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連祈又繼續問。

赫連祈又繼續問。

「他那娘子化著一臉奇特的妝,十分醜陋,語調也尖厲的很十分奇怪,倒象是從煙花之地走出來的……」

如一說完后就看著赫連祈。

見赫連祈臉上的表情瞬間冷卻凝固,又想了想自己說的話,瞬間象是幡然醒悟一般上了馬,回頭對著赫連祈說:「皇上,卑職一定把皇後娘娘帶回來。」

說罷便又帶著那隻羽林衛朝著宮外去了。

而留在原地的赫連祈表情依舊冰冷,嘴巴也被緊緊的抿成了一條線。

你就這麼想逃走?呵~上窮碧落下黃泉,朕都要把你抓回來。

想罷赫連祈就叫了身邊的幾個侍衛,命令道:「去全城的青樓查問,那個青樓在今日接待了位公子帶著一位姑娘,而他們只是上了妝便走了。」

那些侍衛領了命令就趕往了京城的每一個青樓。

交代完所有事後赫連祈就翻身上馬朝著皇宮的方向駕去,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去做。

另一邊出了城的東方儀她們並沒有向著北關的方向去,而是朝著完全與北關相反方向的另一個城池。

南蕪聽說南蕪是個水上的城,小心也曾說她的老家就在那裡,她的父親就是打漁為生的,東方儀心裡咯噔了一下就搖搖頭甩走了這些想法,反正都出宮了自己也已經自由啦,那些破事都隨風而去吧!

本來鶯歌燕舞的場所卻突然被一群不速之客闖了進來。

不消一刻的工夫整個粉蝶坊就被官兵團團圍了起來。

領頭的官兵大喝道:「管事兒的給我出來。」

說罷就看見了一個歲數應該不年輕但是姿容儀態都顯得儀態萬千的女人從二樓急促走了下來,還拿著一把扇子半掩著嘴說道:「哎喲這不是官老爺們嘛~這是怎麼了呀,各位大爺們是有什麼事幺~」

那領頭的官兵呸的朝地上猝了一口說:「你就是管事兒的?」

「哎哎哎,我就是這粉蝶坊的頭一號蝴蝶吳媽啊~」滿意地擱下筆,一揮袖吹乾墨跡,便拿着畫像站在窗邊一邊等秦飛回來,一邊完善腹稿。

等了小半個時辰,秦飛還沒有回來,又一想,長時間待着屋內,在秦飛回來的當口踩點出去打聽就顯得刻意了。

她下了樓,先叫了小二過來,舉著畫像問道:「這位小哥,你見過這個人嗎?」

小二認真看了看

《一路渡仙》第一百二十二章誘敵(下) 「我這是…」

林落悠悠轉醒,雙眼睜開,眼前儘是一片血色。

自己似乎躺在地上,思維有些渙散,不能集中。

好半天,林落才回憶起昏迷之前的事情。

他緩緩坐直了身體,掃視着周圍,目光所見,只有一片血色。

半晌,林落眉頭緊皺,雙目中浮現出不甘之色。

「我這是…又死了么…」

他看了一眼完好的右臂,嗯,身上的傷也不見了…

他獃獃地坐在原地,不想動彈,忽然,他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臉,手指竟然穿過了身體。

林落:「……」

半晌,神色間有些無奈,他重新躺平,雖然有太多意難平,但死了就是死了,自己也無法逆轉陰陽讓自己活過來。

「可惜了啊…自己還是太大意了,還沒真正地復仇就掛掉了,還是被一個築基期的小角色…」

輕輕嘆了一口氣,林落神色有些落寞。

自己以為這一世是老天給自己的一次機會,讓自己可以改變過去,沒想到他老人家壓根沒把自己當回事。

說死就死。

「大哥他應該突破築基期了吧…」

「算算時間,大長老他們也應該到了…」

「林家被滅門的結果應該會改變,畢竟有和城主府聯合…」

「這一世還是沒能查到雲家背後的黑手…」

「父親、二姐…還有雪兒…知道了我死了,應該會哭的吧…」

「……」

林落有些懊惱地抱着腦袋,胸中彷彿有一團棉花堵著,感覺異常難受。

沒有辨別時間的東西,林落只能大概地估計時間的流逝,當然,這些對他而言也有些不重要了。

「這裏…是死後的世界么?」

林落有些茫然地觀察著,忽然感覺到自己所處的這片空間正在劇烈震動。

「發生了…什麼?」

他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卻只能感覺到這片空間的震感越來越強。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強烈的震感持續了起碼一炷香的時間,林落忽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動。

「這是…靈力?!!」

林落眼瞳微縮,他立刻仔細感受着那股力量波動,一道強烈的求生意志也浮現在他的心頭。

「可以感受到靈力,說不定我還在下界內!」

林落心中喜悅,仔細感受着。

「果然是靈力,而且隨着時間的流逝,那靈力波動也變得越來越強烈。」

但是,他也能感覺到,周圍的靈力似乎在被這座血色空間吸收著。

「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空間…」

林落思索間,不由得再次抬頭,觀察着眼前的一切。

忽然,他注意到遠處的天上,有一些不太尋常的黑色細線。

「那是…什麼?」

他微微皺眉,忽然動身來回跑,將那些細線在腦海中連接起來。

「起碼有千米長…」

又過了很久,林落這才連接完畢,他發現,這些黑色細線竟然可以構成一個玄異的符號!

林落聚精會神地看去,忽然感覺那個符號有些眼熟。

他苦苦思索著,忽然眼神有些變幻。

「仙文…」

而且和他體內石帝之心的上刻載的仙文似乎一模一樣!

林落猛地向下看去,這時,自己卻只能看見黑茫茫的一片,宛如地獄深淵,張開巨口,迎接自己。

一股寒意襲上心頭,林落抬頭仔細對比著那枚符號,他忽然有了一個驚人的猜想,但他卻有些不敢相信。

他此刻或許,正在他丹田內的石帝之心中!

我現在腳下的…是那個「林落」?

林落瞪大了雙眼,有些緊張,伸手想要摸摸地面,忽然感覺有些奇怪,又將手收了回去。

「這體積…不太對啊…」

林落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了下去,他心態很好,畢竟如果沒死的話一切還有機會。

「難道是鍊氣期和大乘期的差距?」

林落神色有些古怪,原來可能心中沒有一個清晰的概念,但現在來看,自己和上一世比也就比螻蟻能稍微大一點。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l

林落臉色有些發黑,如果他現在真的在石帝之心內,雖然沒死挺好的,但關鍵是他要怎麼出去?

冥思苦想了半天,林落還是沒有想到辦法,即便是他上一世,石帝之心也屬於「仙緣」。

而對於仙的那一層次,林落確實知之甚少。

「或許,我應該先找到這裏的邊界。」

林落眉頭微皺,總不可能幹等就能自動出去吧。

下一瞬,林落忽然又感覺到一絲強烈的震動,猛地,眼前突然一黑。

……

再次睜開眼,林落髮現自己躺在一片黑暗之中。

他連忙坐了起來,用手掐了掐自己。

這一次,他碰到了自己的身體,只是略微有些冰涼,但卻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心臟的跳動。

「我去…還真的是靠等,就能出來的嗎?」

林落有些凌亂,這跟他想像的有些不太一樣啊,虧他還計劃了很多種可能以及對應的結果,現在一看屬實有點想太多。

他摸了摸腰間,自己和雲瀾山的儲物袋也在,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

看來,確實是回來了。

而且,還有一些變化。

本來扭曲的右臂和被火焰灼傷的身體已經恢復了原狀,體內本身已經乾涸的靈力也正常蓄滿,就連之前「五倍速度」的反噬也消失了。

但讓林落有些遺憾的是,無論是肉身還是靈力,似乎都與昏迷之前沒有太大的變化。

忽然,一陣劇痛傳來,林落不由得捂著腦袋,低吼出聲,他感覺自己的大腦就像是被針扎了一般難受。

痛苦來的開去的也快,下一刻,林落的腦海中卻多出了一段記憶。

記憶中,他先是控制斷劍幹掉了之前襲擊他的雲家大長老雲焱,然後又來到了落日森林的內部。

在那裏,聚集著幾十頭妖獸,其中幾頭,散發着強烈的威壓,一看就是極為危險的高品妖獸。

但自己卻直直地朝着他們撲了過去,與那些妖獸相比,自己卻更像是個野獸。

張嘴就咬,揮爪就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