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還沒怎麼打扮,披頭散髮的,便直接提劍衝上了縹緲峰,此刻她恨不得撕了君臨塵。

這不,還沒怎麼打扮,披頭散髮的,便直接提劍衝上了縹緲峰,此刻她恨不得撕了君臨塵。

「大師姐看起來很生氣,這事…是不是做過頭了?」楊婉怯怯說道,她來蜀山兩年,還從未見過大師姐發過這麼大的火。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后甜妻 蕭寒訕訕一笑,看來這女人對自己養的鶴很有感情,蕭寒注意到,沈清萱眼眶泛紅,眼角還帶著淚痕,似乎剛哭過,這事…的確有些做過頭了。

沈清萱一大早上縹緲峰鬧出這般大的動靜,也是引起了很多蜀山弟子的注視,各座山峰上皆是有目光投向縹緲峰,大師姐這是怎麼了,怎麼一大早發這麼大火?

「喂喂,你這女人有病不成,一大清早跑這來發什麼瘋?」

這時,一道金光從縹緲閣中掠向天際,很快,君臨塵的身影便出現在了沈清萱對面,看著後者那披頭散髮,一副要吃人的模樣,君臨塵也是嚇了一跳。

「是不是你乾的?」手中長劍直指君臨塵,沈清萱一對美眸死死盯著君臨塵,冰冷道。

聞言,眾人一驚,君臨塵這傢伙對大師姐干…了什麼?

「我幹了什麼?」君臨塵裝傻充愣,儼然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

沈清萱目光冰冷,咬牙切齒,不再多言,她知道再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反正她斷定就是君臨塵所為。

黑道寶貝很勾人 瞧得沈清萱一副要殺人的模樣,君臨塵也是被盯著有些心虛了,為了幾隻鶴,這女人至於這麼發瘋嗎?

「混蛋,我殺了你!」

看著面前的君臨塵,沈清萱心中怒火更甚,不再廢話,長劍揮動,劍氣縱橫,嬌軀一閃,直接提劍朝著君臨塵殺去。

「這傢伙…不會是對大師姐那個了吧?」

聽得沈清萱的話,再看得她那憤怒的模樣,眾多蜀山弟子心中有了這般猜測,隨即一個個無心修鍊,皆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這個新來的,簡直禽獸啊。

雖說大師姐為人冷傲,難以接近了些,但人也還是不錯的,平日里對眾弟子也都挺關心,而且容顏貌美,也是蜀山許多弟子心目中的女神。

可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居然被一個進蜀山不到兩日的新弟子給那個了?

這…簡直禽獸不如啊。

一群蜀山弟子痛心疾首,心中暗罵君臨塵,太不是人了。

縹緲峰上,沈清萱提劍殺向君臨塵,可怕的劍意激蕩虛空,與君臨塵大戰起來,可謂是萬眾矚目。

君臨塵心知理虧,因此只是防禦,並沒出手,此刻他自然也看出了那些仙鶴在沈清萱心中的地位,似乎…非同一般啊,不然這女人也不會這麼瘋狂。

「這次…似乎玩過火了。」

獨家寵愛,闊少的小嬌妻 庭院中,蕭寒看著那近乎陷入暴走的沈清萱,臉龐忍不住顫了顫,他也沒有想到沈清萱會這般瘋狂,上次他們偷吃東凰女帝的夜宵,雖說東凰女帝震怒,但是後來他們主動認錯,女帝原諒了他們,不過看這沈清萱的模樣,這事,怕不是認個錯就能請求原諒的。

「蕭公子,現在該怎麼辦?」楊婉擔憂道,經沈清萱這般一鬧,整個蜀山都被驚動了,所謂紙包不住火,這事,不太妙。

「吃都吃了,難不成還能再變回來?」蕭寒無奈苦笑,隨即他身形一閃,踏空而起,迅速衝進了二人的戰圈。

「沈師姐,你先冷靜下來,咱們下去慢慢談,這麼多蜀山弟子看著呢。」蕭寒攔住沈清萱,輕聲勸道,也對君臨塵使了個眼色,讓這貨退遠點兒,沈師姐就像炸藥,一碰君臨塵就燃。

「沈師姐,咱們下去坐下來慢慢談,什麼事都好商量,這樣打打殺殺解決不了問題。」蕭寒接著勸道,同時試圖拿下沈清萱手中的長劍。

沈清萱看著蕭寒,自然知道這也是一位劍道妖孽,昨日點亮十彩,震鑠古今。

「我的仙鶴都被他殺了,我跟他還有什麼好商量的?我還能怎麼跟他商量?商量就能讓我的仙鶴復活過來嗎?你讓開,這不關你事,我今日一定要為我的仙鶴報仇。」沈清萱美眸泛紅,眼中有淚珠不斷滴落,嬌軀抽搐著,梨花帶雨,青絲凌亂,有幾分凄美。

看著沈清萱的樣子,再聽得這話,蕭寒也是心虛不已,畢竟這事,他也有份。

「沈師姐,那仙鶴…對你很重要嗎?」蕭寒道。

「比我的命還重要!」沈清萱這般說道。

蕭寒心裡咯噔一下,這回答,很說明問題,仙鶴對沈清萱意義不凡,而他們,卻把仙鶴給吃了。

看著沈清萱,蕭寒心有愧疚,不過此刻他也是沒膽去承認,得罪女人,而且還是隨時可能暴走的女人,這不是找死?

「既然如此,沈師姐,那我不攔你了,雖說君臨塵是我兄弟,但是,對於這種偷吃師姐心愛仙鶴的舉動,我表示深深鄙視和不屑,師姐,去狠狠揍他,要是打不贏,我幫你,作為師弟,我義不容辭!」蕭寒大義凜然道。

「好師弟,師姐先謝謝你了!」沈清萱抹去淚花,說道。

「師姐,去吧。」蕭寒道。

隨即,沈清萱走上前,再次劍指君臨塵。

君臨塵:「……」

君臨塵一臉黑線直冒,雙目直直瞪著蕭寒,果然還是這貨更「劍」啊,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此刻,看著沈清萱那仇火滔天的目光,君臨塵連死的心都走了。

這特么…神坑啊…… 在中域之中又有幾個人敢直面崔邪?

即使是羅征,同樣也不願意直面崔邪,無端端地去惹一個生死境的強者,除非他腦袋燒壞了。

但是羅征沒得選擇,自崔邪帶走羅嫣之後,他與崔邪之間就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與崔邪沒有緩和的餘地。

所以羅征遭遇崔邪才會蹦出那樣駭人的話,既然明知哀求亦無用,將羅嫣救回來終究靠的是自己的一雙拳頭,那不如狠戾直言,以死相拼。

或許,這就是羅征的道。

崔邪離開之後,關於雲殿這座護宗大陣也迅速的在中域傳播著。

一個護宗大陣竟然完全硬抗崔邪的進攻,甚至還有機會擊殺崔邪,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這說明什麼?說明中域之中,沒有那個宗門,或者那位武者能夠撼動雲殿了,如果發動宗門戰爭,雲殿的損失就是最小的,在這一刻雲殿已經算是准五品宗門的存在!

一個四品宗門,最終靠著一個符文師改變命運,羅征註定要載入中域的歷史之中。至少現在所有的人都能肯定,羅征在符文上的造詣要比歷史上的風冠玉強多了。

這兩三天時間,中域主要大城的酒樓之中,幾乎處處都能夠聽見議論羅征的聲音。

「這下羅征估計要變成中域各大宗門炙手可熱的紅人了!」

「嘿嘿,當初一個半死不活的符文之塔都跟爺爺一樣,羅征以後不要變成祖宗了?」

「不過他的符文之術固然是厲害,崔邪也不是好惹的,一旦羅征離開雲殿,沒有護宗大陣的庇護一樣是死!」

一座熱鬧非凡的酒樓之中,正在討論羅征的事。

忽然一位身材高大的武者一拍桌子,嘿嘿笑道:「那倒未必!你們也不想想羅征的天賦有多妖孽,照神境就能擊敗神丹境中期的武者!沒聽到他對東邪王說的那句話嗎?饒你不死!哈哈,這需要多大的魄力才能說出來!」

「他躲在那個小小的烏龜殼裡耍狠罷了,倘若不是護宗大陣的保護,崔邪的一根手指頭就能壓碎他,」又有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反駁道。

「是有如何?反正我看好羅征!這小子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日後註定潛力無限!」

各種各樣的討論和觀點,不斷地在眾多武者之間碰撞著,其中自然也包括雲殿。

至少現在雲殿中人,已經渾然沒有將羅征當做雲殿弟子了,甚至沒有將羅征看做一位雲殿的執事,而是堪比長老的人物!

亂世妖妃傾天下 雖然崔邪這個禍事是羅征惹回來的,不過羅征也憑藉自己的力量將他趕走了,這份能耐,雲殿之中還有誰能做到?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謠言也在流傳,例如認為羅征是寧雨蝶禁臠,兩人早已珠胎暗結……不過這種傳言也只是私下裡傳播一下罷了。

數天之後,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點燈節。

夜幕降臨,雲海城中一點點火紅色的燈光被點亮了。

一群群孩子提著小小的燈籠走街串巷,將一點點微光帶給每個陰暗的角落。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一天是一個熱鬧的節日,除了孩子們人手一支小燈籠外,大人們還要放飛一隻只的天燈,傳說能夠給來年帶來好運氣。

從傍晚開始,就有無數的天燈升騰起來,一部分天燈隨風吹拂之下,撞在了雲殿表面那巨大的結界之上,燃放出絢麗的火光。

除了放天燈外,還要殺雞,宰牛,以盛宴款待賓客,好不熱鬧。

不過對於武者來說,這一天卻是特殊的一點。

中域的雲夢沼澤深處,大霧終年飄蕩不散,在沼澤之中盛產一種特殊的妖獸,名叫吞雲獸,這吞雲獸的妖丹可以製造成延年益壽的丹藥,所以每年都有數不清的武者闖入雲夢沼澤之中。

在這沼澤之中存在不少大機緣,每年都有武者在這雲夢沼澤中獲得天大的好處,可是每年也有無數武者隕落其中。

照神境的武者根本沒有資格進入其中,而神丹境的武者則只能進入雲夢沼澤三百里處,就算是虛劫境的強者最多深入八百里,再深入……就算是虛劫境的武者都有隕落其中的可能,雲夢沼澤一千里的深處,乃是無法探知的絕境!

距離雲夢沼澤一千五百里極處,至今尚且沒有文獻記載這裡的一切,已無法用人跡罕至來形容。

在這裡有一道巨大的黑色泥潭,這泥潭一片純黑,沒有任何波瀾,儼然是一汪死潭……

就在這黑色泥潭的邊緣上方卻有一間小小的草屋,這裡竟然有人居住!這間草屋極為簡陋,整個屋子的牆壁和屋頂都是用茅草編織。

不一會兒,草屋之中走出一位身材短小的男人,這男人赫然也是一位生死境的強者。

中域之中,生死境的強者一隻手都數的過來,這個男人顯然不在其中,他是一位隱世不出的強者。

他走出茅草屋后,看了看漸漸灰暗的天空,喃喃的說道:「又到了點燈節了么?這燈我已經點了七十七次了……不知道今年能否如願。」

仙墓靈燈,在點燈節上就會被點燃,七十七次,也就是七十七年……

說完,他從身後拿出一盞冒不起眼的小油燈,用手輕輕的摩挲了一下,隨後他手指尖就出現了一抹妖紅色的火焰,輕輕的抹在仙墓靈燈之上。

一縷昏黃色的光芒綻放出來。

在這仙墓靈燈的周圍,還有九道小小的印記,此刻已經有六個印記被點亮了。

這位生死境強者看著六枚印記,臉上流露出微微的笑容,九道印記,缺少一個都沒用……

去年的時候,就有八道印記亮起來了,今年,最後一道印記會亮起來嗎?

天下商盟總部,一座精緻的樓台之中,石克凡,煙悅山和莫海山三位盟主已共聚一堂,在他們面前赫然擺放著一盞仙墓靈燈,不過此刻他們還在等待著某人。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天下商盟的那位千古巨頭緩緩降臨在樓台之中,對石克凡說道:「點吧,順便將我商盟的長老們召集起來……」

煙悅山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您的意思是說,今年第九盞燈……」

千古巨頭點點頭,「對,我推算了一遍,有一種強烈的預感,第九盞燈已經出世了,只是不清楚落在了何人手上,所以我才會讓你們廣發名帖,盡量促成他們點燈!」

「那就快點吧!」煙悅山是急脾氣,他赫然站起來,用手輕輕一拍,一團火焰朝著仙墓靈燈射過去,穩穩噹噹的將燈給點燃了,此刻在仙墓靈燈之上亮起了第七個印記。

寡言少語的莫海山點點頭,「今年的速度倒是挺快,去年一直到午夜之中才將第八道印記點亮,差點還以為持有第八盞燈的人放棄了……」

「希望,能夠成行吧,我去召集商盟長老,」石克凡看著上面的印記笑眯眯的說道。

一望無際的南海之中,一座小島之上,崔邪也取出了屬於他的仙墓靈燈端詳著,這次天渺仙墓之行,他崔邪也早早的做好了準備。

他坐在小島上的一個大樹的頂峰,而在這樹榦的周圍,則有六位身披斗篷的武者,這六人都是虛劫境中期和後期的強者,他們願意誓死追隨崔邪,輔佐他完成建立神國的大業!

所以天渺仙墓之行,崔邪務必要帶上他們……

不過最後一盞燈能否被點亮,崔邪還不清楚,現在他則專心的將自己的小油燈緩緩點亮,第八道印記也亮了起來。

崔邪看著小油燈上昏黃的印記,喃喃說道:「不知道最後一道印記,是否能夠亮起?」

(讀者是我的衣食父母,你們肯捧場,我如何不感謝?感謝所有打賞我的讀者,也感謝默默訂閱我的讀者,在這個盜版橫行的年代,你們肯花錢看我的書,這就是對我的鼓勵,昨日那張亂碼的問題,我已經上報給公司技術了,帶來的不便實在抱歉!感謝晨風再次5K打賞!感謝才叔,虎魄,情蠱,楚炫明的打賞支持。更新時間其實已經固定了:早上7點半,下午五點半,晚上九點,十一點,謝謝!)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八盞仙墓靈燈,持有在中域不同勢力的手中,中域的武者除了能夠確認崔邪和天下商盟各有一盞仙墓靈燈外,對其他六盞燈的持有者一無所知,有可能血木崖擁有仙墓靈燈,可能玄陰館也擁有一盞,甚至持有仙墓靈燈的人根本就不在中域!

不過無論如何,在今夜持有仙墓靈燈的人都期望最後一盞燈能夠被點亮。

雲殿最邊緣的一處平台之上,寧雨蝶矗立在上面,看著天空之中一盞盞天燈飄舞起來,彷彿一顆顆小小的星辰忽明忽暗。

雲殿的諸位長老,在前一天已經收到消息,最後一盞仙墓靈燈原來落在了寧雨蝶手上。

這件事情,給諸位長老帶來了極大的震動,他們沒有想到等了這麼多年,最後一盞燈竟然會在雲殿!

天渺仙墓對於中域的武者來說,是一個絕大的機緣!

仙人之墓其中蘊藏的寶貝和機會讓許許多多的武者心中充滿了遐想,這也是為何那麼多武者前往暴亂星海,想要從仙墓之外潛入其中,不過至今為止,殞命在暴亂星海的武者萬萬千,但還沒有一個成功過。

那麼仙墓靈燈,就是仙墓中唯一的辦法。

當然,伴隨著仙墓靈燈的出現,還有各種陰謀論也誕生了。

有人認為這仙墓靈燈絕對是一個大大的陷阱,否則那位天渺仙人憑什麼要留下九盞燈讓外人進入?

此前羅征也這麼懷疑過。

不過對於武者來說,機會永遠與風險並存,畏首畏尾的武者根本就無法成長,這世間萬事萬物都是如此!

雲殿之中的長老經過商議后,一共有六位長老決定進入仙墓,他們的理由各不相同。

例如卓大先生這種實力強悍,同時相對年輕的長老,自然是追求更多大的機會和機緣。

再像費晗長老,他的年歲已高,壽元將盡,倘若無法突破的話,最終會倒在長生門前……

其他的長老,各有各的理由。

這一次玉婆婆也決定前往仙墓,她有著和費晗長老相同的理由,甚至比費晗長老更加急迫,她身為生死境的強者,要面對的是生死大劫,如果沒有意外,第二次生死大劫她鐵定無法熬過去,註定會隕落在生死大劫之下!

將希望寄托在傳說中的生死花之上,幾乎是玉婆婆唯一的選擇。

「點燈了……」寧雨蝶輕聲說道。

羅征點點頭,真元悄然運轉,化為一捧火焰,緩緩的飄向了那盞仙墓靈燈。

第九盞仙墓靈燈終於被點亮了。

幾乎在同一時刻,其他持有這九盞燈的武者的雙眼驟然亮了起來!

「第九道印記點亮了!」天下商盟總部之中,煙悅山哈哈笑道。

雲夢沼澤之中,那位神采矮小的武者定這樣眼前的仙墓靈燈,眉目漸漸的舒展開來。

至於崔邪,還有其他人,臉上全都是興奮之色。

等候了上千年的九盞燈,終於在同一時間被點亮!這叫他們如何不激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