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又一聲巨響之後,那五十多名尊級強者再次被震飛。

轟!又一聲巨響之後,那五十多名尊級強者再次被震飛。

「誰再上前,殺無赦!」凌傲天冰冷的聲音,傳入了五十多名尊級強者的耳中。

五十多人呆住了,城門前的這個年前人實在是太狂妄了,可是,心裡雖然不滿,但他們卻不敢動,因為,凌傲天的實力擺在那裡,若是他們貿然上前,凌傲天雖然不致於將他們全部殺掉,但是,殺掉其中的一部分人顯然是沒有問題的,人都是珍惜生命的,他們這樣的強者,也不願意拿自己的身命開玩笑。

一時間,場面變得寂靜了,在凌傲天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威懾之下,沒有人敢越雷池一步。

五十多名尊級強者的領隊臉都綠了,要知道,凌傲天他們可是從他的眼皮底下走脫的,若是這事讓上邊的知道了,那五十多人也許只是受一頓責罰,可自己可就不會如此便宜了,若是上邊追究下來的話,他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

為了自保,這名領隊只能拼了,當然,若是讓他自己獨自面對凌傲天,他是沒有這個膽量的,於是,他大喊起來:「兄弟們,別聽這小子胡說,他先前的攻擊雖然強大,但憑他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支持太久的,大家上,我們這麼多人,累也累死他!」

不得不說,在這名領隊的煽動下,不少強者都心動起來,有將近二十命強者已經開始跟在那名領隊身後,朝城外沖了出來。

「小子,我看你能得意到幾時!」領隊得意地看著凌傲天,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武器。

那名領隊說得沒錯,憑凌傲天的實力,想要憑藉自身的修為殺掉他們那麼多人,是不太現實的,畢竟,凌傲天所施展出的巨大劍影,便已經是他目前所能施展出的最為強大的攻擊方式了,可是,想要憑這巨大劍影擊敗那麼多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面對著二十多名尊級強者的主動出擊,凌傲天卻不能退卻,因為,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要稍微顯露出一點弱勢,等待著他的,便會是無窮無盡的攻擊。

殺雞儆猴,已經勢在必行了,唯有以強大的實力震住對手,才能給綠朧他們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帶著這樣的想法,凌傲天毫不猶豫地踏出一步,手中的殘劍平舉起來。

「殺!」那名領隊一聲大喝,揮動武器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夢神無疆!」凌傲天一聲大喝,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以他為核心,朝著那二十餘名向他衝來的尊級強者卷了過去。

精神攻擊,成為了凌傲天殺雞儆猴的最佳手段,也只有這個方式,才有可能讓自己在短時間內殺掉一部分強者,起到震懾的作用。

就在凌傲天精神力釋放出來的時候,二十多名沖向他的尊級強者,也釋放出自己的攻擊,數道武技形成的勁氣,呼嘯著,帶著毀滅的氣息朝凌傲天卷了過來。

然而,那二十多名強者的攻擊,尚沒能接近凌傲天時,凌傲天釋放出的精神力已經將那二十餘人卷在了其中。

強大的精神力,在瞬間影響了那二十多名強者,一時間,二十多人的動作同時緩了一下。

趁著被自己精神力影響,二十多名強者動作一緩的時候,凌傲天動了,他身形如電般向側面一閃,便避開了那二十多名強者的攻擊。

轟!沒人控制的強大力量,轟擊在地上,捲起了無數的塵埃。

在漫天塵埃飛起之際,凌傲天身形如電般掠出,在那些強者猶沒從精神攻擊中回過社來之際,揮出了他的奪命之劍。

凌傲天的第一個目標,便是那名領隊。

一股血箭,隨著凌傲天手中的殘劍拔出,從那名領隊的脖子上噴射而出,陷入幻境之中的他,還沒有弄清到底是怎麼回事,便被凌傲天的殘劍收割了生命。

殺掉那名領隊,凌傲天並沒有就此罷手,繼續朝著另一名破滅強者沖了過去。

夢神無疆對人精神的影響,只能持續不到兩秒的時間,可是,這段時間,對於那些中招的強者來說,卻是極為致命的,就在他們尚沒能從幻覺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凌傲天的殘劍,已經收割了五名強者的生命。

「殺!」從幻境中回復過來的二十來人,發出驚天的大吼,可是,這吼聲剛一出口,他們便愣住了,因為,在他們的身前,多了六具屍體。 怎麼回事?那二十多名尊級強者呆住了,他們實在無法相信他們的眼睛,在他們的感覺中,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他們的同伴便倒下了六人,這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驚疑之中,活著的二十餘人把目光落到了凌傲天身上,當他們發現這名青年正握著猶在滴血的殘劍盯著他們之時,二十幾人的心底同時升起了一絲涼意。

退!

二十幾人同時選擇了後退,開玩笑,不過瞬間功夫,這個青年便殺掉了六人,他們這點人,可不夠這名惡魔般的青年殺的。

在這個時候,那二十多名強者再也顧不得殺凌傲天了,倉皇地向後退去。

凌傲天靜靜地站在原地,看著逃回去了二十來人,並沒有追擊。

六具屍體,殘劍上猶在滴落的鮮血,讓站在那幾具屍體中間的凌傲天如同一個惡魔。

「再敢上前,殺無赦!」凌傲天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這一次,那些活著的尊級強者沒有一個會懷疑凌傲天了,畢竟,他身前的幾具屍體,便是最好的證明。

沒有人再上前,所有的強者都呆地站在原地,看著握著殘劍立在城門中的凌傲天。

一夫當關!

時間不斷流逝,剩下的四十來名尊級強者因懾於凌傲天的威懾,不敢有任何的動作,而凌傲天也樂得如此,一面運轉功法恢復自己的力量,一面注意著周圍的一切。

十分鐘后,又一隊尊級強者到了。

當他們看到眼前的一幕時,愣了一下。

「怎麼回事?」那隊尊級強者的領隊大聲喝問。

一名經歷過先前一幕的尊級強者趕緊過去,把情況跟那名領隊說了一遍。

「這樣啊·!」那名領隊看了一眼凌傲天身前的幾具屍體,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上,殺了他!」雖然震驚於凌傲天的實力強大,那名領隊還是下達了命令。

這次來到這裡的尊級強者,人數大約有兩百人左右,加上先前的四十餘人,人數已經極為嚇人了。

這些強者在領隊的命令下,再次朝凌傲天逼了過去。

看著兩百多名尊級強者逼近自己,凌傲天手中的殘劍揮動起來,兩道巨大劍影出現在他身前。

散發著寒意的巨大劍影剛一形成,便挾著毀滅滅地的強大氣息,朝著兩百多名尊級強者撞了過去。

面對著凌傲天發出的巨大劍影,後面來的兩百來名尊級強者根本就沒有當回事,直接發動攻擊,朝著兩道劍影轟了過去,而先前見識過巨大劍影的威力的四十來人則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下。

轟!

兩百來名尊級強者的攻擊與凌傲天的巨大劍影撞在了一起,一股強大的能量衝擊波瞬間朝四面擴散而去。

強大的衝擊波很快便遇到了阻礙,撞在了兩旁的城牆之上,那結實無比的城牆在那股強大的能量衝擊波的衝擊之下,顫抖了起來。

而在同一時刻,後來的那兩百來名尊級強者也見識到凌傲天的厲害,雖然以寡敵眾,但凌傲天的巨大劍影卻絲毫沒有落入下風,在那股強大力量的衝擊之下,兩百來名尊級強者同時身形一震,向後退出了數步,而凌傲天則依舊屹立於原地,平舉著手中的殘劍。

這怎麼可能?兩百多名尊級強者都愣住了,包括那四十幾名下意識後退的尊級強者也陷入了獃滯之中,先前,凌傲天發出的巨大劍影擋住了他們的合擊,那還說得過去,可如今,凌傲天竟然憑著一己之力,直接將兩百來名尊級強者全部震退,這得多麼強大的力量?

怪物!那小子是個怪物!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心底同時升起了這樣的想法。

後面來的那名領隊的面色變得難看起來,凌傲天憑一人之力,擋住了兩百來人的進攻,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憤怒中的領隊,一時間忘記了凌傲天所展現出的實力,怒吼著朝凌傲天沖了過去。

這名領隊的前沖,頓時將他整個人完全暴露在外面了,由於凌傲天先前的強悍攻擊,兩百多名尊級強者都處於獃滯之中,他這麼一前沖,便完全脫離了整個隊伍,成為了一支孤軍。

「我殺了你!」那名領隊瘋狂地大吼著,揮動著武器沖向凌傲天。

若是那名領隊與兩百多名尊級強者配合進攻,凌傲天還會覺得麻煩,可如今他單獨沖向自己,正好給了自己立威的機會,因此,見那名領隊單獅一人沖向自己的時候,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腳下一動,向前衝出,手中的殘劍也在同一時刻向前刺出。

感覺到前方傳來的凌厲的殺意,那名領隊終於清醒過來,當他發現竟然只有他自己沖向凌傲天時,他的臉色瞬間變了,開玩笑,凌傲天可是憑一己之力擋住了兩百來人的進攻啊,雖說兩百人的同時進攻在配合上不那麼完美,但是威力是絕對不容小視的,眼前這名年輕人能夠如此輕易地擋住兩百來名強者的進攻,他的實力是可想而知的,如今自己與他硬碰,那簡直就是拿著雞蛋砸石頭啊!

意識到這一點,那名領隊收住了前沖的腳步,臉色蒼白地向後退去,心裡暗罵自己不該如此大意。

凌傲天決心立威,又怎會給那名領隊後退的機會,就在那名領隊剛開始後退的瞬間,他已將天殘步施展到極限,逼近了那名領隊,手中的殘劍毫不猶豫地刺入了他的胸膛。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那名領隊帶著滿心的不甘,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呆住了,敵弱我強的情況下,竟然又被凌傲天殺掉了一人,還是他們這些人的領隊,這簡直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啊。

獃獃地看著倒在地上的那名領隊,兩百多名尊級強者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殺!殺了他!」在憤怒中,不知誰發出了一聲大吼,兩百多名強者如潮水般向凌傲天衝去,各色的武技光芒閃現,強大的攻擊如雨點般朝凌傲天轟了過去。

一擊殺掉那名領隊之後,凌傲天。

並沒有在原地久留,腳下一動,便向後退去。

就在凌傲天後退的時候,兩百多名尊級強者的攻擊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

武技的前進速度,自然比人快了不少,凌傲天雖然飛快後退,但那些武技還是不斷地朝他逼了過來。

後退,明顯是無法避開那些攻擊的了,凌傲天沒有半點遲疑,在身體飛快地同時,不斷揮動著手中的殘劍,兩道巨大劍影再次出現在他身前。

再次弄出兩道巨大劍影之後,凌傲天手一揮,兩道劍影飛快地迎向那兩百多名強者的攻擊。

轟!

在驚天巨響中,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再次倒退。

太強了!所有的尊級強者在心底暗嘆,眼前的這名年青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的尊級巔峰的強者。

聖級!能夠發出超越尊級巔峰力量的,必定是一名聖級強者,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心中一顫,想到了一個可能。

對,肯定這樣,再次回想凌傲天輕描淡寫般地殺掉他們同伴的那一幕,所有尊級強者都開始相信,眼前的這一名青年,是一名聖級強者。

想到他們竟然對一名聖級強者出手,那兩百多名尊級強者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駭然,要知道,聖級與尊級的差別是巨大的,若是眼前的這名青年是聖級強者的話,他輕描淡寫地擋住眾人的攻擊,那也就說得過去了。

想到他們面對的可能是一名聖級強者時,兩百多名尊級強者那欲再次衝出的腳步停了下來,若對方只是尊級,那他們肯定會不顧一切地衝上前,可是,面對一名聖級強者,他們可就沒那個膽量了,要知道,一名聖級強者,想要殺掉一個尊級強者,那是極為容易的,他們,可不想做一隻出頭鳥。

因為擔心凌傲天是聖級強者,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再也不敢妄動了,只能站在遠處,死死地盯著凌傲天。

其實,那些尊級強者完全是被凌傲天的強悍嚇住了,若是他們繼續攻擊的話,凌傲天最多再發出兩次巨大劍影便得逃之夭夭了,因為他雖然戰力極強,但礙於自身修為的原因,他體內的真氣是無法支持他長時間戰鬥的,先前連續兩次攻擊,已讓他體內的真氣消耗了大半,若再施展兩次那樣的攻擊的話,恐怕自己就得脫力被擒了。

凌傲天在城前阻擋,為的是給蒙極等人爭取逃離的時間,因此,那些尊級強者沒有妄動,他自然也不會輕易招他們。

一場奇異的對峙出現了。

城門外,凌傲天手握殘劍,平靜地注視著眾人。

城門內,兩百多名尊級強者獃獃地看凌傲天。

時間,不斷地流逝,對峙,依舊在持續,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因為惜命,不敢妄動,面凌傲天則是為了拖延時間,沒有半點動作。

如此怪異的一幕,會繼續持續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在雙方對峙了五六分鐘后,一陣馬蹄聲響起,城內的大街上,出現了十名散發著強大氣息的人。 感受到那十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凌傲天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知道,該是他離開的時候了,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緩衝,綠朧他們也應該走了一段距離了,破滅帝國的強者就算想要追上他們,肯定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已經達到阻敵目的的凌傲天,沒有與那十人交手的意思,在十人還沒來到城門之前,轉身便走。

凌傲天掉頭離去,出乎了那些與他對峙的強者所料,眾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

「追!」終於,有人反應過來了,發出了一聲大喊,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如潮水般湧出城門,朝著凌傲天追了過去。

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反應過來,立即追趕凌傲天,是盡職的表現,可是他們蜂湧出城,卻將整個城門堵了個嚴嚴實實,那十名騎快馬趕來的強者,本是打算第一時間出城追趕,卻因為城門被那兩百多名尊級強者所堵,不得不停了下來。

「讓開!」十名強者中一人大喊。

可是,兩百多名尊級強者堵在城門口,想要給他們讓出一條通道,又豈是那麼容易的,經過了一番混亂后,兩百多人才勉強讓出了一條僅容一騎通過的通道。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那名先前大喊的強者冷哼了一聲,沒有理會那些猶在混亂中的強者,打馬越過他們,朝凌傲天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其餘九人雖沒作聲,但臉上的神情同樣有著對那些強者的不屑之色,他們跟在前面一騎後面,越過眾人,朝凌傲天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十人對眾強者的不屑,讓兩百多名尊級強者的心底升起了一股怒意,在這種怒意的驅使之下,這兩百多名尊級強者不約而同地停下了追擊的腳步。

「破滅十煞,一群自命不凡的傢伙,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能留下那小子!」一名強者冷哼了一聲,把目光投向停了下來的眾強者,「各位,我們追還是不追?」

「有破滅十煞出手,就不關我們的事了,不過,若是此時回去,必定會受到責罰,我看,我們還是慢慢趕過去吧,破滅十煞若能拿下那小子,自然是好事,若是不能,我們能看一看那十個狂妄的傢伙吃苦頭,似乎也是件不錯的事情。」一名強者笑道。

那名強者的話,也正是眾人心中所想的,他們笑了一陣之後,也開始慢慢地朝著破滅十煞追去的方向趕去。

凌傲天的速度,在施展出九絕步的情況下無疑是極快的,若是普通戰馬的話,根本就不可能追得上他,不過,破滅十煞所騎的戰馬,卻是破滅帝國精心培育出來的帶有魔獸血統的寶馬,速度更是無與倫比,雖然凌傲天提前了一段時間離開,可是,在一人小時之後,他還是被破滅十煞追上了。

「小子,別作無謂的掙扎了,你是逃不掉的!」順利攔住凌傲天的去路之後,破滅十煞得意地說道。

知道自己的速度無法快過破滅十煞,凌傲天停了下來。

「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小子,不得不說,你的膽子挺大,竟敢劫走我破滅帝國的要犯,現在,跟我們回去向破滅之主請罪吧!」破滅十煞老大死死地盯著凌傲天。

「你們幾個的速度確實很快,可是,你們真的認為,追上了我便能抓得住我了嗎?」凌傲天手握殘劍,盯著破滅十煞,

「哼,小子,你真以為能夠與先前那群飯桶交手,便有了與我們叫囂的資本了嗎?現在,就讓你看看破滅十煞的厲害。」在破滅十煞老大陰森的聲音當中,十人迅速散開,將凌傲天圍在了中間。

看著破滅十煞的合圍,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舉起了手中的殘劍。

「殺!」隨著破滅十煞老大的一聲大喝,十煞同時出手,十柄寒光閃閃的利劍散發出讓人顫抖的寒芒,朝著凌傲天襲了過去。

面對著破滅十煞的凌厲攻擊,凌傲天手中殘劍一抖,流雲三式如行去流水般施展了出來,一柄銹跡斑斑的殘劍,不斷地挑斬劈刺,將十煞的攻擊盡數擋了下來。

「小子,有點實力,不過,你的這點實力,想要對付我們,還差了點。」見凌傲天輕鬆擋掉了他們的攻擊,十煞老大陰森地說著,揮動著手中的長劍,從一個詭異的角度朝凌傲天刺了過來。

面對著十煞老大的詭異攻擊,凌傲天冷哼了一聲,身形一閃,避向一側,然後,身形如電般朝另外一人沖了過去。

見凌傲天竟然不顧老大的攻擊,攻向自己,被凌傲天攻擊之人一聲大喝,長劍橫掃而出,擋向凌傲天刺出的殘劍。

當!

一聲清鳴響起,凌傲天的殘劍與對方撞在了一起,那人在凌傲在的強大力量之下,向後退出了數步。

一劍擊退對手,凌傲天正打算追擊,那被他暫時晾在一邊的九人已經趕到了,九柄長劍,帶著森森寒意,朝他全身的要害襲了過來。

此刻,凌傲天若是不顧幾人的攻擊,強行追擊被自己擊退之人的話,是有很大的機會將對方重創的,不過,凌傲天並沒有這麼做,而是趁著九人的枚擊尚未接近之前,身形一閃,朝側面避去,

以傷換傷,是凌傲天以往常用的戰術,可是,如今面對著破滅十煞,他卻沒有採用這種方式,畢竟,破滅十煞有十人,他即便是憑藉著以傷換傷重創了一人,另外的九人必定也會給自己帶來巨大的傷害,這樣的買賣,顯然是極不划算的。

知道以傷換上無法佔據優勢,凌傲天避開了九人的攻擊,但是,十煞顯然不會如此輕易就善罷干休的,特別是先前被自己震退的那人,在那一剎那間,他已經感覺到死亡的氣息,當時的凌傲天給他一種感覺,如是面對著一頭蓄勢待發的猛獸,這種感覺,讓他的心中極為不安,因為這種不安,他再次朝凌傲天出手了,凌厲的劍招,從他的長劍上源源不斷地釋放出來。

必須殺掉這個小子,他實在是太危險了!這是那人的想法。

見自己的同伴突然招式變得凌厲起來,十煞老大愣了一下,隨即便明白了過來。

破滅十煞,實力強大,而他們的強大實力都是在一場又一場的激戰中磨練出來的,因此,他們能夠敏銳地感覺到戰鬥中存在的危險,進而化解,自己的同伴瞬間攻擊變得凌厲無比,那顯然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他感覺到了危險。

雖然還無法知道自己同伴感覺到的危險是什麼,十煞老大卻在瞬間作出了安排。

「全力進攻!」

隨著十煞老大的喊聲,餘下八人的攻擊也瞬間變得凌厲起來,寒氣逼人的劍光,不斷從他們的手上散發出來,朝凌傲天襲了過來。

感覺到十煞突然變得凌厲的攻勢,凌傲天大喝一聲,手中的殘劍也加快了揮動的速度,由各種基本劍式組成的流雲三式劍招,源源不斷地從殘劍上攻出,襲向十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