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楊玉冠急急御劍飛行,華青跺腳,也是急了,直接伸手便問道。

見楊玉冠急急御劍飛行,華青跺腳,也是急了,直接伸手便問道。

此話瞬間提醒了楊玉冠,他忙將腳步頓下,快速的取下腰間的玉佩,手指又直接劃過自己長發,留下長長的一縷長發。

雙手呈獻給華青,這才急急御劍飛行,他的聲音和著風傳來。

「關義兄就在老仙居後面的大山之中,這玉佩之中有晚輩的氣息,只需要前輩持有這玉佩,燃燒玉冠髮絲,我那位朋友自然能夠感應到您。

到那時,她自然會帶前輩去見關義兄的!」

華青握著冰涼的玉佩,和楊玉冠那略有餘溫的髮絲,心中好奇不已。

「這尋人和他的髮絲有什麼關係,還真是奇怪!」

不過至少她還是得到了官天大概的所處方位,這一番逗留,也不枉費了。

看著少年急急忙忙離開的背影,華青嘆息一聲,微微眯了眼,又看向無雙宮的方位,那裡的火焰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熄滅了。

「事情,就要開始了呢,希望我的時間還來得及!」

說著她又止步,望向老仙居的方位,眉頭緊蹙,雙肩一抖,心中悲戚。

「關義小子,你一定要撐到我來啊!」

略微搖頭,她便從樹木陰影之中走出來,腳下輕點,猶如蜻蜓點水一般,踩著腳下的河水就往無雙宮方向飛奔而去。

事情比她預料的發展要快得多,尤其是百鬼劍君的突然出現,還真是打亂了她之前的計劃!

如此,那一切的計劃都只能提前了,不容許有片刻的耽誤。 ?梧桐樹下,漏下月光,眾多女子的衣衫隨著夜風飄揚,香風習習,卻混合著斷垣殘壁燒焦的味道。

石桌之上,放置著小爐,上面隱隱冒著白氣,旁邊一個琉璃托盤,反面擱置著五隻白玉杯。

樹葉從樹梢掉落,最終隨著夜風飛翔到了遠方去。

一切安靜嫻靜,只能聽到風聲與遠處的水流之聲。

此處在無雙宮的外圍,在石桌之旁坐著兩個人,一是趙嬈,一是卓冰。

趙嬈的身後站立著心神不定的顏容,一直埋頭沒有說話,目光中全是悲戚,偶爾會茫然的望向無雙宮被燒毀的反向,一片凄涼之色。

卓冰的身後站著關葉心,一直在四處張望,不得片刻的安靜,一手絞弄著衣襟,一指敲打著朱唇。

一身著火紅羅裙,小臉嚴肅,沒有一絲多餘表情,四處張望的她正快速的回頭,臉上終於多了些色彩,歡喜轉頭快速道。

「娘,她們回來了!」

聽到這話,這幾人才如夢初醒,尤其是趙嬈,因為激動而從石凳之上站起,清澈的目光之中隱隱透著不安。

可是又不敢過於表達。

倒是卓冰要淡然得多,微微側身看了趙嬈一眼,趙嬈見之,訕訕一笑,最終緩緩坐下了。

別鬧了,我愛你 漆黑的遠處,三個身著無雙宮青衫的女子正往這裡來,在她們的身後正隨著兩個男人。

一個是長相出眾的壯五,他的肩上扛著一把大斧頭,另外一邊坐著房子川,此時的房子川正晃蕩著腿,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

而在這幾人的後面,則跟隨著一對年輕男女,此時正埋頭低語著什麼,男人顯得要平靜得多,正小聲的安慰著女人。

不一會兒,幾人到了這梧桐樹下,先是簡單的施禮,最終按照身份站到了不同的地方去。

其中最後面到的姜如玉與房子遺則站到了極遠之處,兩人都有些猶豫,另外的三名無雙宮弟子則正對趙嬈。

壯五站在關葉心後面,此時房子川已經竄下來,正和關葉心說著悄悄話。

趙嬈沒動,此時石桌之上的茶水剛剛好顏容見之,開始殷勤的為趙嬈和卓冰斟茶,趙嬈撥弄了一下白玉杯,沒有動。

卓冰抬眉看向無雙宮的那三名弟子,微微的蹙了眉,卻沒有多說一句話,有輕微的嘆息,似有若無。

不遠之處,無雙宮的宮殿殘垣斷壁之上正冒著黑煙,看起來狼狽極了,不長的時間內,先前那簡單精美的宮殿便不復存在了。

前面的三名弟子抱拳,其中一名無雙宮師姐上前,忙稟告道:「啟稟二小姐,還是未見宮主蹤跡,同時,無雙宮也基本被毀了,暫時無法居住。」

趙嬈聽聞,遠遠的掃視了無雙宮一眼,面色平靜了許多,這才問道:「傷亡如何?如今無雙宮還剩下多少弟子?」

師姐見之,微微的轉頭掃視了旁邊的姜如玉一眼,面露猶豫之色,似乎是不敢稟報。

這師姐是目前僅存的無雙宮時間最久的弟子,名叫黃鸝,為人直率,也最容易得罪人。

一向了解趙嬈的性子,所以她不敢輕易回答,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

之所以她看向姜如玉,一是因為姜如玉與趙嬈關係非同一般,二是因為姜如玉和她關係也挺好。

這個時候,根本就不適合她出頭,否則必然倒霉!

旁邊的兩名弟子埋頭不敢言語,秀足略微往後面縮了縮,更是不敢強出頭。

姜如玉見之,先是看了看黃鸝的,隨後又看了看趙嬈那滿是冰霜的玉臉,於是這才往前面來,最終站在黃鸝前方一點的位置。

抱劍先是對趙嬈行了一禮,這才快速的回答道。

「回二小姐的話,因為無雙宮弟子先前的自相殘殺,所以如今還存活著的弟子也就咱們幾個了。還有幾名弟子受了傷,如玉已經安排她們下去救治休息了。」

「給我一個準數,到底活著的無雙宮弟子還有多少?!」

趙嬈咬牙,顯然,姜如玉給的答案不能讓她滿意。

看著她起伏不定的胸口,姜如玉知道,小姐這是真的動怒了,她也不敢再有所隱瞞,於是便快速回答道。

「此處有黃鸝師姐,杜清清師妹,何安師妹,顏容師妹,還有如玉。」

說著姜如玉頓了頓,目光微微往後面瞟了瞟,這才快速的繼續回答道。

「受傷的弟子分別是紫衣、白花、香草、陶心、清戀幾位師妹,其她的師姐師妹們都死……死了。」

說到最後,姜如玉也低了頭,心中悲戚得很,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生成這個樣子。

聞言,趙嬈的肩膀抖了抖,目光閃爍著,玉手伸過拿起白玉杯,杯中茶水蕩漾,最終她緩緩的放下了。

長長的嘆了口氣,這才轉頭看向趙嬈,頓了頓這才苦笑著道:「這一次,當真是將無雙宮徹底洗劫了!」

卓冰將茶杯放下,略微沉吟了一番,這才掃視了黃鸝等人,突然問道:「宮主趙影,還有趙玲兒可有什麼消息?」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姜如玉沉吟答道,小心翼翼的看了趙嬈一眼,趙嬈正望著她,看不出表情。

瞬間幾人沉默著,氣氛怪異。

關葉心本就不喜歡這奇怪的氣氛,本想說什麼卻被卓冰攔下了,不多久蕭春寒夏也回來了,這才讓讓她找了些事情做。

蕭春寒夏依然沒有帶回來什麼好消息,她們一起去破雲宗查探了一番,可是還是沒有發現破雲宗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

只是得到可靠消息,游風早已離開破雲宗去落城中心了,至於具體去什麼地方,她們就不得而知了。

卓冰靜靜的將這些聽完,又將落城大局勢思量了一番,這才猜測道。

「游風此處突然離開,應該是代表了游雲夢的意思,而他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關家,或者城主府。這個時候,就要看他最終目的是什麼了。」

「那他的最終目的又是什麼,娘你知道嗎?」

關葉心往前面挪動了一下腳步,快速問道。

「這個就很難猜測了,只有知道這次大屠殺事件出現的原因,我們才能推敲到他們的目的。」

卓冰微微搖頭,這個問題實際上她一直在想,只是一直都沒有想明白。 ?落城情勢的發展,遠遠超出了卓冰先前的預料。

本來還以為他們會一點一點的將落城蠶食,卻沒有想到那些人一次性就將所有問題解決。

最終無雙宮成了這個樣子,元氣大傷。

「這次事件毫無徵兆,幾乎是一夜之間便發生了,如此,我們又該如何去尋找事件的源頭呢?」

趙嬈蹙眉,因為她久居銅錢鎮,所以對於落城發生的事情她知道得總是會晚一些。

婚不由己 這次要不是官天事先與楊玉冠通了消息,而楊玉冠又趕來找了她,估計到現在她還不能知道落城竟然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這麼些年,落城三首的矛盾本就一觸即發,而按照如今的情況,破雲宗站在哪一邊,便證明哪一邊的勝算要大一些。」

「破雲宗難道也不想分一杯羹嗎?或者也許這一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就是破雲宗?畢竟也就他們距離無雙宮最近,也最有機會成事。」

一直不說話的寒夏也接話道,卓冰聽聞,轉頭看了趙嬈一眼,又將視線放在了姜如玉黃鸝等弟子身上,這才道。

「無雙宮的混亂,想必已經是計劃很久,一切的發生只是差一個契機而已,而這一次的導火索,應該是和無雙宮宮主,或者趙玲兒有關係吧?」

姜如玉默默點頭,隨後站到了趙嬈身邊去,這才說道。

「在之前,如玉確實是聽到了一個風聲,說宮主要競選下一個宮主,說是每一個弟子都有機會。其中,趙玲兒身為宮主的親傳弟子,也是下一任宮主的候選人,機會要比我們這些弟子大一些。」

這一個消息,她並不是很確定,而且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她還曾經質疑過。

本來以為就是一個謠傳,所以她並沒有多加在意,而如今再結合近日所發生的事情,這一個問題便不再是一個謠傳了。

聞言,黃鸝等弟子也忙附和道:「是的二小姐,我們也聽到了同樣的謠傳,只不過我們都沒有當真,也只是私下裡當做笑話談論過。」

趙嬈袖中的拳頭握緊,果然,這一次的事情千迴百轉又再一次繞回到姐姐和趙玲兒身上了。

一切沒有證據,所以她也沒有說話,而是保持了沉默。

關葉心本就不喜歡這樣猜測,聽完她們的話,她便說道:「這樣的話,事情又繞了回來。你們宮主不見了,趙玲兒也不見了,如此,就算是走入了死胡同裡面去。就算是再怎麼猜測,沒有一點證據,也是無濟於事,現狀還是如此。」

「關二小姐言之有理。」

趙嬈點頭附和,掃視了幾人一眼,又繼續道:「為今之計還是得不遺餘力的找到宮主和趙玲兒,否則今後的事情又會發生成什麼樣,誰都不會知道,也無法預料。」

「我們也找了許久了,確實是沒有一點消息,她們好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

黃鸝本直率,聽了趙嬈的話她便附和道。

趙嬈蹙眉,也並沒有生氣,而是認真道:「她們是解開所有迷惑的關鍵,就算找不到也要去找,不然還會有什麼辦法?」

「得查查那謠言的源頭吧?」

蕭春抿嘴,突然說道。

「是,可是無雙宮弟子都折了,現在也就這麼點人,又該如何查出謠言的源頭?」

黃鸝翻著白眼,心中極其不爽,趙嬈她會懼怕一點,可是這個女人她可不怕。

寒夏見之,心情極為不爽,自己姐妹辛辛苦苦奔波了這麼久,就是為了無雙宮的事情,要不是官天囑咐過,她們才不願意自找麻煩呢。

見她有些慍怒,蕭春伸出手臂擋住她,隨後才望著黃鸝,慢吞吞道。

億萬首席,請息怒! 「謠言傳出的作用,必然是想要獲得某種好處,既然都有好處可尋了,那麼自然,那個造謠,或者傳出謠言的人,必然還活著。或許那個人就在你們幾個人當中,或者那個人正躲在某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冷漠的看著事態的發展,以求最終的獲益!」

「你什麼意思?!」

聞言,倖存的黃鸝杜清清與何安大聲喝道,心中極其不滿,顯然,蕭春連她們三人都懷疑了。

「姐姐當然就是你們想的那個意思!」

寒夏凝霜爪祭出,在清輝的月色之中泛著冷冷白光。

白光閃過三人的眼眸之中,三人見之,背脊一涼,瞬間不敢多言。

就算她們三人聯合起來都不是這用爪子女人的對手,更何況她身邊還站著一個高深莫測的深青束腰裙的女人。

見她們驚駭模樣,寒夏冷哼一聲,微微瞟了蕭春一眼,見她沒有說話和反對,她這才繼續道。

「在關公子進北翼山脈之前就曾經預料過,你們無雙宮要出事,他安排我們守護著無雙宮,就怕你們出事。本來以為會有外地侵入,可是我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出現問題的並不是破雲宗那些貨色,反而是你們這些弟子。」

三人聞言,分外慚愧,想到官天安排的事情,就覺得過意不去,連姜如玉聽了,都覺得心中不好意思。

緊接著寒夏又繼續道:「你們內亂也就罷了,竟然還這樣看著,沒有人發現不妥,沒有人阻止嗎?現在落城有多亂,並不是表面上見到的那麼簡單!」

蕭春微微嘆息一聲,望了望官天離去的方向,悵然若失的自言自語道。

「說到底,我們的事情沒有辦成,辜負了本公子的信任。」

「這能怨我們嗎?姐姐,我們本來得到的任務就是查清梅五娘的事情,至於無雙宮的事情,也只是順帶而已。而且本公子也說了,必要時保護好如玉就行了,她們那些人又與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憑什麼要幫忙,幫忙之後的如今呢,又被她們給誤會了。」

說完她轉頭,一臉的痛苦之色,哭著臉道:「姐姐,我們隨本公子去吧,不蹚渾水了,反正這裡發生任何的事情也跟我們沒有關係。」

聞言,蕭春沉默了。

她本就不喜歡多管閑事,這次的事情,也僅僅是因為官天的一句話,否則她們才不管呢。

想了想,確實在這裡,她們是多餘的,說到底,她們在乎的也僅僅是官天的生死而已。

官天答應過事成之後將會幫助她們尋找神花印記,事情還沒有完,自然她們不能離開。 ?「好,我們走!」

蕭春只想了一個呼吸便認真做下了決定,一點都沒有猶豫的意思。

聞言,寒夏心中歡喜,實際上在大火起時她便想這樣說了,要不是看那些人燒得實在是太慘,不然她自己就轉身離去了。

趙嬈身子欠了欠,滿是怒意的望著黃鸝幾人,幾人見趙嬈更加生氣的臉來,便埋頭下去,不敢多言。

想了想,她最終還是沒有什麼話說。

確實,這是無雙宮自己的事情,這兩位能夠幫忙到這樣的程度,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而且她們說的話非常的有道理,只不過去實行的話又非常的有難度。

蕭春寒夏兩人並肩,正欲離開之時,遠遠的又突然出現一抹嬌俏的人影來,此時月亮正慢慢的被雲層遮擋起來,極遠之處,似乎有天光出現。

最先發現那人出現的還是蕭春與卓冰,見這兩人轉頭,他們這才將視線轉移。

蕭春寒夏見來人,便頓住了腳步,站在了原地。

來者,正是身材嬌小,時常眯眼冷眼旁觀的華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