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慧知道自家老媽的脾性,說了句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許慧知道自家老媽的脾性,說了句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柳敏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橫幅嘀咕道:「什麼事,不能在電話裡面談。我得在這裡多吼幾嗓子,他們才會多給我點錢,以後也好給你補身子啊。」

柳敏嘟噥著,還是吩咐了自己窩囊的男人許傑道:「女兒叫我,看著點,別讓保安把我們的東西給拿了。」她旋即便離開了301醫院的門口,向著許慧所在的病房而去。

「女兒,什麼事?」

許慧剛剛走到病房門口,就開始嚷嚷了起來。

當她進入病房內后,頓時就看見了病房內的許慧以及華新兩人。

她一楞,心頭的火氣頓時湧上了腦際,她一挽手腕袖子,就朝著華新沖了過去,想要抓住華新的衣服,然後找人理論:「你這個庸醫,你差點害死了我的女兒,我跟你沒完,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華新滿頭黑線。

難怪柳敏能夠在大庭廣眾之下拉著條幅沖著路人嚷嚷,感情這性格如此彪悍。

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華新渾身一個激靈,身子一偏,便躲了過去。

許慧見狀,大囧:「媽。」

柳明完全無視了許慧,頭也不回的嚷嚷道:「女兒,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抓住這個庸醫,我要告他。」

說著。

她便指著華新,道:「你這個庸醫,最好跟我去公安局。」

「還公安局!」

我真不想吃軟飯 華新一陣惡寒。

「媽。」

許慧大囧,連連勸道:「媽,華醫生不是庸醫,華醫生不是庸醫。」

柳敏以為華新威脅了許慧,氣更大了:「好你個庸醫,你剛剛跟我女兒說了些什麼,你是不是威脅她了?我告訴你,你威脅不了我們,我們不怕你,不怕你。」

華新大囧:「阿姨,我真沒威脅她。」

「沒威脅?」

柳敏一副不信的表情:「你沒威脅她,她怎麼會幫你說話,我算是看透了,你們這群庸醫仗著自己有點點關係,平時治病一治治不好,二治還是治不好,還亂開一些貴葯。現在出了大事,就開始威脅我們了,我們不吃你這一套。」

「……」

華新大汗。

「媽。」

許慧窘迫不堪,她不得已從病床上走了下來,一把拉住了柳敏的胳膊勸道:「媽,你誤會華醫生了。」

柳敏轉頭見是許慧拿著自己,不由大急:「女兒,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的身體虛弱,趕快回去躺下,趕快回去。」

「媽,我的身體好多了。」

許慧為了讓母親放心,還刻意跳了兩跳,這才道:「媽,華醫生真不是庸醫,我們錯怪他了。」

「錯怪他了?」

柳敏任然一臉不相信。

「真的。」

許慧斬釘截鐵的質問著柳敏:「媽,你是不是收了人家的錢,故意來抹黑華醫生的?」

「沒有的事。」

柳敏搖頭否定,但是她躲躲閃閃的眼神,還是出賣了她。

「媽,我還不知道你。」

許慧慚愧道:「我就是因為收了人家一點點小錢,進了301醫院,故意讓華醫生替我洗胃。其實,我只是洗個胃嗎,根本用不著華醫生替我洗胃,也不是什麼大事。沒想到,進了醫院,一進就出不去了,還給下了病危通知書,這全怪我貪心,不該收那點小錢,差點把自己的命都給搭了進去。」

「女兒,你說什麼?」

柳敏一點內情也不知道,驚訝的看著許慧。

許慧慚愧的把自己被人收買進了301醫院,故意大喊大叫讓華新替她洗胃的事情說了一遍,還說出了華新的猜測,是華新的敵人或者是301醫院的競爭對手,故意乾的。

「什麼?」

柳敏震怒:「這是謀殺,這是謀殺!女兒,你告訴我,是誰,我要告他。」

許慧責怪道:「媽,你是不是也收了人家的錢,故意來針對301醫院和華醫生的?」

雖是詢問。

但是,華新以及許慧已經確定確實是有人給了柳敏錢,讓她故意這麼做的。

「呃……」

被許慧這麼看著,柳敏神情尷尬。

但是,她神情略微尷尬了一陣,旋即再次把矛頭對準了華新,怒道:「好你個庸醫,如果不是有人整你,我家女兒會差點丟了命了嗎?這全都怪你。如果我家女兒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就是兇手。」

柳敏這麼彪悍,華新在一邊看著,也不敢插嘴,只能報以苦笑。

「媽。」

許慧心頭有愧,自己是因為貪錢著了道,見到自家老媽還反過來污衊華新,感到臉色一陣潮紅,扭捏道:「這可怪不得華醫生,如果不是華醫生願意救我,恐怕……」

「女兒,媽一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柳敏大急,保證道。

「媽,你是不是真的收了人家的錢?」許慧抓住時機,追問道。

事情到了這一步,柳敏麵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嘴硬,死咬著不放。

「女兒,媽媽還不是看見你卧床不起,還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知道你以後治療一定要很多錢,對方自稱也是被華新害得,寧願給我們支持也要看見華醫生遭殃,所以……」

「所以,你就拿了人家的錢,來冤枉女兒的救命恩人?」許慧反問道。這個時候,柳敏啞口無言。

華新見是時候了,也不想看見兩人繼續就這個問題糾纏下去,打圓場道:「其實這事是我不對,害你們被波及了。你們的治療費用,我們一力承擔。」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當然該你們一力承擔,如果不是你,我家女兒會遭這樣的罪。」柳敏惡狠狠的瞪了華新一眼,華新汗顏,還真是潑婦,旋即他便把自己把她叫回來的打算說了出來:「希望你能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實話!」 「說實話!」

柳敏瞪大了眼睛看著華新:「你要我當著全國人的面丟臉?我不幹!」柳敏雖然是個潑臉踹的人,卻也不願沒事作踐自己。

「不幹?」

華新臉色有些不喜。

許慧見華新臉色很不好看,便知母親惹怒了華新。

她先是沖著華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華醫生,我媽不是這個意思,讓我跟她說,我跟她說。」

「好吧。」

華新想到柳敏這個潑婦的潑婦勁,有些招架不住。

旋即。

華新便看見許慧拉著柳敏到了角落。

至於他們說了什麼,華新一概不知,也不願偷聽。

許慧把自家老媽柳敏拉到一角,也沒怎麼勸說。

只是告訴她,華新可是301醫院內名符其實的第一醫師。

他的醫術是全醫院最棒的,自己老爸不是有個風濕腿嗎?怎麼看都看不好,冤枉錢也花了,還是疼,如果你得罪了華醫生,過了這村,便沒了這店,以後想請這麼好的醫生給自己看病,人家都還不願意呢。

柳敏想想,也覺得是這麼回事。

再加上她自己收了別人的錢,詆毀了華新這麼久,心裡也有點小小的愧疚,便答應了下來。

華新得知柳敏答應了下來,便告訴她明天早上會召集新聞發布,希望她到場。

雖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承認自己貪錢,太丟人。

她也不得不這麼做。

華新與許慧母女兩人談攏之後,便各自離去。

安平得到華新的允許后,也開始著手準備新聞發布會了。

安平先是找到了醫院最好的會議大廳,然後便通知了京城知名的幾家報社。301醫院的『醫療事故』早已經在媒體圈內引起了轟動,人人都想得到一手治療。

安平雖然只通知了幾家報社的記者,但是他知道新聞發布會上一定會有很多的記者到場的。

翌日。

安平,華新等301醫院的代表,都抵達了會議大廳。

新聞發布會還沒正式開始,便有很多名記者已經提前到達,在設置好的新聞發布的現場靜靜的等著,期待著新聞發布會的開始。

華新抵達現場時,便看見現場來了很多記者。

從他們的話筒以及工作證上面的標記,便能認出他們是京都時報,京城都市報,京城青年報等諸多知名報社媒體的工作人員。

新聞發布會的現場,前一天便已經準備好了。

會議大廳打開后,安平,華新以及301醫院的工作人員進入現場后,大量的記者湧入會場。他們爭相恐后的想要佔據前排的位置,然後整理自己的工具,話筒,攝像器等等。

301醫院的工作人員,示意安平一切準備就緒,只等時間一到,便可以開始了。

安平,華新以及許慧這個當事人,還有胃腸科的主任呂鴻一一到場。

上午10點,一切準備就緒。

安平輕輕拍打了一下身前的話筒,會場內頓時響起一陣啪啪啪的刺耳聲響。

他環視了一眼會場,率先開口道:「301醫院今天召開新聞發布會,就是想要就最近的一起『醫療事件』,向大家做一個簡單的介紹。稍後,大家有任何疑問,可以提問。」

新聞發布會現場,大家都知道這個規矩。

安平便從許慧進入醫院,因為食物中毒要求洗胃,她強烈要求華新替她洗胃開始說起,到華新替她洗胃,到華新離開京城,許慧病情惡化,直到301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直到華新返回醫院,再次替許慧治療到現在為止。

「許慧的病情經過我院的研究,已經替她下了病危通知書。華醫生返回京城后,再次替她進行治療,她現在的身體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只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休養,便能痊癒。」安平平平淡淡的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告訴了現場的新聞媒體的記者朋友們,至於許慧病情的幾次轉折情況,並沒有告訴現場的記者朋友,而是留給大家自行提問,來解開心中的迷惑。

「現在大家有什麼需要問的嗎?」

安平這話一出口,場下便有很多的記者朋友舉起了手。

安平隨意指了一名最近的記者朋友,後者站了起來,直奔問題的關鍵點道:「安院長,許慧是因為食物中毒進入醫院,華醫生替他洗胃之後,她休養一段時間理應痊癒,為何突然間病情急劇惡化,到了要下病危通知書的地步呢?」

安平看了眼胃腸科主任呂鴻。

呂鴻點了點頭,看向身前的這位記者朋友道:「這個問題,我可以替你解答。許慧進入我們醫院,經過急診科的確認,許慧確實是因為食物中毒導致的劇烈腹痛!由於病人許慧強烈要求華醫生替她洗胃,我們便答應了下來。」

「華醫生替她洗胃后,我們對她體內的胃液情況以及體內的血液情況做了全面的毒性分析,雖有少量的毒素混入體內,但是對許慧的健康沒有任何的危害。」

「她病情突然急劇惡化之後,我們也對她的血液做了全面的毒性分析,最開始什麼都沒有檢測出來。 第一至尊 但是,我們並不死心,把血液樣本交到國家權威機構檢測,發現許慧體內有種慢性化學藥品,經過分析研究,國家研究機構確認這種物質是在洗胃后一段時間才被注入許慧體內的。」

「醫院確認,有人下毒。」

呂鴻便道:「是因為有人刻意投毒,許慧的病情才會急劇惡化。」

「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

安平旋即再次看向現場的記者朋友。

旋即,他又點了一人。

這人站了起來,直接問道:「下毒,什麼人要對她下毒?是不是你們醫院的內部工作人員工作疏忽所導致,或者是你們的借口?」

這個問題,矛頭直指301醫院。

安平臉色很不喜,但是卻沒有拒絕問答這個問題。

「這種物質,我們醫院沒有,所以並不是我們的工作疏忽所致。我們醫院與許慧之間並無恩怨,沒有必要向她投毒。至於有人為何要向她下毒,我們有個猜測,有人想栽贓嫁禍!」

「栽贓嫁禍?什麼人要這麼做,為什麼?」

「許慧的身體現在怎麼樣了?」

一連幾個記者站了起來,提出自己的問題。

許慧這個當事人也站了出來。

記者好奇她為什麼要華醫生替她洗胃,她也一五一十的道了出來,是因為金錢。有人刻意指使她這麼做,她沒想到自己會被人下毒,所以站了出來。

許慧的話一下子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記者們的嗅覺如同狗鼻子般靈敏,紛紛看向華新,想要知道這個年紀輕輕的特聘醫師有什麼話要說,覺得是什麼人在冤枉他,華新站了出來,直言不諱的告訴現場的記者朋友:「他懷疑是京城的正武集團故意布局來陷害自己的!」 第1159章

「啊!」

撕爛一聲,苗雙雙驚叫出聲!

「你幹什麼?」

「你想反抗我么,你就不怕你自己體內的情蠱折磨你么?」

苗雙雙氣憤的凝視著華新,旋即夾緊了自己的雙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