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林寒搖頭一笑,拋去腦海中的一些思緒。

許久,林寒搖頭一笑,拋去腦海中的一些思緒。

薛長冬的仇,還遠遠沒有報完。

整整半日,各大比斗台上的混戰,終於結束。

第五比斗台的混戰,也是落下帷幕,剩下了五人。

其中,自然包括林寒。

秋白赫然也在其中。

他看著站在身前的林寒,忍不住苦笑一聲。

果然。

林寒沒有自己走下比斗台。

他,還是要征戰決鬥。

秋白心中暗嘆,外宗又要隕落一位絕世天才了。

沒有人比秋白清楚段天辰的恐怖和強大。

林寒縱然再驚才絕艷,也不可能在段天辰的手中活下來的。

「唉,林寒,你怎麼就這麼固執呢。」

秋白嘆了一聲。

「每個比斗台上的獲勝者,明日午時,在這裡集合,進行最後一輪的決鬥。」

負責此次外宗大比的那內宗長老此時走上前,環顧一周,隨即朗聲說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林寒頓時就感受到了幾道充滿殺意的冰冷目光,從不遠處射來。

是青帝盟的一眾強者。

他們,似乎已經迫不及待,在決鬥之中,擊殺林寒,洗刷青帝盟之恥。

「哼。」

但林寒無懼,冷哼一聲,直接離開。 是夜。

當林寒走到自己的住處,他發現,韓蠻正站在那裡。

「長冬睡著了嗎?」

林寒問道。

「剛剛睡著,我勸了他一個下午。」

韓蠻苦笑一聲,道:「這一次,長冬師兄真的是受苦了。」

「我已經替他報仇。」

林寒出聲,看向薛長冬的屋子,道:「我一定會尋找到,能夠修復武道根基的聖葯,將長冬治好。」

「嗯,我相信林寒師兄你,長冬師兄,也相信林寒師兄你。」

韓蠻頓時撓了撓頭道。

「明日決鬥,你和長冬一起來觀戰,我殺青帝盟弟子,直到最後一人,給你們看。」

林寒拍了拍韓蠻肩膀,淡笑一聲道。

但這淡笑聲中,卻是帶著一種無與倫比的驚人殺意,讓韓蠻,都是有些脊骨發寒。

但他,也是感受到了林寒的決然。

韓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重重點了點頭。

半個時辰后,林寒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

他取出儲物靈戒中的所有靈石和魂晶,運轉太古龍帝訣,開始吞噬修行。

林寒很清楚,明日的決鬥,必有大戰,甚至是對上段天辰、何無恨這些青帝盟強者。

他現在能突破一點,便是突破一點。

嗡!

林寒端坐堆積成山的靈石中,一塊塊靈石在太古龍帝訣衍化的吞噬旋渦中,化為粉末,成為最精純的天地靈氣,湧入林寒的身軀之中。

他的修為,在不斷壯大之中。

半步神通境第五層!

半步神通境第六層!

半步神通境第七層!

……

林寒的修為,快速暴漲之中。

一夜無話。

第二日,烈陽升空。

乾坤劍宗中央地點,一座巨大的比斗台,四周拴著烏黑鐵索,懸浮高空之上。

這座巨大的比斗台,正是今日決鬥所用。

決鬥台!

此時,決鬥台底下,已經人山人海。

林寒走來的時候,不少人的目光,已經注意到了他。

要知道,昨日林寒所說「見一人,殺一人」的霸道話語,已經震驚了整個宗門。

所有人都是知道,這一屆的新人王,徹底和青帝盟這尊龐然大物對上了,絲毫不讓,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不少人心中都是冷笑,縱然林寒乃是新人王,有著強大的天賦,背後更是有著丁長老這尊強大存在,也是要在青帝盟的瘋狂攻殺之下隕落。

今日決鬥,正是見證一切的時候。

所有人都在期待,期待今日,到底是林寒一路高歌猛進,還是青帝盟的強者,將林寒強勢鎮殺。

場上的氣氛,因為林寒和青帝盟的恩怨,而火爆到了一個極點。

這一屆的外宗大比,甚至是內宗中的眾多二級弟子、三級弟子,甚至是聖徒,都是出來觀戰。

林寒踏步來到了那浮空決鬥台下方。

瞬間,他就感受到了一道道充滿殺意的冰冷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林寒轉身望去,看到了幾個熟悉身影。

劍無常、冷輕凝和何無恨,三人都是目光帶著冷笑,看著自己。

不過,林寒只是淡淡瞥了他們一眼,便是目光轉移到了最後一人身上。

段天辰!

此人,才是林寒需要注意的人,絕對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但自己,已經答應了韓蠻和薛長冬,今日見到青帝盟一人,便殺一人。

這是男人間的承諾!

「終於到了最後決鬥的時刻,不知道今日林寒能否一直活著站在決鬥台上。」

「呵呵,我看很難,甚至是不可能。」

「沒錯,青帝盟的強者,劍無常、何無恨、冷輕凝,還有段天辰,都是外宗中最頂尖的存在。」

「尤其是那段天辰,聽說他修為早就能踏入神通境,但卻是一直刻意壓制修為,戰力十分恐怖,許多內宗中的二級弟子,都不是他的對手。」

周圍,眾多弟子都是議論紛紛。

「快看,那是誰!」

而就在這時,一道興奮得驚呼聲陡然響起。

話音落下,眾人紛紛朝著那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

只見空間,漂浮來一座黃金殿宇,綻放無量神光。

那黃金殿宇中,一道英姿雄偉的挺拔青年男子,身長九尺,高大威武,負手而立,昂藏巍峨,冷眸平靜。

他站在其中,看著下方,面容無波,瞳孔深邃,其中似乎有星辰幻滅,猶如一尊高高在上的帝王,俯瞰一切。

「是楚驚才大師兄!」

人群中,先是陷入了一片寂靜,下一刻,便是爆發狂風海嘯般的驚呼聲。

楚驚才!

乾坤劍宗第一聖徒!

大晉六傑之一!

更是青帝盟的掌控者!

每一項名號,都是如同一座大山,壓在所有人心中,壓抑得喘不過氣來。

這個時候,就連決鬥台周圍的觀眾席上,一眾外宗和內宗的長老們,都是紛紛站起身,面容帶著一份震動。

楚驚才?

他不是在和宗主大人在一個神秘的秘境中修行嗎?

他今日,怎麼會屈尊來此,觀看一個小小的外宗大比?

不少人心中思慮。

難道,這楚驚才,是為了林寒?

但在所有人心中,林寒確實這段時間出了不少風頭,但要是和楚驚才比起來,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螻蟻罷了。

而楚驚才,則是整個乾坤劍宗的傳奇!

不過,面對底下所有人的震動和興奮,楚驚才似乎一點都不在乎。

他眸子依舊平淡無波,只是如同一尊神明,站在高空中的那黃金殿宇中,帝王般俯瞰底下,不知道到底有什麼目的。

「咳咳!」

這個時候,負責外宗大比的那內宗長老輕咳一聲,道:「外宗大比,決鬥之戰,正式開始。」

嘩!

話音落下,場上氣氛頓時沸騰起來。

尤其是青帝盟弟子,包括段天辰、何無恨等人,都是神色激動。

楚驚才在他們眼中,早就成為了心中的信仰般存在。

看到這一幕的林寒,則是眉頭微微皺起。

這楚驚才出現的瞬間,似乎是看了自己一眼。

但就是那一眼,卻是讓林寒感到自己如墜冷窖,整個人的氣血和精神,都是要被凍結。

這種感覺,在林寒當時還只是一個小小凡武層次的小武者的時候,曾經遇到過。

絕望!

無助!

不可抵擋!

種種感覺,都是湧向心頭。

「不好!這楚驚才,是要擊潰我的武道之心!」

林寒陡然清醒過來,心中的那種死灰絕望般的感覺,立馬消散開來。

「好狠!」

林寒看向高空中那黃金大殿中的英偉身影,眸子閃過一絲極端冷意。

「咦?」

黃金大殿中,楚驚才似乎覺察到了林寒身上的變化,他輕咦一聲,隨即眸子又恢復了無波。

在他眼中,林寒不過是一隻卑微的螻蟻。

他剛才那一眼,只是抱著抹殺一隻螻蟻的態度。

但現在這隻螻蟻沒有被抹殺掉,只是讓楚驚才微微感到詫異,隨即便是懶得再關注。

他今日來此,主要是為了此次外宗大比榜首的寶物。

「段天辰,你奪得外宗大比榜首,將那寶物交給我。」

這個時候,楚驚才直接朗聲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