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開口:“謝謝……羅先生。”

輕輕開口:“謝謝……羅先生。”

說完之後,翻個白眼,直挺挺的向着車門的位置倒了下去。 趙天龍連忙上前攙扶,臉上也滿是慌亂的表情。

用身體撐住趙強的身體,慌亂的開口:“兒子!兒子你怎麼了兒子?”

可任憑趙天龍如何晃動,趙強也沒有任何反應。

羅成輕輕開口:“放心吧,嚇昏過去了。”

趙天龍這才鬆了口氣,神色複雜。

對着後面揮了揮手,立馬衝出來幾個保鏢將趙強擡進了後面的車裏。

目送着趙強進入車內,趙體拿龍這才緩緩轉過頭來。

看向羅成,目光復雜,眼底深處充滿了激動和感激。

良久,對着羅成抱拳,深深鞠躬。

沉聲道:“羅先生,多謝您的大恩大德!”

這句話,一點都不重。

對於趙天龍來說,趙強的性命已經大過了一切。

羅成輕笑:“回去說。”

趙天龍點了點頭,一句話都不說,恭敬的彎腰,讓羅成先走。

羅成也不猶豫,走向了趙天龍的那輛車。

上了車,直接向着市區裏面返回。

外面的天色也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回去趙天龍想要擺酒設宴,羅成拒絕了。

看了一眼時間,晚上八點半。

趙天龍直接將羅成接到了趙家,尊爲座上賓。

羅成坐在沙發上,趙天龍親自斟茶倒水。

恭恭敬敬的送到了羅成的身前,對待羅成的態度也已經徹底變了。

羅成並沒有什麼感覺。

忙活完之後,趙天龍坐在了羅成的對面,房間裏面其他人也都清理了出去。

就連貼身保鏢都沒有留下,也說明了趙天龍對於羅成的信任。

良久,趙天龍緩緩開口:“今天,真是太感謝羅先生了,要不是您……”

話還沒等說完,便被羅成打斷了:“客套話不用說,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會做到。”

趙天龍閉口不言,可身體卻已經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沉吟片刻,輕輕開口:“羅先生,我對不起您。”

羅成輕笑,緩緩開口:“怎麼了。”

趙天龍再次看了羅成一眼, 凝重的說道:“跟貴公司合作的事情,其實是朱天恩讓我那麼做的。”

說完之後,趙天龍直接低下了頭。

心裏面已經做好了承受羅成怒火的準備,畢竟他虧欠羅成的實在是太多了。

一個商人,並不需要考慮人情世故。

可是羅成救下來的是他的兒子。

等了半天,趙天龍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心中疑惑。

擡頭看去,羅成正輕笑着盯着自己。

趙天龍愣神,心裏面莫名的惶恐了起來。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開口的時候,羅成輕笑的聲音終於響起:“我知道。”

一句話,趙天龍徹底懵了。

知道?

沉吟片刻,顫抖着開口:“您……知道怎麼還……”

羅成輕聲說道:“你沒發現自從咱們合作之後我就從來沒在你這裏運貨麼。”

趙天龍這才恍然大悟,本來並沒有當回事,還以爲是羅成不能開工不着急運送原材料呢。

現在看來,羅成早就已經有所準備。

雖然不知道羅成最終目的是什麼,不過想來跟朱天恩肯定有關係。

想到這裏,趙天龍心中出現了一種後怕的感覺。

如果沒有發生這些事情,他又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

趙天龍身體輕輕 顫抖。

再次擡頭,看着面帶輕笑的羅成,心裏面感慨萬千。

看似人畜無害,卻殺人於無形之中!

咕咚!

吞嚥一口口水,趙天龍心裏面也慢慢的堅定了起來。

羅成繼續開口:“你兒子被誰抓的知道了麼。”

趙天龍 緩過神來,眼神裏面再次露出了一絲怒意。

憤憤的開口:“還沒有查出來,要是讓我知道是誰做的,我決不輕饒!”

羅成卻輕輕搖頭:“你沒有這個實力。”

“是,跟您……”

趙天龍連忙謙虛的開口,還以爲羅成在炫耀。

可是話說道一半,卻猛然醒悟,畢竟羅成可不是一個喜歡炫耀的人。

那這句話的意思是……

沉吟片刻,趙天龍眼神裏面瞬間閃過一抹精光,連忙說道:“羅先生,您……知道是誰做的?”

羅成搖了搖頭,緩緩開口:“不知道具體是誰,但是瞭解一些內幕。”

趙天龍驚喜了起來,手中拳頭瞬間緊握,焦急的問道:“什麼內幕。”

羅成輕笑:“我有什麼理由告訴你。”

趙天龍一愣,心中忍不住有些失望。

可是看着羅成嘴角那異樣的笑容,心裏面忽然升起了一種非常怪異的感覺。

良久,趙天龍眼神中精光爆閃,無比堅定的開口:“羅先生,我趙天龍願意以人格發誓!”

“從今天開始,絕對誓死效忠羅先生!我定會利用趙家一切資源,幫助羅先生完成工程!”

一邊說着,趙天龍直接做出了發誓的手勢,臉上的表情也很是誠懇。

對於他來說,一切都值得。

最重要但是,他想要給他兒子報仇。

不過他還是誤解了羅成的意思。

羅成輕笑着說道:“不用效忠我,只要不背叛我就可以了,你也沒什麼能幫我的。”

雖然話語很直白,但是羅成說的也是事實。

一個趙家,對他來說作用不大,朱家他早晚要拿下,趙天龍確實沒有什麼能夠幫助他的。


趙天龍臉上露出了尷尬的表情,卻依舊期盼的看着羅成。

堅定的開口:“羅先生放心,從今天開始,我絕對不會再做任何一件對羅先生有害的事情!”

羅成輕輕點頭,緩緩開口:“這件事情,牽扯甚大。”

趙天龍一愣,眼神裏面的怒火慢慢消逝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迷茫。

能讓羅成這麼說的事情,到底有多大?

呆愣片刻,趙天龍不解的開口:“可是羅先生,我兒子什麼事情也沒做過,也沒得罪過什麼大人物……”

對於他來說,這件事情的確匪夷所思。

羅成輕輕搖頭:“你兒子確實沒有得罪,他們的目的,也不是你們趙家。”

Wшw ⊕ttKan ⊕¢O

趙天龍更加疑惑:“既然不是爲了我們趙家,那他們抓我兒子到底要幹什麼啊?”

羅成平淡的開口:“這也是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我不知道他們具體的目的,但據我猜測,他們是爲了整個旌城。” 平平淡淡一句話,卻讓趙天龍徹底懵了。

爲了……旌城?

就算是強如朱天恩,也根本不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來。

剛想要開口,趙天龍腦海中卻精光一閃。

良久,趙天龍身體都開始顫抖了起來,驚聲道:“你是說……外軍?”

羅成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趙天龍倒也還算是有點腦子。

能夠將一座城池當做目的,定然有着不軌之心。

之所以告訴趙天龍這些事情,是因爲羅成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趙天龍,也正好幫助趙天龍報仇。

一舉兩得。

得到了肯定,趙天龍徹底傻了。


心中還想着報仇,可是對他兒子下手的竟然是……外軍?

一瞬間,趙天龍的情緒徹底萎靡了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