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沒有多遠,幾個修鍊者出現,其中一個說道:「你是剛來的禁制師?」

走了沒有多遠,幾個修鍊者出現,其中一個說道:「你是剛來的禁制師?」

雷星峰站著,說道:「嗯,是的。」

那個修鍊者說道:「這裡有規矩,不得大規模的破壞林木,尤其是古木更是不允許破壞。」

雷星峰道:「如果我要採摘一些草藥,是不是可以?」

邊上一個修鍊者不由得笑了,他說道:「你認識這裡的藥材?呵呵,如果你想要採摘的話,沒有問題,只是別破壞就行了。」

雷星峰大喜,說道:「真的可以採摘啊,我還在猶豫,不知道給不給采,哈哈,謝了。」

一個修鍊者道:「大人,你是禁制師,又不是煉藥師,要這些藥材幹什麼?」

雷星峰笑嘻嘻道:「我也會一點簡單的煉藥,沒事也會試著煉製一點,當然需要藥材了。」他沒有胡說八道,要說煉藥,他也下過一些工夫,煉製出一些初級藥劑,只可惜他的屬性實在不適合煉藥,無論如何用功,也不可能煉製出中級藥劑,他這才徹底放棄,但當初學習的一些知識還在,也認識大量的藥材和靈草。

那幾個修鍊者面面相覷,這可是禁制師啊,怎麼還會煉製藥劑?這也太誇張了。

雷星峰好奇道:「你們在這裡守護?」

那幾個修鍊者笑了,其中一人說道:「這裡是營地,當然要有人守護。」

雷星峰恍然,心道:「要是整個大陸都有如此嚴密的防護,那也太誇張了。」他說道:「嗯,我只是散散步,很快就回營地了。」既然不限制挖掘藥材,他也就不急了,轉了一圈,就回到自己居住的樹屋。

這個地方不適合標註進入的坐標,雷星峰打算設置禁制的時候,再進行標註坐標,這樣就可以通過鏡之界過來。

第二天清晨,海元朗帶隊離開。

這裡距離培植園大約一個多小時,飛過去是很快的,雷星峰注意到,培植園所在的位置,是山區,按照設置的禁制圈,雷星峰發現,這個禁制圈超級龐大,佔地有幾千平方公里,難怪要那麼多禁制師來設置禁制。

僅僅是海元朗的團隊,就需要負責長達幾十公里的禁制建構,這任務一點也不簡單,其中有幾處相當的複雜,而且這次布置的禁制,是複合型禁制,其中需要精準的眼光,還要找到準確的位置,分配給海元朗的地段,地形相當的複雜。

這段禁制的布置,雷星峰也負責了一塊,長約十來公里,所有的構件都是現成的,早就已經煉製好了,禁制師所要做的工作,就是按照星蟒錄記載的位置,逐個將構件打入地下,這個任務說簡單,很簡單,但是要合乎要求,其困難度並不小,一般的禁制師還不一定能夠做到。

雷星峰沒有要助手,他就帶著四個護衛,完成任務的時間也給了他,一共二十天,也就是說,二十天後,就有人來檢查,如果完成,那麼就徹底完成這次任務,如果要返工的話,那就等於白乾。

這要禁制師有相當高的水平,海元朗帶來的團隊,最少也是中級禁制師,這個任務的完成應該沒有問題。

交接了任務,接受了大量的禁制構件,並且拿到一份禁制設計的總圖,海元朗就帶著其他人離開,這裡有一座臨時搭建的木屋,就是雷星峰五人居住的地方,至於吃飯什麼的,都要自己解決,這對於修鍊者而言,不是什麼難事。

雷星峰說道:「大家幫忙,將周圍的地形完全記錄下來,然後到我這裡來匯總,我進去查看一下。」

庫奇道:「沒問題,這個我們可以完成。」四人分工了一下,各自選定一個位置,開始記錄,必須記錄十來公里的所有地形特徵,這是一個長達十幾公里,寬達將近兩公里的地形,僅僅是這個任務,就需要他們四人忙兩天。

這兩天的時間就是雷星峰給自己的探索時間,他想要了解,為什麼明澤盟會將這裡當成培植園,而且花費如此巨大的代價,製作和設置複合型的禁制大陣,既然混到這裡來,對於雷星峰而言,這就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等四人離開去查看和記錄地形,這時間也就兩天,雷星峰要抓緊時間了。

站在崖壁上,四處張望,雷星峰眼裡吞吐出尺長的銀芒,這次他是全力將雷電湧入眼中,他想要看看,這裡的資源到底有多好,隨著修為的上升,他已經很少全力驅動雙眼去看了,這次他可是不管不顧了。

這一眼,就讓雷星峰徹底驚呆了,他想象不出,還有什麼地方有如此眾多的靈草靈藥了,那泛起的光芒,強烈而又耀眼,都已經連成一片了,他立即就明白,這裡一定有靈物存在,不然不會泛出如此強烈的光。

心臟都開始嘭嘭亂跳,這可是機會,一個可以潛入的機會,當然,他沒有傻到現在去採摘,這又能採摘多少?

一望無際的起伏山巒,一望無際的大片光芒,雷星峰擦擦眼淚,縱身躍下山崖,他甚至在山崖上,也看到幾株珍稀的靈草,落到懸崖下,這裡是一條狹窄的石縫,下面有水聲傳來。

這條石縫要不是有水聲傳來,雷星峰都不知道這裡有石縫,他順著只有一人多寬的石縫下去,就看到一條彎彎曲曲的暗道,底部就是一道溪水,雷星峰滿意的點頭,這裡是一個很好的坐標點。

瞬間,雷星峰就回到鏡之界。 雷星峰迴轉鏡之界后,立即就重新回來,確定這裡進入鏡之界完全沒有問題,雷星峰就徹底放鬆了,他立即開始布置禁制,這是一個極其微小的迷幻禁制,讓人無法看到這條裂縫,也能遮掩潺潺的流水聲,由於是在石縫中布置的禁制,哪怕是禁制大宗師也無法看穿,因為你根本就不會到這條石縫前來觀察,這裡實在太偏僻了。

迅速布置了一個迷幻禁制后,雷星峰迅速挖掘出一個不大的石洞,也就三個多平方,夠三五人站立著,這才從石縫中出來,快速飛到崖壁上,然後回到臨時住所,現在不能露出一絲破綻。

以雷星峰的智慧,他很明白,如此重要的地方,在沒有禁制保護的情況下,這裡一定有很多修鍊者警戒,如果自己在這裡亂采亂挖,被人盯上了,事情不大,但是以後一旦這裡經常失竊的話,就可以懷疑到他身上來,這種把柄和破綻,他是不會留下的。

兩天後,庫奇四人回來,他們畢竟是道君老祖,對於地形的記錄有很豐富的經驗,畢竟戰鬥也是觀察地形的,雷星峰將四人收集的地形圖,迅速匯總,形成了這次要布置禁制地段的全地形圖。

仔細分析了一下,又和發下來的禁製圖相比,很快雷星峰就有想法。

從禁制總圖分析,這是一個集防禦警示和阻擋,最後還有殺陣的複合型禁制,相當的複雜,不過,他要布置的這一段禁制,相對比較容易,真正困難的是禁制樞紐的布置,這就不用他操心了,全禁製圖,只有他布置的這一段有詳細說明,其他地段如何布置,他是無法了解的。

就像是建造房子,他只負責廚房建造,其他地方,他只能知道是什麼,比如是客廳,比如是房間,但是如何製造就不是他需要了解的,這也是為了防止有的禁制師做手腳。

雷星峰很老實的開始布置禁制,對於他而言,除了耗費點時間外,這種擁有現成圖形的禁制,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一件的禁制構件打入地下,由於他擁有一雙無與倫比的眼睛,所以僅僅花費了十一天就結束的任務,又花費了一天時間檢查,和星蟒錄的圖形仔細比對,他認為完全沒有問題,這才回到小屋休息。

四個護衛每天都輪流出去檢查,以防止有人進入這裡,一直等到第二十天,海元朗一大幫人來檢查。

海元朗問道:「阿峰,怎麼樣?時間夠嗎?」

雷星峰點頭道:「夠了,已經好了,就等你們來驗收。」

海元朗說道:「很好。」他轉身向身邊一個老人說道:「青大人,請!」

這老人面目和藹,是禁制總堂的禁制宗師,名叫青岩,這個複合型禁制就是他設計並且指揮布置的,他說道:「這就是你上次和我說的小傢伙,雷星峰?」

海元朗道:「青大人,是的,是我親自測試的,實力相當不錯,對禁制的認識非常高。」

青岩打量了雷星峰幾眼,點頭道:「先看看他布置的怎麼樣。」

一大群人跟著青岩和海元朗一起,向著布置禁制的地方走去,雷星峰在前面引路。

這群人中,有不少人穿著都是和雷星峰一樣,這表明他們都是高級禁制師,人數還不少,估計是這次布置禁制的主力。

青岩走到禁制帶,伸手拿出一個小巧的圓狀物,然後用一根細長的金屬棍插在地上,然後將圓盤輕輕放置上面,雷星峰猛然醒悟,這大概就是測試盤,可以將未啟動的禁制構件檢測出來,他心裡尋思,自己是不是也要煉製一個這種東西。

陡然間,那個圓盤就亮了起來,然後就出現一幅圖,由光點組合而成,可以清晰的看到曾經埋設的禁制構件的位置。

最要緊的是,圓盤會預設一個圖形,然後和埋設的禁制構件,形成對比,若是有錯誤,立即就可以看到。

讓雷星峰鬆口氣的是,埋設的禁制構件,竟然和圓形散發的光點圖,嚴絲合縫,彷彿比照了這個預設地點而埋設的,非常的準確。

青岩和其他禁制師都露出極其驚訝的神情,這簡直不可思議,除非雷星峰擁有一個同樣的檢測圓盤,而且事先預設好禁製圖,不然怎麼可能如此準確的埋設構件?

由於光線形成的圖是如此清晰,因此所有在場的禁制師都發出驚嘆聲,青岩回頭看了雷星峰一眼,他誇獎了一句:「很完美的架構,非常好。」

海元朗笑道:「青大人,這次阿峰的成績應該過關了吧!」

青岩道:「這不用說了,嗯,我也叫你阿峰吧,完成的很完美,當然是過關了,有了這次成績,你在禁制總堂,就得到了自己的地位,也得到我的承認。」

周圍禁制師都露出羨慕的神情,得到一個禁制宗師的承認,代表著一個禁制師的實力。

雷星峰擺出一副很謙虛的模樣,他說道:「謝謝青大人的誇獎,我會努力的。」

青岩很是滿意,說道:「這是我驗收到現在,最為滿意的一個,你們要小心了,如果僅僅是完成,是遠遠不夠的!」

一幫子禁制師齊聲答應,雷星峰心道:「好傢夥,這可不就是拉仇恨嘛。」

海元朗笑道:「這畢竟是一個複合型的大型禁制,不可能每個人都能掌控。」

青岩道:「這次是總堂任務,獎勵不會很豐厚,但是,別以為沒有好處,就不盡心儘力,這關係到你們的前途,另外,煉藥總堂會提供一些獎勵,這些獎勵可不是必須給的,這獎勵由我來頒發,如果誰不儘力,那麼這獎勵就會取消。」

眾人凜然,其實的確有幾個禁制師在糊弄,不過都被青岩懲罰了,而且懲罰的相當重,有一個高級禁制師,直接被降級,成為中級禁制師,這傢伙設置的禁制構件,還不如中級禁制師做的好。

高級禁制師是一個很肥的職業,如果下到別的大陸去,為那些門派設置禁制,不但可以得到大筆的孝敬,還能作威作福一番,如果降職成中級禁制師,可就沒有資格領隊去做整體禁制設計,和整體禁制布置了,只能當助手,這其中少了不知道多少油水。

檢測完畢后,青岩說道:「老海,這次你帶來的阿峰不錯,可惜當初我不知道他的實力,不然就直接帶著了,好了,阿峰這次任務完成,我給最好的評價。」


海元朗道:「阿峰,你任務完成了,就跟著我們走,不用繼續留在這裡了。」

雷星峰早就埋下了釘子,以後想要進來是很容易的,當然不在留戀,說道:「好的,我跟著去。」

青岩帶著眾人飛向下一個要檢測的點,這裡也有一個高級禁制師,他帶的人就多了,大約有二十來人,其中還有三個禁制師,一幫子高手護衛,這群人在臨時營地里,正在吃喝著,兩個大桌子上,擺滿了各種野獸的烤肉,見到青岩等人到來,立即起身迎接。

雷星峰笑嘻嘻和海元朗說話,他說道:「這個活的很滋潤啊,有吃有喝的。」

海元朗道:「如果他的活,乾的和你一樣,就沒有人會說什麼。」

青岩和那個高級禁制師說了幾句,然後就開始檢測。

雷星峰盯著升起的圓盤看,散發出來的光點,很快彙集成圖形,別說青岩等人了,就算他也看的明明白白,他的禁制可布置的不怎麼樣,禁制構造出現的光點,和設計圖的光點,兩者相差了很多,雷星峰一眼就明白,這人根本就沒有仔細校驗,只是將禁制構造打入地下,至於對不對就不管了。

青岩臉色沉靜如水,淡淡說道:「這就是你布置的禁制?」

那個高級禁制師臉上頓時冒出汗水,他這次過來根本就沒有動手,讓三個禁制師去做的,禁制師的眼光當然不行,尤其是這種大陣,又不是整體布置,這高級禁制師只是隨意指點了一下,當然他不可能不動手,只是動手的時候確認了幾個點,其他就不管了,昨天才完成,他又沒有來得及檢查,不出問題才怪。

青岩死死盯著那個高級禁制師。

海元朗等人也停止了說話,都看向那個高級禁制師,臉上流露出一絲緊張,一個禁制宗師發怒,在禁制總堂,就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

那個高級禁制師辯解道:「原本今天我要檢查一次,再做調整,沒想到已經來檢測了,這不是時間還沒有到嗎?」

由於檢查雷星峰的時間很短,又沒有任何修改的地方,所以時間提前兩天,這人的任務也是二十天,現在才十八天,所以他還有理由辯解一下,不然真的要被青岩的怒火淹沒了。

青岩從牙縫裡擠出幾句話來:「很好,那麼我看你這兩天如何修補,走!我們去休息!」

那個高級禁制師猶如火燒屁股一般,沖著手下大呼小叫,拳打腳踢的驅趕他們開始修正禁制構件的位置。 以雷星峰的眼光,如果他來乾的話,兩天時間很勉強,而這傢伙來干,這時間就夠嗆了。

海元朗拉了雷星峰一下,跟著青岩就來到一邊,搭建起帳篷來。

休息兩天,青岩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默默的修鍊,雷星峰卻藉機和海元朗湊在一起,請教一些問題,有些基礎問題,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這也怪他擁有上一世的記憶,那些基礎知識和這裡的知識有衝突,卻又無法解釋,所以這就成了他認知上的障礙。

海元朗倒是沒有想到雷星峰有那麼多的稀奇古怪的問題,他逐一解釋,如果一個問題他解釋不了,就會去找其他禁制師,其中不乏有高級禁制師和禁制大師,這次任務,禁制大師就來兩個,另外一個禁制大師,是一個瘦弱的傢伙,修為也低,只有初級真君的修為,卻憑藉高超的禁制設計,成為禁制大師。

這人對禁制認識之深,讓雷星峰無比驚訝,也無比尊重,幾個問題請教下來,他和這個瘦弱的禁制大師熟悉起來。

在禁制總堂,這人相當有名,很多禁制師得到過他的指點,他名叫迪米羅。

迪米羅對於雷星峰提出的問題相當重視,因為很多問題是他從來都沒有想過的,這點他也很佩服雷星峰,他心裡明白,只有想的深,才能更好的掌控禁制,若是沒有什麼想法,那麼也就最多是一個禁制師而已,不可能有很大的發展前途,就像一個是工匠,一個是藝術家,工匠只能憑藉熟練度掌握某種技藝,而藝術家則完全不同。

三人在帳篷內討論的熱火朝天,這時間過得就飛快起來,兩天時間,眨眼就過,又到了驗收的時間。

雷星峰道:「這下有好戲看了,兩天時間,有點緊張啊。」

迪米羅道:「艾七太懶散了,他一直憑著自己長輩的勢力,才如此順風順水,這次怕是要碰上釘子了。」

艾七就是那個懶散的高級禁制師,雷星峰明白,在任何大型組織機構中,總是有某些裙帶關係,還有就是你有沒有后、台,明澤盟這種龐然大物應該也不例外,紈絝子弟,哪裡都會有,看樣子這傢伙,家裡有人在明澤盟擔任高層管理者,自家的子弟得些好處,也就不奇怪了。

海元朗道:「青岩大人可不會顧及這些,他從來都是極其認真的人,估計這次……艾七有麻煩了。」

雷星峰道:「走,去看看怎麼樣。」

三人跟著來到禁制布置區域。

青岩重新開始測量,這次雷星峰發現,雖然還有點不靠譜,但是比第一次測試要好多了,只要稍稍修改,因為算是完成了。

艾七忐忑不安的看著青岩,他原本是想要佔點便宜的,沒想到卻被青岩抓住把柄,這兩天他不眠不休,帶著手下重新布置了一番,這比新布置還要累,打入地下的禁制構造,需要挖掘出來,重新布置,讓他累的半死。


青岩臉色稍稍緩和,說道:「艾七,還有不少地方要修改,你說怎麼辦?」

艾七苦著臉,說道:「大人啊,我會繼續修改的,兩天時間不夠啊,不過,這樣應該算是合格了吧?」

要不是合格了,青岩絕對不會饒過他,說道:「合格?怎麼合格?我這是複合型大陣,有一點差錯,整個大陣就有問題,你說!我怎麼給你合格!」這就是刁難了,由於一開始讓他不滿意,這時候如論如何他都會為難一下。

艾七道:「我改,我改還不行嗎!」

青岩道:「我會留下人來監督,聽著,若是不達到完美程度,你就別想回去,一直搞到讓我滿意為止!已經有人被取消了高級禁制師的資格,我相信,你不會想要被我取消高級禁制師的名號!」

艾七哆嗦了一下,說道:「是,是,大人,我會達到完美程度!」他再也不敢頂嘴,萬一青岩發瘋,取消他的高級禁制師名號,那後果可就嚴重了,要知道,這個高級禁制師,可是他家長輩出了大力大代價才得到的,如果取消,還不知道長輩會怎麼處罰他。


青岩其實還是有一點顧忌的,畢竟不是無根無蒂的人,家裡有長輩在明澤盟中,他也不想太得罪人。他說道:「阿峰,你留下,一旦艾七完不成任務,就回來報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