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李瀟一臉懵逼,主體意識,只能含著淚的躲在靈魂深處。

這一刻,李瀟一臉懵逼,主體意識,只能含著淚的躲在靈魂深處。

不過,李瀟也發現了一件事。

這邪念心魔,有時候稱自己為上邪,也有時候,稱自己為升邪!

這,難道還有什麼說法?

不過,此刻的李瀟,雖然沒出現,藏在靈魂深處,但外界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怎麼也沒想到,升邪進入大殿後,居然和靈王平起平坐了!

這……是不是太狂了?

「升邪!?」

「上邪!?」

「邪王!?」

……

這一刻,在場之人,沒人責怪上邪坐在靈王身邊,反倒是驚呼了幾聲。

什麼升邪,什麼上邪,直到最後,有人喊出了「邪王」兩個字!

「蓋世邪主,身無魂在,永世不滅——邪王!」

「你從何而來!?消失漫長的歲月,如今的你,又在何處!?」

……

這一刻,有幾個半步帝皇,豁然起身,盯著上邪,眼中儘是忌憚之意。

只因,在場之人,都是修為高深,活了漫長歲月的人。

他們知道上邪,也知道升邪。

而不管是上邪,還是升邪,其實都是同一個人,邪王!

準確的說,並不是同一個人,而是同一個魂!

相傳,邪王並非人族,也非其他種族。

其,誕生於天地間的一縷邪念。

這一縷邪念通靈后,便開始如常人一般修鍊,直到成就一代邪王!

而邪王,從來沒有肉身,他一直寄居在他人體內!

但,直到有一天,當邪王遇到了一個人後,邪王便消失了。

有人說,邪王是被那人給滅了。

也有人說,是邪王有求於對方,成為了對方的護道者!

但,不管如何,邪王消失了許久,如今再次出現,著實讓人震驚!

「我,從未死,也不會死。」邪王說道:「只不過,我跟隨了一個人,如今我奉上了自己的一切,只為庇護他。」

嗡!

說到這裡,邪王的身上,突然一片白色聖潔的光輝浮現。

緊接著,一個被聖光籠罩,樣子與李瀟一模樣的男子出現。

邪王,李瀟,以及這個剛出現的男子,三人的樣貌,都是一模一樣!

而這個剛出現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李瀟另一個心魔,善念心魔!

「古佛!」

「無形佛!」

……

這一刻,眾人再次驚呼,就連靈王,渾身都緊繃了起來。

若是只出現一個邪王,那今日這事,對他們來說,頂多就是震撼。

但,當這個善念心魔出現后,眾人突然有種感覺,進入怕是要出大事了!

正所謂,有邪便有正!

正邪不兩立,也不分離!

當初,邪王最大的對手,至善至德的無形佛,居然也出現了!

「你們……都寄宿在李瀟的體內!?」有人驚呼道。

「不可能!他一個人,如何能承受的其你們兩人的力量!」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眾人驚呼,後背冒著冷汗。

一個邪王,當初便攪動了四方風雲,連當初的帝皇,都奈何不了他。

如今,又出現一個無形佛!

而無形佛,足以和邪王抗衡。

並且,無形佛曾經做的事,那可比邪王更加恐怖!

無形佛,雖為佛,但他的佛道,卻與當今世上的佛道不同,甚至是對立!

故此,在曾經,有那麼一天,無形佛為了證自己的佛道,一夜間,滅了大千世界,半壁江山的佛門!

不過,從那以後,無形佛也消失了。

據說,那之後,無形佛和邪王遇到了。

兩人不知道做什麼,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但,從那之後,無形佛的肉身,也消失了。

從此,邪王只留下魂,無形佛,只留下靈!

兩者結合,便是所謂的靈魂!

「一群無知的人!」邪王輕蔑道:「我有魂,魂不滅,我便不死!有什麼好奇怪的?」

「阿彌陀佛,我有靈,靈不滅,我永遠不腐朽。」無形佛捏著佛號說道。

但,有人卻在猜測,一個留下了魂,一個留下了靈,兩者結合,便是完整的靈魂!

這,是巧合?!

再巧,兩人同時寄宿在李瀟的體內!

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還有,別用寄宿這等難聽的話,我和無形佛,又不是什麼寄生蟲,何須寄生?」邪王冷冽道。

「我等,如今放棄了自身,捨棄了一切,願意安心的做他的心魔。」無形佛笑道:「這,便是我的佛道,拿得起,放得下。」

「我不求成佛,不求他人來拜佛,我求的,不過是一個佛字的寫法罷了。」無形佛輕語道。

佛字怎麼寫?

在一般人眼中,就這麼寫咯,還能怎麼寫。

但,有賢者曾說過,佛字,一邊為人,一邊為弗。

人生百態,態從善惡,故此,佛字一邊的人,當為「惡」。

而另一邊的弗,屬洒脫,屬寬容,屬消失。

無形佛,對這個佛字的理解,他也不知道是對是錯。

但,至少他是這麼理解的。

因此,他視自己為弗,視李瀟人為惡。

他,尋求一個圓滿。

故此,捨棄了一切,化作了靈,甘願成為了李瀟的一部分。

這,是一種佛,也是一種舍,也是一種自己對道的理解。

而上邪,那就更簡單了。

他本身就沒有肉身,有因為和李瀟之間有些約定,有些事。

故此,他也捨棄了,甘願化作了李瀟的心魔。

這,便是李瀟一個人,卻擁有兩個心魔的原因。

但,有件事,又不得不提。

就算邪王和無形佛,不成為李瀟的心魔,那麼,李瀟本身也有個心魔。

那麼,那個心魔,又在那裡?

那個第三個心魔,在何處!??

話,說到這裡,似乎是說過頭了,至少,在這種場合,不適合說這些話。

此刻,邪王和無形佛既然出現,便是有意義的。

「李瀟,便是我,我便是李瀟。欺他者,如欺我。我不好欺,而他……更不好欺!」邪王冷聲道,更是眉頭一挑,道:「若不信,大可試試!」

兩個心魔的身份,終於是解開了。那麼,李瀟的本體心魔呢?那個本就屬於他自己的心魔呢?又在何處?

(本章完) 邪王,也就是邪念心魔面色陰冷,眼中殺意閃爍。

他,本就是至邪之人,又何來的和善直說。

一旁的無形佛,雖然笑容滿面,看似人畜無害,但眾人也都明白。

無形佛,既然也是李瀟的心魔,那麼邪王的意思,就是無形佛的意思!

如今,兩大曾經蓋世無敵的人,雖然化作了心魔,但卻都為李瀟所用。

現在,他們的意思很明顯,要不顧一切的庇護李瀟!

對此,李瀟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他突然明白了,為何今日邪王和無形佛會自己出來,更是會爆出自己的身份。

只因,他們想要在這亂世中,給李瀟謀一份地位!

地位這東西,看似沒什麼用,尤其是在修士的世界中。

修士的世界,是以實力說話。

地位,那都是用實力去得來的!

但,現在可不同了。

如今,聖域已經是一家獨大!

而李瀟,更是聖域的人。

那麼,李瀟如今若是有了很高的地位,其想要什麼,便能有什麼。

當然,最為關鍵的是,那些暗中想要加害李瀟的人,便會更加忌憚!

因此,總的來說,邪王和無形佛,今日出現,只是為了能更好的保護李瀟!

「原來兩位都成了他的心魔,那李瀟這身份,自然是夠高,自然是能來這大殿內。」

「之前都是誤會,都是誤會!」

……

此刻,大殿內,不管是階級帝王,還是一步帝皇,亦或者是一步帝皇,對李瀟的態度,都發生了轉變。

只因,他們可是很清楚邪王和佛性佛的厲害。

哪怕如今他們成為了心魔,也是不好惹的!

「他是我聖域的女婿,是九字真解的傳人,這個身份,怕也是夠高了吧?」靈王輕語,目光看向四周,道:「今後,若誰敢打李瀟的主意,便是對我靈王,對我聖域的不尊!」

靈王這話,無疑是給眾人扣下了一頂大帽子!

如今,聖域那麼強大,有王帝,林胤,林天下坐鎮。

手下,階級帝王更有數尊!

如今,聖域的輝煌,可謂是如日中天!

誰,又敢反了聖域!?

至少,目前沒有!

「哈,以後我的日子安寧了。」李瀟藏在靈魂深處,偷笑不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