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一陣恐怖的炸響聲響徹了天地,一道足足有百里寬廣的空間裂縫陡然出現在了積雷山的上空。

「這是……」眾位妖王猛然一驚,這一道空間裂縫居然如此之大,造成此種景象的人,到底有如何可怕的力量?

「妖國妖孽,膽敢毀我闡教,犯此天人共誅之事!」

一個冷漠威嚴的聲音響徹了整個三界,無論是誰,都能感覺到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顫抖。這等威勢,早已經超越了人力的極限。

那巨大的空間裂縫之中,一個身穿白衣的老者緩緩地走了出來,如同看螻蟻一般地俯瞰著地面上的妖國萬民。他的目光如同鐵鏈一般,鞭笞著所有妖族之人的心臟。

所有人被他的目光一掃,都感覺靈魂被掏空了一樣。

當這個老者的目光落到雷克頓身上的時候,雷克頓感覺呼吸都異常困難,手中的妖刀霸鋼刃居然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牛魔王、鵬魔王、通風大聖、驅神大聖、孫悟空、妖皇董永,還有你,雷克頓!」老者的嘴唇沒有動,聲音卻如同雷聲一般響起,「今日就要為我闡教的覆滅,陪葬!」

牛魔王此時感覺連說話都相當困難了,不用說他也知道眼前之人是誰了。

道門三聖之一,闡教教主,主掌三界秩序的聖人,元始天尊,居然違背了鴻鈞道人定下的規則,強行撕裂空間,回到了三界宇宙之中!

他這次回來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以聖人的怒火,血洗整個妖國,整個積雷山!

妖王們面色凝重,在狂風暴雨之中佇立著。任誰也沒有想到,元始天尊居然可以違背鴻鈞道人的聖令,在這樣一個時候回到了三界宇宙之中。

一片浩蕩無垠的虛空之中。

混沌之中,有一片大陸漂浮在其上,中間是一座高聳萬丈的懸崖,懸崖的邊緣處有一個廣場,地面上以五彩混沌石鋪成地板,周圍有少澤雷玉雕刻的坐榻。

三界宇宙的聖人們,一個個端坐在坐榻之上,靜心聽著那浩浩渺渺的聲音,講述著宇宙大道。

然而此時,有一個坐榻忽然之間空了下來,上面原本端坐著的人消失不見了。

「元始執念太深了啊。」鴻鈞道人的嘆息聲忽然從虛空中傳來,「他竟然背我號令,強行殺回三界之中,干擾天地大劫,這下子三界又將亂象一片了。」

眾位聖人都沉默不語,他們自然也心中知曉了三界發生的大事。闡教被毀,玉虛宮覆滅,火燒昆崙山,以元始天尊那睚眥必報的乖戾性情,只怕是怎麼也坐不住的。


「通天師弟,你去將元始帶回來吧。」一旁的太上老君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眾位聖人的眉頭一皺,但是也沒有說出心頭的疑惑來。

「元始師兄啊,真是讓人不省心。」通天教主忽然嘆息一聲,整理了一下腰間的四把銹跡斑斑的破舊鐵劍,然後踏著虛空遠去。

鴻鈞道人似乎並沒有說話,而太上老君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奇怪神色。 「什麼!元始天尊違背鴻鈞道人的聖令,重臨三界了!」

多寶道人驚得從座位之上站了起來。一旁的燃燈道人也是臉色一變,誰也不會想到,元始天尊的怒火居然會讓他敢於違背鴻鈞道人的聖令。

這下子可就麻煩了,聖人的怒火,那可是相當可怕的,足以毀天滅地,讓三界大亂。當初的封神大戰,最後激怒了聖人出手,險些讓三界再一次面臨洪荒破碎的局面。

如今元始天尊攜怒火降臨,只怕三界又是一場殺劫!

我的大牌男友

「阿彌陀佛,天地大劫,生靈塗炭。」如來佛祖長嘆一聲。

佛教中人都暗暗心驚,這一次元始天尊的突然降臨,實在是太過奇怪了。如來佛祖也留了一個心眼,看來鴻鈞道人的聖令,並不是完全不可以違背的,聖人們是有能力強行降臨三界之內的。

三界各方,此時都將目光落向了積雷山,已經有人開始為妖國的命運嘆息了。兵犯崑崙,搗毀玉虛,妖王們犯下此大案,本來剛剛被攪亂的三界局勢,只怕馬上就要變得更亂了。

積雷山之上。

元始天尊背負雙手,俯瞰著一群螻蟻一般的妖國臣民。

「妖王們,本聖人今日,就要將你們徹底覆滅掉!」元始天尊的一言發出,天雷滾滾,風雲亂舞。聖人一動,可引發天地大變,其中威能,非常人可以揣度。

「不行!大家快逃!」牛魔王大聲吼起來,讓聚集在積雷山的所有妖國臣民趕緊撤退。

元始天尊目光一沉,只是微微地抬起手來。

轟!

整個積雷山之中浮現出一股恐怖的威能,滔天的法力將天地直接鎮壓!

無窮的血光浮現出來,整個積雷山匯聚的數十百萬妖國子民紛紛化作血光爆炸開來,眨眼之間,積雷山便已經化作了一片血海。

「不!」牛魔王嘶吼起來,直接祭出了渾鐵棍,沖向了元始天尊。

「大哥!」

「大哥!」

眾位妖王大驚失色,可是已經來不及阻止牛魔王了。

牛魔王的身軀陡然長大,變成了五十丈高的巨大魔神,殺向了元始天尊,想要以一己之力阻擋聖人的威能。但是元始天尊只是淡漠地看了牛魔王一眼,一根手指隨意地點出!

一道金光洞穿了虛空,直接轟在了牛魔王的身上!

「大哥小心啊!」一向冷靜的鵬魔王也慌亂了,趕緊以最快的速度上前去救牛魔王。

但是鵬魔王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與聖人的出手速度對抗。那道金光直接穿透了牛魔王的身軀,一道血光綻放在天地間,牛魔王瞪大了眼睛,靈魂開始慢慢地渙散起來。

「你們,都要死!」元始天尊忽然伸手朝著虛空之中一抓,一柄長幡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長幡一出,整個天地間似乎空氣都凝滯了起來,風雲頓時靜止下來,寂靜得可怕。這長幡不是別的,正是先天靈寶中的超級大殺器,絕世凶兵,盤古幡!

元始天尊單手持著盤古幡,只是輕輕地揮動了一下,頓時整個天地之間風雲大變,無數的空間裂縫浮現出來,整個積雷山彷彿遭受了洪荒破碎之劫一般,碎石漫天,天崩地裂!

「大家快撤!」


雷克頓大吼一聲,施展風遁衝上去, 婚色撩人之老公太悶騷 。雷克頓看著牛魔王,此時的一代妖王,眼神渙散,身子竟然開始變得冰涼起來,胸前的血洞觸目驚心!

「大哥!」雷克頓只覺得渾身一震冰涼,他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大哥,那個雄偉的漢子,就這樣遭了聖人的毒手。

「一個都別想逃!」元始天尊將盤古幡一橫,頓時恐怖的法力將整個積雷山籠罩其中,恐怖的法力直接壓向了幾位妖王。


噗!雷克頓感覺身軀一震,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聖人的法力如山嶽般壓下,讓他連喘息的能力都沒有了。

「鵬魔王,輪到你了。」元始天尊的盤古幡一指,一股氣浪轟向了鵬魔王。

鵬魔王縱然有傲絕三界的速度,但是在聖人的壓制之下,根本不可能躲開這一擊啊!

「二哥!」眾妖王驚呼一聲。

恐怖的氣浪硬生生地轟擊在了蛟魔王的身上,漫天的血光浮現,鵬魔王徹底變成了一個血人,跌落在了地上。誰都可以預料到,承受了聖人的一擊,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雷克頓的雙目一片血紅,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啊!

聖人太可怕了,太強大了,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天道的化身,主宰一切的力量,這就是無敵的聖人!

「通風大聖。」元始天尊威嚴的目光落向了通風大聖,在他的眼中,這些縱橫三界的絕世妖王,不過是一個個待宰的羔羊而已。

轟!

又是一陣氣浪從盤古幡上轟出,妖王們被法力壓制,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

「三哥!」

通風大聖也倒下了,沒有任何的機會。

雷克頓想要站起來,他的身軀在顫抖,眉頭緊鎖。手中黑色的妖刀霸鋼刃也在輕輕地顫抖,彷彿能感受到主人心中那種憤怒與無力感。

「驅神大聖,孫悟空。」元始天尊的目光又落向了驅神大聖和孫悟空兩妖王。

「他奶奶的!你個狗屁聖人!吃俺老孫一棍!」孫悟空大吼一聲,身上金光萬丈,直接祭出了如意金箍棒。但是在聖人法力的壓制下,他卻動也動不了。

驅神大聖緊握著紫焰霸王棍,仰天怒吼:「元始!我要了你的命!」

元始天尊只是目光冷峻地看著兩妖王,低喝道:「聒噪!」

盤古幡轟出,驅神大聖的身軀彷彿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落出去,血光染紅了半天天際。驅神大聖不甘心,他想怒吼,他想反抗,可是他所面對的,是聖人啊!

「六哥!」孫悟空一咬牙關,想要衝上去接住驅神大聖的身軀,但是盤古幡更快,已經朝著他轟出一道氣浪來了。

轟!

大地崩塌,三界震顫!


恐怖的盤古幡居然將孫悟空的身軀直接給轟散了,化作無數金光飛濺。

「七哥!」雷克頓咬牙大吼,目光幾乎要滴出血來了。妖族大聖之中,他和孫悟空之間的感情最是深厚,眼看著孫悟空在元始天尊的恐怖攻擊之下被轟散,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

只見那金光四濺,轉眼就又凝聚到一起,居然化作了一塊巨大的石頭。石頭高三丈多,上面有九竅排列著,赫然正是當初誕生孫悟空那一塊仙石。

重生校園︰惡魔帝少,強勢寵 洪荒餘孽的重生之法?」元始天尊不屑地冷哼一聲,這等雕蟲小技,雖然神妙無比,但在他的眼中不過是雕蟲小技。

盤古幡又一次揮出,一股氣浪轟向這塊仙石,元始天尊知道,只要將這塊仙石給轟碎,那麼孫悟空也就萬劫不復了。

氣浪已經轟出了!無論如何,三界之中已經沒有人能阻止元始天尊毀滅一切了!

「七哥!」

雷克頓凄厲的吼聲傳來!

陡然,天地之間一股奇妙的力量運轉起來,彷彿一切都靜止了下來,風雲都放慢了自己的腳步。

「時間靜止!」

一聲低喝傳來,那股恐怖的氣浪居然硬生生地被靜止住了,詭異地停留在了半空之中。一切都不過是眨眼的瞬間而已,若是這時間靜止完了半個霎那,此時的孫悟空就已經萬劫不復了。

「嗯?」元始天尊目光一變,陡然看向一旁的雷克頓。

嘴角染著鮮血的雷克頓,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手中緊握著霸鋼刃。

「好一個雷克頓,不愧是三界少有的天才。」元始天尊冷哼道,「居然被你在這個時候突破了,強行達到了准聖,領悟了時間靜止。」

雷克頓的目光一片寒涼,剛才在危急萬分的時刻之下,他竟然強行破開了那層天人之限,施展出了時間靜止,阻止了元始天尊的盤古幡。三界中誕生過無數天境極限的高手,但是能突破到准聖的人少之又少,很多人終其一生都沒有辦法觸摸到那個境界。

但是這個時候,雷克頓根本沒有心思去高興自己的突破。

「元始天尊……」雷克頓抬頭看著元始天尊,「你如此行事,不怕遭受天譴嗎?」

「天譴?哈哈哈!無知小兒!」元始天尊冷笑道,「本聖人告訴你,本聖人就是天,就是道的主宰,三界的秩序規則,都在本聖人的手中!本聖人要覆滅你妖國,你妖國難道還有反抗天的能力嗎?」

有嗎?

真的有嗎?

雷克頓握緊了手中的妖刀,面對著聖人,無敵的聖人,他第一次感覺到了一種無力,那是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無力感。塵世間,還有誰能夠和聖人對抗?

古往今來,多少人傑英雄,都曾經將刀鋒指向九天之上的聖人,但是數百萬年來,聖人們依舊端坐在九天之上,人傑英雄們卻一個接一個的隕落下來。

大道無言,聖人無仁,他們本已經是不可覆滅的存在。

雷克頓,第一開始懷疑自己手中的刀樂,自己的刀,真的有能力去反抗聖人嗎?

「元始天尊,你要覆滅我妖國,本皇又豈會由你妄為!」

一個清朗的聲音忽然響起,在天崩地裂的世界之中顯得格外特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