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靈魂攻擊!

閃擊!

洛凡瞬間就從白虎身邊的地面爆射而出,直接擦着陷入殺意中白虎的脖子閃了過去.


秒殺!

原來洛凡在木水告訴他殺神選在了這五十里方圓的區域對戰時,就在考慮一個問題了,那就是死亡山脈除了山就是樹地形複雜,就算是一個實力一般的人隨便找個地方一藏,那找起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還不用說像他這樣本就擅長潛伏隱藏的刺客了。

如果說時間長點還好說,那樣一點一點的仔細尋找也許還會把對方給找出來,但是白虎不知道爲什麼卻偏偏定下了五日之約,而他第一時間還沒有得到消息,這一去一回,最少還要耽誤三天時間,這樣留給他的時間最多也只有兩天而已了.

所以洛凡才選擇了這塊面積不小的空曠之地,這樣一來方便白虎找到自己,二來也可以再一定程度上降低他的戒心,但是他可沒有自大到可以無視有殺神之稱的刺客偷襲,當然要用鏡像分身充當誘餌,本體則藏在了分身後面不遠處設計好的地下。

剛纔白虎攻擊的同時洛凡本來就想發動攻擊的,可是他沒想到的是白虎居然也擁有類似靈魂攻擊效果的強力底牌,並且這種攻擊居然還是範圍性的,就這樣他藏在地下的本體自然就出現了短暫的失神,這也就是爲什麼分身的眼中空泂的原因了.


洛凡毫不懷疑,白虎如果真的是藏在暗處,在自己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爆起偷襲,那結果還真的不好說了,直到這時他才明白了白虎爲什麼會這麼大方的就衝過來了,道理很簡單,就如他自己一樣,管你有什麼陷阱,只要處在靈魂攻擊範圍之內,那就可以在對方失神的剎那將其抹殺!

“果然如我想的一樣,你真的擁有屬性領域!能死在你這樣的天才手中我知足了,我的戒指裏有一塊白色留像石,你有興趣的話可以用靈魂查看下。。。。。。”

塵埃落定,就在白虎倒下的同時,洛凡腦中傳來了對方那最後的傳音.

“什麼?!屬性領域?他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領域還有帶屬性的不成?莫非……!”

大功告成的洛凡,嘴角剛要翹起,在聽到白虎這不清不楚的話後,當下就震驚的想道.

因爲隨着洛凡實力的增加,他腦中影殺的記憶慢慢的變多了起來,記憶中關於領域的說明雖然沒有屬性這一塊的資料,但是一些基本的常識他還是知道的,基中就有一條,那就是隻有領域才能對抗領域!

洛凡記得十分清楚在董家在面對那個尊級老者時,他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擺脫了對方的領域控制,當時雖然不知道是因爲什麼原因,但是在領悟到意境攻擊時,他就有些懷疑這種可以控制範圍內對手心神的攻擊手段,可以對抗尊級強者的領域了,但是後來又覺得這和領域的說明完全的不相付,就沒有再去多想。

可是沒想到今天白虎死前竟然也說出了類似自己以前猜測過的事情,所以洛凡瞬間就聯繫到了意境攻擊上面.

直接扒下白虎的星戒探查了起來。

“我勒了了去!不愧爲殺神呀,還真是富得流油了,哈哈,找到了!”

洛凡看着那堆積如山的金星幣暗罵了一句,但很快就從角落的日常雜物中找到了那塊拳頭大的白色石頭.

“這應該就是了,可要不要信白虎的話呢?”

欣喜過後,洛凡拿着手中的石頭仔細的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想到白虎死前說過要靈魂進入纔可以看到,不由的有些猶豫了。

這並不是洛凡多疑,而是刺客本來就是就讓人防不勝防的職業,各種匪夷所思的手段就算想都想不到,他不得不防。

“算了,反正我的靈魂強度已經是尊級以下的頂峯了,加上有魂刃的分魂功能,大不了捨棄一部分靈魂之力,哼!”

面對心中難以解釋的問題,洛凡自我安慰了一下,眼神馬上就堅定了起來.

靈魂一沉入白色的石頭,洛凡就知道白虎果然沒有騙他,因爲此時他腦海中出現了一副,讓他絕對震驚的畫面,一個黑衣黑麪的人被漫山遍野的星狼包圍着,緊接着受傷的狼王發動了攻擊,然後就是瘋狂起來的羣狼,猩紅的眼睛。。。。。。 “這!我勒了個去!這不就是我自己嗎?通過錄制視線的角度來看,這應該就是當時潛伏在山頂上的人搞出來的,難道這人就是地叟?”

洛凡並沒有天真的以爲這些東西是白虎搞出來的,要知道白虎要是在那裏的話,肯定不會在自己發現後灰溜溜的逃跑的,而今天這神奇的留像石能出現在他的手中,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是他哥哥地叟搞出來的.

果然,片刻之後地叟那猥瑣的樣子就出現在了洛凡的眼前.

“弟弟,怎麼樣?我發現的東西還不錯吧,裏面那個黑衣人就是我的目標隕殺,相信你也看出來了,他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我想要是能把這個人捉住問出他的經驗,一定能幫你突破尊級的,哈哈,這可是屬性領域的雛形呀!而且還是殺戮屬性的,哥哥我不心動都不行了,你看到後,一定要第一時間趕過來呀!”

看到這裏,洛凡總算知道白虎爲什麼死前說果然是屬性領域了,也明白他爲什麼要這麼着急的找上自己了,白虎是怕時間長了萬一要是自己把當時那無意識的意境攻擊給掌握了,那就算是捉到自己出沒有用了。

地叟說完話後,緊接着就沒有了圖像,正當洛凡以爲就到這裏時,突然眼前一亮白虎的樣子又出現在了腦海中.

“隕殺,不,現在我想應該叫你殺神隕殺了,看到前面的影像相信你已經明白我找上你的原因了,其實當我見到哥哥的屍體時,我就明白你應該是掌握了那種方法,就算找上你也沒有意義了。

實不相瞞我困在王級高階太久了,身體也因爲以前各種的傷搞得破敗不堪,如果不能突破尊級脫胎換骨,恐也時日無多,既然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那能死在你這樣的絕世天才手中,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最後,提醒你一下,千萬不要讓見過你用出雛形屬性領域的人活下來,不然你等着被所有尊級強者追殺吧!”

就在白虎的身影消失的同時,洛凡手中的留像石一下子就變成了粉末。

“這。。。。。。!”

洛凡現在心裏突然間感覺到了一種酸楚,他也是一個刺客,更一個立志成爲巔峯強者的刺客,剛剛見到了白虎那寧可死在自己手中,也不願意病活於世的生死觀念,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種敬意。

不錯就是敬意!

白虎的實力或許不是最高的,但是他身爲刺客信念絕對是最純粹的,正如他所說過的,刺客最好的歸宿就是死在更強的刺客手中,笑對生死,只爲更強!

伸手摘下了白虎臉上的面具,露出來的是一張蒼老的笑臉。。。。。。

“謝謝!”

看着腳邊那一小堆白色的粉末,洛凡對着白虎的屍體心中暗暗的說了一句.

雖然白虎也許來時還存有僥倖自私的心裏,但是不可否認,他並沒有把自己的信息透露出去,不然憑他的身份,只要隨口一提那興沖沖跑過來的洛凡也絕對不會好好的站在這裏了,所以恩怨分明的洛凡自然承他這個情了.

清晨當天色漸漸發白時,依稀可見這處根本就叫不上名字的空地上,不知道何時多了一處微微隆起的土包……

這天木水早早的來到了獵人公會,來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剛一打開暗格,就看到了公會內部的重大事情通知器上閃動着。

“嗯,難道這麼快有就結果了?”

昨天他一夜都沒有睡好,光想着洛凡與殺神白虎對決的事情了,要知道這可是直接關係到他生死存亡的事情,所以今天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消息通知器,懷着忐忑的心情,木水最後還是咬了咬牙,快速的操作了起來。


殺神榜第十,隕殺!!

“這!。。。。。。哈哈哈.”

此時的木水再也忍不住保持什麼隱忍低調了,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同一時間遙遠的一處雲霧瀰漫不知名的海島之上,刺客公會總部。

“相信各位都已經得到消息了,獵人公會就在昨晚新晉級了一名殺神,第十殺神隕殺,此人來歷神祕,崛起的速度太快了,從出道到成爲殺神連一年的時間都不到,更重要的是據情報顯示此人居然還不到二十歲,所以多的話本尊也就不多說了,命令:趁此人還沒有到神域正式就職前,找到他,如果不能歸我們所用直接格殺!!”

一個黑衣黑麪人高坐在這沒有任何裝飾的洞府之中威嚴的命令道.

“屬下謹遵聖命!”

下方的二十位紫衣金面人恭敬的行了一禮,便瞬間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片刻之後混亂之城的董府密室。

“叔叔,不好了,我剛剛得到消息那個隕殺晉級殺神了!這下怎麼辦呀?我們發佈對他的懸賞,這仇可是結大了!”

董天宇因爲心中過度的惶恐,直接把平時的聖尊敬稱都給忽略了,畢竟他們這些有家有業的世家最怕的就是這些來去無影的無根刺客。

“慌什麼!不是還有本尊嗎?再說了,這結果早就在本尊的意料之中,那個隕殺刺客的真正實力雖然只有將級高階,但是其手段連叔叔我都羨慕的不行,其實這樣也好,他成爲了殺神,那也是獵人公會的高層了,這樣的話他就會受到公會的約束,你現在馬上去把那任務取消了,還有就是聯繫一下戰龍域那邊,看看他們的意思。”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侄兒這就去.呵呵,”

。。。。。。

就這樣洛凡成爲殺神的消息就在短短的一天之內就席捲了整個大陸的上層勢力.

一個月後。

“凡兒,娘知道你現在已經是大人了,許多事情也不是我能左右的了,但是兒行千里,母擔憂,出門在外的一定要萬事小心呀!”

方影知道洛凡這次一走,將會很長時間也不能回來了,有些依依不捨的說道.

“我知道了娘,曉語我走後就要多辛苦你了,等以後安定下來,我一定會好好補償你的,

好了,時辰也不早了,你們就不用送了,我走了.”

洛凡再次把送行的外公影長天等人仔細的看了一眼,便決絕的向着絕谷上方的靈魂毒瘴躍了上去,幾下便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洛凡在結束了白虎的事情後,本來想回到山谷問下外公有關屬性領域的事情的,可是誰知道影族千年的沒落真的太嚴重了,影長天這個當族長的對於祖輩留下來的東西太有限了,說名不好聽的,還沒有洛凡知道的多,無奈之下也只有不了了之.

“大人,您怎麼來了?”

百無聊賴的木水一看到出現在自己隔斷中的洛凡,急忙就站了起來,他可是早就昐着這一天呢,生怕洛凡高升之後把他這個現在處境尷尬的老頭子給甩了.

“沒什麼,只是過來看下你,順便把現在的大陸情況瞭解一下。”

洛凡經過一個多月的休養,現在紅光滿面的,再加上那一身華貴的金色公子服,任誰也不能把他和堂堂的刺客殺神聯繫到一起.

“呵呵,公子,呃,大人,現在你可是算真正的名動大陸了,幾乎所有的大型勢力都已經知道了您的名號了,估計您要是把身份一亮肯定能嚇死一片人,對了,早在您榮登殺神榜的第二天,董家就已經把關於您的懸賞任務給撤銷了,所以您不用再去理會這件事情了.”

木水現在對洛凡的態度可是比以前尊敬的多了,洛凡神祕他自然知道,可是那天早上去付約晚上就把殺神拿下了,這是什麼水平?!他現在對死忠洛凡絕對是百分百的了.

“哦?把任務撤銷了?看來董家這是變向的服軟了呀,嘿嘿,想得到美,你想追殺就追殺,看到麻煩了就想裝作沒事呀!哪涼快給本公子哪呆着去吧!哼!”

聽到木水說把關於自己的任務撤銷了,洛凡心中更加的不爽了,頓時一股子邪火就冒了上來,心中暗暗的計劃着怎麼也要在走之前再讓董家疼一下子.

“嗯,我那身份牌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大人,在您成爲殺神後,還別說因爲就是我在浩雲城時和你有過接觸,還找我問話了,我把您的意思應隱晦的提了一下,不過好像上面對此事很堅持,不太好辦呀!不過屬下到是有一個辦法,簡單點說就是一個字,拖!不知道大人以爲如何?”

“拖?”

wωw _ttκǎ n _C〇

洛凡聽到木水的建議,當下就明白了過來,其意思無非就是頂着獵人公會殺神的名號,卻根本就去公會報道,也不和公會進行必要的接觸,但是要想達到這樣的效果就必須達到兩個條件。

一,最基本的就是表面上不能和公會對着幹,玩硬的肯定是不行,要講究一定的策略,簡單點說就是要陰奉陽違。

二,洛凡自己要有公會不能捨棄的價值,想要特權那就有那樣的資格才行,而這點也是最爲重要和關鍵的一點.

其實說到底也就是實力爲尊,只要洛凡有橫掃一切的實力,那想要什麼特權沒有呀! 洛凡並沒有在獵人公會和木水多聊,在瞭解了一下現在的他在公會內部的情況後,就離開了,當然把他將要離開無爲域的意思也通知了一下.


正所謂月黑風高殺人夜。

凌晨三點正是混亂之城最爲安靜的時間,此時夜場的人已散,早場的人未起,正當城中絕大部分人酣睡之時。。。。。。

突然間!

“啊!”

一聲痛徹心扉的慘叫聲從地處中心位置的董府大院中傳了出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像是從二長老的房間傳出來的!”

“這是……!隕殺小兒,簡直欺人太甚!我董家和你勢不兩立!”

董家衆人趕到事發地點時首先看到的就是二長老牆壁上那個大大的隕字,邊上還有幾個小字,血債血償!

接着纔看到家族二長老那倒在血泊中的殘屍,不錯,就是殘屍!

此時的二長老堂堂王級中階強者,四肢離體,耳鼻盡去,胸口處的那處致命傷只要是有點眼力的都可以看出,這明顯就是拿捏到巔峯的一擊,多一分則直接立斃發不出慘叫,少一分則不能在衆人趕來之前死亡,這絕對就是那個隕殺刺客故意爲之的傑作!

董天宇做爲一族之長,在看到洛凡這一而再,再而三的輪番挑釁後,心中長久以後對洛凡的恨意達到了頂點,再也沒有什麼上位者的冷靜,終於爆發了,鼓起星力大吼而出,他就是要讓還沒有遠去的洛凡聽到,以家族之名正式的宣戰!


“勢不兩立?!呵呵,傻逼,你董家也配!!”

早已回到客棧的洛凡聽到董府傳出那雷霆爆怒之聲,嘴角一翹,心中暗罵了一句.

轉天洛凡就像沒事人一樣,大大方的通過傳送門瞬間就出現在了紫耀域的林木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