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時遲那時快,從我被擒到現在,不過幾個眨眼的工夫。

說時遲那時快,從我被擒到現在,不過幾個眨眼的工夫。

我要堅持,堅持到雅努斯到來。

“沒想到你的骨頭這麼硬朗,不過,你越是抵抗,骨頭碎裂的會越漂亮!”

麻痹,這女海妖既然用漂亮這個詞,來形容慘烈的場景,真真是個大變態。

“休傷吾主!”是雅努斯來了!

一團熾烈的火焰在女海妖的十隻毛爪子上燒了一圈,而後停在雅努斯的手上,正是他那根法杖。

重生-將門千金 焚燒之痛下,女海妖終於鬆開了我,那十隻毛爪子相互撲打着,想要把日火撲滅。

我右臂還能動,瞬間劈出一刀。

這一刀趕巧,女海妖的毛爪子還粘在一起,一半都被我削了去。

痛上加痛,那女海妖尖嘯不止,聲音之中充滿了戾氣。

老天狗繼續還在給我治療碎裂的骨頭和破裂的內臟。

我解除鬼融,一口血紅色的器鬼刀懸浮身側,右手忙取出老爹給的治傷藥丸,吞服一粒下去。

在我之後,雅努斯有樣學樣,一鼓作氣幹掉了女海妖的另一半毛爪子。

此時,這女海妖的下半身只剩下六顆野獸的腦袋。

“啊——我要殺了你們,現在就殺了你們!”

女海妖已然瘋狂,六顆獸頭齊齊張開嘴巴,巨吼聲音震天。

噗噗噗——

從那六張獸嘴裏,擠出無數只海鬼!

這些海鬼,正是在山頂迷惑撒旦的那種傢伙。

“這麼多醜鬼,夠小爺我殺個痛快了!”這瘋狂地笑聲,是老貓發出來的!

“貓將軍,那咱就比一比,看誰殺的多!”張遼也來了。

“這種事,怎麼能少了我!”阿卡迪亞狂笑。

“算我一個!”大牙吼道,卻後發先至,第一個落在我身前,護住前方。

唰唰唰三聲,張遼,阿卡迪亞和老貓接連落在我的身邊,與大牙一齊,護住四方。

“那三個傢伙是廢物嗎?怎麼放你們過來?”女海妖憤怒道。

老貓故意氣它,說道:“我擦,哪來的這麼醜的娘們,還不如那三個癟貨順眼。”

“住嘴!愚蠢的男人啊,我不但容不下漂亮的女人,同樣容不下好看的男人,我要劃破你的臉皮——”

說話間,女海妖便閃到老貓面前,一隻獸頭就要撕咬下去。

老貓見狀,忙不迭用右手刀咯住獸頭的牙,左手刀直接去抹獸頭的脖子。

女海妖驚慌,另外幾顆獸頭也張嘴撕咬。

轟!

一聲爆裂,女海妖碎了一顆頭顱,這一次,女海妖疼得更甚以前,渾身亂顫。

老貓趁機取下那一顆腦袋,而後再度出手。

呼。

庶女嫡妃 一道白衣落在我身旁,牢牢把我攙住。

我不用去看,也知道,這如此溫柔的,只能是艾魚容。

艾魚容沒有說話,但挽着我手臂的小手,卻在微微顫抖,我知道,她並不是害怕,她在憤怒!

老天狗忙裏偷閒,揶揄道:“小子,魚容丫頭對你不錯,你莫不學習那齊人之福?”

“老天狗,魚容是鬼,人鬼殊途,不能亂!”

“小子,你是不是學傻了,老學究一般迂腐不堪,你不知道,殊途而同歸嗎?最終,你我不過一捧黃土!”

說到最後,老天狗突然感嘆一聲。

“老天狗,你也會死?”我驚訝道。

“他麼的,誰不會死?老子不過是活得比較長久一點兒。”

“你活得可不是長那麼一星半點,行了,不說這個了,你快幫我療傷吧!”

老天狗嘀咕道:“他孃的,老子年歲已然不多,卻還要在你小子身上浪費——”

結束跟老天狗的對話,鮫靈兒與老蝠頭已經帶着一衆嗜血蝠妖撲殺向那些海鬼。

老貓,雅努斯,阿卡迪亞,韓千千,大牙,張遼,多傑,陰語兒等人鬼妖圍攻。

多傑利用九乘金剛結禁錮女海妖,防止它使用海蜃之術。

其他人一擁而上,頓時收割了女海妖的所有獸頭。

失去六頭十二爪的女海妖斯庫拉就是一個廢物,被多傑所化的巨猿一腳踏在地上,手中八棱紫金降魔杵使勁兒搗下去。

小初九生死不知,所以多傑心中又恨。

還有祖大樂,也不知道有沒有事——

還有我的妻子——

————————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妖猿多傑的降魔杵一搗下去,頓時將女海妖那醜陋的腦袋砸成了蒜泥一般。

只嚎了一聲,女海妖僅剩的上半身抖了一下,便再也沒有了動靜。

那些四處亂逃的海鬼也一瞬間化爲烏有。

整個海島恢復了寧靜。

“留着它!”

我見多傑要吞噬女海妖的鬼魂,連忙擠出一句。

“這種妖婦,你留着何用?”多傑跟我瞪眼,滿眼血絲,鼻孔噴氣。

老貓哼道:“他麼的,野猴子,我兄弟叫你留着它,你就留着它!再廢話,老子敲了你的猴/腦!”

“小子,你以爲自己跟誰說話!”多傑將降魔杵指着老貓鼻子,說道,“你再敢說一句廢話,老子吃了你!”

老貓什麼人,頓時火起,渾身往外竄着白色寒氣,沒一時,那全身已然裹上一層冰晶的鎧甲,真是冰魄龍魔甲!

牛哞聲起,嘶吼聲中彷彿都帶着冰碴,把周圍溫度都降低好幾度。

“行了,都少說兩句吧。”艾魚容看向老貓和多傑,說道,“趙子要留下那妖婦的鬼魂,是想詢問楚齊妹妹的下落!多傑,你先別衝動!”

到底還是魚容乖巧聰明,能揣度人心。

多傑瞪了我一眼,哼道:“拿去!”說話間,毛躁的大手把女海妖的鬼魂抓起來,甩給了我。

我現在哪兒能接的住,艾魚容揮手抓住女海妖的魂魄,替我問道:“快說,楚齊妹妹在哪?”

虛弱的女海妖魂魄冷笑道:“我不知道!”

“放屁,你抓的人,你能不知道?”老貓翻出一道黃符,就要讓女海妖受罪。

女海妖掃了老貓一眼,冷笑道:“你有本事就把我殺了,那醜八怪你們永遠也別想找到!”

“你嚇我啊!”老貓瞪眼,就要發作。

艾魚容微微搖頭,在我耳邊輕語幾句,我微微點頭,艾魚容帶着女海妖的魂魄退去一邊。

老貓湊過來,說道:“趙子,艾魚容要是問不出來,就交給我!”

我點頭,“沒問題。”

老貓問我,有沒有事。

我說,還死不了。

我又叫來老蝠頭,“你帶着人以這座山峯爲中心,尋找秦楚齊。”

老蝠頭領命,搖身變成青皮大蝙蝠,帶着一衆嗜血蝙蝠撲棱棱飛遠。

張遼也上前請示,“將軍,我也去找夫人吧。”

我掛心秦楚齊的安危,當即點頭。張遼也跳下山峯。

韓千千一跺腳,也飛走了。

陰語兒和阿卡迪亞也要去找,被我攔住,“老狼,你鼻子好使,陰語兒速度也快,你們快去找祖大樂和小初九吧,還有雅努斯,鮫靈兒你們,都去找——”

多傑冷哼道:“算你有點兒良心,老子不在你這裏耽誤時間,我去找小師弟,讓他們去找別人吧!”

砰地一聲,多傑立足之地崩出一米多高的泥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天際。

我微微搖頭,這妖猿,還是那臭脾氣。

老貓呸一口,“擦,那毛猴子欠削!”

“那毛猴子和你也是同門——”

“他是密宗,我是禪宗,誰和他是同門?”

呃——

雅努斯過來,說道:“冥王,我們呢?”

“都去找小初九和祖大樂吧。”

雅努斯等人應聲,離開山峯。

老貓留下來守護我。

“趙子,說真的,如果秦楚齊真變醜了,你還要她不?”老貓叼了根菸,蹲到我面前。

我體內的骨骼和內臟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翻了老貓一白眼,罵道:“你當我是你?”

老貓吐出一口菸圈,笑道:“哥們,你這是真愛啊!”

“廢話,多少年了,能假?”

老貓不再吭聲,一口一口地嘬着菸屁股,好像在沉思什麼,旋即搖頭,“你這樣,哥們只能說佩服,但真心學不來。”

我苦笑搖頭。

不多時,艾魚容一個人過來,笑吟吟的彷彿春風拂面。

“搞定了?”我一臉期待。

艾魚容點頭,說道:“斯庫拉交代了,它把楚齊妹妹藏進這座海島東北方向五十海里的一座荒島上。”

“魚容,你行啊!”老貓把菸屁股往腳下一搓,興沖沖站起來。

艾魚容微笑道:“大哥說笑了。”這聲大哥是從我這兒論的。

老貓嘿嘿樂,說道:“那咱們這就去接楚齊吧!”

艾魚容說道:“還有一件事,趙子,我剛纔替你做主,已經答應不殺斯庫拉了,它如今被我收在山河鼎裏。”

“饒了它?那老妖婦都把楚齊弄成醜八怪了!”老貓有些不樂意,對女海妖成見不淺。

艾魚容微微搖頭,看向我,等着我的態度。

“既然你答應了,那便如此。”

艾魚容歡快地應答一聲,含笑道:“那我這就去了!”

話音未落,艾魚容便化身爲龍,離開山峯。

“老貓,叫老蝠頭,張遼,韓千千他們都去尋找祖大樂和小初九吧!” 邪王寵妻無限:逆天三小姐 我說道。

老貓皺眉,“你自己留這兒行麼?”

“沒事。”

十幾分鍾後,老貓返回,“都搞定了,你放心吧。”

大約半個小時,金龍帶着秦楚齊回到山峯上。

忽地,金龍搖身變回艾魚容,攙扶着秦楚齊走過來。

“咦?楚,楚齊,你這臉?”老貓指着秦楚齊,嘴上打結。

“老貓,我的臉怎麼了?”秦楚齊疑惑道。

老貓嘿嘿樂,擺手說道:“沒事,沒事,沒事就好!”

秦楚齊看了眼一旁的艾魚容,“老貓受刺激了?”

艾魚容掩嘴微笑,不語。

老貓大笑,拍着我的肩膀,“兄弟,臉沒事,哈哈!”

我倒吸一口氣,笑罵道:“你大爺,疼死我了。我眼睛又沒瞎,看得見。”

秦楚齊見我受傷,連忙跑過來,關切道:“老公,你怎麼了?”

“一點兒小傷,馬上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