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自己的襲殺沒有任何效果,反而自己卻是被林寒一劍逼入下風,魏無風神色陰沉,緩緩道:「不過你別得意得太早,這一次算你走遠,下次等到真正比斗台上遇到,我不會再大意了。」

見自己的襲殺沒有任何效果,反而自己卻是被林寒一劍逼入下風,魏無風神色陰沉,緩緩道:「不過你別得意得太早,這一次算你走遠,下次等到真正比斗台上遇到,我不會再大意了。」

話落,魏無風就要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但就在這時——

「我讓你走了嗎?」驀地,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

是林寒!

周圍,無數弟子神色一變。

什麼?

林寒他竟然如此膽大,魏無風都暫時準備退去,他卻是不讓魏無風走?

「小子,剛才只是我大意了,你不要得寸進尺!」魏無風神色很是難看,立馬說道。

「得寸進尺?到底是誰得寸進尺!」

林寒冷笑一聲,道:「剛才若不是我一直戒備,早就被你一刀殺了,現在你說要走就要走,真的以為自己是天劍門宗主了?想去哪就去哪?」

「住口小子!」

魏無風面容大變,猛地道:「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那我就全力出手,現在就將你擊殺在此。」

話落。

轟!

一股可怖的刀氣從魏無風身上爆發,他腳步一踏,瞬間化為一道旋風沖向林寒,手中長刀力劈而下,轟然斬出一道刀光,劈開了空氣,有著刀斬八荒的氣勢。

而這個時候,一瞬間,林寒感應到了不少嘲弄的目光從周圍聚集而來,似乎在譏諷他自不量力,竟然公然挑釁魏無風。

「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們知道,為何我敢挑釁魏無風!」

心中默念著。

林寒嘴角劃過一絲冷意,他體內雄渾的真元轟然爆發。

這一刻,他不再保留修為,凡武九重天大成的龍力真元轟然衝出,十分之一的龍力罡元也在沸騰,瞬間,一股強橫到極點的劍意轟然從林寒的身上衝出。

劍意!

沒錯,就是劍意!

林寒將造化掌中凝聚天地大勢的意境融入了自己的一劍中。

鏘!

銹劍出鞘,林寒衝上高空,一劍劈下。

這一劍,凝聚了天地大勢,有著一種一往直前的可怖劍意,仿若無物不斬,無物不破。

「好可怕的劍意!」周圍,無數弟子一瞬間都感受到了一種割裂皮膚的冷意,在虛空彌散。

「劍意?!」

遠處觀看台上,不少天劍門上層的長老們,這一瞬間都是紛紛變色,甚至是有幾個長老都是猛地起身,神色震動。

第一名媛,傅少步步逼婚 「我果然還是差他太多了。」人群中一處,左傑苦笑一聲,自己雖然得到了一個劍道前輩的傳承,但和林寒相比,真的是一個天一個地。

而隨著林寒不再保留實力,一劍斬出凝聚天地大勢的劍意。

對面,魏無風這一瞬間終於感受到了一種生死危機。

「你不過凡武之境,怎麼可能能夠領悟劍意!」

魏無風大吼,神色驚恐。

在那種凝聚天地大勢的恐怖一劍下,他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像漂泊在一片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只能忍受那種恐怖的威壓,根本無法反抗。

「啊!」

魏無風發出一聲大吼,手中長刀再次斬出一道巨大的刀氣,但是一直無往不利的刀光此時卻是瞬間淹沒在那片劍意汪洋中,沒有掀起一絲波瀾。

「斬!」

驀地,林寒發出一道威嚴的聲音,充滿鐵血殺伐。

轟!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一股可怖的驚天劍意轟然斬下。

「咔嚓!」

魏無風手中的長刀直接破碎開來,他整個人如遭重擊,身軀直接被轟飛出去,在半空中「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驚天一劍!

一劍敗魏無風!

這一刻,看著從高空緩緩降落的林寒,無數弟子陷入了獃滯。

魏無風是誰?

他可是內門排名最靠前的那幾個最恐怖的存在之一。

但此時,竟然被林寒給一劍劈飛了?

「我就說,這林寒最強大的就是劍術,不然他一直都是背負著那柄銹跡斑斑的長劍幹什麼?難道是耍酷嗎?這種天才肯定沒這麼無聊。」

「好可怕的一劍,竟然隱隱間和整個天地融入一體,這就是傳說中的劍意嗎?」

「這麼說,這林寒剛進入我天劍門,就有了問鼎內門前三,甚至是第一的資格?」

這一刻,周圍無數弟子議論紛紛,他們看向林寒,目光露出敬畏。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寒再次動了。

唰!

他收回長劍,身軀一動,徑直朝著魏無風爆射而去。

「你要幹什麼?!」 近身妖孽兵王 魏無風還沒有從剛才那一劍回過神來,此時看到林寒再次衝來,尤其是看到了林寒那雙不帶任何感情的眸子,他心神一顫,立馬驚懼吼道。

「蒼鷹赤金爪!」

林寒暴喝一聲,體內雄厚的真元瞬間凝聚出一尊巨大的黃金鷹爪,他一爪子拍下,直接將魏無風倉皇中從儲物戒指中取出的一個玄鐵盾牌打碎。

下一刻。

「九重驚濤掌!」

轟!

轟!

轟!

轟!

轟!

整整五重驚濤駭浪,從林寒的手掌中衝出,全部轟擊在了魏無風的胸膛上,將他渾身骨頭都是打碎了。

「哇!」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魏無風大口吐血,劇烈的疼痛刺激著他的大腦,讓他驚恐大叫,但卻是無濟於事。

林寒心中冷笑,雖然在比斗中不能殺人,但廢掉一個人,還是可以的。

對於魏無風這種陰險的小人,既然已經成為敵人,那林寒自然沒有留情的想法,他現在只要將這魏無風給廢掉,那就沒有任何威脅了。

「你要廢了我?!」魏無風驚恐大吼,雙目瞪著林寒。

「沒錯!」

林寒冷冷一笑,道:「要怪,就怪你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要怪,就怪你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聽到林寒這句話,魏無風身軀顫抖。

曾幾何時,魏無風就是這麼對林寒說的,但現在,林寒卻是原話奉還,狠狠打了他的臉。

「不?!」

感受著越來越逼近的林寒,魏無風想到了自己被廢掉后的下場,他立馬狂吼一聲,聲音中滿是不甘。

「停下!」驀地,一道威嚴的蒼老聲音從遠處傳來。

但這聲音對林寒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影響,他冷冷一笑,直接踏步到了早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魏無風身前,瞬間一掌轟在了他的丹田上。

「噗」

伴隨著一陣丹田破碎的聲音,魏無風本是猙獰怒吼的神色猛地一僵,下一刻,他目光陷入了深深死灰。

廢了!

自己丹田被林寒給廢掉了!

魏無風一瞬間感受到了一種絕望。

「嘭!」

他整個身軀跌落大地,如同一灘死泥。

「放肆!」

先前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個面目陰冷的老者踏步而來,他看著地上已經成為一個廢人的魏無風,神色陰沉到極點,猛地吼道:「林寒,本長老剛才的話你沒有聽到嗎?」

「聽到了。」

林寒淡漠回應。

這個面容陰冷的老者他自然認識,是那魏無風的師尊,葉天明。

「聽到了你還繼續出手廢了本長老的弟子?」葉天明看著林寒那一副淡漠的神色,心中勃然大怒。

「我只是正當防衛罷了。」

林寒繼續淡漠回應,隨即道:「宗門早有規定,比斗中只要不出現死亡就不追究任何責任,我一時『失手』廢了魏無風師兄,這可不能怪我,只能怪葉長老您教導的弟子太過廢物,連我這個新人弟子一劍都擋不住,其實吧,這種弟子,廢了也好,省得以後出去替宗門丟臉。」

林寒反唇相譏,語氣雖然淡然,但句句都是透發著一種深深的嘲諷。

「你!」

葉天明一張蒼老面孔上充滿了暴怒,但是林寒的毒舌顯然超出了他的預料,葉天明沒想到,林寒年紀輕輕,竟然有著如此心計。

「無論如何,你故意殘害同門弟子,罪大惡極,現在本長老以宗門刑罰長老的身份命令你,立馬隨本長老去刑罰殿,接受懲罰。」葉天明渾濁的目光中閃過一絲詭笑,頓時冷喝道。

「什麼?刑罰殿?」

「糟了糟了,到了刑罰殿中,就算是宗主都沒權利干涉。」

「這林寒還真的是倒霉。」

周圍,不少弟子都是開始竊竊私語。

「葉長老,縱然你是刑罰長老,但你沒有任何權利干涉宗門大比中出現的傷亡,所以,我不會跟你去刑罰殿。」林寒冷冷回應,隨即轉身就走。

「小子,你三番五次敢忤逆本長老的命令,簡直是膽大包天,快給本長老束手就擒!」

背後,葉天明看到林寒真的就這麼轉身走了,他勃然大怒,瞬間大手一抓,朝著林寒拍去。

轟!

葉天明身為長老,乃是真武層次中的地罡境強者,他一手抓出,瞬間凝聚出一尊罡元大手,威勢可怕,充滿了破壞力。

「不好!這老匹夫為了給他弟子報仇,竟然不顧一切,要當眾抹殺我!」

一瞬間,林寒猛地轉身,看到了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罡元大手,頓時神色一變。 「葉天明這老匹夫,好狠!」

林寒心中猛地一冷。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轟!

一股可怖的威壓降臨,林寒只覺得這片天地都是壓在了自己的脊樑上。

「咯嘣!」

「咯嘣!」

林寒渾身都在戰慄,骨頭似乎都快崩碎。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真武層次的地罡境強者,到底有多麼恐怖。

縱然如今自己的實力媲美一位半步真武武者,但在真正的地罡境強者面前,依舊弱小無比。

「吼!」

這一刻,林寒雙目充滿一種不甘,他猛地嘶吼一聲。

龍帝戰體!

四倍戰力增幅!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