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馬的,你這小子太能作了,簡直一肚子壞水玩意。

踏馬的,你這小子太能作了,簡直一肚子壞水玩意。

“百分之二十個點,實在太多了,一千億你就賺兩百億。”

“說到底,你還是眼紅。”

“誰眼紅了?你以爲誰都像你一樣愛財如命,我上官無畏別的不敢說,對錢財這方面,絕對可以說是視如糞。”

“沒本事的人都是這麼自我安慰的,你就是沒本事,窩囊廢,廢物玩意。”

“我擦,沈浪,你這是人身攻擊我告訴。”

“我有攻擊錯嗎?你就是嫉妒,只是嘴上不承認而已。”

“就你這種壞透了的人,我還會嫉妒你?你這種人等着吧,早晚天收你。”

“哈哈,沒道理可言了就詛咒我。”浪哥激昂萬分的道:“我頭頂天,腳踏地,替的是天道,請的是民命。 你才瑪麗蘇 ,老天爺憑什麼收了我?”

我靠,這詞拽的太特麼有勁了,這小子上輩子絕壁是船銷頭頭,這張嘴嘚嚒嘚嚒的沒幾個人能招架得住。

上官無畏不想再糾纏下去,作出讓步。“最多五個點,這是最大讓步。”

“三十個點,這是我的底線,不答應你自己看着辦。”浪哥的底線就是二十個點,少一點都不幹。說三十個點,只是方便討價還價,他堅信,最終還是能達成二十個點提成的。

“你滾。” 浪哥跟上官無畏在提成上的爭執,最終沈浪勝出,跟他意料的一樣,百分之二十的提成。

上官無畏是被實打實的說服的,因爲浪哥說:百分之二十的點,很多嗎?就拿杜家的這事來說,也許最後的結果是成功套到杜家的一千五百億。

但這一千五百億要拿三百億還國庫,兩百億還田家。

另外,爲了這次下套,給你北海軍門三十億。

一千億的百分之二十點是兩百億,減去三十億剩下一百七十億。

一百七十億又要拿不少出來獎勵這次事件費心盡力的相關人員,再拿點出來給各地方部門作爲京城撥款。

林林總總下來,兩百億到最後能剩下十億就該偷笑了,若是預估的不精準,還得倒貼。


聽了浪哥的這些詳細規劃後,上官無畏覺得還真是,這才同意。

可惜,他一時之間被浪哥帶偏了,沒想那還給國庫三百億的事。

還了三百億,就能從國庫拿那凍結的三百億出來。

這不變相的賺了三百億麼?

……

在北海電視臺重磅推廣下,千億噸儲存量金礦的消息燃爆全球。

很快,各國不少頂級富豪涌向北海。

最先到達的是公孫權的長孫女公孫曉曉,來到北海的第一時間,她打電話給浪哥,告知原因,順便給了地址。

在路上,沈浪心中滿是糾結,居然約在酒店房間見面,這是見面對眼就來搞一搞麼?

對於公孫曉曉的資料,浪哥瞭解不多,上一世撐死就是聽過這個和在新聞上見過這女人,是個被譽爲京城第一美女的妖精。

找到地址,沈浪在房門口徘徊了十幾次,就是不敢敲門。

感覺這跟做賊一樣。

萬一這妖精禍害自己,該怎麼不,從還是不從?

思想是非常牴觸這種做出對不起未來老婆的事情來,可是,到底是血氣方剛的身體。

十八歲的年齡階段,哪是說剋制就能剋制得住的,要不然也不會有田念娣那樁子事。

我還是個孩子,像這種妖精一般的女人,怎麼可能會看上我,找我應該要麼是有非常重要非常機密的事情相談,要麼是想試試我的爲人,看看我的人品值不值得信任,如果值得相信,沒準就有機會合作。

自我催眠一番後,沈浪沒有按門鈴,而是很禮貌的敲響三下房門。

數秒過後,不見得房門打開,浪哥再敲了三下。

其實公孫曉曉已經在門口了,她是想考驗一下沈浪的耐性,如果修養不好的人,多敲幾下必然會暴走,最後踹門的可能都有。


經過好幾次的同等力度敲門,公孫曉曉確定門外那被傳的很邪乎的小子是個非常沉得住氣的人。

房門打開,公孫曉曉出現在沈浪眼前。

身上裹着的是浴袍,還是那種若隱若現的那種。

第一女巫 公孫姑娘,請自重,你要這樣,我就不進去了。”浪哥嚥了咽口水,轉過身。

腦海裏浮現剛纔看到了一幕,簡直不要太妖精。

穿成這樣談事情,鬼信呢,絕壁有套路。

沒準, 惹火999次:喬爺,壞!

不過好像這種可能性不大,記得公孫老爺子是個吃齋唸佛與世無爭的老人,不太可能會跟東方龍廷那種鼠輩爲伍。

剩下一種可能,就是試探人品。

“我怎樣了?”公孫曉曉不但人長得比妖精還妖精,聲音越是那種自帶魔性的人。

這聲音一撩撥,浪哥差點沒崩住場。轉過身,目不正視的看着公孫曉曉身後,“公孫姑娘,咱們一無交情,二不是舊識,第一次見面就選在這種地方,小子我甚是惶恐。”

哈哈,果然跟調查到的一樣,這小子演技精湛,口才一流。公孫曉曉狐媚的一笑,眨着那雙會勾人魂魄的雙眼,略帶撩撥的調調。“你,在害怕什麼?”

浪哥表情到位,動作生動,微微低下頭,揪着衣領。“我怕,我怕你叫我給你打針。”

公孫曉曉表情一愣,隨後噗哧一下笑的彎起了腰,根本想不到,這小子會來這麼一句,太可愛了。


又想套路我,以爲我會看你那對差不多跳出來的胸肌?

做夢,我沈浪可是超級君子的人設,怎麼會不懂非禮勿視的道理。

嘿嘿,真好看!

沈浪把臉側過一邊,黑瞳卻快從眼眶中消失了。

唉,多好的菜,可惜不是我的。

要是現在是古代多好啊,那樣就可以後宮佳麗三千人也不會有道德束縛。

看,這就是浪哥的德性,還不是跟天下男人一樣,吃着碗裏的惦記着鍋裏的。

“我,好看嗎?”公孫曉曉猛的一擡頭。

“什麼好看?你說你啊?長得還行,不過跟我未來老婆比較起來,還是差一段距離的。”沈浪口乾舌燥的,身體也略略彎腰,幸好有門框做掩護,不然那就尷尬了。

公孫曉曉一臉狐笑,“你打算在門口站到什麼時候?進來吧,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

“我就不進去了吧,孤男寡女的,你又穿成這樣,我怕聊着聊着聊到牀上去了,這不好。”浪哥慫了,真怕到房間裏再被撩撥幾下,會被套路成功。

公孫曉曉臉當即拉了下來,“你滿腦子想的都是什麼?我比你大一輪,你覺得我會對你這種要要戰鬥力沒戰鬥力,要恆久力沒恆久力的小年輕感興趣?”

看,都把話聊到這地步了,還說沒套路。

得,且看你想耍什麼花樣。

沈浪硬着頭皮進了房間,很謹慎的四處環視,看看有沒有監控或者隱形攝像頭什麼的。


畢竟玩偷怕這方面,咱浪哥是行家,這種情況之下,小心一點爲妙。

因爲他實在想不出公孫家有什麼生意跟他談。

“沈浪,你果然跟傳聞的一樣,年紀不大,卻事事謹慎。放心,房間裏絕對不會有攝像頭什麼的,如果有,我敢穿成這樣?”公孫曉曉從桌上拿起一份合同,交到沈浪手中。“我家想跟你達成長期合作,這是我家集團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送給你了。”

天下掉下餡餅?

寧願相信太陽從西方出來,也不能相信天上會掉下餡餅,就算真的有,也是帶毒的。

“那就謝謝了,再見。”沈浪轉身加快腳步離開。

你不是說白送的麼,得,小爺我立即就走,看你還能端得住。

“我話還沒說完啊……” “不是白送的啊?那我不要了。”

沈浪把股份轉讓合同丟了回去。

這小子是天真還是裝傻充楞?怎麼說我公孫家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值幾百億,你這是以爲你的臉有多大啊白送。

公孫曉曉一臉嬌怒,“沈浪,能不能嚴肅一點?”

我明明很嚴肅了好嗎,這要是不正經,早就盤你了。

反倒是你,說好了送你家股份給我,待我要拿着離開的時候又反悔,簡直太兒戲了懂?

“看着我。”公孫曉曉氣的牙齒咯咯作響,這無賴眼神飄忽,根本不像想跟自己商量的樣子,是看不上自家的股份,還是不想跟自家綁在一起?

可,自家的股份怎麼也比莊夢蝶那小作坊的公司強吧?

莊夢蝶那九州國際商貿城,從舉步艱辛到現在市值翻數十倍的事,公孫曉曉調查的一清二楚。

她調查出的結論是,這一切,都是是靠沈浪的運作和力挽狂瀾,要不然,莊夢蝶早灰溜溜的滾回京城,說不定現在已經成爲了京城圈子裏日常取笑的笑柄呢!

“你臉上又沒花,有什麼好看的。”浪哥沒好氣的說。

普天之下我沈浪不敢正視的人沒幾個,你公孫曉曉算其中一個。倒不是你有多霸氣,而是你特麼的長着一副妖精的臉和魔鬼的身材。

正視你幾眼,小爺怕不淡定,要彎着腰跟你說話。

公孫曉曉指了指肚子下三寸,“我這裏有蓮花,七彩蓮花哦,要不要看?”

該死的妖精,竟然這般明目張膽的撩撥我,哼哼,小爺我的定力超出你的現象。


浪哥面目表情,甚至有點微怒。“公孫女士,說話請注意素質,我還是個孩子,你跟我說那麼露骨的話,看那麼羞羞的東西,這是在犯法明白嗎?”

公孫曉曉愣了愣,隨後咯咯大笑起來,發出銀鈴般且具有魔性的笑聲。“哎呦笑死我了,你這無賴一臉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太可愛了。小浪浪,話說,你要是早出生十幾年,那該多好啊!”

切,不知道有多少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御姐跟我說過同樣的話,真愛是可以掙脫世俗枷鎖超越年齡界限的好嗎?

再者,早生十幾年有毛線用,重生回十幾年前才稀罕,要不然,小爺我也做不到預知未來傲世天下。

“公孫女士,我很忙的,長話短說,你究竟找我的目的是什麼?”講真,沈浪是不會答應跟公孫家合作的,有了關家就足夠,再搭多一艘船,那就是腳踏兩條船,會不會翻船另說,最基本的會給人一種人品有問題的感覺。

畢竟收購跟合作是兩碼子事,自己能力強,收購公孫家的百分之二十股份的話,性質又不一樣。

跟公孫家合作,那叫敗人品,這是浪哥的底線。

所以,浪哥絕對不會合作。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公孫曉曉也不掖着了。道:“我想競標成功,我知道那片山林被你買斷式租了下來,你敢這麼做,足以證明你有底氣最終把歸屬權給誰。”

“幾百億就想吃下那價值上萬億的金礦,公孫女士,你雖然很美,但不要想得太美,天底下沒有那麼好的事情。再說了,我現在身份不一樣了,我怎麼說也屬於國家單位的人,做出損害國家利益的事情,那叫違規,是要坐牢的。你真想競標成功,還是拿出實力來。”

浪哥也沒想到這公孫家居然也會傻到真相信那裏有金礦,唉,這些大家族怎麼一個個都是人傻錢多的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