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料,龍嘯天他們一路開車過來,臨近皇家豪苑別墅區的時候便是在外面的過道上看到了一具具便衣刑警倒在血泊中的慘狀,那一刻,龍嘯天一顆心都沉下了底,心中更是點燃起了熊熊怒火,濃烈的殺機更是濃重凌厲之極。

豈料,龍嘯天他們一路開車過來,臨近皇家豪苑別墅區的時候便是在外面的過道上看到了一具具便衣刑警倒在血泊中的慘狀,那一刻,龍嘯天一顆心都沉下了底,心中更是點燃起了熊熊怒火,濃烈的殺機更是濃重凌厲之極。

車子駛入了皇家豪苑中停下的時候,龍嘯天正好看到亞特伍德準備走過去格殺劉震他們四個特種作戰兵,當即他便是衝出車門,朝著亞特伍德疾沖而來,濃烈的殺機直接鎖定住了亞特伍德!

…………

「竟有如此高手!」

這時,亞特伍德霍然轉身面向了疾沖而來的龍嘯天,此刻的他已經是顧不上去殺死劉震他們,在他眼中,目前劉震他們四人已經是失去了戰鬥力,站都站不起來,他已經是不放在心上。

反而,突然間出現並衝殺過來的龍嘯天卻是勾起了他心中那股真正的嗜血戰意,他能感覺到龍嘯天的強大,然而,越是這樣,他體內涌動著的嗜血戰意更是濃烈!

「吼!!」

龍嘯天已經是逼近而來,亞特伍德口中更是暴吼了一聲,龐大的身體瞬間宛如一枚出膛的炮彈般迎上了龍嘯天!

龍嘯天目光一沉,從亞特伍德的身上他也是感應到了一股強橫無匹的氣勢,他心知對方絕對是一個堪稱變態的強者!

「崩拳!」

龍嘯天口中蹦出了兩個字,接著,他的右手一拳已經是轟殺而出,一拳轟出,空氣中便是爆發出了一股尖銳刺耳的破空聲,那威勢,更是有股山崩地裂的氣勢,彷彿是一拳便是將一座山給硬生生的崩掉般的感覺,氣勢磅礴,也充分的展示出了五行拳中崩拳的拳道奧義!

「吼!!」

亞特伍德怒吼著,面對龍嘯天轟殺而來的一擊崩拳,他眼中閃過了一絲濃烈旺盛的戰意,根本沒有避讓,而是揮拳而上,硬生生的迎接上了龍嘯天的這一拳!

這一次的出拳,亞特伍德已經是爆發出了自身最為強橫的爆發力量,迎接上了龍嘯天的這一拳!

轟!

兩人的拳頭在虛空中直接硬憾著,彼此間爆發出來的兇猛力量對撞開來,爆發出了轟然聲響,那轟然之聲聽在人的耳中是那麼的震駭人心!

隨後,竟是看到龍嘯天禁不住朝後連退了三四步才站穩腳步,而亞特伍德則是朝後退了兩大步!

接著,亞特伍德那雙戰意旺盛的目光緊緊地盯住了龍嘯天,這些年來,能夠在拳頭上逼迫他後退的對手實在是太少太少,這也充分的挑起了亞特伍德體內的那股旺盛的濃烈戰意!

就在這時,數聲破空之聲響起,便是看到王風、張羽與石頭三個人也沖了過來,站在龍嘯天的面前,目光冷冷的盯住了亞特伍德。

亞特伍德的目光禁不住微微一眯,他能看得出來王風他們三人的實力不弱,比起龍嘯天卻是差了許多,不過如果加上龍嘯天他們四人聯手,那麼亞特伍德不得不考慮一下後路了。

其實憑著亞特伍德的實力,就算是龍嘯天聯合王風他們聯手一起圍殺,要想殺死亞特伍德也是有可能的,但是當中只怕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除了龍嘯天之外,王風他們只怕都要付出死亡的代價!

「快,別墅裡面……敵人已經是沖了進去!」

這時,前面倒在地上還未能站起來的劉震開口急促不已的說著,伸手指向了藍雪她們居住的別墅。

龍嘯天聞言后臉色一變,沉聲說道:「王風、張羽還有石頭你們三人趕去別墅中,務必要將所有敵人攔截下來,藍雪她們不能出事,明白嗎?」

「明白!」

王風他們點了點頭,而後他們三人已經是朝著劉震伸手所指的那棟別墅沖了過去。

亞特伍德眼角的目光微微一眯,看向了王風他們三人沖向別墅中的身影,一縷殺機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深沉駭人。

然而龍嘯天卻是朝前跨了一步,橫在了亞特伍德的面前!

亞特伍德的強大給龍嘯天的感覺就像是如深淵般的不可預測,那一身狂暴的力量更是讓龍嘯天感到心驚,要知道龍嘯天配合五行拳中爆發出來的力量雖說沒有方逸天的三重力勁那麼的變態,但也差不到哪裡去,可竟然還是無法佔據上風!

「你們四人都還能動嗎?能動那麼退到前面的安全地帶,很快警方將會前來支援!」龍嘯天看向了劉震他們四人,開口說道。

劉震點了點頭,雖說他們還是無法站起來,但是挪動身體還是可以的。

於是他們四人便是相互扶持著挪動著身體遠離這塊即將成為龍嘯天與亞特伍德的戰場位置。

「你很強!沒想到華國中除了戰狼之外還存在你這樣的強者!」亞特伍德看著龍嘯天,開口說道。

龍嘯天自然是聽得懂亞特伍德口中說的英語,他也是用著英語說道:「華國強者無數,只不過都隱姓埋名罷了。而你想必是來自於黑十字組織吧?你們會為你們此次的天海市之行付出慘重的代價!」

「就憑你?桀桀,你雖然強,但要阻攔我還遠遠不夠!」

亞特伍德獰笑了聲,口中狂妄不已的說著,而後他的身體一動,便是朝著龍嘯天疾沖了過去!

龍嘯天目光一沉,憤怒的殺機爆射而出,這一路趕來,看著一個個警方人員倒在血泊中,足以將他心中的怒火徹底的引爆,只想將眼前的亞特伍德格殺了才解恨。 今天韓秋玉不僅想要為葉芷芳拿到解藥,還想要在韓家村的村民面前撕碎韓楉樰偽善的面具,看到時候她還有什麼好名聲。

韓楉樰幾乎是一眼就看穿了韓秋玉的打算,不過卻沒有一下就揭發她的目的。

「姑姑,你這是說什麼呢?這毒又不是我下的,你讓我怎麼拿出解藥來啊?」

韓楉樰一臉受傷的看著韓秋玉,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連這聲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姑姑,都叫出口了。

「再說了,我今天早上都還沒有出過門,你就說是我下的毒要害你們,我知道姑姑一向不喜歡我,可你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就這樣紅口白牙的污衊我啊!」

韓楉樰這樣一副真誠的模樣,又加上她說的確實有些道理,這些村民馬上又站到了她的這邊。

「小貝娘說的也有些道理啊,你說她下毒害你,可是人家根本就沒有離開過家,她是怎麼害你的呢?葉大嫂,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是啊,葉大嫂,你說人家小貝娘要害你,你也得拿出證據來吧,不能這樣空口白說啊!」

「······」

周圍的村民再次倒戈,讓原本勝算滿滿,在一旁得意的韓秋玉,急的白了臉,想也不想有些話就脫口而出。

「就是你韓楉樰這個毒婦,你把毒下在肉裡面,然後給我們吃了,你這不是要毒死我們是什麼,要不是我們娘倆運氣好,現在恐怕就是屍體了,嗚嗚,你可真是歹毒啊!」

為了讓周圍的村民取信於自己,韓秋玉聲淚俱下的控訴著韓楉樰的惡行,果然,周圍的人又露出一副猶豫之色,不知道到底該信誰說的話。

見韓秋玉這樣顛倒黑白,韓楉樰都忍不住佩服了一下,她的厚臉皮。

「呵呵,你說我給你吃了有毒的肉,那我是什麼時間,在什麼地方,給的你什麼肉?」

韓楉樰這一連串的質問,讓讓本來就是臨時起意,想要來找她算賬的韓秋玉,一下子說不出話來,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她的臉色變得憤怒猙獰起來。

「就是你,是你昨天晚上給我的魚肉,裡面下了毒,今天早上,我的芷芳才喝了一口用那個煮的湯,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們說,韓楉樰是不是存心要害死我們?」

雖然不知道自己拿回去的是什麼魚,但是韓秋玉知道那時魚肉,所以篤定的說了出來。

韓楉樰沒想到韓秋玉竟然睜著眼睛說瞎話,把從自己這裡偷走的河豚魚帶毒的內臟,說成是自己給她的,真是可笑。

「哦,我怎麼不知道我有送給過你魚肉,不過倒是昨天晚上,我放在廚房裡不要的魚肉不見了,我還以為是什麼貓貓狗狗的給偷去了呢。」

說這句話的時候,韓楉樰意有所指的看了韓秋玉一眼,果然,這一眼就還有她的話,就讓她炸了毛。

「韓楉樰,你這個賤人,你說誰是貓貓狗狗呢?」

看著韓楉樰那是笑非笑的眼神,韓秋玉很快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改正。

「不對,你說誰偷你的肉了?不過是一些破內臟而已,你以為誰稀罕不成。」

看到韓秋玉這麼快就露出了馬腳,韓楉樰覺得有些無趣的抱著手臂,好以整暇的看著她。

「姑姑,我又沒有說是你偷的,你這麼激動做什麼?而且,我還像並沒有說過那些事魚的內臟,姑姑是怎麼知道的?啊,難不成真的是姑姑你偷了的,那可是有毒的東西啊!」

韓楉樰做出一副恍然大悟,又不可置信的樣子,看了一眼韓秋玉,順帶掃了一眼周圍的村民,果然因為這句話,大家都一臉震驚的看著韓秋玉。

「不會真的是韓秋玉這個女人去偷了人家的東西,自己倒霉,害得自己的女兒中了毒吧!」

「說不準還真是這樣呢,小貝娘是個多好的人啊,有什麼都想著我們韓家村,就連種藥草也是,她怎麼會平白無故的去害人呢。」

容初璟和韓小貝站在一起,看到幾句話就扭轉了局面的韓楉樰,滿含笑意的看著她,他覺得這樣這樣自信張揚的韓楉樰,美得讓她挪不開眼。

而和容初璟有一樣想法的,還有也同樣一直看著韓楉樰的林浩峰。

韓楉樰當然感受到了這兩道不一樣的視線,不過這對她並沒有什麼影響,也暫時不想理會這兩個男人,而是繼續看著,被她一句話,就堵得臉色發青的韓秋玉。

而韓秋玉也確實被韓楉樰弄得慌了心神,一時間找不到好的對策來反駁她,只能提高了聲音的否認著她說的話。

「你胡說,我才沒有偷,那些,那些東西,都是你送給我的,對,是你送的,一定是你下了毒才送給我的。」

像是找到了一個好理由一樣,韓秋玉加重了語氣,說東西是韓楉樰送給她的,這樣一來就更加能坐實她下毒的事情了。

韓楉樰早就猜到韓秋玉會這麼說,而她也就等著她說出這句話,也不等周圍的村民發出疑問的聲音,直接對上那個已經有些得意的女人。

「是嗎,剛剛姑姑還說不稀罕一些破內臟呢,那昨晚你又是出於什麼原因,接受了我給你的這些原本要扔掉的垃圾呢?」

「姑姑可別說是你是看在我一片孝心的份兒上,你可不是那樣的人哦,而且姑姑恐怕不知道吧,那可是河豚魚的內臟。」

韓楉樰被韓楉樰的話一噎,她還真的有準備這樣說呢。

韓楉樰說出河豚魚的時候,周圍的村民立刻就炸開了鍋,他們雖然沒有見過,可是卻聽說過河豚魚的可怕。

早在很多年前,那個時候林浩峰一家都還沒有搬到韓家村來,所以不知道,當時韓家村就有一戶人家捕到了幾條河豚魚。

當時吃了之後,他們一家五口,馬上就全部喪命,這在當時來說,可是一樁大事,全村都傳開了,從那之後,韓家村再也沒有人敢吃河豚魚了。

「天啊,是河豚魚,竟然是河豚魚,這,這也太可怕了。」

雖然他們沒有親眼見過那種被河豚魚毒死的慘狀,但是從父輩們的口中也聽說過不少。

「就是啊,小貝娘,這種毒人性命的東西,你怎麼敢放在家裡?你還不知道吧,就這一條河豚魚,就能毒死好多人呢!」

這些村民還以為韓楉樰不知道河豚魚的可怕,一時興起,才會捕了來吃,連忙提醒她。

而知道是河豚魚的韓秋玉,這時也是一陣后怕,同時也慶幸自己和葉芷芳的命大,這會兒都還好好的活著。

想到這裡,韓秋玉又去看了一眼,因為中了河豚魚的毒,一直痛的說不出話來的葉芷芳一眼,心裡對韓楉樰更加憤恨了,她既然知道是河豚魚,怎麼還敢拿回家裡。

這些村民也是一片好心,看到他們一提起河豚魚就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韓楉樰少不得要向他們普及一下關於河豚魚的知識。

「各位鄉親不要過於害怕,其實這河豚魚並不是全身都有毒的,只要處理妥當,就不會中毒,而且河豚魚的肉質鮮美,堪稱魚中一絕呢。」

即使韓楉樰這樣說,在村民心中那對河豚魚根深蒂固的恐懼還是沒那麼容易消除。

「小貝娘啊,這河豚魚可吃不得,這可是要人命的東西。」

「是啊,吃不得,吃不得!」

對於村民這樣的固執,韓楉樰也有些無奈,不過還是耐心的和他們解釋了一下,不然他們還真的以為自己想不開,要害死韓秋玉母女呢。

「你們忘了,我可是一個大夫,怎麼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呢,上京也有很多的富貴人家,一擲千金,也只為吃一次河豚魚。」

說起上京,韓家村的村民才想起韓楉樰是從上京來的,聽到上京的貴人花他們一輩子也掙不到的錢,去吃河豚魚的時候,在震驚的同時也不由相信了幾分。

一旁的林浩峰聽到韓楉樰的話,眼神閃了閃,難怪她會做這樣好吃又複雜的河豚魚。

而容初璟只是眼睛眯了眯,他印象中的韓楉樰,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不關心時事的庶女,什麼時候她也懂這麼多了,他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她了。

韓楉樰見周圍的村民已經開始相信了,又看了一眼一旁的韓秋玉,才繼續剛才的話題。

「而且我和小貝還有林大哥昨天晚上也吃了,這不是沒事嗎,本來那些帶毒的河豚魚內臟,我是打算處理了的,沒想到被韓秋玉給偷走了,這才惹出今天這樣的事,也是怪我沒有好好的看著,一不小心就讓她偷了。」

這時,站在一旁一直安靜的看著的林浩峰,也出來為韓楉樰作證。

「楉樰說的不錯,昨天晚上的河豚魚,我也吃了,而且,那些剩下的有毒的內臟,楉樰說過要拿去埋了,以免危害到別人,斷不可能送給別人。」

說道別人的時候,林浩峰特意加重了語氣,大家都心知肚明,指的就是韓秋玉。

本來韓楉樰的話,就讓大家信了一大半,這時再加上林浩峰的佐證,這些圍觀的人更是全部站到了韓楉樰這邊。

「韓秋玉,你怎麼能這樣呢,為了貪一點小便宜,就去偷這麼危險的東西,還害的自己的女兒中了毒,真是自作自受啊!」

「是啊,你自己不要命也就算了,怎麼還能誣陷是小貝的娘要下毒害你呢,真是太不要臉了,你才應該是那個中毒的人呢。」

面對這些指責,韓秋玉哭喪著一張臉,她昨天晚上根本就買有見到過林浩峰,不知道他也在韓楉樰的家裡,這會兒竟然跑出來幫韓楉樰作證。

明明一開始是自己得利,所有人都向著自己,這會兒卻都幫著韓楉樰來指責她,有心想要在說些什麼毀了韓楉樰的名聲,可是也知道這下不會有人相信的。

「村長過來了,你們快讓開!」 亞特伍德身為黑十字組織中黑暗散播者麾下第一高手,自身的實力強橫無比,堪比聯盟長身邊的五大供奉高手中的天邪王,一身實力難以揣測!

龍嘯天身為華國龍組的組長,本身就是從全國各大特種部隊中的精英匯聚一起挑選出來的第一人,擅長的也是近身搏殺的技巧,其中擒拿手的絕學「十二擒龍手」還是他傳授給了方逸天,除此之外,龍嘯天修鍊多年的五行拳更是達到了一個巔峰高度!

此刻,這兩大強者硬憾在了一起,勢必會是一場驚天大戰!

龍嘯天怒沖而來,腳下的步伐卻是配合著五行八卦的陣法走勢,全身的力量凝聚而起,身上那股凌厲駭人的殺機更是濃烈之極。

轟!!

龍嘯天沖了過來,瞬間便是出拳轟殺,隨著他拳頭的出擊,空氣中更是接連不斷的傳來一聲聲轟然爆炸的聲響,宛如一枚枚炮彈直接轟擊了出去,氣勢兇猛,宛如炮彈!

事實上,這一拳正是五行拳中的炮拳!

炮拳屬火,一點即炸,剛猛無匹,威勢難以估量,猶如炮彈般的炸裂開來,迸發出的是一股威猛強大的力量攻勢!

亞特伍德目光一沉,一身宛如鋼鐵鑄成的肌肉賁張而起,充沛的力量在他身體那賁張而起的肌肉線條中彰顯而出,澎湃而又恐怖,這一刻,亞特伍德展示出來的將會是他真正的力量,也是他真正的實力!

亞特伍德欺身而上,身法靈敏迅捷,藉助著腰身的力量,亞特伍德已經是一拳轟出,迎上了龍嘯天轟殺而來的炮拳!

亞特伍德的拳風兇猛凌厲,當中隱然攜帶著一股駭人心神的殺戮之道,凌厲濃烈的殺機伴隨著亞特伍德這一拳迎上了龍嘯天的拳頭!

轟!

一聲轟然巨響,兩人的身體都紛紛搖晃了一下,剎那間,亞特伍德的左手一拳已經是從一個詭異的角度朝著龍嘯天身上的致命要害下頜轟殺了過去,這一拳更是蘊含著澎湃洶湧的力量,這要是被一拳擊中那麼下顎只怕直接被打得斷裂,窒息而亡!

嗤!

這時,一陣尖銳的破空之聲傳來,竟是看到龍嘯天的左手一拳宛如大刀般的斬劈而下,拳風呼嘯中卻是帶著一股銳利的破殺氣勢,宛如一柄長刀劃破長空般的橫斬而下,氣勢凌人!

劈拳!這正是五行拳中的劈拳,施展開來宛如長刀巨斧直劈而下,有股鋒芒犀利的氣勢,乃是五行拳中破殺最為強大的一拳攻擊!

砰!

龍嘯天這一招劈拳招架住了亞特伍德左手轟向他下顎的一拳,當即,在劈拳的尖銳犀利的攻擊之下,就連亞特伍德也感覺到拳頭五指有點刺疼發麻起來。

而就在這時,龍嘯天的右手宛如靈蛇般的朝前伸探,五指更是曲張,宛如龍爪一般,巧妙之極的手勢朝前一探,竟是直接鉗住了亞特伍德的左手手腕,而後他用力一扣,腳步欺身而上,想要將亞特伍德的左手手臂給直接的擰斷!

十二擒龍手!

剛才龍嘯天施展而出的正是十二擒龍手,瞬息間擒住了亞特伍德的左臂,藉助著十二擒龍手的巧妙與威勢,龍嘯天便是想將亞特伍德的整隻左臂給擰斷!

「吼!」

這時,亞特伍德口中怒吼了聲,他自然是看出了龍嘯天的意圖,當即他的身體一擰,左臂曲卷,反手想要鉗向龍嘯天的右手,與此同時,他的右手已經是轟然一拳朝著龍嘯天的臉面轟殺了過去!

龍嘯天目光一沉,臉色沉穩如山,他鉗住亞特伍德的左臂的右手猛的朝著右側奮力拉扯,身體一閃,避開亞特伍德迎面轟擊而來的一拳同時,他的左手已經是一拳朝著亞特伍德的身體轟了過去!

這一拳轟殺而出,龍嘯天的拳頭四周彷彿是有著一股旋轉著的氣流般,在那氣流的烘托之下,龍嘯天的拳頭彷彿那轉動著的鑽子,碾壓向了亞特伍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