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聲嘶吼,恍若是上古妖獸復活,當真是石破驚天。山林上方的樹葉紛紛掉落,樹中躲藏的陰鴉紛紛飛走。

這一聲嘶吼,恍若是上古妖獸復活,當真是石破驚天。山林上方的樹葉紛紛掉落,樹中躲藏的陰鴉紛紛飛走。

不僅是驚醒了修鍊中的蘇丹,也驚動到了外界的眾位國主。

「啊,這是什麼聲音?如此強的氣勢,莫非是上古妖獸!」

「絕對是上古妖獸!一聲便讓人心驚肉跳!」

眾國主都是大驚失色。

「莫非這山林中還有一隻上古妖獸?」銀環王臉色一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好了。

白鳳王沉聲說道:「這上古妖獸怕是直接將鹿羽給吞了,我們豈不是沒辦法親手殺了鹿羽。」

「是啊,鹿羽死了怎麼辦,我們豈不是沒辦法報仇了!」

眾國主都感覺非常的遺憾。

在他們看來,鹿羽十有八九躲不過上古妖獸的追殺。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銀環王深深的說道:「不過就算是鹿羽被上古妖獸殺了,我們也還是要想辦法進入到山林裡面,別忘了他身上有多少的妖獸精魄。」 一提到「妖獸精魄」這四個字,眾國主的內心頓時變得十分的熱切。

之前鹿羽可是將眾多國主都打劫了遍,身上怕是有幾百顆的妖獸精魄。

這些妖獸精魄都是罕見之物,豈能錯過。

但是他們被冰骨花給攔截,根本就進入不了山林中,這倒是讓人犯難了。

就這樣放棄的話,實在是讓人難以甘心。

「該如何解決冰骨花?」

眾國主面面相覷,都拿不出好的辦法。

正在這時,忽然見得遠處奔來一支大隊伍。

這隊伍有三千多人,清一色身穿錦衣勁裝,胸前綉著特殊的圖案。

全部都是碎星王室的精銳弟子。

為首的人,正是碎星王。

碎星王率領著自己的嫡系隊伍在妖獸古戰場一番掃蕩,被一道深淵攔住了去路,不得已回來。

收穫有限,正是鬱悶的時候,來到了這裡和眾人會合。

「盟主!您來了!」

眾國主一見到碎星王,頓時都是大喜過望,精神為之振奮。

他們本來正是無措的時候,碎星王的到來,給他們帶來了新的希望。

大家一下子便感覺自己有主心骨了。

「你們怎麼都待在這裡?」

碎星王能感受到眾國主神色的異樣,當下眼睛一沉。

「回盟主,鹿羽先前搶劫了諸多國主的妖獸精魄,此時正逃入到山林中,我們包圍住了山林!」

眾國主紛紛叫道。

「什麼!鹿羽在裡面!」

一提到這個名字,碎星王的眼神頓時銳利寒冷起來。

不管鹿羽是不是搶劫了很多的妖獸精魄,單單是鹿羽這個名字,便足以讓碎星王殺氣畢露。

對於鹿羽,碎星王有一種深切的仇恨。

所有人也都知道碎星王的這個仇恨。

碎星上國的少國主司馬沖乃是被鹿羽所殺!

之前在進入到妖獸古戰場時,碎星王便給眾國主下過嚴令,要求不惜一切代價追殺鹿羽。

自東土聯盟成立以來,碎星王還從來沒有下過這麼嚴厲的命令。

碎星王沉聲說道:「既然知道鹿羽進入到了山林中,你們為何不進去追殺。」

銀環王說道:「這山林中生長著許多的冰骨花,具有很強的攻擊性,我們曾試過硬闖,卻難以成功。鹿羽不知道有什麼秘法,可以自由穿入進去。」

白鳳王說道:「不過鹿羽此時十有八九也凶多吉少,先前聽到山林中傳來一聲上古妖獸的吼叫聲。如果鹿羽碰到了這上古妖獸,十有八九被上古妖獸殺了。」

碎星王沉聲喝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鹿羽死沒死,我都要進入到山林中看一看才行!」

銀環王沉吟說道:「只是這冰骨花實在是厲害……」

「冰骨花本王之前也遇到了一些,本王還真就不怕它!」

碎星王冷笑一聲,已是率領著手下,逼近山林。

一棵古樹下,一朵冰骨花感應到了人前來,頓時射出具有腐蝕性的死靈冰晶。

「盟主小心!」

眾國主連忙提醒。

「浩渺霸月訣!」

歐神 碎星王卻根本就不躲,而是強力出手。一招天階武學,盪出一波強盛的光輝,直接就蕩平了死靈冰晶。

那強大的死靈冰晶在碎星王的攻勢下,變得不堪一擊。

碎星王的攻擊去勢不變,重重的轟在冰骨花上。

砰!

那一朵冰骨花所在的地方竟是被轟成了深坑,連個影子都見不到了。

「好強的威勢!」

眾國主由衷感嘆,碎星王就是碎星王,化靈境的修為高不可攀,絕非是他們所能相比的。

碎星王一出手便是驚艷眾生。

繼續往前逼近,可就不是一朵冰骨花了,四面八方的冰骨花對著碎星王展開了攻擊。

「焉能阻我!」

這時,碎星王卻是祭出了自己的天波劍。

這天波劍乃是碎星王珍藏最深的靈器,也是碎星王最為喜愛的靈器。平常情況下,碎星王根本就不會動用。

很多國主也都是第一次見到碎星王的這天波劍。

天波劍雖然也是靈器,但比之一般的靈器可要強得多,因為天波劍被煉器師強化過,鑲嵌了一顆力量寶石。

力量寶石乃是非常珍稀的寶物,天地孕育而生,世間所存稀少。力量寶石中的力量和靈器的屬性可以相輔相成,能大大提升靈器的威力。

要是靈器上鑲嵌上力量寶石,攻勢何止倍增。

力量寶石如此的稀缺,平時大家見都很少見到,沒想到天波劍上卻是鑲嵌上了一顆力量寶石。

大家當真是感覺碎星王實在是神通廣大。

盟主就是盟主,在每個方面都比大家要強。

此時手持著天波劍的碎星王正醞釀著一門劍術。

「飛雲懸瀑劍!」

一劍劈出,有如是天降銀河之水。

力量寶石上的光華加持上來,形成強盛的波濤,和耀眼的晶輝。

轟!

這一招重重的轟下,當真是有席捲天下,包舉宇內之勢。那巨大的洪流直接沖刷著周圍的一切。

在這招轟擊之下,前面幾棵古樹直接坍塌不說,那些強大的冰骨花也都跟著一起滅亡。

當碎星王這一招的喧囂落下,周圍地面就只剩下一片片的深坑了。有如是被隕石撞落後的現場。

邪王溺寵,王妃野得很 碎星王這一招實在是太強了!

碎星王用這種最粗暴的方式碾壓一切。

當真是摧枯拉朽啊。

本來威力巨大的冰骨花,忽然不成任何問題了。

這一次,眾國主當真是開了眼界。

碎星王馬上對身後命令:「諸弟子聽令!開啟九宮天碎大陣!」

「是!」

三千碎星王室弟子在碎星王的命令下,紛紛出手。

他們形成一個方陣,踩著神奇的陣位,一柄柄劍器揮動,演練出大陣最基本的形態。

嘩!

自那大陣之中蕩漾出一波強盛的光華,就像是一鍋燒開的沸水。

這些沸水傾盆而下,澆向前方。

轟!

在大陣威力的碾壓下,前方十棵古樹,還有古樹下的兩朵冰骨花都被覆滅得乾乾淨淨。

「繼續進發!」

碎星王一聲大喝。

眾國主士氣大振,他們群情激昂的響應著碎星王。

碎星王率領著眾人,就這樣強勢挺進。 粗暴的開闢著一切,真有一種遇山開山,遇河填河的氣勢。

一棵棵的古樹被推倒,一片片土地被轟成大坑。

這兇猛的一幕,令在場所有人嘆服。

碎星王一到,就此破局。可以想象的到,隨著碎星王這一路推進過去,這山林中所藏的一切都不能逃過他們的手掌心。

碎星王大聲喝道:「諸位國主,不要都在這裡愣著,還不快去四面圍住山林。不管這山林裡面逃出來什麼東西,都給我第一時間截住!本王要讓一切無所遁形!本王覺得鹿羽絕對沒有死,他正伺機而逃!絕對不能給他可趁之機!」

碎星王一席話,彰顯著無以倫比的殺氣。

「是!」

眾國主領命,紛紛行動起來。

轟!轟!轟!

這邊碎星王依然在開山闢地,而眾國主已去山林各個出口攔截鹿羽了。

……

碎星王鬧出的大動靜,使得山林深處的鹿羽和蘇丹也在第一時間感應到了。

本來鹿羽還想要繼續待在山林中,好好的穩固一下自己的金銅龍象訣。

這個時候卻知道沒有時間停留了。

「他們正朝著山林中逼近。」鹿羽身上的金光淡去,他深深的說道。

蘇丹吃驚道:「先前眾國主便闖入不進來,現在又怎麼能闖入呢。」

鹿羽卻是緩緩說道:「看來碎星王比大家想象中的還要強大,他這招式釋放出好強的氣勢,即便是相隔了這麼遠,依然能感受到一些。」

蘇丹一驚:「你的意思是說,這是碎星王鬧出的動靜!」

「是的,不是碎星王還有誰人能有這麼大的本事。憑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和碎星王硬抗,我們現在就要離開山林了!」

鹿羽當機立斷,毫不猶豫,當下就拉著蘇丹,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奔出去。

有著天赤保住的保護,一路上冰骨花根本不成威脅,但是他們一出山林,便遭到了攔截。

「鹿羽!你居然還沒死!」

銀環王自一棵古樹后展現出自己的身形。

不僅有銀環王,還有其他九位國主,加上銀環王一共是十位。

他們負責在這片區域堵截。

十位國主在看到鹿羽的第一眼時,都是滿臉的不敢相信。

他們圍堵山林的各個路口,不過是聽碎星王的命令行事,實則不相信鹿羽真的還活著。

畢竟之前那一聲上古妖獸的吼叫是多麼的恐怖,大家可都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在這種強大的上古妖獸的衝擊下,鹿羽怎麼可能有活路。

但是如今鹿羽卻是活生生的在他們眼前出現,不僅出現了而且狀態很好,那精神奕奕的,似乎連根毛都沒有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