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的將金光閃閃的傳音石放進那個特質的盒子內,紫諾心情怎麼也平靜不下來,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自己會得知這麼多的消息,隨便拿出一個都是令無極界顫動的消息,

輕輕的將金光閃閃的傳音石放進那個特質的盒子內,紫諾心情怎麼也平靜不下來,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自己會得知這麼多的消息,隨便拿出一個都是令無極界顫動的消息,

「哼,只有偽皇階而已,看來只是剛剛來到無極界,你終於來了,小子,怪就怪你自己太不小心了,在你只有偽皇階的時候就將這等寶貝給暴露出來,就你這樣,做我的對手還嫩的很呢,」隨手一揮,傳音石消失不見,一個一身白色衣服的女子從地上慢慢站起來,輕輕將身上的褶皺撫平,看著無盡的黑暗自言自語著,

白影閃過,速度飛快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路上留下一連串的白色幻影,足以見得速度有多快了,

主上已經動身了,紫諾只能焦急的呆在自己的紫霄洞內等待,雖然自己是直屬於主上的,但是他們四姐妹誰也不知道主上的具體位置,每次都是主上自己來找自己的,

空間轉換,楚凌飛他們在空間隧道之中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從另一處傳送門內邁了出來,

「這是魔族?」看著眼前的一幕幕的,楚凌飛好奇的問道,這魔族也太讓自己失望了,放眼望去,一片荒蕪,到處都是斷壁殘垣,沒有一個完成的建築,

回頭看去,一個暗青色的傳送門在那邊寂寞的閃著亮光,在傳送門底邊周圍有著一圈大大小小的晶石,

「怎麼會這樣,」煞厲身上的氣息突然暴漲,強橫的力量直接將楚凌飛等人擊飛,

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楚凌飛沒好氣的問道:「你犯什麼病啊,和抽風似的,」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煞厲精神貌似有點混亂,他沒有對楚凌飛有任何的回復,雙手緊緊攥著頭頂的黑色袍子到處亂跑,

「大哥,你到底怎麼了,」看到周圍的場景,在看看煞厲現在的狀態,楚凌飛貌似想到了些什麼,急忙將其拉住問道,

煞厲感覺到身後有人拉自己,瘋了一般的轉過身,雙手直接捏住了楚凌飛的肩膀,一邊搖晃一邊厲聲問道:「你告訴我,這厲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告訴我啊,」

「大哥,你先別激動,有什麼事情我們大家一起解決啊,」雖然被搖晃的很難受,但楚凌飛也大體上知道了煞厲突然瘋癲的原因,

按照煞厲原來的描述,自己等人這次過來的地方應該就是魔族重地,但現在竟然變成了一片廢墟,什麼也沒有留下,

楚凌飛將自己的神識放了出去,在四周查探了一下,沒有發現任何的生機,神識所過之處,全都是一片死氣沉沉,

煞厲掙脫開楚凌飛的拉扯,速度飛快的朝著前方飛去,最終落在一處燒焦了的土地上跪了下來,雙手顫抖的從地上捧起一片黑乎乎的廢渣放在眼前,

楚凌飛趕過來的時候,煞厲跪在地上,像是朝著什麼在叩頭,從他不斷聳動的肩頭楚凌飛知道他在哭泣,

在楚凌飛的意識里,煞厲向來都是一個什麼也不在乎的人,但現在他徹底改變了這個看法,

龍有逆鱗,觸之必誅,而煞厲的逆鱗就是他的家族,

「究竟是何等勢力能夠將魔族重地瞬間夷為平地呢,」遠遠的站在煞厲身後,楚凌飛恢復了原本的冷靜,將這件事情開始慢慢分析,

突然楚凌飛想到了什麼,神識再次飛出,在這一望無際的廢墟中尋找著,

「奇怪,」找了半天,楚凌飛的神識竟然沒有發現任何一具屍體,難道魔族之人的屍體全部都被帶走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確定了心中的想法,楚凌飛快步走到煞厲跟前說道:「你先別這樣,現場的情況這不對,」

「恩,」

「我剛才查探了一下,這附近沒有一個魔族人的屍體,難道有人來襲擊魔族重地之後還會將魔族的屍體給帶走嗎,」楚凌飛繼續說道,「應該是魔族人提前一步撤離了,」

「不,我知道是誰下的手了,一定是骨族,一直以為骨族和我們魔族都是和平共處,共同統治這片土地的,沒想到骨族竟然會做這麼喪盡天良的事情,」煞厲猛的站起來,說了一句,

然後煞厲朝著天空大聲怒吼,身上的黑袍寸寸破碎,露出了煞厲的本來面目,

與楚凌飛想象之中的不一樣,在楚凌飛的猜測之中,煞厲應該是一個絡腮鬍子的大漢,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煞厲竟然是一個皮膚雪白的人,

雪白的皮膚與他如龍似蛟的肌肉完全不符,讓人看著相當的彆扭,

本來楚凌飛是一片好心想要開導一下煞厲的,沒想到將其給誤導了,反而將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骨族,

以前聽新月斬的器靈說過,他們骨族是沒辦法繁衍後代的,只能通過挖取別人的墳墓和盜取死去之人的屍體來完成後代的延續,

自己好心的勸解不但沒有排解煞厲內心的悲傷,反而激起了他的憤懣,憤怒矛頭全部指向了骨族,

在楚凌飛自責的時候,煞厲突然加速朝著遠處奔去,楚凌飛反應過來急忙跟上,

一路上無論楚凌飛和他說什麼話,煞厲都是閉口不言,那幽藍的眼睛不時閃過讓人心揪的寒光,腮幫處的咬痕不斷隱現,

楚凌飛知道,煞厲現在的目標是骨族,他一定是朝著骨族的地方趕去了,

雖然楚凌飛極力阻攔,但是煞厲就是不聽自己的,而楚凌飛現在的修為根本沒法和他相比,只能任由他繼續往前走,

這樣的前後奔跑,一直持續了一天一夜,一路上目光所及的地方全部都是死氣沉沉的沒有任何動靜,就像是被人類遺棄的土地一般,

有的地方還在不斷的冒著黑煙,看樣子這場涉及到整個魔族的戰鬥剛剛結束沒多久,

在莫凝珊快要吃不消這高強度趕路的時候,煞厲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因為前面出現了一座偉岸的高山,

看了看周圍,煞厲二話不說就進了山口,

「雷丹你給我出來,」剛踏進山口,煞厲蘊含了強大魔力的聲音瞬間響徹整個山澗,一聲聲的迴音在山谷之中不斷回蕩,

「這是什麼地方啊,我怎麼感覺陰森森的,」莫凝珊朝著楚凌飛靠近了一步,有點害怕的問道,

確實,這個地方到處都是陰森森的感覺,叫人彷彿來到了一處墳場一般,

「可能這裡是骨族之地吧,」看了看煞厲的反應,又加上這特有的環境,楚凌飛猜測道,

呼啦,,

沒過一會,從山口前方出現了一片的人影,呼啦啦的朝著這邊趕來,

漸漸接近楚凌飛看出來了,這些人與煞厲以前的造型是一樣的,都披著寬大的袍子將自己的身體完全遮蔽,唯一不同的就是袍子的顏色,這些人的衣服通體雪白,

「來者何人,陰魂山也是你能闖的,」白衣人群停在了煞厲面前不遠處,從里走出來一個高大的身影,開口就是叫囂,

現在煞厲正在氣頭上呢,大聲喝道:「你管我是誰啊,快叫雷丹出來,」

「雷大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那傢伙並沒有妥協,繼續囂張,

煞厲喉嚨深處怒吼一聲,宛如來到地獄的惡魔一般,唰的一聲就沖了上去,在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揪住了這個領頭者的衣領將其給提了起來,

「我問你雷丹在哪,」單手提著他將其送到自己面前,煞厲冷冽的聲音再次傳到了他耳朵里,

這次的效果與剛才完全不能比,這個小頭目自己的小命還被人家抓在手裡呢,哆哆嗦嗦的說道:「雷大人趕往主城去了,剛走一天,」

距離這麼近,那傢伙也認出了煞厲的身份:「你是魔族人,」 「對,我就是魔族人,我向你們尋仇來了,」煞厲看到這傢伙終於認出了自己,怒喝一聲抬手就要解決了這個小頭目的性命,

「住手,」一道白影閃過,煞厲與其憑空對了一掌,兩人各自朝著後方退去,而那個小頭目則嚇得雙腿發軟的坐在了地上,

剛才這一下要是落在自己身上,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這位兄弟,不知道你找我們雷大人有什麼事兒嗎,」這個傢伙剛剛落地就開口問道,但是楚凌飛聽的出來,他語氣中有著一絲生氣,

煞厲冷笑兩聲:「什麼事兒,你好意思問,」

「我真不知道你到這裡是所為什麼,還請兄台名言,」那個突然來到的人真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但是煞厲地皇階巔峰的修為氣勢磅礴,他也知道魔族的戰鬥力比一般種族更加恐怖,他不敢妄動,

「我們魔族重地生靈塗單,直接變成了一片廢墟,我問你,這究竟是怎麼一會兒事兒,」煞厲咬牙切齒的說道,

「什麼,變成了一片廢墟,這不可能,我們陰魂山距離你們魔族那麼近,不會一點動靜都感覺不到的,」剛到的那傢伙信誓旦旦的說道,充滿了不相信,

「叫雷丹出來,我親自問他,」

那傢伙搖了搖頭說道:「恐怕你暫時見不到我大哥了,他在昨天凌晨就前往主城了,我是他的弟弟雷虎,這裡暫時我說了算,」

「走,去骨族的主城,我一定要將這事兒弄明白,要是我知道了是你們骨族的責任的話,我會將你們夷為平地的,」煞厲丟下這句話之後直接飛起,直接穿過了所有的人,朝著後面走去,

煞厲所過之處,擁擠的人群被其氣勢所震懾,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路,讓楚凌飛他們過去,

這處山谷是魔族與骨族的分界點,想要前往骨族的主城必須要經過這裡,

看到煞厲離開,楚凌飛帶著莫凝珊急忙趕上,

「這傢伙是誰啊,竟然還口出狂言要將我們骨族夷為平地,真是不自量力,」在煞厲和楚凌飛他們離開不久之後,剛才那個小頭領站起來給雷虎拍馬屁道,

啪,,

雷虎狠狠的在那小子的頭上拍了一下,大聲說道:「還想要再活幾年的話你就老老實實的閉上你的臭嘴,你知道他是誰嗎,我也只是聽說過他,從他的樣貌來看,他就是當年魔族的四大高手之一,,煞厲,」

「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但是我敢肯定,他嘴裡所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魔族的可能真的以已經被毀了,你派人去魔族那邊查探一下,不,你親自前去,我感覺大哥這次被傳喚到主城應該和這事兒有關,」雷虎一直都是這裡的二把手,雖然情況來的很突然,但他還是有條不紊的下達了命令,

再說楚凌飛他們,一路上並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就這麼穿過了這群人,從入口處進峽,山谷越往前越窄,山崖也越來越高,

繼續前進,只見西崖的半壁間突然滾落下大片的碎石,

「什麼情況,」楚凌飛急忙剎住身體,很及時的避過了剛才的落石,

「沒事的,抓緊趕路,照這個速度我們天黑之前能夠趕到骨族的主城的,」煞厲回頭說了一句,視高崖之上不斷滾落的石塊於不顧,只顧趕路,

原來這位於陰魂山澗的陰魂谷就是一處天塹,除了這個關口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法從骨族到達魔族,

此地的石頭主要是花崗岩,這種石頭雖然堅硬,但是其中卻有許多縱橫交錯的裂縫,這些裂縫把這裡所有的石頭切割成了大大小小的岩塊,在長期的風吹、雨打、日晒、冰凍等力量的作用下,一些裂縫常常沿一定方向裂開,使一部分岩塊塌落,沒有塌落的部分便成為突兀險峻的柱狀山崖,


所以楚凌飛他們經過的時候,稍微帶起一點起勁就會引起碎石滾落,而這陰魂谷更是因為山體開裂形成了,也使它成為了溝通魔族和骨族的唯一通道,

一直以來陰魂山都是骨族佔領的,雖然說是佔領,其實就是為了整理這裡不斷下落的碎石,還有就是防止骨族和魔族的戰爭,

但今天看到煞厲那樣子,雷虎沒有攔住他,而是讓他這樣安穩的過去了,


一路趕去,楚凌飛思緒萬千,自從來到了無極界之後自己的腳步就從來沒有停下過,一直都是在不斷的趕路,趕路,沒有任何修鍊的時間,

在這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自己竟然從北部王朝經過東部王朝然後又來到了南部王朝,

本來上來無極界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憐兒的下落,當時通過程嘯的解釋,他知道了新月斬的器靈帶著憐兒成功的從詹台家族逃生,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在何方,也許已經回到了骨族重地,也許現在還隱藏在某個隱秘的角落幫助憐兒修鍊吧,

自從在精靈族卓岳教給自己精靈族的聚靈術之後,楚凌飛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變得更加雄厚,雖然暫時對於修為沒有多大的影響,但是他自己知道,這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

過了陰魂山,楚凌飛發現這南部王朝並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本來以為這裡是魔族和骨族的領地,絕對會是那種陰暗潮濕的環境,但現在映入眼帘的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樣,

此地綿延著一道道層巒疊嶂,青山翠谷的山嶺威嚴雄壯,放眼望去,群峰壁立,山形變幻,呈現出一派絕險景色,


「真的好美,」楚凌飛內心暗嘆道,自從自己來到無極界之後自己見到的一切完全不是自己原先所想的那樣,處處都是意外,

來不及在遠處觀賞這絕美的景色,楚凌飛快步跟上煞厲的腳步,煞厲自始至終依舊沒有說過話,臉色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來一般,

楚凌飛自覺沒趣,只能任憑煞厲這樣做了,

又經過了一夜的趕路,楚凌飛跟著煞厲在群山之中左拐右拐,到處都是崎嶇的山路,終於在天亮十分趕到了一處非常雄偉的山峰矗立在群山之中顯得相當的突兀,

繼續往前走,那處高大的山峰漸漸近了,遠遠望去,只見西崖的半壁間矗立著一排奇特的建築,上接雲端,下臨深谷,紅樓灰瓦,猶如天宮,

「這就是骨族的主城,」看到眼前的建築,楚凌飛疑惑的問道,

這建築像是攀附在懸崖絕壁之上,所有的建築鑿岩為基,就崖起屋,形式非常險峻,造型也十分奇特,整個建築群樓閣上下重疊,殿宇左右參差,閣樓、殿宇之間由懸空棧道和天橋連接,迂迴曲折,

微微點了點頭,煞厲說道:「對,這就是骨族的主城,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建築而成的,」

不知道為什麼,自剛才來到這裡,煞厲原本波動的心情慢慢平靜了下來,有點猶豫的看著高空之中的建築,

楚凌飛也知道,煞厲現在的壓力很大,他甚至有點逃避,雖然魔族和人族之人上這骨族的主城並非易事,而且進入了那裡之後煞厲有可能就會知道自己家族被滅的消息,

看到煞厲猶豫不決的樣子,楚凌飛走上前說道:「既然都到了,那就上去,有些事情是逃避不了的,」

抬頭看去,由谷底仰望骨族主城,支撐著這片建築的是有數百根粗如碗口、長及余丈的木柱,這些細長的木柱被支在石壁的縫隙中,

見到此種情況,楚凌飛總覺得這些木柱隨時都有可能斷裂,而被木柱支撐的主城建築隨時都有可能有塌落的危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