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雲試着將體內的蠻荒聖氣運用到雙腿,果然速度快速增幅,在空中帶出道道殘影。

辰雲試着將體內的蠻荒聖氣運用到雙腿,果然速度快速增幅,在空中帶出道道殘影。

“嘿嘿,果然就是這樣,現在該輪到我反擊了,剛纔不是打我很爽麼,小爺可是很記仇的。”

辰雲衝進獸羣中拳腳並用,頓時響起撞擊聲與妖獸的哀嚎聲,血染天地,這一時間本來辰雲還掌握不熟的那股蠻荒聖氣漸漸地被辰雲靈活掌握,每一招都能將蠻荒聖氣融入其中,殺獸如入無我境界。

“咻~~”辰雲從其中瞬閃而出,荒獸已經死傷大半,濃濃的血腥味瀰漫在周圍讓辰雲眉頭輕皺。

“一下解決算了。”辰雲冷淡說道,一把蠻荒聖氣化成的金色長劍正在辰雲的手中聚集起來,辰雲心頭一動運用起自己腦海中莫名出現的那神祕修煉神通,馬上體內的蠻荒聖氣更加強大,狂暴起來,辰雲也不想,現在容不得自己思考,不然體內的蠻荒聖氣瞬間就能將自己撐爆。

“啊,啊~《寂滅天地》。”辰雲大吼一聲,金色長劍瞬間變化千米長,劍身散發出的威勢將天空壓得昏沉沉,大地在顫抖,更甚遠方聳入雲霄的山峯轟然倒塌,世界末日恍惚此刻來臨。

衆妖獸驚恐逃離,死亡的陰影籠罩在衆妖獸的心頭,如果它們會說話的話一定會大叫,“魔鬼,你是魔鬼。”

巨劍輕然滑下,空間裂縫出現,前方逃離的妖獸驚慌一叫就被巨劍無情抹滅,不留一絲痕跡,萬里之內再無生機存在。

辰雲虛脫了,震驚了。這一招恐怖神通,辰雲也不知道是什麼階級的,但他知道一定脫離了地品的範圍,邁入更高層次。

“怎麼了,怎麼了?”大地平靜後又顫抖起來,辰雲驚恐發現這個世界在破滅,自己的身軀在消散。

“我XXX……這是神馬事件,小爺的身體咋在消散?嗎喲,我就這麼死了。”

“啵。”辰雲的身體消散,世界轟然破碎,一切都不存在,只有濃濃的蠻荒聖氣氣不斷冒出,混沌一片。 “老天哇,爲啥小爺就這樣死了,小爺才十五呢,連女孩的手都沒摸過,師傅說了很細膩的。”辰雲雙眼猛地睜開就哀叫起來,不過入眼見到是上空青靈所佈置的白色光罩。

辰雲慌忙摸摸自己溫暖的身體,“哈哈,小爺還沒死,沒死。”一起身就拉動辰雲腰間的創傷,辰雲痛苦**一聲又栽在地上,“痛,痛,小爺要痛死了。”

靜靜站立在辰雲後面的青靈是對他無語了,可忍不住咳嗽一聲。

“咳咳,小娃娃,你醒了,我等你好久了。”

“呃…你是那個?小爺不認識你。是你救的我麼?”辰雲轉過身,疑惑詢問道。

“呵呵,小娃娃先你別亂動,荒古聖體中的蠻荒聖氣真正逐步融合,馬上荒體就會覺醒了。”青靈沒回答辰雲的話而是和藹的提醒道。


“荒古聖體?蠻荒聖氣?啥東東喲。”辰雲疑問道。

“嗯,我是你脖子上的那小鼎古墜裏的器靈,今日就是因爲你的血液我才能夠從沉睡中甦醒。”青靈說道。


接着看着辰雲逐漸相融的蠻荒聖氣,“一切都快了,天地異象來臨也不知道能不能夠抵擋得住。”青炎有些擔心道。

“你是小爺那小鼎古墜裏的器靈。”辰雲驚呼道,想到從有意識起就存在脖間的小鼎古墜與自己腦海中莫名出現的修煉神通,辰雲越發疑惑。

“怎麼?小爺的身體竟然自己在好轉。”辰雲說道看着逐漸結痂的傷口,辰雲的傷勢迅速恢復着,不過辰雲感應自己的天靈蓋一道熱氣沖天,接着就出現在天空中

異象橫生,頓時有百道金光從辰雲的天靈蓋直衝雲霄,三千光影,五千異景。

青炎佈置的白色光罩就如紙張一般脆弱瞬間瓦解。

伴隨着九霄響雷之音,方圓萬里雷光閃爍就連浩風城中的居民被天地之威壓跪在地,修煉之人則更加嚴重,畢竟是逆天修行頓時被天地之威壓得喘不過氣來,不過這些都在一瞬間消逝,讓他們有些反正不過來。

“啊~吼。”辰雲只覺喉嚨一口悶氣大聲吼出。

“呼呼,好多了。”大吼之後辰雲身體彷彿虛脫,就連說話就不想說,但是辰雲有一種玄妙的感覺,他相信如果再和孫雷大戰一次絕不會受到上次那樣重的傷。

青靈的臉色時明時暗,時喜時哀,他沒想到辰雲的荒古聖體覺醒竟然會引出萬圓萬里的異象更甚是出現了至尊雷鳴。

至尊雷鳴只有在能夠威脅天地纔會出現的天地異象同時也是提醒修煉之人不要逆天而行,可想辰雲的天賦與覺醒的荒古聖體有多強大。

“此處不宜久留,走!”青靈二話不說,將虛脫的辰雲抱在懷中化爲一道流星快速離開了浩風城外的樹林。

不多時,浩風城熱鬧起來議論着天地出現的異象,有人不禁感嘆道:“又是一種強大的體質覺醒了,也不知道西州又是要發生什麼大事了,竟然在三年之內不下十人覺醒,是有大事要發生了嗎?也不知道對於西州來說是福是禍。”

就在這時浩風城外出現了二股威壓,二名神祕強者出現在浩風城外的樹林。

“想不到竟然是一種逆天體質,怎麼會這麼快就不見了。”一名全身遮掩在黑衣中的男子發出沙啞的聲音疑問道。


“應該被其人帶走了,哼!竟然敢在萬谷聖宗的地盤搶人。”另一名妖魅女子憤怒說道,畢竟辰雲是在萬谷聖宗所管轄的浩風城覺醒的,今日她也是剛好路過此處感到了天地之威的異象就趕過來,想不到還是晚了一步。

“你是?”神祕男子問道。

“萬谷聖宗,七星神王,花靈,敢問閣下是誰?何必遮遮掩掩。”妖魅女子道。

“呵呵,原來是西州十大美人之一的花仙子,想不到會有幸見到你,在下乃是血宗之人。”遮蓋在黑衣中的神祕男子表情無從得知。

“魔門聖宗,血宗,難怪遮遮掩掩,哼!”花靈兒哼聲道。

“你到我萬谷聖宗之地我不追究,今日之事大我要速回稟告此事,下次見到你,我就不會像這次這種手下留情了。”說完,花靈縱身離去,她決不能讓其他聖地,家族捷足先得。

靈靈兒走後,神祕男子嘿嘿一笑也離開了樹林。他的目的很明確找到擁有逆天體質之人帶回血宗。

……

“喂,老頭你把小爺帶到這裏來幹嘛?”辰雲詢問道。

“廢話,當然有強者靠近只有帶你到這裏來了。”青靈說道。

“今日之事是不是讓你有些反應不過來。”青靈直視辰雲,眼中含有別樣的神采。

“那天地異象是我引出的嗎?”辰雲想起剛纔的那幕場景,有些難以置信。

“不用懷疑,的確是你引出來的,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強大就連上古祕術,《九玄祕印》都不堪一擊。”

“原來小爺這麼猛哇!只是可惜怎麼就一個臭老頭看到了,美女呢?怎麼就沒有一個目睹小爺風采耶,然後來個以身相許呢?天吶!”辰雲在心中吶喊,內流滿面。

看到辰雲一個苦瓜臉又不說話,就呆呆地看着黑漆漆的天空,青靈有些擔憂,“這小娃娃不會是智障吧?那誰繼承主人的傳承,唉~主人你也想不到吧!”

“臭老頭,你說誰呢?小爺不是智障,也不看看小爺這麼帥氣,一個帥哥與智障沾得到邊嗎?”辰雲聽了大罵着青靈爲了顯示出自己的帥氣,還作勢甩了下過眉的劉海。

“呵呵,小娃娃你聽說過荒之大帝,刑帝沒有?”青靈避開這個無聊的問題,呵呵一笑問道。

“刑帝哇?小爺沒聽說過,是大帝嗎?”辰雲一聽到大陸上的巔峯強者就忍不住心情激動迫切詢問到,要知道大帝可是辰雲一直所向往的,他嚮往那種舉手投足之間毀天滅地的實力。

“刑帝,荒古時代出現的一個青年天才,舉世無雙,因爲他身具天地間最強的至尊之體荒古聖體,所以修煉十萬年不到就成就了荒雲大陸的最強大的大帝,沒有任何一名大帝能夠戰勝他,可是就在刑帝度長生大劫之時,卻遭到衆帝暗算,重傷之下隕身於長生大劫。”

回憶當初的場景,青靈眼中怒火中燒,刑帝可以算得上歷史上最年輕的一個度長生大劫,也許能夠跨入更高的神祕境界。

“刑帝這麼厲害!”辰雲想想刑帝一人面對着長生大劫又要面對數名大帝,那種氣勢,那種氣概,辰雲非常佩服。

“你想成爲像刑帝一樣強大的大帝嗎?”青炎話頭一轉,凝視着辰雲,眼中有着一絲迫切。


“我,大帝?”

“嗯,就是你,小娃娃,你不信嗎?。”

辰雲白了青炎一眼,“老頭,你當小爺我是傻逼嗎?就憑你,雖然實力讓我看不透但與大帝相差十萬八千里,如果你能讓我成爲大帝爲什麼自己還不能呢?”說完辰雲作勢就要離去,他現在還要去交任務得到應有的獎勵,不理這個怪老頭。

“我不行不代表你不行,我乃是刑帝使用的刑天道兵中的器靈,你也許不知道你是萬年前刑帝預言中的傳承者,因爲你也和主人具有同樣的體質。”青炎看着要走的辰雲漫不經心的說道,也不着急,辰雲是聰明人。

辰雲的身體一下定格,轉過身,“老頭,你再重複一遍,小爺剛纔沒有聽清楚。”

“你是刑帝預言中的傳承者,現在聽清楚了嗎?”

“我擦,小爺我竟然是大帝傳承者,不會吧!這麼牛逼,老頭我要成大帝。”辰雲現在信青靈了,他要成大帝。

“我有一個條件,你要是能答應做到就行了。”

“就知道沒那麼容易,什麼條件?小爺先聽聽再說。”辰雲一聽要條件,就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小聲嘀咕道。

“放心,老夫是不會爲難你的,很簡單我希望你以後強大到刑帝那般實力時替他報仇,你能做到嗎?”

“這個…”辰雲想了想,最後肯定下來,想必就憑自己現在的實力完成對師傅的承諾根本不可能,更何談找到自己的父母呢?看着青靈,“小爺答應你了,老頭。”

“哈哈,放心。你既然答應了我的條件成了主人的傳承者,我會把主人的一切都教給你的。”青靈目視辰雲說道。 “老頭,你是不是該傳授給我一些傳說中荒古年間的那些強大仙品神通或是更爲強大神祕的古祕術呢?嘿嘿。”辰雲就好似一個市間的潑皮無賴向着青靈嘿嘿說道。

“有倒是有,不過現在不能傳授於你。”青靈說道。

“擦,小爺不是成了傳承者嗎?怎麼現在不能?你想要反悔嗎老頭,哼!”辰雲冷哼說道。

“就你現在體質,修爲太低根本不可能承受住它們的反噬,對於現在的你來說百害而無一利,你太急切了。”青靈搖頭說道。

“呃……好吧,小爺現在不要,老頭等我實力強大能夠修煉時可就要傳給我。”

“會的,你以後不要叫我老頭,就跟主人一樣叫我青老吧!”

“好吧,老頭…呃…不,青老你見識多,小爺有件事要問一下你,行嗎?”辰雲抓抓頭,詢問道。

“嗯,說吧!老夫乃上古就伴隨主人徵東戰北見識的確不少,應該知道些。”青老擡頭說道,充滿驕傲。

“爲什麼我記憶中會出現一部神祕的修煉神通?貌似很厲害。我就是依靠它修煉了三年就達到了武徒七星巔峯的境界的。”

“三年達到武徒七星巔峯的境界,嗯,比主人的修煉天賦還要強大。”青老對於辰雲的修煉天賦很是讚賞,“那是荒古聖體獨特的修煉神通,被主人稱之爲《九轉弒帝訣》。”青老說道。

“《九轉弒帝決》好一個霸道的名字,想不到這就是荒古聖體與生俱來的修煉法決。”辰雲驚讚道。

“青老,小爺感覺要突破了,幫我護一下法。”辰雲突然感到境界的鬆動本來還要詢問青老一些問題只有作罷,靜下心來凝神突破。

青老輕點一下頭,看着突破中的辰雲自語說道:“只有在死境之中才能催發體內的潛力,如今才十五的年齡想不到馬上就要突破擁有一星武師的境界,想必經歷如此死境不下一次兩次吧!”

積蓄,辰雲丹田中的神力積蓄壓縮爲一團,停在丹田中央。根據《九轉弒帝訣》中的特定修煉路線進行遊走。

辰雲體內的經脈不斷壯大鞏固着,神力順着修煉路線運行了三十個週期的時候,辰雲的腦海中傳出氣泡破裂般的聲音,神力繼續進行第三十一個週期的運轉。

頓時,辰雲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金黃鎧甲隨着時間的流失逐漸凝固成爲實體一樣,一股屬於一星武師的氣勢從辰雲體內散發出來。

還沒有結來,就在這時荒古聖體體質的獨特之處呈現出來,藏在辰雲體內的蠻荒聖氣涌出來進一步改造辰雲的身體,淡淡的金黃色的蠻荒聖氣覆蓋在辰雲的眼眸處,辰雲的頭髮出現絲金黃。

辰雲雙眼睜開如九天神劍出鞘一般射出一道精光,雙腳猛地一蹬沖天而起,真器匕首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辰雲手中,他大喝一聲,“看我小爺這招,《寂滅天地》。”

辰雲大喝一聲,他要看看這招是否與當時使用的那招這麼強大。

“《寂滅天地》?嗯,好熟悉的霸道的一個名字,就是不知道威力與我印象中那強大神通如何?”爲辰雲護法的青老聽到辰雲的大喝,贊同點了下頭。

不過馬上青老臉色大變,因爲辰雲發動這招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實在是令他膽戰心驚,很是熟悉。

不過這些不值得讓他這樣,更重要的是青老感覺到周圍的天地之氣在向辰雲匯聚。

“原來是它,難怪這麼熟悉,絕對不能讓他發出這一招,不然引來那些絕世強者就真的麻煩了。”

“一手化掌,《九玄祕印》,隻手遮天。”

只見青老一手化掌,向辰雲上空的天地猛地拍過去,看似輕描淡寫的一掌將辰雲上空的天地阻斷,停止了天地之氣的聚集,辰雲如瀉氣的氣球剛剛那種讓青老心驚的氣勢頓時消失得一乾二淨。

“我擦,你這個死老頭,純粹給小爺過不去是不?”辰雲恨恨罵着青老,想到差一點就發出那招了卻被青老阻斷想着心裏就是憋着一股氣。

“小娃娃,你爲何會這招荒古神通,是從何得到的?”青老急切說道。

“小爺小嗎?叫我辰雲,又不是沒有名字。”辰雲看了青老一眼不滿說道,“這是一次任務不小心掉到懸崖下面從一個神祕洞穴撿到的。”

“撿到的。”青老面部輕微抽搐一下,這小子氣運還不是一般好,就連這個都能撿到,“你知道這神通的來歷嗎?”

辰雲不解搖搖頭,“小爺怎麼會知道呢,不過小爺知道這招很強大。”

“還有呢?”

“沒有啦!就知道這些。”辰雲聳聳肩尷尬笑道。


“《寂滅天地》,乃是上古年間排名前十的天荒神通之一,幽帝所創。曾經是幽帝獨闖九幽黃泉面對百萬荒鬼感悟所創,擁有令虛空破碎,天崩地裂的威力,當時幽帝一招下去就差點將九幽黃泉毀滅,不過引出了九幽黃泉的神祕存在,重傷而出,逃出後不久便消失了,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裏,竟然想不到你會得到他的天荒神通。”

辰雲還處於震驚狀態還回不過神來,在他看來這最多就是仙品的等級想不到卻是荒古年間排名前十而且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天荒等級的,這實在是太狗血了,太不可思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