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算天食指與中指並起,向前一劃,虛空立刻被撕裂而開,然後虛空裂痕慢慢變大,最後變成一個可以讓人通過的巨大窟窿。

諸葛算天食指與中指並起,向前一劃,虛空立刻被撕裂而開,然後虛空裂痕慢慢變大,最後變成一個可以讓人通過的巨大窟窿。

透過這個窟窿,可以看見另外一個世界。


“走吧。”諸葛算天對端木說道,然後率先踏入面前的那個窟窿,端木尾隨其後。

魔王被諸葛算天的“天涯共此時”定住,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諸葛算天二人離開,而自己卻要承受那恐怖的雷球。

“啊……”

魔王狂嘯,努力運轉全身的靈力想要衝破“天涯共此時”的束縛,想要從這裏逃離出去。

可是,諸葛算天開創的道法真的是太厲害了,任魔王怎麼運轉修爲,也無法將“天涯共此時”衝破。

轉眼間雷球已經來到了魔王的面前,魔王認輸了,他放棄抵抗,等待雷球的到來。

或者,這是一個解脫。魔王這樣安慰自己。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魔王心中卻是滿是不甘心,他被封印了數千年,到了現在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可是現在卻要死了。

這讓他如何甘心?

“怎麼?想要放棄了?”一個戲謔的聲音響起。

魔王猛地睜開眼睛向前看去,卻看見一個身穿紫色盔甲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個恐怖的雷球早已不知所蹤。

感受到面前的人身上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魔王眼神一凝,說道:“你是誰?”

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魔王永遠都不會忘記,因爲那是他們魔專屬的氣息,只有魔才擁有的。

而且,從那絲氣息的屬性上看,這個人的因爲比自己還要高上一籌。

紫袍人笑了笑,對魔王躬身道:“末將紫霄,恭喜二魔王解脫封印,重見天日。”

魔王若有所思地看着紫袍人,說道:“大哥已經成功了?”

紫袍人點了點頭,說道:“魔皇陛下現在很希望二魔王能夠回到他的身邊,一起共謀大事。”

二魔王搖了搖頭,說道:“回去是肯定要回去了,但不是現在。你先回去吧,告訴我大哥,時機到了,我依然會回去。”

紫袍人面露難色,“這……”

魔王冷笑地看着紫袍人,說道:“怎麼,看我現在身受重傷,修爲降到最低,想要來硬的?”

“末將不敢。”紫袍人連忙躬身說道。

由於紫袍人彎下腰,看不見他的表情,聽他的聲音卻倒是沒聽出什麼不恭之意。

魔王哼了一聲,道:“敢與不敢,你自己心裏清楚。有些話我也不多說了,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事情完了之後我自然會回去的。”

紫袍人說道:“那末將就先告退了。”

……

這是一條筆直的官道。這條官道一路順暢, 名門寵媳 ,只是官道兩邊雜草叢生,厚厚地覆蓋着土地,一棵又一棵雙手環抱大小的樹隨處可見。

特別是這些雜草,足有半個人高,跟庸峯有得一比,可見除了這路以外,這裏平日實在沒什麼人跡。(詳情請見第二十八章 玉梯)

這裏是……雲霄城外。

兩個身影突然在官道上憑空出現,他們一個身穿白衣,雄姿英發,清風吹來,衣袂飄飄而起。

這個人的衣服小腹處有一個拳頭大小的洞,露出裏面白皙的皮膚,隱隱約約還可以看見裏面的腹肌。

另外一個卻是一個老頭,他的後背有些佝僂,看起來像是一個垂垂老矣之人。他的目光渾濁,但是偶爾卻可以看見有精光閃爍,從這裏可以看出這個老人也非一般人。

諸葛算天無奈地看着端木,說道:“端木,在這裏不用裝成這樣。”

“沒事,習慣了,想改也改不了。”端木說道。“況且,小心一點沒錯。”

諸葛算天搖了搖頭,道:“好吧,隨便你了,真是拿你沒有辦法。”

“教主,我們去哪裏?”端木問道。

“大周天星宮。”諸葛算天頭也不回。

“教主!你偏心!”端木突然悲憤地說道。

諸葛算天奇怪道:“怎麼了?”

端木說道:“你偏心。”

“有嗎?”

“有。”

“在哪裏?”

“在這裏。”端木指了指諸葛算天的心臟部位。

“這是心。”

“你……偏……心!”端木一字一句地說道。

ps:沒想到吧!嘎嘎! 這下諸葛算天就不明白了,諸葛算天奇怪道:“端木,你到底怎麼了?”

端木看着諸葛算天,說道:“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只回大周天星宮,不會噬魂教,感情我們噬魂教是後媽生的,不值得關心?”

農家小碧玉 ,什麼也沒有說,就這樣靜靜地看着。良久,他才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帶頭向前走去。

諸葛算天心中苦澀,這一次提前甦醒不過是一次意外,不久以後他會再次沉睡,直到有一天吳雲修爲到達巔峯,重新回覆記憶。

想到這裏,諸葛算天不由自主地想到數千年前的那場大戰,那一戰可謂是驚天動地,就連蒼穹都被打穿,天地都爲之顫慄,這一戰被稱爲從古至今最慘烈的戰役之一。

突然,諸葛算天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語:“都過去了,我還想那麼多幹什麼?況且,以我現在的修爲,根本就沒資格談論那一場大戰。”


端木跟在諸葛算天身後,絮絮叨叨地說着噬魂教這些日子的事情,跟諸葛算天說教中的某個元老死了,或者說噬魂教出了那個新秀。

諸葛算天看似沒有在聽,實際上他聽得十分認真,端木說的每一個字他沒有漏下,因爲他十分關心噬魂教。

畢竟,噬魂教也是他的一部分事業,甚至可以說噬魂教就是他一手創立的,他對噬魂教的關心更超過大周天星宮。

只不過,他這次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只好先來大周天星宮。也許,下次甦醒的時候,他就能去噬魂教看看了,看看當年和夥伴們一起奮鬥的事業。

諸葛算天突然停住腳步,右腳在厚厚的草叢上輕輕地跺了一下。動作很輕柔,但是大地還是忍不住一陣顫慄,彷彿無法承受住諸葛算天輕輕一腳般。

隆隆隆……

剛纔被諸葛算天踩的地方突然裂開,一道晶瑩剔透的玉梯橫空架出,流光溢彩,仙光瀰漫。

這道樓梯似乎是從地底深處慢慢向上延伸出來一般,給人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這種感覺,既神祕又恢宏。

九天玄玉梯!

看着不久前曾和王冰一起走過的地方,諸葛算天什麼也沒有說,擡腳向下走去,端木尾隨其後也跟了下去。

諸葛算天的腳步很慢,但是速度卻是快到匪夷所思,這個看似不可能存在的情況卻真實地出現的了。

一步,諸葛算天便跨到九天玄玉梯的盡頭,來到了大周天星宮的大門前。

看看大周天星宮緊閉的大門,諸葛算天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從自己的識海中將那塊白色的石頭拿出來。

這是大周天星宮的鑰匙,諸葛算天沉睡前便安排好讓吳雲拿到,因爲這塊石頭太過重要,萬萬不可讓其他人得到。

其實,白色石頭並不是打開大門的唯一方法,大周天星宮大門旁邊還有一個剛好容納一個人通過的小門,打開它也可以進入大周天星宮。

只不過,打開這個小門需要消耗相當大的靈力,對於而今還是很“虛弱”的諸葛算天,他還是選擇了那個不用消耗一分一毫靈力的方式打開大周天星宮的大門。

況且,有大門可以走,爲什麼還要走小門?

大門緩緩開啓,露出裏面的一切,大門內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出現在諸葛算天和端木的面前。

諸葛算天看着這些被靜止住的人和事,感慨道:“很久沒來了,足足有好幾千年了吧……”

端木說道:“是很久了,我也老了。想當年我也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人稱一枝梨花壓海棠的端木尊者,如今也是白髮蒼蒼的老人了,唉……不服老不行啊……”

頓了頓,端木頭微微擡起,作回憶狀說道:“遙想當年,風華正貌,書生意氣,羽扇綸巾,談笑間蒼穹色變,日月無光……”

“端木。”諸葛算天打斷端木的感慨。

“嗯?”

“你還是那麼無恥。”

“……”

……

……

大周天星宮內的一切都是靜止的,沒有太陽,沒有月亮,有的只是那一個個一動不動的人們。

諸葛算天現在大周天星宮門口,說道:“端木,我又要沉睡了,以後的事情就要交給你了,你多擔待點。”


端木看着大周天星宮裏的一切,說道:“你想好了嗎?”

諸葛算天說道:“這麼多年過去了,大周天星宮也應該出世了,不然的話說不定真的被人們遺忘了。”

說罷,諸葛算天右手擡起,食指伸出向前輕輕一點,只聽見“乒”的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音,大周天星宮的人們突然動了起來。

數千年前成爲永恆的剎那終於在此時成爲過去,如今的一切似乎都在按照原來的軌跡行走。

對面是一個空曠的場地,是大周天星宮專門佈置出來做交易的地方。人們竊竊私語,有的人在詢問價格,有的人則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完成交易,有的人更是和賣家討價還價。

他們都沒有發現,自己甦醒過來和之前有什麼區別。

或者說,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從諸葛算天的“天涯共此時”道法中逃脫,他們還以爲這還是在數千年前。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事實。因爲修爲到達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窺探到一些天機,就可以瞭解到大概發生的事情。

比如,守護藏經閣灰衣老者。他是大周天星宮罕有出現的人物。雖然有時候會被人遺忘在大周天星宮的角落裏,但是他的強大卻是毋庸置疑的。畫面一閃。

灰衣老者就憑空出現在諸葛算天和端木的面前,沒有半點徵兆。

灰衣老者感受到吳雲身上不同尋常的氣息,一時將也不好裝下了毀天滅的房間氣勢,沉默良久。 “宮……宮主。”

灰衣老者非常激動。

同時,他的心裏十分後悔,後悔自己怎麼就瞎了眼,當初沒有認出吳雲就是星宮的宮主,如果早點認出來了,他一定不會眼睜睜地讓吳雲和王冰陷入大周天星宙大陣中。

所幸的是,吳雲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反而在大周天星宙大陣中拿到了一些好處,這才讓灰衣老者內心少了幾分愧疚。

灰衣老者激動地看着被解放了的大周天星宮,激動的看着人聲鼎沸的廣場,回過頭激動地看着諸葛算天。

等了那麼多年,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了,這讓他怎能不激動,怎能不高興?


可是諸葛算天沒有迴應灰衣老者,因爲在灰衣老者出現的時候,他白眼一翻,昏了過去,什麼也不知道了。


有時候,收回道法比施展道法更加耗費精力,而且天涯共此時不是一般的道法,收回天涯共此時需要耗費的精力更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