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洋就像一個大家長,一直無微不至的照顧社團里每一個人,被他照顧慣了,都有點習以為常了。

許洋就像一個大家長,一直無微不至的照顧社團里每一個人,被他照顧慣了,都有點習以為常了。

許洋朝她點點頭,自己也戴上口罩,重新投入到工作狀態中。

作為這次實驗的主要負責人,蘇歌分別去查看大家的測試結果,實驗室里一時無人再說話。

半抹斜陽從陳舊的窗檯灑進來,實驗室每道身影都在認真忙碌著。

「嘭!」

一片安靜中,實驗室大門突然被人用力踹開。

原本就有些搖搖欲墜的門,徹底報廢了,四分五裂的倒進實驗室。

「卧槽!」眾人齊齊一驚,齊飛第一個反應過來,口罩一扯,惡狠狠看向門口。

誰他媽作死竟然作到他們實驗室來了?

一抬頭,瞬間愣住。

一身白裙的孔雪站在門口,那細胳膊細腿弱不禁風的樣子,完全讓人聯想不到她踹那一腳門的時候是什麼畫面。

「這女人怎麼來了?」

萬候一下意識看了眼蘇歌。

這不正是今天找小歌麻煩的那笑話么。

學校不是已經給她下了退學通知,還沒走呢?

「孔雪同學,請問你來我們實驗室做什麼?」

許洋看著破碎的實驗室大門,再看了眼門口站著的孔雪,沉了沉臉,走過去。

「找人。」孔雪朝許洋盈盈一笑,然後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放在他胸口,隨即臉色一變,重重將人推開,大步走進去,「我來找蘇歌。」 聽到聶甄這麼說,水雲裳十分激動,小聲問道:「成功了?」

聶甄虛弱地點了點頭,對水雲裳說道:「丹田已經修復,只不過李師姐的傷勢還是有些嚴重,我這裡有兩枚療傷丹藥,等她蘇醒后給她服用,靜心修養幾日,便不會有大礙了。」

水雲裳看著眼前的聶甄大汗淋淋,連後背都被虛汗給浸濕了,臉色異常的慘白,哪怕是在經歷了自己的藍海雷陣后的聶甄,臉色都沒有那麼難看過。

其實以聶甄現在的實力,施展五陽鎖宮術本來就有些勉強,需要調動他所有的靈力,何況聶甄先煉丹救治袁騰,又與水雲裳一戰身受重傷,立馬又施展五陽鎖宮術,對身體的負擔實在是太龐大了。

「聶兄,你沒事吧……」水雲裳心頭有些顫動,雖然是她邀請聶甄出手救治李嫣雨的,但聶甄現在的樣子又頗令她心痛。

聶甄笑道:「沒事,我暫時先離開,等李師姐蘇醒后,給她服用丹藥即可。」

聶甄將兩枚丹藥遞在水雲裳手中,然後腳步有些虛浮地往密室外走,而水雲裳則是怔怔地看著聶甄的背影,雖然現在的聶甄十分虛弱,但在水雲裳的眼中卻無比高大。

「聶兄,今日你的恩情,雲裳感激不盡,來日若是有什麼要求,雲裳萬死不辭。」水雲裳朝聶甄喊道,而後者也沒回頭,只是隨意的擺了擺手。

密室的大門緩緩打開,此刻密室外已經站滿了天一閣的弟子,天一閣除了大閣主玄風老人外,幾乎所有人都來到了這裡,都在用擔憂的眼神往密室看。

見到聶甄打開密室的大門,所有人都十分激動,有一名天一閣女弟子最是按耐不住,直接上前對聶甄急道:「聶師兄,我李師姐她……」

聶甄笑了一下,對天一閣眾人說道:「諸位放心,小子我幸不辱命……」

「呼!」聽到聶甄這麼說,天一閣幾乎所有人都重重地鬆了一口氣,有些女弟子甚至已經喜極而泣,可見李嫣雨在天一閣弟子的心目中還是頗有地位的。

「聶小友,我閣這次真的是欠了你大人情了!以後但有要求,我天一閣一定回報!」極寒閣主性格清冷,此刻卻也激動無比。

聶甄笑道:「極寒前輩言重了,如果大家關心李師姐的話可以去看看,不過李師姐雖然丹田恢復了,可現在還未蘇醒,何況她畢竟身受重傷,還需要好好修養才是,別太打攪她了,等她蘇醒后,服用我留得丹藥,再服用些平和的藥物,確保無虞。」

天一閣的丹道高手天丹長老連連點頭道:「這是自然這是自然,如果連這些事情我都做不好的話,我也愧為天一閣長老了。」

天丹長老還是有些慚愧的,自己號稱天一閣丹道最強者,可對自己門下弟子的傷勢一點辦法都沒有,反倒要人家年輕人出手。

「聶賢侄,無論如何,我天一閣都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有機會,你可以來我天一閣坐一坐,和我門下弟子交流交流。」極寒閣主破天荒地邀請道。

聶甄笑著拱手道:「有機會的話,晚輩一定前來拜訪。」

而聽到極寒閣主的邀請,天一閣的眾女弟子們都露出嬌羞的表情,其實聶甄並不清楚,天一閣因為核心弟子都是女性弟子的緣故,如果有宗門高層邀請異性弟子來天一閣,那就是有邀請對方來天一閣找伴侶的意思,雖然這種情況並不多見。

這時候,天丹長老卻發現聶甄似乎體內靈力十分稀少,目露關切道:「聶小友,你的狀況似乎有些不妥啊,我這邊有些療傷和補充靈力的丹藥……」

被天丹長老一提醒,大家才注意到,聶甄現在的狀態有些不穩定,顯然是帶傷的情況下又過度消耗靈力所致。

剛才大家一門心思都在關心李嫣雨,倒是忽略了聶甄的身體狀態,如今才發現,聶甄似乎有點過度虛弱了。

聶甄擺了擺手道:「我自己還有一些丹藥,諸位不用擔心,我先去看看外面比賽的情況。」

聶甄說完,緩緩離開密室,天一閣的人有一些留下來準備看望李嫣雨,而也有一批人則是跟隨聶甄去了比賽擂台。

天丹長老進入密室里,第一時間先查探李嫣雨的狀況,看到李嫣雨的丹田完全復原,當場就嘖嘖稱奇。

「雲裳,聶甄是煉製了丹藥給嫣雨服用的么?」天丹長老看向水雲裳好奇道。

水雲裳搖了搖頭,把自己所見告訴了天丹長老等人,頓時四周的人都十分稱奇,都震驚這世上居然還有這等神奇的手法。

「聶甄應該是有他的奇遇,繼承了某些神通吧,否則一個出生從屬國的人,很難想像他能成長到這般地步。」極寒閣主驚嘆道。

「對了,極寒師叔,外面比賽如何了?」水雲裳突然問道。

「比賽?我天一閣這次所有弟子都被淘汰,冠軍已經與天一閣無緣,所以我們都來到密室外了,怎麼了?」極寒閣主回答道。

水雲裳眉頭微微皺起,說道:「聶兄為李師妹治療至少有一個時辰的時間,比賽也不知道進行到什麼時候了,我感覺給聶兄恢復體力的時間並不多。」

極寒閣主被水雲裳這麼一提醒,頓時說道:「不錯!聶甄進去沒多久,就有兩場比賽結束了,現在一個時辰都過去了,就算比賽多麼激烈,恐怕給他恢復體力的時間都不多了。」

水雲裳聽罷,連忙把聶甄給的兩枚丹藥塞在天丹長老手中,囑咐天丹長老等李嫣雨蘇醒后給她服用,連忙衝出密室。

「雲裳,等一……」極寒閣主話都還沒說完,水雲裳的人影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天丹長老看著有些錯愕的極寒閣主,呵呵笑道:「極寒閣主,女生向外喲……看來咱們這個得意弟子心裡頭有人了……」

「這……」極寒閣主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她轉念又想,如果水雲裳真的配給聶甄,似乎又不是什麼壞事。

話說,當聶甄等人趕回會場的時候,十六強對決已經進入了尾聲,最後一組對決,以蘇琦雨獲勝作為終結。

當聶甄進入演武場區域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聶甄身上,不少人都看出來聶甄的狀態有些虛弱,一些與聶甄有仇的人,看到聶甄這個樣子,心情都舒爽不已。

聶甄卻沒有去理會眾人的眼光,往看台方向慢慢走了過去,而有些跟著聶甄回來的天一閣弟子,來到演武場區域,就對著看台上的玄風老人大喊道:「大閣主!李師姐得救了!聶師兄他成功了!」

這番話如同一石激起千層浪,一下子現場就炸鍋了!

「什麼?!丹田破碎都能救回來?!不會吧?!」

「聶甄簡直逆天了啊,如此看來,武道競賽雖說未必能得冠軍,但丹道競賽誰是聶甄的對手?!」

「未必未必……說不定聶甄只是得到了什麼奇妙的丹方,但不代表他的丹道實力就能超越其他人,其他宗門的丹道高手如果得到他的丹方,也許照樣能煉製出同樣效果的丹藥來。」

一時間,眾人話題的中心全都放在了聶甄的身上,都在討論聶甄是怎麼為李嫣雨修復丹田的。

玄風老人站起身,公然對聶甄抱拳道:「聶小友,此次我天一閣欠你一個大人情,我玄風不說什麼客套的話了,以後若有什麼事情我天一閣幫得上忙的,聶小友千萬不要客氣!」

聶甄朝玄風老人笑了一下,說道:「晚輩只不過略盡薄力,前輩客氣了。」

玄風老人朝聶甄露出善意的笑容,又對卓不凡、段榮等人鄭重道:「諸位道友,今日這份情,我玄風記著了,你我兩家宗門往日並無太多交情,可在危難時刻,卻能拔刀相助,足見諸位道友的風骨,就連門下弟子都是這般,未來我們兩家還是需要多多走動才是啊。」

玄風老人這已經是明示兩家宗門未來要締結盟友關係,卓不凡等人也十分驚喜,想不到聶甄的行為,居然給多寶宗帶來如此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個混賬居然真的把那婆娘的丹田給修復了?!」上官玉在憤怒的同時,也十分不解,這世上難道還真有能夠為別人修復丹田的手段?

之前他十分囂張,認定聶甄無力回天,可聶甄偏偏就能把人給救回來,這無異於在大庭廣眾面前羞辱了他上官玉,這讓上官玉對他的殺心更加重了。

「徒兒,記著,在擂台上你遇到聶甄的話,一定要下死手!此子的存在對我元元宗來說,絕對是一個威脅!」林無悔用十分怨毒的語氣對上官玉傳音道,之前聶甄的表現再加上這一回,已經讓這位宗門宗主徹底注意到他了。

聶甄一次次給大家帶來的奇迹,實在是太令人感到忌憚了,林無悔已經發覺,聶甄的存在會給元元宗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你找小歌學妹做什麼?」

一見情況不對,齊飛幾人齊齊走上來橫在孔雪面前。

今天的事誰不知道,這孔雪一看就是來報復的。

有他們在,休想報復小歌學妹。

看著緊張的眾人,孔雪笑得一臉諷刺,「我不過是找她說幾句話,你們這麼緊張做什麼?看你們這樣,是不是都跟她有一腿啊?這蘇歌可真有本事啊,比我厲害多了。」

「你這女的嘴巴怎麼這麼賤啊!」

「別以為你是女的我們就不敢對你動手。」

「我們社團不歡迎你,請你滾吧!」

幾位學長都被氣得不輕,孔雪卻依然笑盈盈站在原地,目光穿過眾人,看著站在最後的蘇歌,「蘇歌,我只是找你說幾句話,你躲什麼啊?怕我吃了你不成?」

如今的孔雪,已經完全換了一副面孔。

哪裡還像平時見到的那樣清純無害、楚楚可憐。

就連笑容都帶著濃濃的風塵味。

「學長,你們讓開吧,讓她和我說幾句話。」蘇歌至始至終站在原地沒動過。

更不存在躲什麼。

「小歌學妹……」齊飛回頭擔心的看了蘇歌一眼,見她眼底毫無懼色,他最終沒說什麼,揮了揮手,幾人一起讓開。

孔雪這才一步步朝蘇歌走過去。

先是上上下下將她打量了一眼,孔雪慢慢斂了些笑意,陰陽怪氣的開口,「蘇歌,首先,我要恭喜你啊,你贏了,我輸了,輸得一敗塗地。」

「我從沒想過跟你爭什麼比什麼,如今的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我沒有贏,不過你確實輸得很徹底,但不是輸給我,而是輸給了你自己。」

蘇歌說完,孔雪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肆意的大笑起來,「瞧瞧,瞧瞧你真是好高尚啊,也真是好謙虛啊,沒有跟我爭什麼比什麼?蘇歌,你從兩年前一入學,大家就處處拿我跟你比較,什麼誰長得更漂亮,誰成績更好,這些,你難道沒聽過?」

「聽過又怎麼樣,嘴長在別人身上,別人怎麼說,跟我有什麼關係?」

「是啊,跟你沒關係,因為在別人眼裡,你處處都比我好,長得比我漂亮,成績也比我好,你當然可以不去聽不去想,可是我不可以,蘇歌,你是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被你踩在腳底下?」

蘇歌一直冷漠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表情,她微眯起冷眸,「孔雪,在你眼裡,那些虛有的東西就那麼重要嗎?」

她,從來沒有把她踩在腳底下。

她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兩段人生,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比較的。

嘴長在別人身上,別人怎麼說,為什麼要去在意?

她們是來學校學習的,不是來出風頭的。

孔雪完全,本末倒置了。

「虛有的東西?對我而言,那些可不是虛有的東西,我享受被仰望、稱讚、擁護的感覺,看著那些蠢貨一個個跪舔我的樣子,你知道我心裡有多開心嗎?什麼學霸校花,什麼女神,哈哈哈,大家都是這麼叫我的呢。」 現如今,九宮派對聶甄印象極佳,天一閣更是以後大有同進同退的意思,冰河谷態度曖昧不清,而五形宗和八極門,雖然沒有表態,但是很明顯,他們沒必要和一個擁有斷臂重生與修復丹田兩大神通的人交惡,不僅不會交惡,甚至還會有所偏向。

一時間,三大帝國的七大宗門,除了元元宗之外,其他宗門或多或少,居然都與多寶宗交好,這對元元宗來說,絕對是個極為不利的信號。

而林無悔敏銳地發現,之所以會有這種變化,歸根結底原因就在於聶甄身上!

只要除掉聶甄,一切友善的關係都會煙消雲散!

上官玉聽到自己師尊的吩咐,用陰冷的聲音回答道:「師尊放心,就算沒有師尊的提醒,弟子也會將聶甄的人頭給拿下來!」

自從與聶甄接觸以來,上官玉一直都感覺自己被聶甄壓在頭頂上,尤其是在萬獸山脈,聶甄居然暗算了自己,利用自己追殺他的時機,利用旁門左道找到他的同門圍毆自己,令自己功敗垂成,這件事情在上官玉看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只有用聶甄的鮮血和生命才能將這份恥辱洗刷乾淨。

如果上官玉還是之前的上官玉的話,對眼前能屢次戰勝天境六段的聶甄,顯然是無能為力的,但顯然現在的上官玉已經大有不同,在現階段上官玉還保留著自己的底牌,就是等著與聶甄交手的那一刻。

與此同時,看台頂層的宗主們已經開始抽取下一輪比賽的簽了。

現在七大宗門的弟子只剩下八名弟子了,其中最倒霉的就是天一閣,天一閣的弟子水雲裳和李嫣雨全都已經被淘汰了,可以說接下來的比賽,冠軍誰屬已經和天一閣沒有什麼關係了。

而剩下的八名弟子中,九宮派弟子佔了三個名額,分別是九宮派第一弟子蘇琦雨,和第二弟子曾厥,還有就是震宮第一弟子雷晏分別都進入了八強,而其他宗門則分別只佔有一個弟子。

多寶宗自然是聶甄,元元宗則是上官玉,而冰河谷的最強弟子魏朝也進入了榜單。

其實魏朝的實力和秦無饜在伯仲之間,他之所以能夠殺入八強,除了實力之外,運氣也佔了一定程度的因素。

至於五形宗和八極門兩宗,都是最強弟子殺入八強,五形宗的第一弟子名為周尚,而八極門的第一弟子名叫華英,他們的修為都在天境五段。

其實比賽到了這個階段,基本上所有弟子的實力大家心裡頭都有點數了。

目前的八名參賽者,基本上能分為兩個層次,以蘇琦雨、聶甄、曾厥、上官玉四人為一隊,作為第一梯隊,而雷晏、魏朝、華英和周尚四人實力次之,作為第二梯隊。

蘇琦雨和曾厥二人一個修為天境七段一個在天境六段,實力遠超其他人的修為,而聶甄已經兩次擊敗天境六段強者,論起實力來絕對不會弱於他們二人,而上官玉雖然明面上修為是天境五段,但他居然能在三招內轟碎李嫣雨的丹田,可見他實力遠超李嫣雨,而李嫣雨則是天境五段強者,所以這四人或是修為強悍,或是戰鬥力強大,都足以佔據第一梯隊的位置。

而第二梯隊的四人修為都在天境五段,且沒有太怎麼強大的戰績或者逆天的實力,所以這四人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註定是陪太子讀書的了。

卓不凡、段榮等人,在內心深處不斷祈禱聶甄在這一輪里抽中第二梯隊的人,而且是在靠後的時間被抽中的。

因為現在聶甄體內傷勢未愈,又勞心勞力,此刻無論是靈力還是體力,都已經處於一個十分嚴重的消耗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聶甄遇到蘇琦雨這樣的對手,恐怕將會十分不利。

不是他們對聶甄沒有信心,而是聶甄的狀態實在是太不理想了,但如果聶甄是對上魏朝這類對手的話,那就讓人放心不少了,以聶甄的實力,哪怕是在如此不利的狀態下,照樣可以輕鬆戰勝對手。

而且聶甄被抽取到的場次越晚,那給他恢復和修養的時間就越多。

其實,在這一刻,所有與聶甄交好的人,都是這麼希望的。

而聶甄並沒有浪費這一點點的時間,趕緊從納戒中取出許多療傷和恢復體力的丹藥,吞入口中之後抓緊時間催動自己體內不多的靈力開始煉化藥力。

而坐在聶甄一旁的燕若雪十分好奇地看著聶甄,她發現自己是越來越看不透聶甄了,明知道對自己會加重負擔,聶甄居然還是答應了別人。

對待敵人十分無情,但對待可以作為朋友的人,聶甄絕不會拒絕幫助,他就是這樣一個純粹的人,卻比這世上許多複雜的人要值得信賴。

突然,燕若雪心中有種奇妙感覺,如果就這麼跟著聶甄一路修行也不錯,說不定會有更多的奇迹出現也未可知。

然而,所謂怕什麼來什麼,八強對決第一輪是由太一尊者抽籤的,太一尊者從簽筒中抽出第一個名字,然後打開紙簽一看就愣了,然後視線往多寶宗的方向瞟了一眼。

雖然太一尊者的動作很細微,但還是被有心人捕捉到了,多寶宗的陣營突然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太一尊者開口宣佈道:「多寶宗,聶甄。」

「糟了!」段榮等人心中驚呼,事與願違說的就是這種情況了,明明聶甄在極為需要休息的情況下,居然又好死不死被第一個抽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