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彭鯨再三催促之下,許陽方才笑道:「大功告成,我已經推算出了巨棺上的七重陣法!」

足足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彭鯨再三催促之下,許陽方才笑道:「大功告成,我已經推算出了巨棺上的七重陣法!」

而在此時,彭鯨的周天星斗大陣,也是搖搖欲墜,半數星辰破碎。剩下的一半,也是黯淡無光,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那就趕快破陣!」彭鯨急促地說出了這句話,又是一波玄王傀儡的合力攻殺爆發了,周天星斗大陣轟隆運轉。又一顆星辰光點爆碎!

彭鯨吐出一口鮮血,氣息再度萎靡了許多。

許陽手指勾動,三道玄光射出,分別落在第二重、第四重和第六重陣法之上。

棺蓋上的陣圖放射光華,環環相扣的七重陣法,噼噼啪啪地爆響聲接連傳出。第二重、第四重和第六重陣法,先後被破解,隨即整個七連環陣圖,被分解開來。

許陽繼續射出玄光,將剩餘的陣圖悉數破解開來。

「這就成了?」彭鯨微微一愣,隨即問道。

十丈巨棺的棺蓋上,璀璨耀眼的光芒涌動,隨即是一陣令人牙酸的軋軋聲響起,棺蓋與棺槨的鎖扣,一一崩飛!


看到這一幕,就是傻子也知道,十丈巨棺上的陣勢,已經解開!

「哈哈,你小子果然厲害,堪稱陣法天才,」彭鯨誇讚道,隨即臉色猛然一沉,「既然陣法已破,你就去死吧!」

彭鯨吞下一顆赤金色的藥丸,原本萎靡的氣息,陡然間再度龍精虎猛,一道道星光耀目,星辰領域再次張開,和腳下的周天星盤融合,周天星斗大陣再度穩固下來!

隨即一股強盛的陣法波動湧出,要將許陽從陣中甩出去,迎接虎視眈眈的幾十頭玄王級傀儡。

「嘿嘿,許陽,你破陣的功勞,我會記住了!等我踏入法象境界,會為你立一塊枉死碑!」彭鯨得意非凡。

許陽的身形,直接被陣法波動,甩出了周天星斗大陣的保護範圍,撞上了穹頂!沒等彭鯨的笑聲落地,那被甩出去的許陽,身軀陡然爆碎,化作一蓬泥土砂石。

隨即十丈巨棺的棺蓋被一股大力掀開,一道強絕的吸力湧現,棺中的物品,被一股腦兒吸入一隻古樸銅環之中!

「果然留有後手,不過幸好我早有準備!」

一道青光閃過,許陽的身形出現在了巨棺之上,他朗聲大笑:「彭鯨,多謝你替我擋住了幾十頭玄王傀儡,將來我晉陞法象境界,不會忘記你的功勞!」

許陽如今爆發了全力,降三世明王、八極融合的招數全開,氣息強橫肆恣,絕不在彭鯨之下。

「可惡,這是什麼手段,替身傀儡嗎?怎麼可能瞞過我的靈覺!」彭鯨額頭青筋涌動,一腔怒火無處發作,大吼道,「小賊,看我周天星斗大陣!」

星光涌動,一顆顆星辰飛射而出,向許陽轟隆隆碾壓而來。

許陽身形不斷變幻,輕易就躲開了星辰運轉的軌跡,他呵呵笑道:「不好意思,剛剛和你合作的時候,我已經將星斗大陣從頭到腳觀摩了一遍!」

「怪不得,我一開始運轉星斗大陣,將你甩出陣外,你居然能在陣法鎮壓之下,將真身隱伏,原來是早有預謀!」彭鯨心中又急又怒,「星辰領域,加持我身!」

彭鯨咬牙切齒,散去了周天星斗大陣,星辰法身再度使出,疾撲許陽。(未完待續。。) 「轟轟轟!」


沒有了彭鯨周天星斗大陣的防護,場面再度混亂!一群玄王傀儡,在十丈巨棺之內的寶物被席捲一空之後,彷彿接到了某種指令,變得極度狂暴起來,分作兩批,分別找上了許陽和彭鯨!

而彭鯨惱羞成怒,不管不顧,誓要將許陽擊殺!他運轉星辰法身,一拳打出,帶有一種破滅萬物的氣勢,在這股裹挾天威的拳鋒之下,許陽的身法頓時有了一絲滯澀。

「哼!」許陽長嘯一聲,渾身金光大放,金剛法體施展開來,如同一尊黃金鑄成的聖像,同樣一拳反擊。


兩人勁力對撞,餘波洶湧,甚至將兩名巔峰玄王級的傀儡給吹翻。

一道灰光,一道金芒,兩股巨力對撞之下,兩人都站不住腳,向後方震退,分別撞上了中央墓室的兩壁,在牆壁上各自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凹陷,邊緣處甚至有緻密的裂紋蔓延開來。

「好強!」

兩人心中,都是轉著同樣一個念頭,震驚於對方的強橫。不過這一念頭,一閃而逝,隨即便是一個個眼冒紅光,氣息狂暴的玄王傀儡,分作兩批將兩人圍住,十幾道金色光柱轟擊而出。

許陽雙手掐動印訣,疊浪符文作用下,瞬息間拍出數十道火焰大手印,將一群玄王傀儡震退,隨即運轉風魔遁法,對準中央墓室的大門,瘋狂撞去!既然已經得了好處,就再無留下的道理。

一道領域之威降臨,將許陽的身形鎮壓。僅僅是一瞬間的滯澀,那十幾個玄王傀儡就反應了過來,再度圍上,將許陽逼回墓室之中。

彭鯨獰笑道:「許陽。不留下寶物,休想逃走!」他不管周圍玄王傀儡的攻擊,再度搶上,一記拳力洶湧澎湃,向許陽攻殺而去。

許陽眸光泛寒,喝道:「我要走。沒有人攔得住我!」

一道彩色光環,從許陽體內衝出,將星辰領域撐開了一片毫無滯澀的區域!下一刻,許陽化身青光,爆射出了中央墓室的大門。

在許陽衝出大門的一瞬間,所有傀儡眼眸中的紅光閃動,一道道毀滅性的威勢散發出來,隨即就是一連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

「又是這一招……祝你好運,彭鯨道友。」許陽心念一動。斗獸銅環漲大,將他的身形嗖的一聲,吸攝入內。

數十頭玄王巔峰的傀儡,共同自爆能量核心,威力大的不可思議,遠遠超過了許陽探索過的那座小型古墓,四頭玄王傀儡的爆炸!整座中央墓室的穹頂被炸塌,澎湃激蕩的能量狂流。甚至將這座古墓的頂部,整個掀開了。

許久。能量狂流散盡,許陽的身形從斗獸銅環中冒出。

古墓已經被夷為平地,看著四周起伏的丘陵,許陽也是一陣無語,這爆炸的威力,也太恐怖了一點。幸好他有著聖器防身。

「彭鯨恐怕已經化作飛灰了……」許陽搖搖頭,站直了身軀,收起斗獸銅環,準備離開。

「許陽……休走!」

一堆廢墟之中,緩緩伸出了一隻手臂。隨即彭鯨的身軀,從廢墟之中爬出。

現在彭鯨的樣子很凄慘,衣衫襤褸如同俗世逃難的亂民,皮膚滲出不少血絲,而口角還有一絲血跡。

「不會吧,這麼強的爆炸,都沒有炸死你?」許陽有些驚訝。

彭鯨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惡狠狠地盯著許陽:「寶物拿來!」

「你腦子壞掉了?憑你現在的狀態,還想從我手中搶寶,當真不自量力,」許陽淡淡說道,「而且,是你首先向我出手,破壞聯合協定!就算我獨吞這些寶物,也沒有絲毫問題。」

陡然間,西南方的穹頂下,低空飛掠來數道流光,彭鯨感應到了來人的氣息,登時大喜:「許陽小賊,你跑不了!」

流光散去,顯現出來人,為首的一個,正是星辰院二弟子,陽朔!

「彭師弟,怎麼了?」陽朔問道,隨即看到了許陽,不由驚訝,「許陽這小子也在?」

彭鯨咬牙說道:「陽師兄,全力出手,殺了這個小子!他搶走了古墓中的藏寶!」

陽朔吃了一驚,來不及細問,右手直接探出,向許陽抓去:「留下!」

陽朔的實力,還要略強於彭鯨,留在這裡與他戰鬥殊為不智。許陽微微一笑,識海之中一顆微粒,從眉心射出,飛快地漲大,化作一座玄陣!

「彭鯨,陽朔,我們後會有期!」許陽的身形,在原地轟然消失。

陽朔一抓落空,驚愕說道:「怎麼回事?居然是遁空玄陣的波動?」

「這小子古怪得很,似乎能在極短時間內,布置出遁空玄陣!」彭鯨咬牙切齒,「現在他應該已經出現在了千里之外……陽師兄,我們趕快追!」

「冷靜點,彭師弟!」陽朔勸道,「這地底迷城,到處都有藏寶,又不止那古墓一處!」

「我實在氣不過!為了這座古墓,我的周天星盤都毀掉了!」彭鯨怒吼道。

「什麼,周天星盤?」陽朔吃了一驚,「這可是寶器,怎麼會輕易損毀?就連玄皇高手,都未必能損毀寶器啊。」

「幾十頭玄王傀儡的自爆,連鎖反應之下,爆炸威力翻倍增長,我的周天星盤不僅毀掉,連自己都受到了重創。若非我當機立斷,以周天星盤抵擋爆炸威力,現在我恐怕早就凶多吉少。」彭鯨指了指側旁的地上,那一張破破爛爛的圓盤,嘆息說道。

陽朔能夠理解彭鯨的想法,彭鯨一身實力,有一半要歸功於周天星盤,現在沒有了這件寶器,彭鯨在十大弟子中的排名,至少要下降兩位,他怎能不怒。

「彭師弟不用急,這小子反正就在地底迷城之中,怎麼也跑不掉,肯定有報仇的機會!」陽朔勸道,「現在隨我去西南方向的封魔石林,沐峰大師兄、崑崙仙宗的諸位同道都在那裡探索。而且那一處似乎關係到迷城出口,我估計許陽這小子,肯定會去!那時有沐師兄出馬,他必然難逃公道。」

雖然這口氣難以咽下,但事已至此,彭鯨也不得不接受現實,跟隨陽朔一同前往西南方向。(未完待續。。) 古墓北方千里之外,一處山坳之中。

一個身穿帝宗弟子服飾的青年,身形突兀地出現在了山坳之中。他就是剛剛虎口奪食,從彭鯨手中奪下古墓藏寶的許陽。

「總算成功脫身,現在可以看一下收穫了!」

斗獸銅環出現,然後飛速漲大,很快就化作了一座巍峨宏偉的斗獸場,這就是許陽的飛行宮殿聖器。

許陽的身軀快速飛入其中,來到了斗獸場的中央。那裡就是他從十丈巨棺中,一股腦兒洗劫的所有寶物。

這具巨棺中,同樣沒有想象中的屍骨,只有一堆黃土。

首先看到的,是一套疊放整齊的紫金色戰甲。

「又是一套寶器級別的戰甲!」許陽驚嘆,這套紫金色的戰甲,似乎比他在東北古墓中收穫的金龍戰甲,還要更勝一籌。

這套戰甲,頭部是一隻帝冕,一道道珠串垂下,上有一顆顆微型寶珠煥發光芒。護肩上,其中一側鏤刻著一個紫金龍首,威嚴肅穆。在甲胄主體之上,金龍盤踞,戰靴繪有祥雲圖案。整套戰甲,簡直就是給一位帝皇量身打造的。

「這套戰甲,就叫做紫金帝甲吧。」許陽給戰甲起了個名字,隨即將其放在一邊。

不過,這套紫金帝甲,在許陽手裡,還是作為觀賞物的可能性大一些。原因很簡單,這套帝甲, 被地球選中之人 ,許陽壓根穿戴不起來。

在紫金帝甲之旁,一共有五顆靈魂晶核,其中四顆是青色的,還有一顆是紫色的。

青銅板噼啪打字:「居然是紫色靈魂晶核!這可是蠻荒異族中的世尊強者,才有可能留下的。」

以許陽的鎮定。都嚇了一跳。世尊級的靈魂晶核,所發出的心神衝擊,絕對會強橫的不可思議。以他現在的心神力量構建防禦,連一個呼吸都抵擋不住。

這五顆靈魂晶核旁邊,陪葬的寶物數不勝數,但是大部分都已經殘破不堪。有鏽蝕的刀劍、滿是缺口的戰斧、爬滿銅銹的甲胄……全都在時間的長河中,失去了光澤。

只有寶器級以上的寶物,才可以承受時間的流逝。

除了一套紫金帝甲, 天下之鬼帝 ,通體呈現出紫金色澤,和那套帝甲對應。

許陽拿起佩劍,緩緩注入玄力。他想要試一試,這柄佩劍是否還擁有當初的神威。

忽然,佩劍之中。源源不絕地傳出吸引力量,許陽大吃一驚,他試圖中止玄力的輸送。

不過這是徒勞的,佩劍如一頭怪獸般,將許陽的玄力,以一種難以置信的速度,吞吸的一乾二淨,隨即劍鋒上。一道符文亮起。

直到吸幹了許陽的玄力,這把佩劍的吸力方才消失。許陽趕緊將佩劍遠遠丟開。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佩劍上的那道符文,忽然飄飛而出,竟然向那一顆紫色靈魂晶核,緩緩飛了過去。

「塵歸塵,土歸土……」

一聲渺遠的嘆息,彷彿在許陽耳邊響起。隨即在紫色靈魂晶核之上。一個虛幻的身影現出。

這是一個高達一丈二尺的巨人身形,他的皮膚呈現出土黃色,一對眸子宛若璀璨的黑寶石一般,熠熠生輝。

土黃色巨人一招手,旁邊那一套紫金帝甲。自動飛出,在半空之中分離開來,直接穿戴在了一丈多高的土黃色巨人身軀之上。


霎時間,一股磅礴的威壓,從土黃色巨人的身軀上放射出來。帝冕搖動,龍甲震顫,彷彿一代異族帝王,重現世間。

「這是怎麼回事?」許陽驚愕說道。

「應該是那異族世尊強者留下的後手,」青銅板打字分析道,「小心點,小玄子,現在你還只是玄君境界,很難斗得過世尊,即便只是一道相隔數萬年的殘魂……」

「喂,有沒有搞錯?居然讓我對付一個世尊殘魂,我怎麼可能應付?」許陽叫道。

青銅板沒有絲毫反應,不過許陽已經來不及說話了,因為那紫金帝甲包裹的世尊殘魂幻象,已經緩緩睜開了眼睛。

「卑鄙的人族……死!」

紫金佩劍,裹挾怒火,猛然劈落!

一股雄渾的心神力量,裹挾在劍鋒之上,紫氣浩蕩,化作一道巨大的紫刃。

許陽連忙舉起左臂上的青銅板:「吃這麼多聖料,該是你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青銅板這次不再沉默,噼噼啪啪地打字:「小玄子,你這個不講義氣的傢伙……」

「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