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

夏天緩緩的握緊雙拳,到現在,他真的已經無計可施了。

難道要放棄嗎?

不……

夏天咬緊牙關,雙眼之中布滿血絲,身上的血液都在沸騰,哪怕戰死,也不能放棄!

「啊——」

低沉的吼聲在天地之中響徹,像是巨龍的怒吼,又像是對命運的抗爭。

哪怕是死,也要一戰。

「轟!」

這一刻,他一腳踏在冰凍的海面上,直接將冰凍的海面都踩出一條裂縫,觸地的瞬間,高高躍起,如同一顆炮彈一般,朝高空中國的紀寒而去。

同一瞬間,那些冰鳥轟然落下,身下恐怖的爆炸氣浪襲來,化為夏天的動力,讓夏天在空中化為一道殘影,瞬間便出現在紀寒面前。

「他想與我空中一戰?呵呵,真是找死!」

紀寒眼中寒芒閃過,一劍朝夏天的胸膛刺去。

沒有任何阻擋,冰劍瞬間刺進夏天體內,將夏天前後洞穿,夏天張嘴吐出一口鮮血,然而,嘴角卻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

「呵呵,愚蠢!」

紀寒看著看著夏天嘴角的那抹笑意,就像是看見了白痴一般,語氣更是無比的嘲諷。

「難不成,你以為同樣的錯誤我會犯兩次嗎?」

沒有絲毫猶豫,紀寒嘴角帶著殘忍的笑意,將刺進夏天胸膛的冰劍再次深入,劍柄直接頂在了夏天胸口。

然而,下一刻,一股死亡的氣息忽然將臨在他心頭。

夏天依舊笑著,口中不斷有鮮血流出,身上的傷更是已經到了頻死的地步,但是,這一刻,他抓住了紀寒的手臂。

就像是掐住了命運的咽喉……

「這一次,是真的啊……」

他依舊笑著,看著紀寒的目光,就像是看著一個白痴一樣,在紀寒緩緩收縮的瞳孔中,一把雷槍在他眼中越放越大。

距離太近,並且他的手臂被夏天死死抓住,無論怎麼掙脫也掙脫不開。

紀寒身上寒意爆發,想要將那雷槍冰凍,他也確實做到了,那把雷槍確實被冰凍了,並且將夏天那隻握住雷槍的手也給冰凍了。

但……那又怎樣?

被冰凍的雷槍一樣是槍,同樣的鋒利,同樣的致命,只要夏天不鬆手,它就是紀寒的噩夢!

「轟!」

冰槍朝紀寒的頭顱轟擊而去,儘管紀寒急速的將頭偏移,然而,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他還是晚了一步。

冰槍刺出,在紀寒臉頰上劃過,割掉一大片血肉,連帶著他一隻左耳,也被洞穿割斷。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天地之中響徹,紀寒的半片臉頰和一隻耳朵沒了。

鮮血洶湧,將紀寒全身染紅,讓他陷入了瘋魔,他面色猙獰可怕,眼中布滿血絲,看著嘴角依舊帶著笑的夏天,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

「給我去死!」

紀寒反手抓住夏天的手臂,用力一扯,直接將夏天那條手臂給扯了下來。

總裁有疾:老公請克制! 血液噴射,從空中飄落,像是下起了血雨一般。

夏天眼中帶著遺憾,帶著不甘,從高空墜落,他已經拼盡全力了,到最後,甚至想以命相博,可是,最終還是沒能殺掉紀寒。

「對不起……」

他默然的閉上雙眼,眼角淚水滑落,一張又一張的面孔在腦海中閃過,卻越來越模糊。

從高空墜落,像是沉入了深淵,再也爬不出來……

山谷中,小辛腳步頓住,朝天邊遙望,淚水止不住的流淌。

她感覺到了,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在離去,越走越遠,永遠不會再回來……

「騙子……」

一陣風吹過,吹亂她額前的髮絲,卻吹不干她那流淌的眼淚,她哭著,聲音哽咽,身體顫抖,像是整個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你說過會回來的……給我回來啊……」 黑海中黑霧翻滾,濃稠的黑霧直衝雲霄,像是一堵死牆,將荒島與外界徹底隔離。

黑海不遠處,冰凍的海面上,夏天渾身血液流淌,此時,靈力耗盡,已經無法再戰了。

等待他的,將會是死亡。

不遠處,紀寒落地,收回冰翅,看著躺在地上的夏天,臉色無比的猙獰。

他臉頰上的一大片血肉和一隻耳朵沒了。

同樣失去的,還有紀寒那無敵的信念,和一個辟海境打到這種地步,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已經輸了。

夏天給了他太多的震撼,甚至讓他產生一種自己不如夏天的感覺。

「不過,現在他終於要死在自己手上了。」

紀寒提著冰劍,如死神一般,一步步朝躺在地上的夏天走去。

「結束了嗎……」

夏天看著灰濛濛的天空,看著黑海上方那一片如死牆一般的黑霧,露出一抹慘笑,心中忽然有一種瘋狂的想法……

這一刻,萬物星辰轉動,攝取了一些靈力。

他用剩下得到一隻手撐起身體,嘴上不斷的咳出鮮血,他卻絲毫不管,艱難的站起身來。

「他還想幹什麼?」

時間像是變得無比的緩慢……

紀寒看著夏天朝自己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看著他一步步艱難的後退,看著他一點點朝黑海靠近,目光瞬間變得驚恐,像是看見了無比可怕的事一樣。

「不!」

紀寒像是瘋了一樣,猛地朝夏天衝去,想阻止夏天跳進黑海,因為一旦夏天死在黑海,他極有可能得不到續命的獎勵。

夏天確實是想進入黑海,他很討厭紀寒的作風,特別是為了逼自己出山谷而殺死那些無辜的人,更讓夏天感到憤怒,所以,他現在寧願葬身在黑海也不想便宜紀寒。

紀寒急速朝夏天衝去,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夏天依靠萬物星辰攝取了一絲靈力,一絲靈力就已經夠了。

這一瞬間,速之極急速運轉,夏天化為一道閃電,剎那間衝進了黑海,沉入黑色的海水之中。

世界黑暗,像是深淵。

黑色的海水之中,夏天不斷的下沉,無數的鬼哭神嚎在夏天耳邊響徹,黑暗中,更是像有惡鬼在逼近,想將他生托活剝。

「來吧……」

夏天緩緩的閉上眼,像是在等待惡鬼前來啃食自己的血肉,然而,許久,一點動靜都沒有。

緩緩睜開眼,唯有萬物星辰璀璨。

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一顆星辰緩緩升起,光芒璀璨,彷彿將整個世界都照亮。

此刻,萬物星辰竟然主動外顯,化成人頭般大小,漂浮在夏天身體上空,綻放出神秘的光暈,將夏天籠罩。

光暈之外,一張張鬼臉猙獰,但卻不敢靠近,像是在忌憚著什麼。

星辰是那麼的耀眼,生生不息,承載著萬物,磅礴而又浩瀚。

夏天緩緩看著,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世上大道萬千,不如你璀璨……」

黑海之中,夏天緩緩伸手,撫摸著萬物星辰,眼中帶著光芒,像是在感受萬物星辰的所思所想。

「再幫我一次吧……」

他輕輕撫摸著,對著萬物星辰輕語,緩緩的閉上眼,感受著星辰之中的磅礴與浩瀚。

萬物星辰緩緩轉動著,像是有生命一般,這一刻,它重回夏天天靈,竟然開始……緩緩逆轉!

萬物星辰逆轉,剎那間,天靈中風起雲湧。

靈海翻滾,竟然離地而起,變成一滴水珠,落入萬物星辰之中,就連海中的龍魂道靈也被萬物星辰收在了其中。

靈海消失后,天靈中一片荒蕪,就如同夏天修道之前一樣,土地沒有一絲水份。

搶婚總裁V587 它依舊在緩緩倒轉,光芒璀璨而又浩瀚。

這一刻,黑海中的黑霧翻滾,瘋狂的朝夏天天靈之中湧入,萬物星辰……竟然將黑海中的黑霧攝取進了天靈!

……

冰凍的海面上,紀寒一臉的絕望。

夏天葬身在了黑海,這意味著,他將無法續命,他壽命將至,而等待他的,將會是死亡。

無邊無際的怒火在他心中洶湧,一切努力都白費了,紀寒看著黑海,眼中湧現出無盡的殺機。

「你以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嗎?不!我會讓你在地獄中後悔的!」

紀寒朝黑海怒吼著,完全失去了理智。

「你不是想庇護山谷中那些人嗎?我發誓,我會殺光他們的,用盡一切手段!我要讓你在地獄中不得安寧!」

他臉色猙獰,不斷地咆哮,然而,下一刻,他卻忽然安靜了下來,瞳孔緩緩收縮。

一道身影在黑霧之中顯現,踏步而來,像是要踏出黑海。

「這不可能……」

在紀寒驚悚的目光中,夏天的身影緩緩走出黑霧,嘴角帶著一抹詭異的笑,如同死神一般。

此刻,他身上黑霧蒸騰,就連眼中也閃動著恐怖的黑霧,詭異到了極致。

他一步步向前走去,身上響起噼里啪啦的聲音,像是很久沒有活動過一般,目光掃過冰凍的海面,彷彿沒有看見楞在那裡的紀寒一樣,只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剎那間,夏天的身影消失不見。

太快了,快到紀寒根本沒反應過來,他毫不懷疑,要是夏天此時朝自己襲來,自己肯定無法躲避。

然而,夏天卻根本沒有理會紀寒,像是忽略了紀寒一樣。

紀寒驚悚的目光掃過海面,發現夏天就在不遠處,撿起海面上的一條手臂,在紀寒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接了回去,黑霧蒸騰,活動了幾下,完好無損……

「少了一條手,還真不習慣,現在好多了。」

夏天緩緩抬頭,眼中黑霧蒸騰,看著不遠處紀寒,像是此刻才注意到紀寒一樣,對著紀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這一刻,一種死亡的陰影猛地籠罩在紀寒心頭。

他左手手背上的黑色印記此時瘋狂的跳動,像是要從他手臂上掙脫而出一般。

像是有一道聲音不斷地在他耳邊呢喃,給他傳遞一種信號——

逃……

快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紀寒看著遠處的夏天,看著他身上不斷蒸騰的黑霧,臉色凝重的有些可怕。

此時的夏天給他一種很詭異的感覺,他甚至感受不到夏天此時的境界。

不……

或者說,夏天此時根本與境界無關,只是陷入了一種詭異的狀態,一種讓紀寒感到心驚膽戰的狀態。

紀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身上靈力爆發,如神音一般的聲音在天地之間響徹——

「破滅!」

一股破滅的法則朝夏天籠罩而去,然而,紀寒看也沒看夏天會怎麼應對,直接就展開冰翅,衝上高空,想要逃遁。

紀寒不管夏天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也沒時間去想,黑色印記不斷給他傳遞一種危險的信號,就說明夏天現在絕對有殺自己的實力,並且現在的夏天,也確實給了紀寒一種很恐怖的感覺。

他現在只想先行退走,先把命保住再說。

衝上高空之後,紀寒回頭看了一眼,卻驚悚的發現,夏天竟然不見了。

他去了哪裡……

一種死亡的陰影在紀寒心中越發濃郁,緊接著,一道聲音在他身旁響起,讓他渾身的汗毛都炸立。

「喂,我讓你走了嗎?」

紀寒驚悚的回頭,看著一對黑霧翅膀振動立身在高空的夏天,就像是看見了死神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