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嘯對褚召這想法極為吃驚,只憑一聲師叔,竟可推斷出這麼多事情來,當真不簡單。

軒嘯對褚召這想法極為吃驚,只憑一聲師叔,竟可推斷出這麼多事情來,當真不簡單。

軒嘯問道:「長老對此人的別一個身份可已是確定?」

褚召搖了搖頭,言道:「暫時還不得而知,不過相信他與斗神宮之間必是有聯繫,所以這些日子老夫一直注意著斗神宮,如若此次回宮,興許能確定他的身份!」

軒嘯點點頭,「前輩先行一步,待軒嘯將此事一了,便全速趕往絕宮與你會合,到時再將那群狼子野心之輩盡數剷除!」

褚召欲言又止,囑咐軒嘯幾句之後便趁眾人不注意之時,離開了亞屹亞瑪山。

正巧衛南華變勝出,晉級下一輪。

軒嘯在魂族眾人那欲吃人的目光之中回到雪坡上。

「恭喜二哥,若是我兄弟二人來爭這頭名,必然是此次克欽霍銘次最大的看點!」軒嘯笑道。

眾人莞爾,衛南華更是笑罵道:「連你這小子也來耍我,二哥我向來不愛出風頭,這頭名還是你來做吧!」

閑話休提,軒嘯將那褚召的真實身份對衛南華道出之時,讓眾人大吃一驚。

軒嘯若有所思,被眾人看在眼中,薛謙人多成精,自然知道他有話要說,當下言道:「軒小子,男子漢大丈夫,有事便說事,都是熟人了,還有什麼不好開口的?」

軒嘯嘿嘿笑道:「三位前輩,接下來幾戰都極是兇險,我連能不能活下來也不知道,但有件事還求前輩助我!」

三人默許,聞軒嘯言道:「凌雲絕宮正處多事之秋,不論我勝亦或敗,我都沒可能立時返回宮中,還望前輩助絕宮度過難關,小子我永生難忘!」(未完待續。。) 芍冥心中有愧,自是爽快答應,只當還軒嘯一個人情了。

衛南華滿面愁容,似有話說,不過軒嘯卻搶在他之前言道:「不論最終一戰是何結果,二哥你需得與三位前輩一起走,回凌雲絕宮,等著宮主歸來…….」

衛南華無法拒絕,因為接下來的比試,均是九死一生,若軒嘯分心,就不知結果會如何了。

萬般無奈之下,衛南華點頭道:「我可以答應你,但是若你有什麼意外,我與大哥定會讓那些算計你的人死無葬身之地,這是衛南華的承諾,相信大哥定會贊同!」

軒嘯狠狠地點了點頭,久久地說不出話來。

……..

就在那漫天神雷消失之時,衛祈善與楊碩一行十人離那神雷降下之處尚有數百里,這漫天的結界,讓他們的腳程受了很大的影響。

連夜血戰,楊古碩與衛南華倒是並無大礙,不過剩餘八名便沒這般好的心理素質,首先滿地碎肉讓他們將幾日前吃的東西都給吐了出來,加之拚命之時,發力過猛,周身的元氣早已耗盡。

連夜趕路,讓他幾人連調息的時間亦沒多少。衛祈善與楊碩自然不敢將他們丟在這山林之中。這裡危機四伏,冒然分開,豈不是給了躲在暗處的敵人剷出他們的機會?

所以楊碩刻意放緩了腳步,讓他能邊走,邊回復元氣。如此一來,幾名逸仙閣的弟子倒也有些戰力。

楊碩的腳步越來越慢,到最後竟然停了下來,緩緩蹲下身去,閉上眼睜大眼,幾人瞬時圍了上來。

「楊師………」

「噓!」楊碩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傳音於眾人道:「我們中埋伏了!」

眾人心中駭然。均是沉住氣,相信他兄弟二人必有解決的辦法。

衛祈善心知,若是普通對手,楊碩根本不會將其放在眼中,似如此這般小心的情況,來者必是有些讓人忌憚的實力。

畢竟在楊碩的臉上已經很久沒見到這般嚴肅的神色。

就在楊碩正四下張望之時,一道黑影自他身前十丈之處突然竄出,其速如飛。

等楊碩看清之時,那黑影已離他不足一丈,手中各持一柄銀鉤。觀來極似鋒利。

只見來者滿臉獰笑,雙手交叉,那雙銀鉤如同一把剪刀似的直取楊碩的頸脖。

若被這兵器鉤著喉嚨,必是身首兩分的結果,絕無例外。

衛祈善與楊碩自小一起長大,早有了默契,看也沒看對方一眼,衛祈善兩腳連踏,自楊碩身後飛起。似在躲那雙鉤一般。

楊碩見狀喝道:「退下!」

眾弟子聞言,抽身飛退。

而雙鉤離楊碩盡有一尺,他順勢後仰,雙手撐地。以極是怪異的方式朝後狂奔。

楊碩興許連自己也沒想到逃命的方式可以這特別。

來者橫身飛躍,直追而上,身速已然超過楊碩,銀鉤下掠。照楊碩的胯下便去了。

眾人大驚之時,楊碩身形一滯,雙手發力。撐著身子瞬時坐地,雙腿大張,那銀鉤正巧掠下,離他命根子不足一寸。


楊碩胯下一涼,護體氣罩立時凝出,被那氣勁所沖,仍叫他有種蛋碎之感。

長這麼大,頭一回讓他這般心驚膽顫,冷汗直流。

總裁一日昏:嬌妻繞床

來者冷然一笑,絲毫沒有停手之意。

只是衛祈善從他背後的奇襲似乎早在來者算計當中,並無收招的想法。

就在衛祈善手掌即將觸到他背心之時,心生感應,頭皮發麻。就在那不足一寸之距的地方,立時停下,側身瞬勢一掌朝側面擊去。

這突如其來的換招,讓逸仙閣同門極是不解,只不過那衛祈善那一掌看似擊在空處,卻傳出轟鳴巨響,驚了眾人大路。

而此時,楊碩已徹底失去衛祈善的幫手,眼見第二柄銀鉤殺至之時,周身烈焰狂漲,只是眨眼之間,便將那雙銀鉤熔掉,驚得來者匆忙變招,可為時已晚。

楊碩的那身軀如隨風落葉般,飄了起來,身形飄忽不定,如風一般柔軟。

可他的面色絕不似他的身影,而是狠厲無比,御風為刃怒斬而出,瞬時將來者逼得橫移開來。

而衛祈善那無端一掌亦將那暗處之人立時逼得現出形,飛向另一邊。

楊碩與衛祈善背告著背,仔細打量著自己面對之人。

來者是兩名中年男子,二人臉上均是掛著一張讓人膽寒的笑臉,如何看來均是重意甚濃。

這二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那體形與正常人相差甚遠,實不能以言語道之。

楊碩與衛祈善自然不知,這兩人本是同胞兄弟,只是誤服仙果,才讓他們變成現下這副尊容,不過實力倒也漲進不少。

瘦者吳尊,胖者吳義, 逆著光擁抱你 ,師承游鐵心,算起來還是游龍的師兄。

不過這二人天賦實屬一般,多年已過,仍停留在仙元之境,玄元境對他們來說,興許是永遠無法逾越的一道障礙。

此次隨宏宇閣大隊人馬前來,負責將絕峰來人趕回山上,不讓其接應欲入絕宮之人。

與他二人隨行的人已趕往山脈外圍,僅有他二人留下。見這一行十人的實力一般,他們應當輕鬆將這十人給宰了。

可楊碩提前發現他們的存在之時,徹底讓他們吃了一驚。商量之下,搶先發難。

楊碩與衛祈善的反應著實讓他們看走了眼,換過一招之後,再不覺得這二人乃是泛泛之輩。

同為仙元之境,比的是眼力,比的是招數。

吳家兩弟兄仗著在仙界混跡多年,隨游家父子壞事做盡,到現在還活著,便自覺老天保佑,他兄弟二人更是福大命大。如此一來,什麼事都敢賭。

此次也沒例外。

瘦子吳尊以他那古怪的聲音叫道:「小子,老子辛苦煉製的銀鉤,你竟給老子都熔掉了,今日你不拿點東西做補償,休想活著離開!」

楊碩在凡界就是個地痞,對這些套路自然是熟悉。這席話,雖然聽來是讓他賠償,其實為試探,看你的背景,再看看你的實力。他便心中有底,此人是否能動?

對付這類人,楊碩方法多的是,當下笑道:「你這怡胎倒也好笑,這西成山脈乃是我凌雲絕宮屬地,爾等未經我絕宮允許,便私自進入,置我絕宮於何處?」

「絕宮?」吳尊大笑言道:「不用多久,你們口中的絕宮便會被移為平地。」

楊碩實在不想與他們爭個口舌之利,可見了這副尊容不道兩句,似乎又有些說不過去。

楊碩笑道:「憑閣下這副尊容,鬼見了都怕,不會想憑這張臉就將我絕宮給蕩平了吧?」

「你…….」吳尊氣結。

楊碩絕接著道:「不知二位的父母作了什麼孽,生下你們這兩個怪胎,當真是走夜路,不怕撞邪!」

這涉及父母之語,立時引得吳尊、吳義二人怒火中燒,再按捺不住,自兩端破空而來。

楊碩的後背猛然撞在衛南華的背上,後者立時會心,想起兒時的遊戲,就在吳家兄弟殺至時,衛祈善的雙手立時與楊碩的雙手挽住,拖住他朝前迎著吳義便去了。


吳家兄弟亦不知他二人為何有這舉動,只當是送死而來。

如此一來,衛祈善與楊碩離吳義的距離就更賓,離吳尊更遠。

便在當時,衛祈善躬身將楊碩拋起,後者翻身躍起,直至那吳尊如球一般的身軀之上。

吳尊此時再想變招,已是晚了一步,雙掌被衛祈善扣住之時,千比萬縷的元氣已如繩索一般將他套個結實,硬上將他穩在半空之中。

楊碩那張臉已變得完全陌生,再無平日嬉哈打鬧的神色,手中冰元狂涌,立時凝出一柄三尺冰劍,順勢刺下。

冰劍透體,吳義狂噴鮮血,兩眼一翻,體內五臟早被那一劍所蘊含的火元給燒成了灰燼。


誰人敢想,楊碩竟以冰劍為橋,將火元導入,果收奇效,一招便將這吳義給了結,讓他到死,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能想明白個中關鍵的,只有楊碩本人,他身兼兩家之長,有如此逆天的本事,亦在情理之中了。

吳尊雙目失神,絕沒才一個照面,他的弟弟便與他天人永隔。腦子如遭雷擊般,頓時一片空白。

就在這時,衛祈善仰身而上,楊碩挑劍而起,將吳義的身軀劈成兩半時,他已朝前掠去。

而衛善仰身之際,後背立時著地,抬腳便踹,正中楊碩拖在身後的腳心上,使得他如同離弦怒箭,飆射而出。

這等默契若非兒時玩伴,是絕不可能有的。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楊碩如箭般射入吳尊的胸膛,透體而過。

下一刻,那立在原地眼神驚恐吳尊立時爆炸開來,血漿四濺,碎內飛射。

不知為何,另八名弟子此次再無噁心之感,見得兩位師兄全身而退,立時歡呼雀躍。

而楊碩側撐在一顆大樹之旁,作嘔連連。

眾人對此極是驚訝,日前楊碩殺人不眨眼,今日這般又是為何?

只有他自己知道,方才那一擊,借衛祈善之力,已讓他突破了速度的極限,讓他只覺得現下是天旋地轉。(未完待續。。) 此輪一過,場中僅剩八人,除軒嘯與衛南華之外,尚有六人進入下一輪。

他們便是,魂族霍昌、空度,斗神宮來的公孫兆,強悍得不像女人的咕多,河圖族的妖異男子托爾泰及洪澤蕪沏閣黃遠山。

這些人,均是當初軒嘯看好的幾人,果不其實,全部突圍至了最後。

至於隆爾堵,實力雖然不錯,可面對魂鬼的空度時,就顯得太過弱小,以至於十招之內便叫他丟了性命。

河圖族人可謂是對魂族恨之入骨,眾人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托爾泰的身上。一旦遇上霍昌,亦或是空度,不分出生死,絕不罷休。

至於軒嘯與衛南華,遇到誰對他們來說,結果都是一樣,他們的目標,便是下一輪。

縱觀八人,無一弱者,接下來的戰鬥,想想亦是讓觀戰之人熱血噴張,興奮不已。

午時,日月重疊,光芒射在那晶瑩剔透的冰層之上,隨之反射開來,明晃晃的,耀眼無比。

便在當時,四強第一戰,交手之人已然確定,金色氣泡將對陣雙方托起身來,朝高空之中飄去。

不時便合二為一,結界瞬成,似在天空之中開闢了另一方世界,鳥語花香,有山有水,恍如世外桃源,讓人憧憬無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