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地下城,看到裏面的環境時,三位長老不由再次震驚,他們心中只有炫目兩個字來形容此時的感受!對,就是炫目,地下城的金碧輝煌已經達到炫目的程度了!

走進地下城,看到裏面的環境時,三位長老不由再次震驚,他們心中只有炫目兩個字來形容此時的感受!對,就是炫目,地下城的金碧輝煌已經達到炫目的程度了!

青色地面被一條條金紋分割,分割出方方塊塊,有一股說不出的美感,更給人一股別樣的藝術氣息!就算是暴發戶玩藝術也不過如此吧…

而四周白銀打磨出的牆壁更是閃亮,已經可以當鏡子用了,葉天四人,完全可以看清楚“鏡子”中的自己。

“這有灘血跡!”二長老開口,他發現地上有血跡,雖然被人擦拭打掃過,但還是有一些殘餘。

二長老的話讓所有人心中一緊,他們來地下城心中本就很忐忑,如今聽到“血”這個字眼,自然而然就緊張起來。

不過四人也算磐石城大人物,自然沒有被一灘枯竭的血跡嚇住的道理,只是心中更加謹慎了。

“考慮得如何了?”葉銘看着走進來的四人,聲音沙啞的問道。

三位長老,看到鬼麪人的第一眼就感到詭異,而且鬼麪人的打扮,讓他們心裏寒磣不已。

葉天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鬼麪人了,狀態要比三人好不少,聽到鬼麪人的話後,蹙眉問道“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你如何才能帶領葉家走向巔峯,重新在大陸崛起!”

“所有修煉資源我都可以提供!功法,兵器,丹藥。而且都是最頂級的。”葉銘平靜開口,但所處的話,其餘四人自然不信。

“空口白話,無憑無據!你要我們怎麼相信,傳承玉環是我葉家傳承之物,怎麼可以輕易拿出來交換。”三長老火爆脾氣一點沒改,神色不爽的開口。

葉銘心中暗叫麻煩,自己會貪你們那啥傳承玉環?就算是葉家的寶庫,老子也不在乎,這次交易還不是個由頭,只是給你們一個安心留在地下城修煉的理由而已。

這些話葉銘在心中想象就可以了,他當然不可能說出來。

“這些東西拿去,你們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培養你們葉家,你們可以選擇先送幾位葉家弟子來檢驗一下效果!”鬼麪人丟出一個納戒,語氣很倨傲的開口。

葉天接過納戒,檢查了一下,發現裏面全是丹藥,大約有百瓶。不過是什麼丹藥倒是看不出來,玉瓶上也沒有標註。

葉銘看着葉天疑惑的樣子,只好開口解釋一句“兩百枚靈品潤氣丹,二十枚化天丹!這些只是限期資源,等你們真正信任我後還有更多資源,功法祕術,靈兵道寶,這些東西都可以給你們葉家!”

“什麼!…”葉天手一抖,差點將納戒落在地上,鬼麪人的話太讓人震驚了,他回頭一看,三位長老也是一臉難以置信的說不出話。

兩百枚潤氣丹,而是枚化天丹?這是什麼概念!而且鬼麪人居然說着些全是靈品,難道靈丹如今已經如此不值錢了嗎?

不僅聚寶閣舉行一場靈丹拍賣會,如今這地下城的鬼麪人出手也是如此闊氣,直接兩百枚全靈品的潤氣丹與二十枚化天丹。

別說是靈品,就算下品,這些丹藥也不是小小葉家可以奢望的,就算掏空葉家葉家也難以買到一枚化天丹!這也是葉家的先天強者如此稀少的原因…

而如今這一筆巨大財富就被他拿在手中,葉天如何不感到難以置信? 第四十二章獵殺夢璃族九重

北辰宇藉助巫靈珠向著城主府飛去。來到城主府,只見那裡已經有了很多人。北辰宇注意到,這些人都是下位九級強者,沒有中位。因為中位強者全都出去對抗夢璃族戰蟲了,這恐怕也是城主府發布任務只針對下位的原因。


城主府的門口放置著一張桌子,有著不少人圍在那裡。北辰宇擠進去,看到一隊軍士在那裡發布任務。開口詢問了一番,北辰宇才知道任務是什麼。

有許多夢璃族的下位「荒」在外面肆虐,對一些部落出手。北陵城中的中位強者都在對抗中位「雲荒」的戰蟲大軍,根本分不出人手,故此,城主府想要委託城中的一些強者外出斬殺八重戰蟲,為那些部落減輕壓力。

還有一個半月便是決戰,等到決戰前半月,也就是從現在起一個月之後,斬殺八級戰蟲最多的人將會得到一部四級戰技。除此之外,斬殺一頭八級戰蟲可以得到一柄二級兵器,兩頭可以得到一副二級戰甲或者兩柄二級武器。



如果能夠斬殺一隻荒,便能夠得到五級戰技!

毫不猶豫的接了任務。北辰宇估計著,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殺死一名荒並不難。畢竟下位的荒也是要派出戰蟲參戰的,蟲巢留守力量不會太強。如果僅僅是一頭本命戰蟲和荒身,自己可以輕易斬殺!

接了任務,北辰宇回到柯府準備了一下,便準備出發。那些上位的裝備高出了兩個等級,北辰宇煉化不了,只能在空間戒指中放著。不然的話,有了上位兵器戰甲,北辰宇有信心正面屠殺一隻下位荒!

前面的兩個月,北辰宇耗費巨資,將天辰戰甲提升到了六級的水準。要不是北陵巨城沒有人能夠煉得出六級兵器,北辰宇還會購置一件六級兵器。不僅如此,破殺拳終於也達到了極盡升華的地步,媲美三融合荒斬。

做好準備后,北辰宇第二天便出發了,向著城外走去。他拿了一份柯府製作的地圖,這地圖標示除了北陵巨城轄區內的部落,這些部落就有可能正在遭受著下位荒的攻擊。

北辰宇的目標便是這些部落,只要找到這些部落,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到「荒」。不然的話就如同大海撈針,難以尋覓。

有一些部落是被北陵巨城各大勢力控制的,北辰宇便是來到了其中一處柯家控制的部落。

「這位就是府中來幫助我們的人吧?」柯府已經提前通知過這個部落了,當北辰宇前來的時候,受到了部落長老熱情的接待。北辰宇平時在北陵巨城也能見到一些部落的人,這些人都是穿著獸皮衣,莽荒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炎火」部落的族長「炎烈」,柯府早上便說會派人來支援他們,使得炎火部落的人一陣興奮。在他想來,來人即使不是高高在上的中位強者,也應該是一些九級強者吧?可是當見面的時候,炎烈才發現對方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

掩飾住心中的失望,炎烈還是熱情的招待了北辰宇。反正也是多一股力量,面對那可怕的夢璃族戰蟲總是好的。炎烈這樣安慰自己失望的心。

北辰宇卻是沒有意識這麼多,決定在炎火部落休整一天,然後問出荒的蹤跡,前去獵殺。

很快,時間便到了第二天清晨。北辰宇正準備前去找族長詢問,沒想到有一名七級的部落長老就找了過來,「北辰宇兄弟!夢璃族的戰蟲進攻了!還請快去援助!」

北辰宇周身戰甲浮現而出,便帶著這名部落長老沖向外面。這名長老顯然是被北辰宇的速度嚇住了,一時間竟然反應不過來。

到了地方,北辰宇將那名長老丟下,向著戰線衝去。炎火部落中最強的不過是一名九級祭祀,除此之外還有這三名擬形期,兩名八級祭祀。

對面的蟲子有著七頭八重戰蟲,還有著十幾頭七級戰蟲,炎火部落這一方苦苦支撐著。蟲子比人要強一些,即使是九級的祭祀,也不過能夠對付三頭罷了。其他五人對付四頭蟲子,卻是節節敗退。

北辰宇判斷了一下形勢,向著那名九級祭祀衝去。他那裡有著三頭蟲子,其中有兩頭是青甲蟲,這才是使得不會飛的祭祀被壓制的原因。

看到北辰宇向著自己這邊衝來,九級祭祀連忙大喊:「不要過來添亂!躲開!」

北辰宇對他的話置若罔聞,還是沖了上去。那些部落高層大急,如果柯府派來歷練的人死在這裡,他們都免不了責任!

下一刻,北辰宇一揮手,三融合的荒斬便激射而出。在部落上千名戰士震驚的目光中,這一道融合荒斬便斬殺了三頭八級戰蟲!

北辰宇沒有停止,又向著那四頭八級戰蟲衝去。只見金甲蟲堅硬的外殼被北辰宇實打實的一拳砸碎,第二拳下去,破殺拳的半步場域便將金甲蟲殺死。、

在將金甲蟲絞碎半邊身子后,破殺拳的圓形場域繼續衝出,又轟爆一隻八重戰蟲的腦袋。隨後,一道荒斬掠過,將剩下的兩頭八級戰蟲斬殺。

那些部落長老們才反應過來,整個部落的戰士士氣大振,向著戰蟲撲去。北辰宇更是沖入了戰蟲中,最節省荒力的融合荒斬不斷轟出,戰蟲彷彿割麥子般不斷倒下。

很快,近百隻戰蟲便被殺光了。部落戰士們看向北辰宇的目光中充滿了狂熱,長老們的目光也都是震驚無比。

「這些蟲子都是從哪來的?」北辰宇來到族長面前,開口問道。

「你…要去殺荒?」族長驚疑不定,猜測道。只不過這少年的實力,也應該能夠殺死荒了吧?

「是的。」北辰宇果斷點頭。族長開口道:「我帶你去吧,可以帶你到一條通道口,還需要你自己去找。」

「好。」北辰宇答應一聲,跟著族長走了。這裡的戰場,自會有人來打掃。

很快,二人便來到了一處洞穴。看著黑黝黝的洞口,族長指了指,「經過我們觀察,就是這裡了。我回去了,你小心。」

點點頭,北辰宇向著洞穴鑽去。

穿行在洞中,北辰宇發現了好多分叉。經過他判斷,這些洞應該是由金甲蟲挖出來的。洞壁上有著一層硬殼,使得這些洞極為堅固。這些硬殼的韌性也極強,一般的七級強者也很難轟破。

剛開始並沒有遇到戰蟲,當北辰宇前進了一段距離后,戰蟲就多了起來。一路滅殺著戰蟲,北辰宇不斷前進著。他估計荒早就發現自己了,因為出來圍殺自己的戰蟲都是極為高等的,只不過沒有九級,都不是北辰宇的一合之敵。

但是北辰宇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勁。原因無他,這些蟲子雖說沒有九重,但是八重戰蟲不斷的出現,直到後來,出現過的八重戰蟲已經達到了幾十頭!

如果是一名下位荒,絕對不可能孕育出如此多的八重戰蟲!

看著四通八達的蟲道,北辰宇大感不妙。難道這些蟲巢都已經相互打通了?念及至此,北辰宇的身上流出不少冷汗,如果是這樣的話,中位的雲荒是不是也會出手?

令北辰宇感到慶幸的是,始終沒有出現中位的戰蟲。只是,隨著他的前進,這些戰蟲對他的阻擊越來越頻繁!

這也就意味著,自己快接近荒了!北辰宇加快速度,反正自己的後路也被堵死了,還不如趕快去殺一些荒,然後使用底牌,逃之夭夭。

終於,又跑出去大概一千丈的距離,北辰宇的面前出現了蟲巢!

那些戰蟲愈發不要命了,北辰宇向著蟲巢衝刺而去,一路所過之處儘是蟲子屍體。對於周圍蟲子身上傳出的荒願意談判的話語,北辰宇一概不理。

當北辰宇衝到蟲巢近前之時,荒終於忍不住了,將本命戰蟲派了出來。其他的荒並沒有派出本命戰蟲支援這名荒,因為他們自己也只有一隻罷了,孕育代價極大。

轟!

北辰宇沒有絲毫猶豫,仙魔血手印便轟擊而出,將這隻本命戰蟲一擊滅殺!

衝進蟲巢,北辰宇直逼中央。耳邊傳來荒氣急敗壞的聲音,那聲音中帶著驚恐和憤怒,「該死的人類!停下來!如果你殺了我,我會自爆蟲巢!」

北辰宇置若罔聞,繼續向著蟲巢中央衝去,沿路的這些最高八重的戰蟲根本擋不住他。

沖入蟲巢中央,這名荒早在北辰宇進入通道不久便開始了融合荒身。此時,這名荒的狀態堪稱完滿,比之那日的靈荒強出了許多。北辰宇估計,她不弱於那頭三足金烏,不遇王體,在哪個領域下堪稱無敵!

只是,她終究是遇到了北辰宇。此時的北辰宇肉身神魂經過淬鍊,滋生出來的荒力和神念自然也強出了許多。

那名荒向自己衝來,北辰宇戰意澎湃,剛開始並沒有使用戰技,而是純肉身對轟。這名荒驚恐無比,人類何時出現了這等瘋子?竟然敢直接闖入蟲巢!更恐怖的是,他的肉身竟然比自己的荒身還要強大!

終於,北辰宇酣暢淋漓的發泄了一番,數道血手印擊出,將這名荒擊殺。早已醞釀好的電磁脈衝轟出,北辰宇將荒的屍體裝入空間戒指,奪命狂奔!

轟!

剛剛衝出蟲巢,那座蟲巢便轟然爆炸。一口逆血噴出,北辰宇不敢猶豫,借著衝擊力向外逃去。 看着自己父親與三位長老將納戒內每一瓶丹藥都拿出仔細檢查一番,臉色一驚一乍,葉銘就感到好笑…

至於嗎?這些又不是什麼值錢玩意兒。若是葉銘這種思想被四人知道,多半會被四口老血噴死當場!

不過葉銘也很有耐心,沒有打擾他們,坐在椅子上靜靜等待三人。

“呃…呵呵!我們葉家也不佔你便宜,玉環有四份,交易嘛,定金可以先給你。”葉天也發現自己四人不妥,葉家的臉都被丟乾淨了,所以不由感到有些尷尬。

葉天說完,一塊玉石被他從納戒中取出送到鬼麪人手中。

葉銘看也沒看,直接將玉石丟進納戒!這東西他早就看過了,也摸過了,是什麼東西他心裏有數,如今自然沒必要再去檢查。

葉天四人看到鬼麪人如此隨意,心中不由打鼓,對方對傳承玉環似乎並不怎麼感興趣…那提出這個交易又是爲何?

“既然來了,我就幫你們一把,你們隨我來!”葉銘開口,隨後起身離開。

四人疑惑,但還是跟着鬼麪人一同離開。

葉銘帶着四人直接穿過城牆來到試煉之地,這讓四人再次震撼了一下,他們沒想到地下城比自己想象中更大,城牆之後居然還隱藏這麼一個地方!

“那時兵器庫,頂級凡兵,靈兵都有,若是選擇,擺上一些道兵也沒有難度!”

“那時功法閣,如今只是一些頂級功法與頂級武技,若是葉家需要道法與祕術我也可以傳授,保證都是最頂級的。”


“煉丹室,那是禁地,沒有我的允許葉家人不能進入。”

“這是修煉塔,一共三層,足以支持葉家所有訓練與修行!”

葉銘一路上如同導遊一樣在介紹,聽得身後四人目中異彩漣漣,他們感覺如同做夢一般!心中不相信鬼麪人的話,但經過先前的事他們也沒勇氣去質疑,所以一直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

主要是鬼麪人的話太驚人了,靈兵、道法,這些東西都是葉家想都不敢想的東西,每一樣都有驚人價值。如今的葉家,道法靈兵一樣都沒有,所以跟在葉銘身後,真有一股鄉巴佬進城的感覺!

“走吧,今日我助你們四人突破先天!”葉銘開口,隨後率先踏入修煉塔之中。

“什麼?!…”四人感覺自己聽錯了,突破先天?先天是這麼容易突破的嗎?

不過四人想起化天丹,隨後心中就釋然了,靈品化天丹絕對能讓人百分百達到先天,不過他們心中卻捨不得用。靈品化天丹如此珍貴的東西用在四個老傢伙身上就是浪費,他們打算留給葉家最優秀的晚輩使用,可以造就數位天才,這樣才能帶領葉家崛起!

葉銘帶着四人來到三樓,這裏靈力要比外界濃郁五倍,是他專門給葉家弟子準備打坐吐納與突破之地。如今用來給他父親四人突破先天再好不過了…

“這裏的靈力?”大長老驚疑,他已經半步先天,體內真氣開始向靈力轉變,所以可以他已經可以模糊感受到天地靈力,修煉塔第三層的不同,他也是立即察覺出來了。

“我刻下了聚靈陣,此地的靈力是外界的五倍,對於修煉有很大的助力。”葉銘解釋一句,再次讓四人震驚了。

五倍靈力,這是什麼概念?雖然他們還後天境界,沒有達到吐吶靈力的要求,但天地靈力的好處他們還是知道的。在天地靈力雄渾的地方修煉絕對是事半功倍,後天武者同樣如此,他們不會吐吶,但每日的鍛鍊,天地靈力也會不知不覺改善武者的體質,可以提高那人突破先天的成功率!

所以四人才會如此震驚,若是葉家弟子在此地修煉,那麼成就先天必然會很輕鬆,今後甚至有機會達到神魄。

“這有四枚化天丹,你們就在這突破先天吧!”葉銘取出四個玉瓶交給四人。

“嘶…”四人倒吸口冷氣,居然又是四枚化天丹,面前的鬼麪人到底有多少化天丹?

葉銘知道,看四人先前的表現,完全是將化天丹當做命根子了,若是讓他們拿出來用在自己身上,這多半現實,所以他再次取出四枚化天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