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雯看到蘇柔沒有注意身後,於是靠近李白,伸手在李白的腰上輕輕掐了一把,笑道:“怎麼樣,是不是有種大老婆小老婆一起陪你逛街的感覺?”

趙雯看到蘇柔沒有注意身後,於是靠近李白,伸手在李白的腰上輕輕掐了一把,笑道:“怎麼樣,是不是有種大老婆小老婆一起陪你逛街的感覺?”

李白一臉黑線的望着趙雯,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趙雯這麼能吃醋呢?

回到學校,李白對關心自己的人解釋了一下自己去警察局的原因,衆人這才知道了張千帆已經變成了太監,這件事情之前只有老師知道,現在也終於因爲李白進警察局的事情,而在學生之間傳開了。

李白和蘇柔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李白看到蘇柔臉上的擔憂和自責之色,就知道蘇心裏在想些什麼,於是她悄悄伸手在蘇柔短褲下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很滑,手感極佳。

被李白突然襲擊,蘇柔嚇了一跳,連忙看向周圍,當發現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才伸手拍了李白一下,低聲道:“你幹嘛呀!”

李白故作委屈,道:“我只是摸一下我的女朋友而已,有什麼錯。”

蘇柔聞言頓時羞紅了臉,啐了李白一口,道:“你去死啦!”

看到蘇柔的情緒恢復正常,李白也不再去調戲蘇柔,而是準備看書。

叮咚!

“宿主,抹殺任務因爲外界因素干擾已經變更,請宿主自行查閱。”

李白聽到系統的提示,不禁皺起了眉頭,抹殺任務有了變故,怎麼回事?

【系統任務:斬草除根】

任務提示:因爲藥物作用,身體素質較好的板寸頭將會在今晚凌晨時分恢復意識。

抹殺張千帆和板寸頭等八人。

任務獎勵:成就點數十點,千年人蔘一顆。

失敗懲罰:抹殺宿主。

限時:二十四小時。


看到系統任務的提示,李白渾身一震,面色陰沉下來,他沒有想到原本有一個月時間去執行的任務,現在竟然只剩下了一天的時間!

如果讓板寸頭清醒過來的話,張峯絕對可以在第一時間知道舊工廠裏發生了什麼事情,那麼趙雯被綁架自己曾經出現在那裏的事情張峯都會知道,到時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張千帆他們受傷的事情和李白趙雯脫不開關係!

“家破人亡啊。”

李白嘆息一聲,想到如果自己不執行任務的話,自己不但會被抹殺,自己的家人也會被張峯害死,原本李白還有些猶豫動搖的心瞬間堅定起來。

李白的眼中閃爍着殺機,拳頭緊握,在心中默默說道:“張千帆,一切都是你自己造的孽,不要怪我!”

今天李白在學校裏很安靜,表現也很正常,完全沒有讓蘇柔和趙雯看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來。

只有李白自己知道,他今晚要做什麼,他會進行人生當中的第一次蛻變!

晚自習結束之後,李白將蘇柔送回家中,站在樓下,蘇柔戀戀不捨的抓着李白的手,低着頭,過了半天,才低聲道:“對不起,都怪我。”

李白聞言低頭在蘇柔的額頭上輕輕一吻,說道:“別多想,這不是你的錯。”

目送蘇柔上樓,李白照舊回到學校,在辦公室裏和趙雯匯合。

趙雯看到李白進來,臉上瞬間綻放出明媚的笑容,上前一把抱住李白,用自己豐滿的胸部在李白的身上蹭了蹭,撒嬌道:“人家累了。”

李白無語,伸手在趙雯的屁股上打了一下,說道:“別鬧,送你回家啦。”

重生都市之情圣 ,趙雯擡起頭看向李白,問道:“你今天要回家住?”

李白點點頭,笑道:“我總不能一直都在你家住吧。”

趙雯想想也是,於是也沒有過分糾纏李白,只是讓李白必須在週末的時候到她這邊來住,李白自然是滿口答應。

將趙雯送回家,李白看到家裏的燈光亮起,才轉身走出小區,拿出手機給家裏打了電話。

“媽,今天老師講的東西我都沒學會,晚上不回家住了,我就在雯姐這邊,讓雯姐幫我補習。嗯,我知道了,不會給雯姐添麻煩的,放心吧,我掛了。”

掛斷了電話,李白走上大街攔下了一輛出租車,對司機師傅道:“師傅,去市中心醫院。” 在距離市中心醫院還有幾百米的地方,李白下了車。


戴上今天準備好的一次性口罩,李白緩緩朝着市中心醫院走去,一路上倒是沒有碰到什麼人,李白走的也很快,不過一會兒功夫便走進了醫院。

此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醫院裏的病人並不多,也很安靜,李白特意避開了監控,就算無法避開的監控,李白也只讓照到自己的側身,並不把正面暴露在監控之下,一路上,李白很輕易的來到了住院部。

住院部的走廊上靜悄悄,偶爾有值班的護士和醫生走過,李白也沒有刻意隱藏自己,就光命正大的走過去,這些護士和醫生也只當李白是陪牀的家人,沒有多想。

李白找了兩圈,跟在一隊醫生和護士的身後,當這羣人走進第四個病房的時候,李白終於確定了張千帆在哪裏。

.тtkan .¢ ○

站在門外李白裝作低頭看手機的樣子,看着這羣醫生給張千帆做着身體檢查,而在病牀一旁,還坐着一個身體肥胖的中年女人,看樣子,應該就是張千帆的老媽了。

張千帆的母親看着醫生給自己的兒子做完檢查,於是開口問道:“我兒子怎麼樣了?”

爲首的一個醫生聽到張千帆的母親問話,於是十分恭敬的說道:“張夫人,請您放心,張少身體情況不錯,估計很快就能清醒過來。”

李白站在門外,聽着這個醫生用諂媚的語氣和張千帆的母親說話,不禁撇了撇嘴,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他兒子還指望你活命呢,你用得着對她這麼客氣嗎?真是一點脾氣都沒有,拔了他的氧氣管啊,一針扎死他啊,省的我動手。

李白站在門口正在胡思亂想,這羣一聲已經從病房裏出來了,爲首的醫生出門之後對身後一個醫生吩咐道:“你去下面408和409病房看看另外那七個病人,我就不去了。”

看着這羣醫生護士離開,李白微微眯起眼睛,看來板寸頭他們應該就就在408和409病房啊。

雖然已經知道了目標所在,但是該怎麼動手,卻成了困擾李白的難題。

如果張千帆的母親時打算陪牀的話,那麼李白還真是不容易下手。

想了片刻,李白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只能先到樓下看看板寸頭那邊的情況,然後再做打算。

來到樓下,此時那羣醫生和護士已經草草的做完了檢查便離開了,兩個病房裏都靜悄悄,連個看着的護士都沒有,這倒是給了李白動手的機會,不過李白並沒有在這個時候動手。

雖然已經又抽取到了隱身藥水一瓶,但是時間只有十分鐘,這十分鐘倒是足夠李白殺死這板寸頭他們七個人了,而剩下的張千帆,卻有些難以動手。

到底用什麼辦法引開張千帆的母親呢?

李白再次來到樓上,恰巧看見張千帆的母親正在打電話。


“張峯我告訴你,千帆可是你唯一的兒子!”

“我不管那個什麼叫李白的是不是真兇,我都要他給我兒子賠命!還有那個叫蘇柔的小狐狸精,我一定要劃花她的臉,讓她變成一個醜八怪!”

聽着張千帆的母親在走廊裏大聲的講話,肆無忌憚的說着喪心病狂的瘋狂之語,李白的面色頓時一冷,雙目冷冽的望着張千帆的母親。

還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李白感覺自己以前真是可笑,居然會爲了張千帆的命而感到猶豫和內疚,現在看到張千帆的母親那囂張跋扈的樣子,李白真是恨不得連她一起給解決了!

“我不管,張峯,明天早上我要看到那個李白出現在警察局裏,先打斷他一條腿關起來!等兒子醒了,讓兒子自己動手,讓那個李白也斷子絕孫!”

張千帆的母親憤怒的掛斷了電話,扭着她肥胖的身子準備回病房,走了兩步,她忽然停了下來,又朝着走廊盡頭的值班臺走去。

看到張千帆的母親朝着值班臺走去,李白二話不說閃身走進一旁的公共廁所,片刻之後,張千帆所在的病房的門無聲無息的開了又關了。

約莫過去了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張千帆所在的病房大門再次被打開,又被悄無聲息的關上,整個過程,都沒有任何人的蹤跡,而做出這一切的人,自然就是服下了隱身藥水的李白。

李白此時依舊處於隱身狀態,此時他的手正在不停地顫抖着,第一次殺人的感覺讓李白忍不住想要嘔吐,可是李白知道,現在還不是嘔吐的時候,他必須要堅持住,趕緊將樓下剩下的那七個人一起解決了才行!

幾分鐘之後,李白回到廁所裏穿上衣服準備下樓,就在這時,某間病房裏傳來一陣尖銳的叫聲。

“啊啊啊啊!”

“醫生,醫生!快來!”

聽到張千帆的母親那尖銳的驚叫聲,李白麪色不變,慢慢朝着醫院外走去,絲毫都不慌張。

等到走出醫院之後,李白快步走到路旁的花壇邊,一把扯下口罩,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李白感覺自己快要將膽汁都給吐出來了,臉色蒼白的嚇人,身子也在不停地顫抖,第一次殺人,而且一次就殺了八個毫無還手之力的人,李白感覺自己這幾天大概是吃不下飯去了。

李白吐完了,又買了一瓶水狠狠地漱了漱口,才轉身離開。

趙雯正在家裏敷面膜,忽然聽到門鈴聲響起,不由得大感奇怪,她走到門邊,透過貓眼看到站在門口的李白,頓時大喜,打開門一把就將李白拽了進來,抱住李白笑道:“小白,你怎麼來啦!”

李白看着一臉笑意的趙雯,自己卻怎麼也笑不出來,他彷彿聞到了自己身上的血腥味,是那麼的刺鼻,令人作嘔。

似乎是察覺到了李白的情緒不對,趙雯有些奇怪,她鬆開了李白,問道:“小白,你怎麼了?”

李白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只是有些累了,我去洗個澡。”

這次李白洗澡用了很長時間,尤其是手,李白更是差點搓破了皮,看着洗的發白的手,李白嘆息一聲,走出了浴室。

坐在沙發上的趙雯看到李白出來,連忙起身迎了上去,有些擔憂的問道:“小白,你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不要憋在心裏,和我說說吧。”

李白坐在沙發上,牽着趙雯的手讓趙雯坐在自己的腿上,他將臉埋在趙雯的胸口,聞着趙雯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幽香,低聲道:“我殺人了。”

趙雯聞言渾身一震,一雙美目瞪大瞭望着李白,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我殺人了。”李白擡起頭來看着趙雯,再次重複道。

趙雯一把將李白抱住,將李白的頭緊緊按在自己的懷起,豆大的眼珠從趙雯額眼角滑落,她聲音哽咽道:“小白,你怎麼會殺人?”

聽到趙雯哭了,李白擡起頭來與趙雯對視,笑道:“我殺了那天晚上參與了舊工廠事件的所有人,嗯,沒有留下任何的證據,誰也不可能發現是我做的。”

趙雯聞言,不知爲何竟然鬆了一口氣,尤其是在聽到李白說沒有留下任何證據的時候,她更是完全放鬆下來,軟倒在李白的懷中,低聲道:“那些人渣,死了就死了吧,沒有人會去在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這個時候,趙雯才發現,自己驚人出了一聲的冷汗,渾身虛的厲害。

抓着趙雯那顫抖的厲害的手,李白知道,趙雯現在比自己還害怕,他本來是過來尋求安慰的,沒想到卻反過來要他安慰趙雯。

“雯姐,我沒有後悔,他們不死,等到他們醒過來之後,死的就是我們,所以我不後悔。”

“小白,這件事情還有誰知道?”趙雯擡頭望着李白,目光堅定。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李白淡淡的說道。

趙雯聞言低頭在李白的脣上輕輕一吻,低聲道:“這輩子,我都會讓這件事情爛在心裏,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祕密,我不會讓第三個人知道。”

李白伸手輕輕撫摸着趙雯的後背,不知不覺間,手就順着吊帶的開口處滑到了趙雯的胸口,用力揉捏着趙雯柔軟的胸部,李白狠狠地和趙雯吻在了一起。

他需要發泄。

趙雯似乎也知道李白心中所想,這次依舊沒有突破最後一道關口,但是趙雯卻用上了自己的嘴巴。

半個小時之後,趙雯從李白的身下擡起頭來,嘴角還掛着一絲白色的東西,趙雯雙目動情的望着李白,頭一仰,竟是將嘴裏的東西嚥了下去。

李白瞪大了眼睛望着趙雯,驚訝道:“雯姐,你?”

趙雯慢慢趴在李白的懷中,伸手撫摸着李白已經軟下去的東西,又低頭用嘴幫李白清理乾淨,才說道:“小白,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願意爲你做任何事情,永遠都不會嫌棄你,無論你是成功還是失敗,哪怕你是殺人兇手,但是在我的眼中,你一直都是那個小白,我愛的那個小白。” 晚上,趙雯早早的就躺在李白的懷裏睡着了,而李白卻還在熬着夜,等待着系統完成升級。


在李白將張千帆他們八人送上西天之後,系統便進入了升級改造狀態,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灰暗的顏色,看着系統上顯示的改造進度,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二。

又過去了約莫三十分鐘,伴隨着系統叮鈴一聲響,升級改造終於完成了。

【成就係統】

宿主:李白。


等級:中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