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是夢魘的噩夢與現實將要脫離的關係,喬娜的這段夢境和記憶,型號沒有被夢魘所吞噬!”

“這一切是夢魘的噩夢與現實將要脫離的關係,喬娜的這段夢境和記憶,型號沒有被夢魘所吞噬!”

蘭德斯哀嘆一身,不理不顧自己身邊褶皺的空間,末世一般的情景,磅礴的巨響,自顧自的做在原地,開始恢復鬥氣。

因爲這場激烈的戰鬥中,蘭德斯光勇了武技就用了多少回,再加上被骷髏抽取的鬥氣,損失相當的大。

不理天塌地陷,不理腳下裂痕,打坐了有半個時辰,黑色溝壑慢慢的露出一片片青色岩石的色彩,而且越來越多,最後練成了一片片。

知道後來花園完全退去,露出了一個青色岩石洞窟,面積很大,少說也有方圓幾百米。

“這是!”


蘭德斯好奇的真開眼睛,向四周看去,腳下非常的平坦,是一片談綠色的金屬地面,至於是什麼材質早已分別不清。

腳下有一個個黑色的圓圈,裏面刻畫着不少陣文,但都已經失去了光澤,明顯是失去了功效,少說地面上也有幾十個圓圈。

“這些恐怕就是那些陷阱吧,還真是恐怖,要是不知道,那死的可就慘了了!”蘭德斯看見地上這些魔法陣陷進,後背一陣陣發冷,趕緊站起身來一甩頭看向側面的牆上。

兩面的牆體已經脫落的沒有了顏色,斑駁的壁畫,也難現往日的輝煌!

“這裏明顯是一個地下遺蹟,也許是一個大殿,夢魘只是展示寄居在此吧!”蘭德斯看了一圈,愣是沒有發現一條拖向其他地方的道路,這裏是一個死衚衕。

蘭德斯皺着眉頭,總覺得這裏肯定有地方不對勁,可有眼睛看,沒有任何漏洞,只能用精神力了。

“這個問題還是交與君王吧,這個問題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太難了!”蘭德斯笑嘻嘻的一擡頭,看向飄在自己頭上的君王,笑的假模假樣,可自己認爲還是很誠懇的。

“不用小那麼難看,我就知道你要問這個問題,這裏的確是一個遺蹟,不過不是夢魘寄居在這,而是這裏是他長生的地方!”暗夜君王看着蘭德斯的笑容,心裏一個勁的打顫,因爲他笑的太假了,“停停!不要笑了,我這就告訴你啊,就在那!”

蘭德斯順着君王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左側牆中前部的一個地方。

可蘭德斯想着那裏看了又看,有和其他地方沒有什麼區別,一個急加速,三兩下就到了君王說的那個地方。

左手金龍的咆哮輕擡,向這裏的牆面劃去,只見泛着金光的寶劍,一下就扎進了牆體以裏,可不見任何的破壞。

那是因爲寶劍根本沒有受到阻力,牆面根本就是一片幻影,是夢魘故意掩蓋了出口,可能是爲了拖延蘭德斯的時間。

“哼!”

蘭德斯冷哼一聲,兩把寶劍輕擺,刷出兩道黑色劍氣,毫無阻礙的穿過前面的牆體,而沒有爆炸,蘭德斯一個近身,也跟着走進了牆體之後。

牆體的後面,是一條三米多寬的通道,整體造型是圓形的,沒有任何棱角,圓潤的牆體已經沒有圖案或顏色,倒是歷史的歲月給牆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跡。

由於通道屋頂鑲嵌有許多明亮的寶石,每隔兩米救護就能看到一個,也不知道這些寶石,是什麼材質。

到現在海拔整條通道照的通明,恐怕困了十天的人,都不可能在這裏睡着,在這裏睜開眼都會覺得比較艱難。

“那個人修建的通道,他的視力怎麼那麼不好,鑲嵌這麼多的石頭,照的我都開不見前面的道路了。”

蘭德斯感覺眼睛被照的優點灼熱的感覺,十分難受,但沒有用任何東西遮擋,因爲這裏太危險,要是來個突然襲擊,自己的反應就會慢上很多。

“放心的走吧,這裏沒有人敵人,應該是通往夢魘和喬娜的第二個噩夢!”暗夜君王眼睛微閉,紅色袍服在空中飛舞,經過強大的神念覆蓋,基本可以確定這裏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腳步輕擡,在落下,地面響起清脆悅耳的敲擊聲,有點像是用金屬做的樂器一般的聲音。

兩隻腳用力不同,甚至可以打出音節。

“他奶奶個熊的,住在這裏的是個音樂家嗎,向悄悄的前進都不可能!”蘭德斯還想把自己隱藏起來,不想太過暴露,可通道根本不給他那機會。

蘭德斯在鬱悶和音樂中,走了一個時辰,通道蜿蜒曲折,但沒有分叉,音樂再好都有點單調了。

正在蘭德斯打哈之時,前面出現了一片亮光,哪裏就因該是出口,沒準又是喬娜的噩夢。

兩間低矮的小茅屋,在正午時分都顯得陰暗和潮溼,一股黴味直竄鼻孔,叫人胃裏一個靜的翻騰,噁心的只乾嘔。

四周破落的院牆,恐怕連一個小貓也擋不住,秋天的冷風從牆外刮進來,在校園之中打着旋風。

這就是蘭德斯一出通道看見的場景!

“怎麼這麼破落,好好想一個貧民窟,難道後來的喬娜就住在這裏面?”蘭德斯看在陽曆簡直有點不敢相信,之前的深宅大院,寬敞的花園,怎麼就變成了着副樣子。

“吱呀!”

一聲木門輕響,摟着大洞的門,輕微一動,從門外走來兩人,一個老人佝僂着身子,白髮蒼蒼都已經趕了氈,渾身衣不遮體,從破了的衣洞裏,可以清晰的看到,渾身青筋暴露,已經瘦的皮包骨頭了。

那個小女孩也好不到哪裏去,骯髒的衣服、瘦弱的外表、深陷的眼窩,而且面帶菜色,都真命這個女孩生活有多磨貧困。


“這不是喬娜和他的爺爺嗎?怎麼會破落到如此境地!”蘭德斯張着大嘴吃驚的看着眼前,喬娜祖孫兩個,簡直就不敢相認。

這時喬娜的爺爺有顫抖的聲音說道,“喬娜啊,今天沒要來什麼食物,恐怕又要捱餓了,爺爺對不起你!”

這時的喬娜雖然瘦小,但可以看出已經有十一二歲的樣子,董事的喬娜輕輕的咬着頭,“我可以忍的,只要我能考上劍士天元,我就可以帶着爺爺過上好日子,也有機會爲爺爺和父母平反了!”

“哎, 我在女人中間做臥底 !”說完老爺子的臉上出現了,極其憤怒的表情,但接下來的一陣咳嗽,讓老爺子差點摔倒。

“爺爺!快坐下,敵人總會遭到報應的,彆氣壞了身子!” 我要你,從妻而終 ,趕忙過來扶住爺爺,坐在一旁的臺階之上。

“哼!真是可惡,哪都有亂臣賊子!”正在蘭德斯大發怒氣的時候,一個男子的身影從門外闊步,走了進來。

一進門就以手掩鼻,說話的同時帶有十分厭惡的眼神,“該死的,你們住的是豬窩嗎?怎麼都是這股味道了?”

這名男子身穿一件普通的皮甲,面色薑黃,一副小人的樣子,他接着問道,“老不死的,向好了沒有,把你的孫女交給我們把,這樣他就能過讓好日子,你也少個累贅!”

還沒聽完,老爺子就怒斥道,“告訴你們主子,那個康格里夫,我死也不會把喬娜交給他的,血債血償,有它好受的那一天!”

“哼!還敢罵人,找打那把你!”這個可惡的壞蛋,擡腳向老爺子身上揣去。

在老爺子大口吐學之後,還沒有停止,拳打腳踢之下,老爺子很快就昏迷過去,這還不算完。

喬娜趕忙上千死命的拉住壞人男子,但怎麼可能拉的住,只見這名男子把喬娜單手舉起,一步步的走向昏迷的老爺子。

“我讓你看看,違抗康格里夫大人命令的結果!”這名男子手中一晃,多出了明晃晃的一把寶劍,兩道劍光閃過,老爺子的兩條胳膊應聲落地。

“啊!”

一聲慘叫之後,老爺子徹底的深度昏迷了過去。

“啊爺爺!”喬娜撲在老爺子的身上死命的哭泣,但血液還在不停的流淌。

這時一縷縷灰黑色的霧氣從喬娜的身體裏散出,慢慢集中在小院上空。

“要開始了,蘭德斯小心!”暗夜君王提醒着已經暴怒的蘭德斯,連一個老人和孩子都不放過,何其的殘忍。

“我會找你算賬的,康格里夫!”兩眼冒火的蘭德斯看看漸漸失去體溫的老爺子,心裏有股說不出的怒氣。


正在這時,一道灰黑色的霹靂從天而降,打亂了蘭德斯的思緒。

只見天空那片灰黑色的霧氣,慢慢聚集成型,但不是向頭一次的的骷髏,而像是一個灰黑色的鬼魂。

灰黑色的身體,有兩米上下,下半身只是一團霧氣組成,上面有點類似人類的樣子,但兩隻眼睛泛着綠光,兩隻手臂比身體還要長,鬼爪尖尖格外的慎人。

只見這名鬼物,大嘴一張,直奔小院之中的喬娜吸去。

喬娜本鬼物噴吐出來的黑色霧氣一沾染立刻失去了動作,被鬼物倒卷而回,吸入了肚腹之中。

老爺子的屍體和那名壞人,則慢慢淡出身影。

“夢魘的化身,已經把拿起的這部分靈魂和記憶吸取走了,戰鬥就要開啓了!”蘭德斯的憤怒被自己強制的壓了下來,因爲戰鬥將要開啓,只有勝利才能幫助喬娜,所以必須勝利。 看着天空中散落下的黑色死氣,蘭德斯感到身體一陣陣僵硬,死氣對於人類的身體還是有着很大的威脅。

要不是蘭德斯本身身體強壯,外加有神界和昊天塔的幫助,雖然沒有釋放出來,但和蘭德斯已經融爲一體,所以死氣纔對蘭德斯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桀桀桀···”一陣陰曆的鬼嘯從這個霧狀的鬼物空中傳出,被這股鬼嘯帶動,場內颳起了黑色的旋風,雖然不大但給蘭德斯的感覺十分難受。

風中好像包含着陰曆、暴虐、死亡等等大量負面情緒,如果不是有昊天塔在蘭德斯體內,恐怕這股陰風就直接侵入體內了。

就算這樣,也感覺到渾身寒冷的不成,不是光肉體寒冷,是從心裏外面的那麼冷,好像有股冷氣或者萬年寒冰,鎮封在自己身體裏。


看着又有一股淡淡的黑色旋風向自己刮來,在擡頭看着自己頭上的鬼物,還在不停的鬼嘯,眼神中還有意思不消和輕蔑,好像根本不惜的飄落下來和蘭德斯大戰。

“哼!可惡的傢伙,找死!”蘭德斯冷哼一聲,右手的九皇天極劍凌空虛畫,一臉五道黑色劍氣直奔傷口的鬼物。

可是這個陰魂類別的鬼物,好像根本沒有看到,向自己射來的黑色彎月劍氣,只是不停地鬼嘯產生黑色旋風,向蘭德斯圍去。

看上去好像兩敗俱傷的攻擊,實則對兩方都沒有什麼傷害。

五道黑色彎月劍氣,接連不斷的切入陰魂的體內,可是隻見進不見出,好像河入大海一般,一個浪花也沒有泛起。

陰魂那雙暴斂的雙眼看着連續被陰風掃中,而沒有任何事情的蘭德斯,也是大爲疑惑,眼神中帶有職位的神情,極爲的人性化,這點不剛纔的打骷髏強多了。

“桀桀桀··”有一陣更爲強烈的怪笑之後,陰魂從天空中一下子憑空消失了,好像就沒有存在過。

這下可嚇壞了蘭德斯,眼睛瞪得大大的向四周掃視,雙劍在身體周圍遊動,好準備隨時迎敵。

與此同時蘭德斯急切的大聲呼叫君王,“君王快告訴我那個鬼物在那,怎麼會憑空消失,它最多也就五級的水準,怎麼可能會空間申通呢!”

在蘭德斯頭頂的暗夜君王,眼神中也十分疑惑,但不怎麼在意,心神一動,浩瀚如海的神念向所能看見的每個角落散去。

但片刻之後,暗夜君王自己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絲的疑惑和焦慮,就這份焦慮從聲音中都能夠聽出。

“蘭德斯恐怕這次麻煩了,夢魘只是五級鬼物,所衍化出來的鬼物肯定也不會超過這個級數,而且還可能更低,第一次的那個骷髏也就四級水準,你才能贏的那麼輕鬆!”

暗夜君王還想繼續說下去,可這時兩道細細的黑色歷閃在蘭德斯背後,悄無聲息的出現,等到君王出聲大叫提醒蘭德斯的時候,兩道黑色歷閃已經快如急電一般,向蘭德斯的脖子左右切來。

感覺到一陣陰風,再加上君王的呼叫,蘭德斯在不知道身後危險那可就太蠢了。

身子往前半步的同時,扭向磚頭來了個大掉頭,同時兩把大寶劍順勢向身後斜上方切去,並射出了兩道黑色的十字。

看着兩道黑色十字斬,在空中一劃而空,兩道歷閃也憑空消失一般。


“可惡!你說它不應該會,可現在又是什麼!”蘭德斯頭一次感覺到了棘手,好像有吧寶劍懸在自己頭上,隨時可以要了自己的命,而自己無可是從,只能等死,而無力反擊,有一種無力感充斥在心頭。

“不要急,這不是正經的空間神通,要是的話,恐怕你早就被空間裂縫切割死了,着只是利用夢境的特殊環境,佔時收走了陰魂,所以你感受不到,它再次出現也是陰魂回到了夢境中,而不是空間神通,不過這也一樣的棘手!”

暗夜君王可謂是神念入海,可是他也不可能測到不在這一夢境中的鬼物,但其中的緣由是沒辦法逃過君王的雙眼。

“這可不是一個什麼好消息,起碼現在我很被動!”蘭德斯突然一轉身,金龍的咆哮往自己腳下一斬。

一個伸出地面的鬼爪,距離蘭德斯腳後跟只有一拳的差距,如果不被一寶劍震散,恐怕蘭德斯的這條腿,就算是費了,後果不肯設想。

“可惡!”蘭德斯嘴裏不停的咒罵着,可也改變不了現在的事實,額頭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

“如果把這個夢境,整個給破壞掉,或者破壞掉一部分,會怎麼樣?”蘭德斯時急時慢,在小院當中奔跑,這個可以有效的緩解陰魂偷襲帶給自己的壓力,可這樣也非常好肺都氣,對於體力也是極大的考驗。

“破壞掉夢境,等於銷燬了喬娜的這部分記憶,最重要的是靈魂受到極大的創傷,就算以後的夢境都完好,喬娜能不能活過來,都是個未知數!”暗夜君王看着蘭德斯在地上竄來蹦去,倒是有點興趣盎然的意思。

“你還樂···”

懶得沒等說出下文,就覺得自己頭上一股陰風吹來,腳下剛剛發力,還沒有引動分毫,就覺得一股黑霧在身周產生!

“這是什麼?”蘭德斯吃驚的發現自己移動緩慢了許多,就好慢動作相似,看着黑霧向自己慢慢壓來,自己的身體已經吃不消了。

“糟糕,這個傢伙看你不停移動,所以乾脆,找個機會放出了自己的領域!”暗夜君王看見一團黑霧,包圍了蘭德斯,看是還沒怎麼在意,可後來神念一掃,臉色頓時就不太好看了。

“可惡,不久是領域嗎?老子我也有!”

蘭德斯氣的哇哇暴叫,心裏一個勁的呼喚小乖。

一道白光不受束縛的從蘭德斯腹部竄出,而後劃出一道弧線扎進了蘭德斯的鎧甲中。

蘭德斯也把鬥氣從黑暗轉變成了冰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