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是這麼說,但是我們現在可幫不上什麼忙!尤其是我,被下了壓制精神力的藥,一時半會兒根本就沒有辦法形成有效戰鬥力!”

“話是這麼說,但是我們現在可幫不上什麼忙!尤其是我,被下了壓制精神力的藥,一時半會兒根本就沒有辦法形成有效戰鬥力!”

“他們……其實多數都是被我連累死的!”目光露出悲慼,一直以來都順風順水的呼延,第一次覺得自己無用到了極點!

“如果只是精神力因爲藥物受損或者受到壓制,導致戰力受損的話,或許我有辦法!”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處於旁觀姿態的樓尋卻突然搭話。

手往衣兜裏面一掏,拿出一管藥劑:“我手裏剛巧有一管用來回復精神力的藥劑,放在我這裏也沒什麼用,你拿去用吧!”

說着,將藥劑朝着呼延丟了過去,表現得格外的隨意,顯然沒有將這個東西放在眼裏。

倒是呼延,在聽到樓尋說他有辦法之後,就淡定不下來了。

當看到樓尋用這樣輕慢的態度,對待那管藥劑的時候,更是不知所措,有心想要說什麼,卻在看到樓尋隨手將東西扔給他之後,更是手忙腳亂的趕緊將東西接住,其他的就什麼都顧不上了。

那是有可能恢復他精神力的藥劑,可不能隨便磕着碰着了,萬一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他想要完全養好自己的精神力,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更不用說,那些人也不會給他那麼長的時間去好好的修養。

他可不敢保證,這個丟給自己藥劑的人,手裏面到底是不是還有多餘的藥劑。

成功的將東西放回到自己的懷裏之後,呼延這才緩過神來,鬆了一口氣。


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寶貝一樣的將藥劑拿在手裏端詳了一會兒,呼延沒給其他人反應的時間就將藥劑灌了下去。

“祭祀大人!”看得他帶來的人目瞪口呆,有心想要勸說,卻已經來不解了。

只看見呼延喉頭一動,已經將藥劑完完全全的嚥了下去。

藥劑入喉之後,似乎看起來沒有什麼效果。

樓尋倒是充滿興味的挑挑眉,笑了:“你倒是不怕我坑你!”

“我不相信你,只是相信我自己的直覺!”搖搖頭,呼延倒是相當的自信了。

樓尋聳聳肩,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過了短短的一瞬間,呼延的臉色開始有了變化,只是隔着遮擋,並沒有任何人發現。


要是這個時候有人湊近了觀潮到他眼部的皮膚,就會發現那顏色已經和煮熟了的蝦子沒有什麼區別了。

大顆大顆的汗珠,從他的身上滲了出來,很快就浸溼了他那已經看不出顏色來的祭祀長袍。

原本還算寬鬆的袍子,被汗水打溼之後,緊緊的貼在了他的身上,讓他顯得格外的狼狽。

這還是他成爲祭祀之後,從來沒有過的情況。

偏偏這個時候的他,全身心都已經投入到了抵抗腦海深處傳來的劇痛,並且用全部的意志力來讓自己不要那麼失態。

其他的,呼延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在意了。

反倒是別的人,在這樣極短的時間裏,注意到了呼延的異狀。

哪怕還看不出來呼延的表情,僅僅是看呼延這般的狼狽,就足夠讓熟悉他的人,明白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情。

“你給祭祀大人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伊蓮娜想要伸手扶一把,卻又擔心會弄巧成拙,傷到呼延,只好調轉槍頭,指着樓尋,大聲質問。

樓尋卻不以爲意:“想要短時間內恢復精神力,連這點兒小意思都承受不起?”

輕飄飄的一句話,讓伊蓮娜他們這邊全部都炸開了。

“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咯!”聳聳肩,樓尋依然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雙方的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意識到不對勁,雲落天趕緊出來打圓場:“大家都冷靜一下,樓尋他不是那種會坑害隊友的人,只是不太會說話,還希望大家不要跟他計較。”

“他給出來的藥絕對是有效果的,但是我們聯盟出品的這類藥物,在清理神經方面的毒素的時候,不可避免的會引發神經性疼痛,只要堅持過去,就可以了!”

雲落天的解釋,勉強將大家都安撫了下來。

擔心着來自沙漠部族的原住民,勉強按捺住擔憂,全都一臉緊張的圍在呼延的身邊,一臉的緊張。

就在這個時候,警報聲又響起來了。

營地裏面的所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這是又有人闖進營地的緣故。

而且,來者不善!

唯一不清楚的,只是過來的敵人,到底是找誰的而已。

雲落天看了一眼還在恢復當中的呼延,當機立斷:“你們保護好你們的祭祀大人,我們出去處理一下,要是有什麼漏過來的小魚小蝦,還需要你們解決一下!注意,千萬不要再這個時候讓人碰到呼延!”

三兩句吩咐完,雲落天看了一眼自己的隊伍,一揮手:“走!”

小隊的人,迅速的離開了營地大廳,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只需要一眼,雲落天他們認出來了,這是追過來準備對呼延他們下手的人。

別說他們已經收留了呼延等人,就看這些人氣勢洶洶的樣子,還有滿地被徹底破壞的機關,雲落天就知道他們這些人根本就沒有顧及到他們。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說的?殺就完了! 對面的人,顯然也認出了雲落天他們,雖然人數上比他們影響力稍微多那麼一個兩個,但是着並不會對他們有什麼影響。

早就已經得到了族長的吩咐,在追蹤呼延祭祀他們的時候如果發現了雲落天等人就要直接抓回去的黑衛們,在看到雲落天他們的時候更是心中一喜。

這可真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了。

要追殺的人近在咫尺,就連特意交代要抓的人,也同樣好運的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看到雲落天他們一言不合就要動手,黑衛們也一臉獰笑的圍了上去。

到底是特意被訓練出來的人,就算是其他方面差了一些,本身的實力卻一點兒不差。

就算雲落天他們多了一個人,武器上面好了點兒,一時之間也陷入了膠着的狀態。

尤其是雲落天他們人數不佔優勢,就算樓尋、邱落兩個人的戰力比較高,那也只有兩個人而已。

而對方卻從來都沒有輕敵的意思,戰力和樓尋他們差不多的,也有五六個。

要不是憑藉着手裏的武器更加順手,都很難周璇過來。

好在……

他們現在可不是隻有他們自己這麼一個隊伍的人。

雲落天忙裏偷閒的按照之前約定的通知信號,告知薛平他們過來支援。

“噗嗤!”就是這麼一分神的功夫,雲落天的胳膊被對手劃傷了。

鮮血從傷口的部位滲了出來,隱隱透着黑色。

“大家小心,他們的刀上有毒!”來不及處理傷口,對面的攻擊又過來了,只好連忙出手抵擋,順便提醒自家隊友。

受傷的胳膊漸漸無力,傷口流出的血漬也越來越黑,毒素正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深入到雲落天的體內。

雲落天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受控制,目光所見的地方,也開始漸漸變得模糊起來。

突然整個人晃了一下,胸膛再次捱了一刀。

這次這刀有點兒狠了,鮮血就像開了閘一樣,往外噴涌。

“落天!”注意到雲落天手上的情況,大家的臉色都變了,尤其是邱落和樓尋兩個人,手下的動作更是兇險了不少。

來不及多做其他的反應,兩人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道,將就近纏鬥的幾個人推開,來到了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的雲落天身邊,將人扶住。

袁信臉色微微變了一下,抽空移動了一下目光,轉向了到現在還沒有來的薛平等人埋伏的方向:“落天的增援信號明明已經成功發出了,爲什麼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動靜?”

“對呀,爲什麼人還沒有到?”隊伍裏的其他人,聽到袁信這麼說,也紛紛議論起來。

手上的動作卻沒有一個人敢停下來。

有了雲落天的前車之鑑,他們更是完全不敢讓黑衛們的刀子落到自己的身上去。

因爲這樣的顧忌,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其實相當的被動。

本來就因爲人數的原因,隱隱處於劣勢,靠着戰力最強的幾個人在前面頂着,這纔沒有特別的悽慘。

但是雲落天這個狀況一出,平衡瞬間被打破了。

對比有些縮手縮腳的小隊來說,黑衛們顯然是無所顧忌的,打法上更是兇狠異常。

然而隨着袁信自然而然的詢問援軍的話,和其他人同樣自然的反問和疑惑,讓黑衛們心裏有些拿不準他們口中的援軍到底是真的有,還是隻是爲了嚇唬他們才說的。

“動作快點,先把這幾個傢伙收拾了再說其他的!”其中一個已經跟着邱落他們一起轉移了陣地,衣服上面明顯和其他人不太一樣的傢伙眯了一下眼睛,吩咐了一句。

“是!”其他人立刻應了下來。

一時間,雲落天這邊的壓力更大了。

“噗噗!”

就在這個時候,黑衛們的後方卻傳來了利刃插入人體的聲音,一聲聲的連成串。

“小心身後,有人……偷襲!”

有的勉強發出了警報聲,前面的人這才發現,他們竟然就這樣被人包圍了。

作爲黑衛裏面的一個隊長,正在和夥伴們一起對着雲落天他們施壓的那人,這個時候的臉色是真的和他們的名字一樣了。

抽空朝後面看了一眼,他知道這次他們是真的沒有辦法達成目的了。

“你們給我等着,我們還會回來的!”既然已經知道事不可爲,他自然也就沒有必要非要堅持下去了。

他們是帶着任務來的,但是卻沒有必要做無謂的犧牲。

撂下一句狠話,他下達了撤退的指令。

“不能讓他們就這麼走了!”然而,現在的主動權已經不在他們的手上了,邱落看了一眼已經嘴脣烏青,徹底失去意識了的雲落天,怒了。

邱落髮話了,其他的人跟着圍了上去。

一個想跑,一個想留,兩隊人馬就有這樣纏在了一起。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強大的精神威壓,突然席捲而來。

感受到這股壓力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雙腿一軟。

感受追身的,還要數邱落、洛詩詩他們。

因爲他們曾經感受過實打實的精神交鋒,而現在的這股精神威壓,竟然比之前他們感受過的兩股壓力加在一起還要可怕。

而黑衛們原本還算正常的臉色,卻瞬間蒼白了起來,冷汗更是不斷的往外冒着,擦都擦不過來。

但是這股壓力,來得快,去的也快。

邱落他們這邊僅僅是感受到了短短一剎那的時間,身上的壓力就瞬間解除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