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只是輕輕一推,曹鑄那拳頭上的紅芒就已經全部的發出,形成一記淡淡的紅色拳影,沿途所過之處,地板紛紛攜起,露出那裸露出的土地,塵土飛揚,圍觀的人們本來已經離的很遠,可依然有人被這散發出的拳風所傷,直接是吐出鮮血來,這拳竟然是如此的厲害。

“琉新,你可完蛋了,這一拳有你好受的!”連城陰冷一笑,即使離的老遠,他依然能夠感覺到曹鑄那凌厲的拳頭,令他心顫,更不要說是處於攻擊中心的琉新了,連城似乎已經能夠想到琉新吐血而飛的那般模樣,死了最好,連城又是狠狠的說道。

淡淡紅色拳影還未近到琉新身前,而琉新的身體已經被這拳風所帶得控制不住的後退,在那地面上留下兩條深深的印痕,而當那拳影撞擊在琉新的身上時,他剛纔說凝聚起的完好魂力護罩開始猛得劇烈顫抖,震動着人們的眼球,顫抖並未持續了太久,那魂力護罩便在衆人的注視下。砰的一聲爆裂開來。

“看來他果然是擋不住啊!在琉新魂力護罩破裂的那一剎那,人們都是齊聲低嘆一聲。

“琉新……”紅衣的眼眶已經溼潤,那美眸不自覺得流下清淚,魂力護罩破裂,她能預想到琉新會是什麼結果。

“噗……”

琉新已經控制不住的一口鮮血噴出,染紅了他胸前的衣衫,然而他的目光依然堅定,那嘴角竟然還揚起一絲微笑,沒有人注意到,他又是結出一道奇異的手印。

“啊!”

琉新猛的大喝一聲,只見在他的身上突然也是涌起道道血芒,這血芒要比曹鑄身上的血芒更加的純粹,這些血芒似乎很是堅韌,竟然是將那記拳影阻隔了起來,生生擋下。

琉新的突然爆發,令人愕然心驚,都是猜不透琉新身上那恐怖的血芒是什麼,這也只有紅衣等琉新身邊的人才是清楚,這是琉新所修煉的一種鍛體術!

失去了魂力護罩,又有這奇異的血芒防禦擋住拳影,琉新似乎又能堅持一會,而且在這過程中那拳影似乎變得更是淡了些。同時,這也讓人們都是鬆了口氣,這約鬥看的令人頗有種驚心動魄之感。

兩方似乎是進入了一種僵持階段,而琉新也終於是止下了他後腿的腳步,不過看得出來他也並不好受,因爲他的臉色也是有些漲紅。曹鑄的這記拳實在是太過的厲害,即使是用上了血精鍛體術的防禦依然是有些勉強,不過他也能略微的感受到,在這僵持中,那拳影的力道也在逐漸的減弱。

琉新能堅持到這般地步,即使是曹鑄也不免有些驚訝,不過也只是驚訝,因爲還沒有結束,只見他伸出手又是輕輕的一推。而那拳影便又是向前進了幾分。

琉新瞬間感覺到了壓力,暗暗感嘆曹鑄的厲害,又是幾息過去,那血芒也終於擋不住拳影,被擊打的破碎散開。


“又一道防禦被破了!” 顧裏驚呼。

“這回他可沒招了吧!”連城臉色陰沉,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琉新竟然能撐到這個地步。不過接下來,他可不認爲琉新還能擋住。

“認輸吧!我很看好你,不然這樣下去,你會重傷的,你擋不住了!” 這時曹鑄突然提醒道,不管如何琉新這種毅力,已經值得他認可。

“認輸嗎?恐怕是要讓你失望了!”琉新擡起頭,嘴角上揚微微一笑道,隨即他的精神力便自眉心處狂涌而出,一道完全由精神力凝成的精神護盾便是成形,將前衝的拳影又是擋住,他還有着最後一道防禦,精神護盾!

前衝的拳影又是突然停下,那般模樣明顯是被什麼東西擋住,只是人們卻看不到到底是什麼東西出現將那拳影擋下的。

這回不只是旁人,就連鬼面女,曹鑄也都是驚訝不已,有些不明白琉新是怎麼做到的,但不管如何,琉新確實是再一次擋住了!

“該死的!” 連城恨的牙癢癢,直跺着地面,他不明白爲什麼琉新竟然還能擋住,若是換成他,恐怕連第一拳都擋不住,何況是這第三拳。 “該死……”連城還欲罵什麼,卻注意到其旁的柳影那瞪他的雙眼,悄然閉嘴。

一道道譁然之聲響起,都在感嘆琉新的手段之多。這會人們看琉新的目光已經不同,都帶上敬佩之意,因爲強者不管走到哪裏都會得到尊敬,現在就算琉新認輸,相信也沒有人會說什麼,因爲若是換成他們肯定堅持不到現在。

魂力護罩,血精護體,精神護盾這三道防禦,就是琉新的所有底牌,也是他敢接下曹鑄三拳的原因,儘管如此,他此刻的樣子也是頗爲的狼狽,衣衫也有破碎的地方,不少地方都是掛着血跡,不過這些明顯不是什麼問題,他的本身並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而且,他能感覺到這拳影已經減弱了許多,對他已經沒有了威脅。

因此,琉新對着那拳影,也是伸出了拳頭,他腳步猛的踏下,將地面踩出一個深坑,而後一拳轟擊在那拳影上。

“轟!”

兩者碰撞,氣勁狂泄琉新在這反彈下又是後退出幾步,不過他的眼眸中卻噙着笑意,因爲他清楚的看到,曹鑄發出的那記拳影已經被他擊碎,也就是說,曹鑄的三拳,已經被他完全的接下! 曹鑄那道淡紅色拳影被琉新一拳擊碎,本來就已經模糊不清的拳影,直接是化爲無數光點,最後徹底的消然。場面彷彿在這一刻徹底的沉寂下來,人們都悄然無聲,似乎在消化着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因爲這一幕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因爲這預示着曹鑄的三拳已經被琉新都是接了下來。

“咳……這三拳我了接下來!”

琉新捂着胸口緩緩的說道,邊說着那嘴角還有着血跡溢出,儘管將這三拳接了下來,可琉新的情況並不好,前兩拳還好,尤其是第三拳實在是太過的霸道,將他三種防禦手段盡數的用出,纔是抗住,當然也正是因爲有這三種防禦手段,他才能接下。

直到琉新的輕咳聲響起,人們才都是回過神來,看向琉新的目光也是驚愕無比,血劍曹鑄這個天榜排名第七的強者,他的三拳並不是出來一個人就能接下,更何況只是一名上位師爵。但是現在事實就發生在他們的眼前。看着雖然模樣有些狼狽,但仍然筆直而立,滿目堅定的少年,他們的目光也都是涌上了一抹敬佩之意。


“琉新,沒事吧!”紅衣跑過那美眸帶着擔憂焦急的問道。

“沒事,”琉新擺擺手,雖然他現在的模樣是有些狼狽,可是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除了胸口處有些微疼憋悶外,在沒有其它的問題。

聞言,紅衣也纔是輕舒了口氣,那俏臉上出現欣喜的表情,剛纔琉新的表現太過的完美,這簡直比打敗柳影還要來的震撼。

與紅衣等人的欣喜相比,此刻連城的心卻已經沉到了谷底,他到現在也不相信,琉新真的接下了曹鑄的三拳,只是幾個月時間,琉新的實力就已經達到這般地步,令他覺得有如夢幻,始終不願相信。

“一定是曹鑄放水了!”連城呢喃道:“對,一定是這樣的。”

“你同琉新的差距這麼大!你知道你與琉新差在哪裏麼?”這時連城的耳邊突然響起柳影淡淡的聲音,“你出自帝都大族連家,更是以家族劍訣爲名,天賦極好,在你的身後還有着家族支撐修煉條件也好的多,你各方面都比琉新要好,但是你的實力卻差琉新很多,你知道是因爲什麼嗎?因爲你的心胸狹小,嫉妒心重,目光短淺,你把琉新當做對手,或許在人家的眼中,目標更爲的長遠,所以有這時間,你還是好好反思,好好修煉吧!”

“對了!”柳影的聲音有些變冷,“雖然我受古劍學長所託讓你進入柳幫照顧你,但是柳幫是我柳影的柳幫,所以以後你在柳幫期間,不要無故找琉新的麻煩,拖累柳幫,不然到時別怪我不客氣!”

柳影這時所說的話,連城絲毫沒有聽的進去,他只記住了柳影剛纔對他的評價,“心胸狹小,嫉妒心重,目光短淺!”這就柳影對他的平靜,連城沉默不語,但是他的那目光卻變得格外的陰沉,盯着琉新滿眼的怨毒之色。

“好,很好!”在全場的注視下,曹鑄輕拍着手,道:“連續三道防禦,一道強過一道,後兩道就連我也看不清是什麼防禦,你很不錯,我交你這個朋友!”

“對了,你叫什麼?”曹鑄又是補充的問道。

“在下琉新!”聞言,琉新朗聲答到。

“琉新……”曹鑄嘴角呢喃着,而後露出疑惑之色說道:“好像本屆的新人王似乎就是叫做琉新吧,難道就是你?”

“呵呵,”琉新微微一笑,道:“就是我!”


“那這麼說來,得罪古劍的也是你了?”曹鑄目光奇異的看着琉新道。

“嗯,確實是我!”琉新點頭應是。

“恩,很不錯!”曹鑄又是淡淡的說道,從最初開始他已經說了好幾個很不錯,都在誇讚着琉新,曹鑄一直以來都性格淡漠,能說出這樣一直稱讚人的話,已經頗爲的不易。

“哈哈,”這時突然從天空處傳來一道爽朗的笑聲,聞聲,衆人都是擡頭看去,只見在那遠方的天空之處突然有着四道人影極速飛過,飛到近處,人們纔是看到,這四人都是一副老者模樣,他們都穿着統一的黑衣袍服,在那胸口處也皆是有着帝國魂師學院的院徽,而這院徽又跟學員所戴制的不同,顯然這四名老者都是學院長老級別的人物。

四人緩緩落下至衆人的面前,一直注視着的琉新眼眸一凝,踏空而飛,這四名老者顯然都是魂爵強者,而在這其中有一名老者,他也認識,正是屠老,剛纔那道爽朗的笑聲,正是從屠老的口中發出。

屠老站定後,對着琉新微點了點頭,而後有對着曹鑄道:“豈止是不錯,有件事情你可要知道,我們之所以能執行此次任務與琉新有着重大的關係,而且也正是琉新帶給我們很多關於影十三的重要情報!”

“聽屠老說話的意思,這任務的情報是琉新帶回來的,怎麼可能是他呢?”

“我知道一些隱密的消息,據說是琉新遭到了影十三的追殺,而後纔是打聽到影十三消息的。”

“能跟影十三的手下逃出來,這傢伙果然是不簡單,難怪能接下曹鑄的三拳。”

“………”

聽得一道道愕然的議論之聲,琉新也是苦笑的搖搖頭,暗歎屠老的多嘴,這樣又是給他惹了不少關注的目光,不過他也明白,屠老這樣做的目的,他肯定是知道了曹鑄與他起衝突的事情,這麼說也是爲了給他增加些實力,好讓別人明白他也不簡單。

果然,曹鑄那看琉新的目光也是變得不同,越發的奇異感興趣,而後別帶着些笑意道:“學院一直追查影十三的下落多年,卻一直沒有蹤跡,如今卻是被你給帶回來這方面的情報,這對學院來講可是大功一件,看來學院要好好獎勵你了!”

聞言,琉新也是苦笑得搖搖頭,這樣的獎勵如果有機會他寧願不要,畢竟影十三的追殺可不是好玩的,若非他命大,恐怕早已經死在了那片森林,還怎麼帶回來情報。思索過後,隨即琉新又好似想起了什麼,便對着屠老問道:“我前天可是聽您說,這次的任務您老可是不參加的,爲什麼這又來了!”

“呵呵,”屠老微微一笑道:“我來是有要事,要不然我去了,還怎麼鍛鍊你們這些小傢伙,這次的任務是我旁邊的這位執法長老。” 冷面王爺的奴

琉新這纔是看到,在屠老的身旁那名老者,老者的身材並不高大顯得很是精瘦,他的頭髮白中帶黑顯得很是奇異,最令人注意的是那張臉,嚴肅且一絲不苟,倒是有着幾分執法長老的威嚴,琉新悄悄感應着這老者的實力,竟然發現探測不出,果然是深不可測。

察覺到琉新的注視,那執法長老也似有所感應的看了琉新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而後目光掃過這裏的衆人,開口說道:“想必各位都是認識我,我是學院的執法長老,也是這次任務的領隊,同我們一起的還有我身旁的這兩位,一位嚴長老,一位宣長老。對於此次的任務想必各位也都清楚,很簡單,滅掉安柳堂,殺死影十三,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強調,這次任務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已經不是任務,更像是一場戰役。所以我希望你們各位都能夠提高緊惕,聽從命令,任務的危險自不用說,現在有要退出的請說一聲,我們絕不強求。”

執法長老的聲音含帶魂力,如同滾滾之雷,威嚴而又震人心魄。全場鴉雀無聲,沒有人出口說要退出。

見到這一幕,執法長老也是滿意的點點頭,而後又是說道:“我們此次任務的執行會以小隊的形式,各個小隊的隊長我已經分配好,接下來,就開始吧,各隊的小隊長去找自己的隊員。”

屠老的話音剛落下,這場面也頓時顯得騷亂起來,一道道叫喊聲響起。

“一隊,武傑,***,嶽山……”


“二隊,柳影,奎蛇,連城,殷弘……”

“………”

“五隊,琉新,紅衣,顧裏,狼娃,蘇月……”

“………”

一個個隊伍紛紛聽從着隊長的叫喊聲站在一起,琉新也聽到了他們隊長的叫喊聲,這道聲音很熟悉,跟着聲音走過,果然他們所在隊的隊長正是白衣書生,纖華陽,在他的身旁還有精神念師,紫雪。看到這裏,琉新也是欣喜非常,他們之前已經跟纖華陽一起執行過任務,算起來倒是非常的熟悉,幾人齊心執行任務也是會快捷安全許多。

隊伍很快的便分配完畢,共七隊,每隊七人,所以這此執行任務的學員共有四十九人,雖然人數並不是很多,但都算是學院內的精英學員,而且這些隊的隊長,也都是“天榜”上的強者。這樣,每個小隊的戰鬥力也更強。

小隊分配完畢,那麼接下來就要出發了,只是安柳堂位於大荒平原之上,而大荒平原距離此處,又有着不短的距離,這讓琉新很是疑惑,這麼多人究竟要怎麼去呢?

(抱歉,更新晚了,看過後請點個頂踩) 帝國魂師學院,院門口,在那足有五十米寬,上方是半月形建築下的正門下,七隻隊伍肅然整齊而立,隊員在後,隊長在前。這些人中實力最低者也都是中位師爵,而且這還是少數,最多的乃是上位師爵,而且這些小隊的隊長都是“天榜”之上的強者,更是靈爵強者,這些人匯聚倒也形成了不小的戰力。

執法長老,屠老等四位長老都是站在這隊伍之前,他們的目光來回的掃過這幾隻隊伍,或許是因爲明白接下來要執行任務,這些人也都是收起了平時的懶散之意,個個都精神飽滿,肅然而立,這麼多人的氣勢匯聚,竟然是有着一股殺伐之意。

看得這一幕,幾名長老顯然極爲的滿意,都是暗暗點了點頭,而後,屠老向前跨出一步,緩緩開口道:“我們此次任務的目的地位於帝國偏西的大荒平原,算起來離我們這裏也有着不短的距離,想必各位都是很好奇我們要如何趕過去,那麼就由我來告訴你們,當然這也是我來的目的,我們將要通過傳送陣將你們傳送過去!”

“傳送陣?這是什麼東西?”琉新滿臉的疑惑之色,傳送陣這個名詞他也是第一次聽到,而且不光是他就連顧裏等人也都是疑惑不解。

瞧得幾人的神色,纖華陽微微一笑,道:“這傳送陣我倒是瞭解一些,傳送陣算做是一種比較常見的傳送手法,也是一種對空間之力的運用,而且是空間通道的低級形式,也只有掌握一定的方法,並且需要有一定的實力才能佈置出來……”

纖華陽緩緩述說着關於傳送陣的一些情報,琉新越聽他的心中也是越發的愕然,說是傳送陣其實準確的講更是一種相對較爲低級的空間通道,空間通道便是空間傳送通道,也唯有王爵才能夠構建,可傳送陣也並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架構成功的。

首先需要定位座標,出發地與目的地都是需要有一個實力高強的人聯手操作,才能夠成功。而且看這個形式,學院這邊來完成的自然便是屠老了,他果然不只是一個簡單的守塔老人。

在琉新的思索間,屠老已經再度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一處空地上,閉上雙眼,似乎在調息一般。琉新目光一眨不眨,緊盯着那裏,他知道屠老要開始施展了。


“喝!”

微微站定後,屠老那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他的手印極速的變換,令人感覺眼花繚亂,隨着他手印的變換,一道道濃郁的魂力在其的手上纏繞。旋即,他的雙手陡然分開,指尖對着那地面幾處輕點,一道道光點便豎立其上,然而他的動作還沒停下,袖袍一甩,五顆顏色絢麗,有着濃郁能量波動的晶體,落在那先前點上光芒上。

一直緊盯着看的琉新,眼眸一凝,那五顆晶狀體分明就是五顆魂晶,而且透過那能量波動琉新知道,這五顆魂晶竟然都是六階魂晶,也琉是說它們都是來自六階魂獸的身上。

“好大的手筆!”琉新心中感嘆,傳送陣向來都是雙向而建,這麼說來光是建立一次傳送陣就要消耗十顆六階魂晶,尋常勢力又如何能拿得出來,也難怪琉新會感嘆不已。

就在琉新的思索中,屠老的手印又是起了變化,他的手指連續點出數下,一道道光芒從他的手指中發出,迷亂人的雙眼。

“起!”

突然間屠老猛喝一聲,而那五顆魂晶竟然也是激射出道道光芒,相互連接形成一個五角星芒陣。屠老面色也是有些漲紅,顯然想要構建這傳送陣也並不容易。

而後屠老雙手成掌式一股股雄渾的魂力發出灌注入那五角星芒陣中,隨着他魂力的灌注,那星芒陣所散發的光芒越發的耀眼,而且那平行的五顆魂晶,竟然是浮起一小段的距離,開始緩緩的旋轉起來!

隨着這五角星芒陣的旋轉,衆人都是感覺到一股股奇異的力量波動,琉新知道這是空間之力,這說明傳送陣的構建快要成功了。

屠老的這般灌注又是持續了幾分中,而那五角星芒陣的旋轉越來越快,與此同時,那一方空間也開始變得不穩定起來,琉新將精神力延伸進去想要一探究竟,結果精神力卻直接被撕碎,憑他現在的實力還接觸不到這個層次。

“旋轉停,傳送成!”

某一刻,屠老突然暴喝出聲,他的雙手也陡然放下,輕甩衣袖雙手背後,豎然而立!那眼眸也是盯着前方。

那裏,剛纔還猛然旋轉的五角星芒陣已經停止旋轉,就穩穩的停下,然而感應敏銳之人就會發現,那裏有着空間之力不斷的溢出,空間之力波動劇烈,傳送陣成了!

“呼……”

這裏不少的人都是長呼出口氣來,剛纔所見到的一幕對於這些還只是學員的少男少女來說,確實是有些震撼。而人們看向屠老的目光也是有了變化,在人們的眼中屠老也一直只是一個普通的守塔老人,在看過他剛纔構建傳送陣的過程,人們看向屠老的目光也都是帶着敬佩之色。

“好了,傳送陣已經架構完畢,所以各位準備出發吧!”屠老淡淡的道。

執法長老對着屠老點了點頭,而後對着其餘的兩位長老示意,之後這兩名長老便跨步沒有任何猶豫的走入那傳送陣中,而後那傳送陣又是一陣光芒閃爍,那兩名長老便是在這光芒閃爍中,那身影緩緩的消失在衆人的眼中。

“哎?真的能傳送啊!”

“廢話,這可是空間傳送陣!”

“不過,話說這傳送陣有沒有危險啊,別把我傳送的沒影了!”

“應該不會吧!”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