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出這句話後,何薦華好似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低着頭等待着屬於自己的懲罰。

說出這句話後,何薦華好似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低着頭等待着屬於自己的懲罰。

“大意?”那人重複了兩個字,緩緩的說道:“這是你最後一次大意。”

何薦華如獲重釋一般,連忙說道:“謝主人寬恕。”

“我並非寬恕你,而是現在人手有點不夠,留你一條狗命而已。”那人說:“說說看,究竟是什麼狀況讓你大意失荊州!”


何薦華將自己被安全局追擊,已經與葉荒交手的事情三言兩語的交代了清楚,聽完何薦華的講述之後,那人沉吟了片刻說:“葉荒對嗎,你親眼所見他將成品咬碎飲下了?”

“親眼所見!”

“我本以爲,他只是棋局之中一顆無關緊要的棋子,但是現在看來,不能讓他繼續亂躥了。”

“主人,需要我去處理了他嗎?”何薦華問道。

黑袍人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我自有辦法。”

“是。”何薦華退到了一旁。

黑袍人轉而向靜立何薦華在旁邊的另一個人說道:“距離最終的完成,還需要多長的時間?”

站在何薦華身邊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面容清秀,帶着一副眼鏡,看上去十分的儒雅清新,聽到黑袍人的問題後,他站出來回答道:“還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三個月嗎。”黑袍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面朝着落地窗目光眺望落地窗下霓虹燈閃爍的崇慶市夜景,說道:“三個月後,這裏將會變成地獄,而我將親手打開地獄的大門。”


黑袍人的身後,何薦華與另一名男子神情崇敬的看着他。遠處的橋樑上,一道遠照等突然移動照射到了落地窗上,照亮了何薦華與另一個男子的臉龐,如果此時葉荒在場的話,一定會第一時間認出來,那男子分明就是夏菲的貼身助手——周清!

……

入城的國道上,一個穿着僧衣,揹着行囊,手裏拿着一根用破布包裹着的長棍的僧人正在徒步行走着,黃昏中,夕陽將他的身影拉的很長。

一路上,汽車從他身邊飛馳而過,揚起的灰塵沾染在他洗的有些發白的僧衣上。

就這麼靜默的走着,僧人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個小店,他走到小店前,向守着店面昏昏欲睡的老人家問路:“請問這位施主,越過前面這座山,是不是有一座湖泊?”

老人家擡起眼皮瞥了一眼僧人,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又閉上了眼睛。

僧人謝過老人,不乏堅定的朝前方走去。

這僧人,正是苦禪。

從接到師弟寄過來的信,已經過去了三天的時間,苦禪在第三天即將結束的時候,來到了崇慶市。這並不是他第一次下山,不像葉荒那般,純粹靠一雙腳從嵩山走到了崇慶,他是乘坐火車來的,原本火車到站後,準備再乘坐汽車,但路上看到有人衣不遮體,食不果腹,於是便將身上爲數不多的錢財,盡數給予了那可憐的人。

沒錢坐車後,苦禪只好徒步走向崇慶市。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前往夏家尋找師弟的,但是途中卻突然接到了師傅發來的短信,沒錯,是短信,苦禪也是會用手機的,雖然一個無論是從穿着打扮,還是氣質甚至連法號都像是苦行僧的苦禪拿出手機來打電話會有一點違和,但他確確實實擁有屬於自己的手機。

之所以葉荒會給他寫信,是因爲葉荒不知道他的號碼罷了。

途中接到了師傅發來的信息,讓他不要前往夏家,說師弟現在並不在夏家,而在安全局的基地內。

苦禪有些疑惑,師弟怎麼和安全局扯上了關係。

越過了面前的山丘,苦禪找到了師傅所說的湖泊,無論是站在遠處還是近距離的探查,這面湖泊都是再普通不過的湖泊絲毫看不出湖泊的下面,會有師傅所說的安全局基地。

若是造訪普通的人家,苦禪可以敲門,可是這安全局的大門前,連個門鈴都沒有,苦禪尋思了一下,只好在湖邊找到了一塊巨石,他將巨石高舉直接往湖面上丟了過去。

在他的力道下,巨石落入湖面,激盪起巨大的波浪來。

“聽聞安全局基地在此,貧僧有事前來拜訪。”

附帶着真氣的聲音十分雄厚,驚得周圍樹林裏的鳥兒飛了起來。

話音落下後,湖面中冒起了水泡,不多時水下電梯浮現在水面上,電梯的門打開,幾個穿着安全局制服的人從中走了出來,他們警惕的看着苦禪。

其中一人,向前走了過來,問道:“你是什麼人?”

看到有人,苦禪連忙說道:“貧僧苦禪,前來找人,還望諸位施主能夠幫忙通報一下。” 距離葉荒昏迷,已經過去了三天的時間,安全局內,張懷林正處於一籌莫展的狀態。

沒有抓到製造進化藥劑的元兇,進化藥劑依舊從各種渠道流向崇慶市,甚至已經開始在普通的民衆的手裏出現。進化藥劑的事情,已經開始瞞不住民衆,如果再不給民衆們一個合理的解釋,**的公信力就將大打折扣,人心也將惶恐不安。

何薦華剛纔就接到了崇慶市當局的電話,問他能否解決進化藥劑的事情,需要多長時間,又如何給普通民衆做出解釋。

就在何薦華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突然警報聲又響徹了起來。

“張專員,外面有人正在闖基地。”公主毫無生氣,冰冷的聲音傳來。自從公主在葉荒的事情上,展現出自主的意見和意識之後,張懷林就再沒讓公主模擬過人格。

有人闖基地?

張懷林頓時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他就職崇慶市分局專員以來,還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居然會有人主動來安全局挑事?

“讓執行官去看看。”

“四組的黑顏組長已經過去了,但是……”公主將一個畫面投射了出來,畫面中正是黑顏被人一招打落湖泊的場景,黑顏十分的狼狽。

張懷林的眉頭皺了起來,看來這人實力不弱。

“準備緊急通道,我要過去看看。”

“是。”

不多時,張懷林便來到了湖面上,他看到的是一地躺着痛苦**的安全局工作人員,以及一個站在人羣之中,單手持長棍的僧人。

僧人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張懷林的來到,他的視線落在張懷林身上,眼眸微微收縮,隔着幾十米的距離凝視着張懷林。


張懷林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光頭僧衣的年輕人十分的強大,縱然是他也不見得能夠戰勝他,難怪局裏面的人攔不住他。

“公主,他是什麼人,有沒有資料。”

“有。”

“給我看看。”

苦禪的資料,頓時就呈現在張懷林面前,詳細清晰。掃了一眼資料之後,張懷林十分好奇的看着面前這個根正苗紅,出生自名門正派大宗門少林的僧人,不知道爲什麼他要與安全局來作對。

“你來安全局,有什麼事情?”張懷林問道。

不僅僅是張懷林察覺到了苦禪的強大,苦禪也感覺到了張懷林的強大,因此他沒有貿然的動手。“我要見我的師弟。”

“你師弟是?”

“葉荒。”

聽到葉荒兩個字,張懷林的神情當即嚴肅了起來,說道:“你的師弟葉荒確實在我們這裏,但是……很抱歉,我們不能讓你見他。”

“爲何?”

“自然是有苦衷。”

葉荒現在的狀態,根本就不能讓人輕易的靠近。

“既然你們不肯,那我只好自己去找他了。”苦禪身上的戰意頓時間熊熊燃燒了起來,準備對張懷林出手。

此時,張懷林也終於明白爲何苦禪會在安全局面前和執行官們打起來了,這個苦禪的性格,真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開撕,絲毫不像是一個清心禮佛的僧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商務車衝過了樹林,朝湖泊這邊行駛而來。

車輛的速度很快,險些就要一頭扎進湖泊裏,好在駕駛車輛的司機技術不俗,在最後緊要關頭一個急剎車,車輛原地一個漂移,穩穩的停在了水邊上。

今天安全局基地前可真是熱鬧。

車門打開,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從中走了出來,她走到苦禪的面前,取下口罩,露出一張不施粉黛卻依舊明媚動人的臉龐。

看到這個女人,苦禪的神情微微有些許變動。

“苦禪師兄,好久不見。”女人說道。

“好久不見,夏菲施主。”苦禪向面前的女人行了一個禮。

夏菲朝苦禪微微一笑,又轉身對張懷林說道:“張專員,這是怎麼回事?你們的人,怎麼和苦禪師傅打起來了?”

夏家作爲曾經的七大宗門勢力之一,沒少和安全局打過交道,因此夏菲認識張懷林不足爲奇。而且現在,是張懷林主動找到了夏菲,讓她幫忙分析出進化藥劑的成分。

“你們認識?”張懷林問道。

“認識。”夏菲說道:“苦禪師兄的師父和家父是結拜兄弟,苦禪師兄第一次下山歷練的時候,曾在我家待過一段時間。”

原本苦禪的資料就在安全局中有詳細的記載,現在再加上夏菲的親口證明,基本上可以確定,苦禪前來真的如他自己所說,只是單純的找人。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們怎麼打起來的。”夏菲問道。

“貧僧奉師尊之命,前來找小師弟,誰知他們不讓我見小師弟。”苦禪說道。

張懷林聽到苦禪的話,神情發生了片刻的變化,聽苦禪說的話,好似他那位師尊一開始就知道葉荒在安全局內,但這件事原本外人是不應該知道的。

遠在嵩山之上修行佛法的僧人,卻對山下的事情瞭解的如此清楚,這之中一定是有什麼他所不知道的情報聯繫。

“葉荒在安全局?”夏菲顯得有些詫異,她將目光望向張懷林問道:“是這樣的嗎?”

葉荒在安全局,這件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張懷林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既然葉荒在裏面,爲什麼不讓苦禪師兄見他一面呢?”夏菲問道:“難道,葉荒和你們起了什麼衝突嗎?”

張懷林沉思了一會,他在考慮要不要讓苦禪和夏菲知道葉荒此刻變成了什麼模樣,思索了片刻之後,他還是決定如實的告訴這兩個人,從利弊的分析來看,夏菲是安全局調查進化藥劑之事不可或缺的協助者,苦禪又是葉荒的師兄,如實的告訴他們兩個,他們或許要辦法幫助到葉荒。

葉荒從發狂的狀態中清新過來的話,對於安全局來說就少了一個隨時會爆炸的定時**,多了一個強大的執行官。

“葉荒他,其實並沒有和我們有什麼矛盾,而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些意外。”張懷林說道。 張懷林將葉荒的遭遇和經歷,如實的告訴了苦禪和夏菲兩人。

聽完了他的講述之後,夏菲若有所思,而苦禪整張臉瞬間就陰沉了下去,他只是冷冷的說道:“現在就帶我去見我師弟,否則,我就拆了你這破基地!”

他的聲音帶着不容置疑的力量,似乎只要張懷林說半個“不”字他就能夠不惜與整個安全局爲敵。

夏菲害怕苦禪強硬的態度衝撞到張懷林,引起更多不必要的衝突,她連忙說道:“張專員,有什麼話我們進去說吧,正好,我也帶來了你們所需要的資料,進化藥劑的分析報告,我已經完成了。”

張懷林是難得一遇的好性格,這點毋庸置疑,他並沒有過多的在意苦禪強硬的態度。

“好,先進去吧。”

隨着張懷林的聲音落下,湖泊的水面頓時就被抽空,一道巨大的鐵門緩慢的打開,通往安全局的通道就此呈現在衆人面前。

在張懷林的帶領下,三人走到了安全局的內部。

“先帶我去見師弟!”苦禪冷聲說道。

夏菲也在一旁說道:“張專員,能否讓我看一下葉荒,我或許有辦法。”

“你有辦法?”張懷林問道。

夏菲自信的一笑:“我不是說了,進化藥劑的成分分析,我已經完成了嗎,待會我再向你詳細的報道吧。”

“好,那我就先帶你們去看一下葉荒吧。”

張懷林帶着夏菲和苦禪來到了關押葉荒的特殊玻璃房外。

玻璃房外,一對荷槍實彈的人守着,看到張懷林過來,連忙向張懷林見禮。

“情況如何?”張懷林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