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我們去西城那邊的武道館。”陳煜出來後看着在門口急的像鍋上螞蟻的白鴿樂了樂,拉着白鴿就往外走。

“走吧,我們去西城那邊的武道館。”陳煜出來後看着在門口急的像鍋上螞蟻的白鴿樂了樂,拉着白鴿就往外走。

京州尚武,整個城市尤其是西城瀰漫着一股濃厚的武術氛圍,武道館那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陳煜現在帶白鴿去的是整個京州最大的一家武道館,京州武道館,裏面主要教導的是詠春拳,但是裏面是可以租借練功房的。


車子剛駛進西城便可看到街道上到處都是人,十個就七八個都穿着練功服,可見西城的武術氛圍是有多濃厚。

十多分鐘後車子停在了京州武道館門口。

陳煜帶着白鴿下車後,輕車熟路的朝着京州武道館內走去。

走到前臺開了一間練功房拿到鑰匙後,陳煜便帶着白鴿朝着練功房走去。

……

“白鴿,上次我和你說過修行者的事情你還記得嗎?”練功房內陳煜對着白鴿問道 表情一改以往的輕佻浮誇,十分嚴肅。


“記得。”白鴿第一次看到看着陳煜露出嚴肅認真的表情頓時有些驚訝,隨後認真的點了點頭回答道。

“那你知道嗎,你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普通人的巔峯,雖然你的身體素質並不是很強,但是你接受過系統的訓練,再加上自己的努力,無論是你的格鬥術還是暗殺能力都讓你達到了普通人的巔峯。”陳煜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道。

“也就是說你現在要想繼續增強實力,就只有一條路走,那就是成爲修煉者。”

“你說成爲上仙?真的嗎我也能成爲上仙。”白鴿聽到這裏眼前一亮,頓時激動的語無倫次。

修行者啊,在普通人眼裏可是高高在上的,神仙級別的人物,這句上仙就可以看出來修行者在普通人中到底是什麼地位。

“當然可以,但現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身體素質。”陳煜對白鴿的反應早有心理準備,倒顯得見怪不怪。

隨後陳煜便和白鴿講解了修行的一些知識。

“也就是說人要不停的修煉肉體,然後達到能納元入體的地步方可才能進行下一步修煉成爲修行者,而現在你的任務就是不停的強大自己的肉身。”


陳煜說完後把手裏在武道館租借的衣服丟給了白鴿。

示意白鴿把他撿起來。

“哇!好重。”白鴿以爲只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也沒在意,伸手想把衣服撿起來才發現衣服的分量不輕,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呼。

“這衣服是由重土元絲編制的,只有修行者纔有資格借用,你這件衣服有30斤,也就是說你穿上去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承受着30斤的力量。”

“你穿上去,你今天的任務就是穿上它後能自由行走跑動。”陳煜說完後把手的練功服穿上,陳煜穿的這是200斤的,陳煜穿上後瞬間感覺自己身體上彷彿被壓了一座山一般。

白鴿見狀也只能咬咬牙把練功服套在了身上,剛穿上去白鴿立馬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白鴿在地上掙扎了半天還是沒爬起來反而因爲氣力耗費太多顯得臉通紅不已。

“調整呼吸,積聚氣力,力道凝成一線在爆發。”陳煜看着白鴿掙扎不起來搖了搖頭說道。

自己似乎太高看她了。

“接下來我教你一篇運用身體氣血的經文,配合經文你再試試。”

“天歸陽,人意合,搬滔海血氣,聚於三線一心之中。

轉肺腑之精、移天地之氣……”

陳煜把經文原文說了一遍之後再給白鴿講解了一遍意思,隨後問道。

“聽明白了嗎?。”

“都聽明白了,就移天地之氣那裏還是有點不懂,陳煜你不是說過嗎,只有身體足夠強才能納元入體不然的話身體會被撕裂的。

可爲什麼你給我的這篇經文卻有這樣寫?”

“移天地之氣這句話不是讓你納元入體,就憑你現在你自己也感受不了元氣,更何談你的身體素質怎麼接受得了元氣灌溉。

這裏的天地之氣指的是你平時所吃的食物補品藥材這些,普通人吃東西長身體是身體被動的吸收這些營養來長身體,而有了這篇經文後的你,卻可以主動吸收這些營養來幫助你更快的增強體質。”陳煜解釋完後便讓白鴿自己去訓練。 修煉這東西向來都是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以陳煜如今的實力固然可以拔苗助長讓白鴿快速的成爲修行者,但那樣得不償失,對白鴿以後的發展也不好。

陳煜穿着練功服開始施展出最基本的格鬥術,200斤的練功服已經達到了練功服最尖端的產品了,再往上的也沒有了。

陳煜接觸這件練功服到現在也只是能勉強自由行走奔跑。

而接下來陳煜要做的就是穿着這件練功服完成格鬥術的施展並且保證速度上不弱與平常速度。

陳煜在做着最基礎的格鬥術訓練的時候也不忘了暗中觀察白鴿的進度。

看着白鴿慢慢的能站起來了,雖然還真的不穩,但明顯在不斷的進步,頓時感到欣慰。

顯然自己並沒有看錯人。


……

時間一晃,中途給了白鴿幾次補充氣血能量的穀食丹,一個下午就過去了。

陳煜穿着練功服已經能夠完整的把格鬥術給施展出來,雖然速度還不夠快,但卻足夠穩定,很明顯身體素質明顯有了很大的提高。

以陳煜地階頂尖的修爲來說,這可不是一個小的進步,陳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體會到身體素質有如此大進步的感覺了。

“今天自己鍛鍊肉體顯得格外的順暢,而這一切是來自於氣血轉換能量的迅速和超乎平常的精煉?”

陳煜想了想這一次鍛鍊肉體和上一次到底有哪裏是不同的。

場地肯定跟這個沒關係,京州武道館場地要真有這種功能早就火遍全世界了,反正自己從來沒聽到那個地方的場地有那麼神奇。

衣服的話那也是一樣的。

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自己拼死拼活搶回來的密匙了?

本來這密匙就十分神祕,竟然能吸收自己的元氣導致自己無法納元,體內的真氣平時只能靠丹藥進行補充。

現在再多一個能加快氣血轉換和精煉的能力似乎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想通了這一點陳煜不由得有些苦笑。

“這算是對我造成困擾後給我的一點安慰獎嗎?”呢喃了一兩句,隨後陳煜望着已經可以自由行走的白鴿笑了笑。

自己果然沒看錯人。

陳煜招手讓白鴿停下,讓她過來。

“今天很不錯了……咳咳,那個你已經能夠穿着練功服自由行走的,收拾東西回去,明天來這裏繼續。”陳煜看着香汗淋漓的白鴿,不由得呆了呆,咳嗽了兩聲正了正聲色繼續說道。

陳煜把練功服脫了下來,白鴿也跟着把練功服脫掉。

“哎喲!”剛脫掉練功服的白鴿頓時身體一軟,往旁邊倒去,陳煜看白鴿要摔倒了,連忙伸手把他接回來。

白鴿被陳煜那麼一拉順勢就被拉到了陳煜懷裏面。

白鴿因爲訓練了一下午出了一身汗,把原本穿的衣服都給打溼了,顯得若隱若現的,一下子撲倒在陳煜身上,陳煜聞着懷着那淡淡的香氣,再被白鴿胸前那兩個給頂着頓時可恥的……硬了。

一下子頂在白鴿身上。

“嗯啊!”白鴿被這麼一頂身體更加軟了算是掛在陳煜身上,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嬌哼聲。

陳煜聽到更加硬了,再加上白鴿身體更軟的掛在陳煜身上似乎進去了一點點。

“放開我,混蛋。”白鴿臉蛋紅彤彤的,憤怒的喊道,但這時候在陳煜聽來卻極具誘惑力。

陳煜緩了緩神雙手把白鴿託開,把她扶在地上坐着。

陳煜雖然好色,但還做不出這種乘人之危佔便宜的事情。

“對不起,剛纔我不是故意的,看你摔倒了擔心摔傷你就伸手把你拉你,誰知道……”陳煜看着自己越說白鴿越尷尬,後面說了一半連忙閉嘴。

“別說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你要是再提或者讓誰知道了有你好受的。”白鴿威脅了一下連身往外面走去。

剛纔只是因爲脫下練功服突然不適應再加上訓練那麼久體力不支才站不穩,現在在地上坐了一會已經好多了。

最起碼走路是沒問題的。

陳煜看到連忙起身,拿着東西,跟着追出去。

弄完手續把衣服歸還了之後,陳煜和白鴿往停車場走去。

兩個人都不說話,氣氛顯得十分尷尬。

直到上了車到家了,兩人還是沒說一句話。

“謝謝!

到家後,白鴿說了句謝謝後便進屋鎖上了門。

陳煜看白鴿回房了之後,自己也回了房間躺在牀上。

躺在牀上的陳煜,一想到剛纔香玉在懷的感覺頓時感覺邪火直冒。

“去吧,反正白鴿也打不過你,你很輕鬆的就可以把他制服,然後脫下她的衣服好好的享受一下,你想想剛纔她在你懷裏面的那種感覺,再想想她那高挑的身材美豔的臉蛋 去吧。”陳煜腦海中不斷的出現這些想法,頓時邪火更加高漲。

“不好,體內陽氣太重了,再不卸掉,遲早會出事的 就怕到時候失去理智把白鴿給辦了,那可就不好交代了。”陳煜暗叫不好,連忙拿出電話給楚夢瑤撥去。

“喂,夢瑤你在哪。”電話很快就被接通,陳煜連忙問道。

“我在家呢,煜哥怎麼了。”

“你等着我去接你。”

陳煜說完後就把電話掛掉,起身近乎跑着的吃了門去車庫開車往楚夢瑤家駛去。

終於在陳煜闖了好幾個紅燈的情況下到了楚夢瑤家,陳煜打了個電話把楚夢瑤喊出來。

楚夢瑤剛上車,陳煜就撲了上去。

“啊!煜哥,你怎……麼了,別……急啊。”楚夢瑤嘴被陳煜嘴堵着,楚夢瑤一邊迴應一邊斷斷續續地說道。

陳煜卻不聽一邊親吻着楚夢瑤的臉蛋和嘴脣,一邊把手往楚夢瑤的衣服上摸去。

今天楚夢瑤穿了一身紫色連衣裙,顯得十分美豔。

陳煜輕輕一撕,衣服瞬間破開露出了光潔如玉的香肩和那一對雪白的高聳。

那一對高聳赤果果的出現在陳煜的面前,只看得陳煜口水直流,腹中的邪火更加茂盛。

一邊繼續親吻,陳煜的雙手一邊摸上楚夢瑤的香肩,並朝着那對高聳緩緩撫摸過去。 “嗯啊,別……別在這裏,一會我爸媽看到了該怎麼辦。”楚夢瑤顯然動了情一邊低吟一邊說道。

“我等不了了。”陳煜說了一聲後便繼續把頭埋在了楚夢瑤身上。

一翻雲雨之後,陳煜身體裏面的邪火終於被泄了個感覺,神智也慢慢的恢復了清明。

“對不起啊,夢瑤,剛纔我有點衝動了。”陳煜看着在自己身下脫光了的楚夢瑤面帶歉意地說道。

“你下次要讓我去你家或者我們去酒店也好啊,你這樣直接在我家要是被我爸媽看到那該怎麼辦。”楚夢瑤看到陳煜終於搭理自己了頓時沒好氣地說道,不過怎麼看楚夢瑤的表情都是一臉滿足。

“對了,剛纔你是怎麼了,平時你不是這樣的啊。”楚夢瑤好奇的問道。

在她印象了平時陳煜雖然好色,但卻不急色更別談直接就在她家門口就這樣……

“我因爲修煉出了一些問題,所以那時候**焚身失去了理智。”陳煜簡單提了兩句,沒有說具體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