機緣。本次的傳承試煉在青雲山舉辦!”

見到這些文字,問心長老氣憤地說道:“青女峯這是欺人太甚!上一屆試煉便由我青雲山舉辦,現在又讓我們辦,這分明是想耗盡我青雲山一脈的傳承!宗主師兄,這次無論如何我們也不能答應!”

“我同意問心師兄的建議,那青女峯弟子實力強橫無比,高出我青雲山不止一籌,這分明是欺壓我青雲山一脈!” 看着眼前四位長老都反對信符上的要求,風莫問長眉抖動,似乎在思量着什麼。

拿起身前靈茶喝了一小口,風莫問在四位長老的注視下緩緩開口說道:“風某理解四位長老守護我青雲山一脈利益的用心,只是今日不同往昔,我青雲山一脈勢弱,我們能拒絕麼?”

“只要掌門師兄一句話,我四人誓死守護青雲山!”問心長老朗聲喊道。

“沒錯,我四人誓死守護青雲山!”另外三人也大聲支持。

風莫問用手指敲打着身前臺案,似乎在斟酌利害關係,場面上一時安靜了下來。

盞茶功夫之後,風莫問再次開口說道:“太上長老雲遊數十載,至今未回。雖說我們都相信他老人家的實力,可這修煉界危機四伏,強者如雲,誰能保證他老人家能平安回來?”


看着四位長老沉默的樣子,風莫問繼續說道:“一年前傳來青女峯忘憂女突破到元嬰的消息,只怕現在境界已經穩固下來了。她的姐姐無憂女更是青女峯主事之人,兩姐妹聯手,我青雲山誰能阻攔?”

“可是,即便在那段亂古時期,青女峯原本也不是我逆靈宗的勢力,他們可是外來者!現在其他分支早已消失無影,只剩下我青雲山一脈,此時青女峯突然發難,分明是要強佔我宗的傳承!”問心長老皺眉說道。

風莫問將手中茶杯放下,嚴肅地說道:“四位長老莫要多說,所謂形勢比人強。風某既然忝爲青雲山之主,便應下此事,一切後果,便由風某承擔吧!”


看着四位長老語言又止的樣子,風莫問繼續說道:“問心長老,你便通知那青女峯使者,就說一個月之後我青雲山開啓傳承試煉,所有築基弟子都可以進入其中。”

在風莫問決定開啓傳承試煉的同時,林山的心境修煉也到了關鍵時刻。

他盤坐在蒲團之上,紋絲不動,但身上的氣質卻隱隱有些不同。他的心口之處隱隱有金色光芒射出,似乎正在進行着奇特的蛻變。

林山的嘴脣微動,喃喃念道:“人妖之別,無外乎心,妖獸之輩,喜怒由心,人類修士卻懂得剋制……要達到清心境,需要做到:心平靜氣,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雙目一睜,清澈的眼神猶如兩道漩渦,讓看到之人心神一緊,似乎要被吸進去一般。

在林山睜眼的同時,青雲山的空中響起一道雷聲,雷聲過後,天空出現一片赤金。

送走四位長老的風莫問,此時詫異地看着天空中異象,以低不可聞地聲音說道:“赤色金雷,難道是金龍傳承再次出現?”

許多弟子看着天空異象,不明所以,全然被這片美麗的赤金之色吸引住了。

在天空雷聲響起的同時,林山心中也響起一道雷聲,然後他只覺心中打開了一道門,頓時豁然開朗。

林山起身,單手一揮,手中飛劍迎風而漲,立在跟前,宛如一塊鏡子一般。

仔細地觀察鏡子中的自己,林山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絲喜色:“終於成功了,擁有了人類之心,悟性成倍提升,以後修煉功法可要容易多了!”

修煉完成之後,林山通知小寶之後,便靜靜地休整起來。畢竟突破的過程消耗不低,身爲修煉之人,應該時刻保持最佳狀態纔是。

小寶難得地安靜了一晚上,林山好好休息一夜之後,精神煥發。

清晨時分,林山略微收拾一番,便啓程前往清風觀,正式開始爲期一個月的守護任務。

在林山趕往清風觀的時候,一名身穿黑色勁裝女子正清風觀東邊的懸崖處雙手揮舞,施展着一道道複雜無比的法訣。

隨着此女一道道法訣揮出,懸崖便的虛空中發生了奇特變化。虛空如同一扇門打開,露出一面陣旗,陣旗的下方有數個圓形凹槽,此處居然是一座陣法的陣基所在。

在看到陣旗的同時,女子長吁了一口氣,同時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能夠將陣基隱於虛空,可見此陣法必定非同一般,在虛空破開的同時,一道微弱至極的空間之力四散開來。

空間波動出現在女子跟前,此女避無可避,但從她鎮定的神色來看,分明是已經預先知道會有這般變化。

“魔龍變!”女子低喝一聲,身上骨骼噼啪作響,幾個呼吸之後,此女頭顱之外的地方居然變成龍身,通體黝黑,上面的鱗片發出詭異的黑芒。

就在女子變身完成之後,那道空間之力便斬在她的龍軀之上,一道黑線閃過,女子身上的龍鱗如同被切割一般,碎裂了一整排,碎裂的鱗片掉在地上。

女子發出一聲悶哼之後,雙手同時一翻,各取出數枚圓潤之物,正是靈光閃閃的妖丹。若是林山在此的話,自然認得這些妖丹,因爲這些妖丹散發的不是靈力,而是妖元力,正是出自他們之手。

雙手向前一推,六枚妖丹一閃之後,恰到好處地嵌入陣基下方。


一陣轟隆聲響過,清風觀所在的山頭都晃動起來。

在妖丹嵌入陣基之後,那道虛空之門閉合起來,現在看去,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女子“噗”的一身噴出一口鮮血,染紅到身前的黑衣之上。與此同時,她的身體也逐漸恢復人身。

雙手扶着身邊岩石,女子擡起頭來。感受着和汗水淌下臉龐,女子慘笑一聲:“終於又補充了一次能量,不知道還能撐多久。”看着周圍空蕩蕩的,女子突然泣不成聲:“爹,你到哪裏去了?柔兒真得好累!家裏什麼都沒有了,連您留給我的魔龍變功法也被惡人盜走!可恨柔兒實力低微,明知道那人是誰卻沒辦法對付他!”

說着話,女子聲音越來越低,漸漸滴昏迷過去。

此女正是紫雲仙子的表妹張柔,就是不知道她爲何知道此處隱祕異常的陣法,更是盡心竭力地爲陣法充能。

林山穩步走向清風觀,由於時間還早,他順便欣賞起此山的美景。小寶不知道忙着什麼,比他還早便出門去了。小寶臨走前將他身上的天階妖丹都要走了,只怕是要拿這些低檔貨忽悠那隻雙頭獅了。

突然感到腳下晃動起來,林山心中一驚,神識爆射而出,四處探查起來。

晃動剎那間消失,腳下再度恢復平靜,林山先前的探查自然是一無所獲。

擡頭看向峯頂之上,林山神色微動,先前的震動似乎是從峯頂傳來。

想到清風觀中的傳送陣,林山原地思量起來。要知道能夠撼動小山的力量,已經超出了皇者的威勢,即便他施展皇者手段,也未必能發揮出撼山之力。雖然此前詭異的震動一閃而逝,但是若有這等高手在的話,林山上去便可能遇到莫名的危機。

片刻之後,林山心中有了決定,雙眉一挑,大步向山上而去。

要想築基成功,必須要完成此任務之後才能得到築基丹。最差的情況,遇到不可力敵的對手,逃命的把握他還是有幾分的。

身形閃動,林山幾乎化作一道殘影,一頓飯功夫便出現在山頂之上。

放緩腳步,林山神識盡出,將身周百丈都籠罩了起來。

一步,兩步……

不知不覺間,林山已經到了清風觀的門前。神識將道觀內的情形徹底探查一遍,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既然道觀內沒有異常,林山將神識探向東面懸崖。

神色一動,林山似乎發現了什麼,一臉訝色。

腳下一動,只留下一道殘影,下一刻林山便出現在懸崖旁邊的一處平臺上。

低頭看着腳下之人,林山喃喃自語:“張柔,她怎麼會在這裏?”

看着處於昏迷中的張柔,林山雙手扶起她,一手按在她的後背上,一絲靈力順着手掌進入張柔體內。這正是修煉者常用的靈力探測法門,使用靈力進入對方體內,可以判斷出對方的傷勢程度。

“傷得這麼重!五臟皆損,幾乎都要碎裂了!”

皺眉看了看張柔慘白的臉色,林山單手一翻,一枚靈氣逼人的丹藥出現在手中。

“沒想到剩下的這枚玉靈丹,居然會用來救你,只怕紫雲送我此藥時都想不到吧?”

林山輕輕將丹藥放入張柔口中,右手在她背後輕捋幾下,張柔便將丹藥服下了。

玉靈丹不愧是紫雲留作突破金丹瓶頸的聖藥,不過片刻時間,張柔的臉上便浮現一抹紅暈,氣血迅速流轉起來。

見到張柔身體開始恢復,林山輕輕將她平放在石臺之上,這樣有助於她好好休息。

既然來到了清風觀,林山也不着急。畢竟只要他在這裏,守護任務就作數的。

看了看張柔蒼白的臉頰,林山心想難道先前的震動和眼前女子有關係?想到這裏他搖頭自己否定起來,雖然此女明顯是透支過度的樣子,但想要以練氣修爲釋放出撼山之力,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坐在一塊石階之上,林山看着腳下黑亮之物,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拿起一片放在眼前,林山難以置信地說道:“難道這是龍鱗?”

右手一擡,一道紫芒一閃而過,一道火花亮起,手中鱗片上出現一道清晰的劃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