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這件事情,南初還是覺得有些委屈,陸司寒總說她是她的妻子,但在她的記憶當中根本沒他。

說起這件事情,南初還是覺得有些委屈,陸司寒總說她是她的妻子,但在她的記憶當中根本沒他。

當初南市的她處於昏迷當中,這樣朦朦朧朧直接被他帶到琉璃別院,連個告白都沒有,他們之間真的能算情侶?

只是陸司寒完全沒有意識到,南初心思這樣敏感,沒有想到自己缺失這樣重要一步。

「出席這場採訪,你能露臉,能在民眾當中獲得好的印象,對於以後做事能夠方便很多。」

「不光為我,就當是為陸儲,也該同意。」

陸司寒對於南初軟肋,拿捏太過到位,一句就當是為陸儲,哪怕想要南初的命都行,何況只是一場小小採訪。

「好吧,就當是為奶包,希望有個像我這樣的媽,能夠讓他感到驕傲。」

南初抿抿唇瓣同意下來。

母性光輝照在她的身上,陸司寒感覺這束光芒神聖偉大。

南初同意下來,戴禮很快定下時間,就在這周周末,正好奶包休息時間。

周末當天,奶包被他爹地還有戴禮叔叔帶著電視台。

「不是都說電視台漂亮姐姐好多,怎麼都是一群庸脂俗粉。」

世界第一甜:老婆大人,超撩的 「看看,看看沒有一個長的順眼,都是歪瓜裂棗。」

奶包正被戴禮抱在懷中,一個一個評價過來。

偏偏戴禮看的眼睛發直。

「少爺,您的眼光真高。」戴禮咽咽口水,忍不住說道。

「沒有世面,改天帶你去我權叔叔那,一水兒妞,個個正點。」

「說起來,爹地跑到哪裡去啦?」

「明明就是他說帶我出來玩的,怎麼都沒看到他的身影?」

奶包氣的雙手叉腰,不滿說道。

戴禮完全不用思考,都能猜的出來,先生肯定陪在夫人身邊。

嘉賓單獨換衣化妝間內。

南初不停喝水,感覺手心不斷都有冷汗冒出。

身為一名舞者,不少國際舞團她都去過,但是這是政界要聞新聞欄目,這樣嚴肅。

「噔噔。」

傳來敲門聲音,南初心中更加不安。

「進來。」

一道欣長身影閃身進入化妝間。

「怎麼是你,萬一被發現怎麼辦?」

「傻姑娘,他們通通都不知道我的樣貌。」

南初坐在化妝椅,一切準備就緒,就等節目開始。

陸司寒上前一步,吻在她的額頭。

其實他想吻她唇瓣,但是已經塗上口紅,不能弄花。

「能不能現在反悔,我好害怕。」

「萬一說錯話,惹出笑話,怎麼辦?」

緊張時候,南初下意識的握住陸司寒西服衣袖。

對於這種依賴,陸司寒格外受用。

「我在台下看著,就當這些問題都是我在問你。」

「如果出錯也有我在。」

「南初,你的身上帶著傅家的血,小小一場採訪,對你而言不算什麼。」

陸司寒摟住她的肩膀,耐心安慰。

但是南初卻從這番話中聽出一絲端倪。

「傅家的血,和這小小一場採訪能有什麼關係?」南初抬頭,眨著懵懂雙眼,看向陸司寒。

陸司寒微愣,他說什麼不好,怎麼偏偏扯到傅家。

就在陸司寒為難時刻,外面再次傳來敲門聲音。

「傅南初女士,馬上就到採訪時間,請您立刻出來。」

「好的。」南初應下以後,看向陸司寒。

「我要上台,我們待會再說。」

南初踩著一雙五厘米高跟鞋,走出門外,由著工作人員帶到前台。

大叔的萌萌妻 「歡迎各位來到政界要聞新聞欄目,這次我們邀請一位南市案件相關人員,正是她的出現,一語斷定中毒,解救無數村民。」

「後來也是她的敏銳,她的機智,解藥才能快速製造出來。」

「她的名字叫做傅南初,現在有請傅南初女士上台,與我們講講南市灰暗半月時間。」 妞妞拗不過郝健的執着,在他的一頓嚯哄之下,她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他了。

“關於手機的功能、用法和設置、還有升級方面的事,都由內部系統在管理,遇到這些問題,主人你只需要在心裏呼叫手機系統就可以了。”

“哥哥,妞妞還偷偷告訴你喲,手機系統有多個角色扮演喔,角色隨意換,就像妞妞一樣,木有性別,想要妹子來妹子,想要小鮮肉就來小鮮肉。哥哥你可以隨心所控的啦。”

感情就這麼簡單?聽起來蠻不錯的樣子,那我就試試,妞妞你先休息吧。

“嗯,好的。麼麼。”

“嗯,麼啊,你可真是哥哥的小可愛。”

手機就停止了嗡嘰的震動,機身又變成了粉紅色的了,看起來特別紅玉透亮,感覺很拉風啊。

系統聲音隨心可控麼?試試。

“呼叫手機系統。呼叫系統。”郝健對着手機喇叭輕聲呼喚了起來,心裏正想象着自己面前正有一個很呆萌很呆萌的妹子。嘿,這白玉手機果然就有反應了。

“叮!”

手機發出了一聲脆響!

“尊敬的郝健主人,系統001號萌小呆爲您服務。請問主人您需要點什麼服務呢?”一個呆萌的妹子聲音就從手機裏面傳了出來。

哇!

這妹子聲音聽起來可帶勁了,看來妞妞她果然沒騙我。——郝健心裏頓時美滋滋的。

“那個萌小呆妹妹對吧?”

“對的,主人。您有什麼吩咐呢?”

“我需要你告訴我這款手機怎樣開機?怎樣使用?怎樣導航?大概有哪些主要功能?”郝健忍住興奮和好奇,假裝嚴肅正經的樣子,還真的宛如一個主人模樣。總不能讓這機子鄙視自己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回主人,敬愛的喬布斯大人開發的這款第十代蘋果妞妞高級智能手機內置着一個開機升級系統。很抱歉,由於本機未達到10級,暫時不滿足開機條件喔。”

“不能開機啊?”

那我怎麼使用手機啊?機都開不起,那還怎麼導航?坑爹。

“是的,主人,需要滿足開機升級條件喔。”

“那你知道怎麼升級嘛?”

“回主人,開機升級指的是蘋果妞妞的年齡,現妞妞機齡1,待妞妞機齡達到10就可以升級開機了。”

郝健發現這玩意兒的開機,升級,竟然就跟遊戲升級打怪一樣,得步步來,急不得,他貌似有點了解了。

“那妞妞的機齡?怎樣獲得?”郝健邊沿着直路往下走,邊問。

“回主人,妞妞機齡是通過主人你對本機的使用程度而獲得的,使用時間越長,操作越得心應手,妞妞的機齡纔會升級越快。”

算了,開個機都要這麼麻煩啊?這手機真是坑啊。感情我白歡喜一場,還以爲是個超神的機子,可以讓我“飛檐走壁、上天入地”,結果真是想多了。

“那沒升級開機之前,這手機我如何使用?如何接打電話?手機號碼多少啊?也就是目前我可以使用那些功能呢?把你知道的系統固定設置通通告訴我?”郝健這次學精了,要問就問全。

萌小呆妹子嗲嗲的語氣頓時換成了冰冷冷的系統提示音——

本機號碼:1100(地府鬼民報警電話號碼)

本機號碼綁定人:郝健

地府職稱:捉鬼殺手

管轄區域:聯絡部、安防部。

代號:鬼夫

直系老大:閻王老爺

合作伙伴:冥龜

目前待完成任務:閻王老爺叫你去蓬萊鬼村村子東頭的枯井旁尋那敲冥鍾人。

哇!厲害。感情是超級無線撥打電話,聽起來很不錯的樣子。鬼夫這個代號也不錯,我喜歡。

“接打電話的話,主人你直接呼叫地府所有當差人員的名字就可以了。無需號碼。同名同姓的,在腦海想像他的樣子或是說出他身份區別的東西,系統就可以自動識別出來;別人打來電話手機系統會有警報提示的,主人不用擔心喔。”萌小呆嗲嗲的語氣又回來了,郝健倍感親切啊。

“那我怎樣使用導航出行呢?設置專屬鈴聲和時間鬧鐘這些呢?”他興奮的插了一句嘴,“還有玩遊戲呢?我好久不玩手癢了啊。”

“這個嘛,回主人,手機應用方面的不歸系統小呆負責喔,手機應用、專屬鈴聲、時間鬧鐘、遊戲視頻等找妞妞就可以了,妞妞知道的東西,根據機齡程度來定的喲,機齡越大知道的越多,主人用起來也就越得心應手。”

“呃呃,這樣啊?那還有這個蓬萊鬼村怎麼白天什麼都沒有啊?這麼多岔路不會迷路嗎?”

“這屬於妞妞範疇呢。”

靠!這個破手機!差評!

“然後呢? 孤城藏雪 話怎麼說一半就不說了啊?!”郝健急了。

“請問郝健先生您還有其他什麼問題嗎?”結果系統頓了頓,又變得冰冷冷了。

“不需要了,謝謝。”郝健略略有點小尷尬。

“不用謝,系統期待再次爲您服務,郝健先生再見。”

手裏的手機就沒聲兒了。

郝健算是看出來了,這機子罵不得,果真是有毒!態度前後不一,天壤之別啊。

問了半天,郝健居然沒有問到一點實際的東西,唉,看來還得靠自己和妞妞啊,這系統可真不靠譜。

“妞妞,睡醒了嗎?”

“嗯,醒了哥哥。”妞妞睡意朦朧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

郝健垂頭喪氣道:“妞妞,幫哥哥喊個公交車吧。哥哥想去買衣服。這鬼地方什麼都沒得。”

“好啊。馬上。嘻嘻。”誰知她居然一口就答應了。

難道還真有傳說中的最後一班午夜公交車啊?

說實話,郝健心裏期待又害怕。萬一來一車鬼魂怎麼辦?嚇!

“喂,妞妞,還是不要了?”

……

這時手機傳出一串系統提示音

——地府直達公交車將於10秒後爲你服務。目的地:最近的超市。乘客:鬼夫。車長代號:老鬼。首次首日乘達本車免費。請盡情享受本次服務。”

“叮咚”“叮咚”“叮咚”

果然,系統提示剛傳入他的耳朵,一瞬間就從遠處傳來了轟隆隆,滾滾不斷的機動聲,還有一種類似鈴鐺發出的叮咚聲,由遠及近,咻的一下,猛的就從他的面前躥了出來。

咻……拉……!

車子停了下來,“叮咚”車子大門就悠悠然的自動打開了。

簡直就是極速啊!10秒!不對,絕對少於10秒!高科技產品啊!

郝健目瞪口呆!

“乘客鬼夫你好,請及時上車,過時不候。”

郝健滿懷着忐忑不安就走了上去,上去後才發現車上空無一人,每個座位都是空蕩蕩的,就連司機都沒有,這公交車還詭異啊,就連車子的方向盤都是自己轉動的。莫名有點詭異?

“傳說中的無人機?靠不靠譜啊?”郝健懷疑。

“嘭!”

大門就合上了。還驚了他一跳,嚇,“這是賊車麼?”

“鬼夫先生,請你坐好了。車子要發動了。”

“誰?”郝健頭上發麻。

卻無人迴應……

我去?誰在說話?!這車子好詭異,我還是到了目的地就下車,久待不得………

郝健就專門找了一個角落位置坐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