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雖是虛靈三重天之境,但是修為普普通通,算不得天才,所以,他登階的步伐異常緩慢,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阻力。

這人雖是虛靈三重天之境,但是修為普普通通,算不得天才,所以,他登階的步伐異常緩慢,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阻力。

「加油!」

「加油!」

……

周圍的喝彩聲不斷,吶喊聲,鼓掌聲混合著議論聲,為那人助威,每一個釋放正能量的武者,彷彿在那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或許是受到了眾人的鼓勵,那人的氣勢變強了,一步一步踏上了玉石階。不過,他卻花了很長時間。

登上第九階的時候,他回過身來,對著那些鼓舞的武者躬身一拜,然後在眾人的掌聲和喝彩聲中大步向著石柱走去。

石柱周圍一丈處的壓力比石階上要強一些,他的每一步,走得非常吃力,彷彿背上壓著一座大山一般,腰直不起來。

宇文天甚至看到了這人額角的汗珠一滴滴地流了下來。

好在他能堅持,一丈的距離,他花了走十里路的時間,終於到了石柱下面。

「啊!」

這人大喊一聲,用盡全身的真元,一拳擊在石柱可以留名的最低處。

「轟!」

一道白光泛起,這人如斷線的風箏,被震飛了出去,倒在基座三丈的地方。

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看向自己剛剛攻擊過的地方,發現那裡有一個淺淺的拳印,便笑了。

雖然墊底,但他還是成功了!

很多人都開始鼓掌,喝彩!

也有很多人無奈地搖搖頭,因為他們無法做到這些。

一人嘗試成功,便會有不少人上前嘗試。所以,陸陸續續有很多人向著封王碑走去,但是真正成功留痕的,百里挑一。

宇文天搖搖頭,暗道這石柱的現實性,這反映了武道世界的殘酷性。

!! 他不去注意武者的舉動,而是將注意力放在石柱上面的痕迹上。

從周圍的人聲中,宇文天才得知了這王榜上的各個天才。

這個石柱上面,起碼有數千道攻擊印記,但是九丈以上,卻只有數十道痕迹,而這數十道痕迹,才是王榜上各個高手所留。

王榜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凡是九丈以上留痕者,皆可進入王榜。

宇文天之前在豫城遇到的韋嘯天四人,基本是墊底的,之前四人包攬了后四名,也就是第二十一到第二十四。

不過,現在四人已經被擠到三十開外了。

宇文天聽說過的無雙王千野無雙,之前排名第十三位,但是現在已經算是第十五位了。

而素靈王蕭素心,之前排名第十位,現在卻是第十二位。


羽化書如今已在王榜前列,位居第八位。

讓宇文天疑惑的是,在他找到羽化書的攻擊印記的時候,他發現了有九道印記位居其上。

怎麼回事?

宇文天看向了旁邊的一個瘦弱武者,這人是虛靈四重天之境初期的修為,比一般同境界的武者要強一些,不過他將自己的修為隱匿到了虛靈二重天之境,一直盤桓在廣場上,似乎似乎對王榜之事了解頗多。

「這位道友,打擾了,在下有一個問題不明白,想請教道友!」宇文天拱手道。

「道友無須多禮,叫我葉秋塵就好!」那人擺擺手,道。

「不知這羽化王排名第幾位?」宇文天看著葉秋塵,眼中閃過一絲訝色,禮貌地問道。

「呵呵,兄弟,你是剛來武丘城的吧?」葉秋塵倒是十分熱情,看著宇文天,並沒有因為對方是虛靈境初期的修為,而小看對方。

「不錯,我昨日才到武丘城,剛剛才得知這石柱便是聞名遐邇的封王碑!」宇文天淡淡一笑,拱手道。

「怪不得!」葉秋塵點點頭,然後指著羽化書的掌印,道:「看到了吧,那一掌便是羽化王所留,他可是剛崛起的新人啊,一掌留名,位居第八!」

「哦?」宇文天皺起了眉頭,疑惑不解,道:「道友,會不會弄錯了?這掌印上面還有九道痕迹呢,羽化王應該是排名第十才對!」

「呵呵,道友有所不知啊!」葉秋塵微微一笑,指著十丈以上的三道痕迹,道:「看到那三道痕迹了吧?」

宇文天點點頭,表示肯定。

「那個掌印,便是逍遙王所留,那可是真正無敵的高手!」葉秋塵指著逍遙所留的掌印,道:「逍遙王和羽化王關係非同一般,兩人經常在一起,我若能結識那樣的高手,便不虛此行了!」

宇文天聽到是一頭霧水,葉秋塵的話似乎與自己的疑惑沒有關係,不過,對方接下來的話,便告訴了他答案。

葉秋塵指著殘劍無名所留的劍痕和那道神秘的爪印,道:「這兩人出現的比較早,都是與逍遙王一般的無敵強者,只不過,兩人身份神秘,沒有人知道,便榜上無名!」

「這麼說來,王榜上的高手,一定要有具體身份才對?」宇文天看向這人,試問道。

「也差不多就是這樣,最起碼要知道對方的名字!」葉秋塵點點頭,道:「創立王榜的勢力,每天都會派人留守此地,便於記錄新出現的強者, 總裁大人不要跑! !而那爪痕,並沒有人發現是什麼時候留下的!」

宇文天沒有說話,思索了片刻,才喃喃自語道:「實力才是一切,王榜只是虛名而已!」

「哈哈,道友見解極是,實力才能決定一切,有了實力,即便不留名,也沒有什麼影響!」葉秋塵一拍宇文天的肩膀,笑著道。


兩人的話顯然引起了周圍一些人的注意,有一些人似乎很認同宇文天的話,但是也有一些人卻是很不屑。

「沒本事在榜上留名,卻在這裡嚼舌頭,兩個廢物!」一道聲音在人群中響起,只見一群穿著某個勢力服飾的青年走了過來,當中一個頭顱仰起,倨傲地看著宇文天兩人,神情極為不屑。

宇文天發現這人是虛靈三重天巔峰的修為,氣血比普通的同境界武者要旺盛一些,戰力自然比普通虛靈三重天之境巔峰的武者要強,應該可以登上王榜了。

這幾人一走過來,人群開始議論紛紛。

「居然是雲清宗的弟子!」

「難不成又是天才?」

「沒見過這幾人,應該是剛剛到來,想要封王留名吧!」

「看這人的修為,說不定可以進入王榜前列!」

「不一定!不過,進入王榜應該可以!」

……

宇文天神色淡然,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身份而有一絲變化,而那瘦弱的虛靈二重天之境的葉秋塵,表現的比他還鎮靜,只見他依舊一副笑臉,對著雲清宗的那名弟子道:「這位道友,此言差矣,我等修武,並不是為了虛名,而是與天爭命,至於留不留名,全憑個人意願,似乎與『廢物』沒有什麼關係吧?」

「哼!有本事就在封王碑上留名吧!說了半天,我看你們根本是在掩飾自己的無能,就這樣,還敢在武道上走下去,我看還是趁早滾蛋吧!」那人用鼻子看著宇文天二人,不屑地道。

「如此看來,道友必然是雲清宗的天才弟子了,想來一定可以留名王榜的吧!」葉秋塵看了一眼那雲清宗的弟子,淡淡地道。

「那當然,我師兄定然可以留名王榜,進前二十都沒問題!」另一個雲清宗的弟子看著宇文天和葉秋塵,倨傲地道。

宇文天依舊沒有理睬這群人,倒是葉秋塵開口了,他笑著道:「如此,就讓我們見識一下道友封王的雄姿吧!」

那名雲清宗的弟子斜著眼睛看了一下葉秋塵,道:「睜開眼睛好好看著吧,什麼才叫王者,記住,我的名字叫宋梓南!」

說完,他解下身上的披風,遞給身邊之人,然後雙手背後,大步向著封王碑走去。

眾人紛紛退向兩側,讓開了一條小路,讓他過去。

「看哪,又有人留痕了!」

「好像是雲清宗的弟子!」

「雲清宗?他行不行啊?」

「誅仙王和伏龍王都是雲清宗的弟子,這人估計不會差吧」

「難說!」

……

無敵喚靈 ,搖搖頭,嘆道:「這些大勢力啊,從來都不教弟子謹慎行事,哎!」

「這個二貨孫子!封王碑上強者無數,比他強的多了,如此高調,不嫌丟人啊!」宇文天也是搖搖頭,嘆道。

葉秋塵看了宇文天一眼,道:「這些大勢力的弟子都是這樣,講究排場,做事高調,生怕別人不注意他,真真切切的二貨!看人家逍遙王,一掌留痕后,仰天大嘯,何其霸道,那是人家有實力,能站在王榜的頂尖!」

「哦?逍遙王會是這樣?」宇文天倒是有些無語了,逍遙在這裡玩一下而已,大吼什麼嘛。

「這你就不知道了,逍遙王這名字便是大家公認的,因為他在留痕后,對天大喊了一句霸氣無比的話!」葉秋塵講到逍遙,便是一臉的崇拜。

「哦?什麼話?」宇文天疑惑道。

葉秋塵清了清嗓子,學著逍遙的聲音,仰天笑聲喊道:「武丘城,你逍遙大爺我來了,準備顫抖吧!」

宇文天一聽,差點笑噴了,這十多天,逍遙不知道經歷了什麼,一想起逍遙說這話的樣子,便覺得搞笑。

「怎麼樣?夠霸氣吧?」葉秋塵學完逍遙的樣子之後,拍拍仰起頭的肩膀,道。

「霸氣!太霸氣了!」宇文天點點頭,豎起了大拇指,道:「平生僅見!」

「那是,不然怎麼會是王榜之巔呢!」葉秋塵傲然道,彷彿逍遙就是他自己。

宇文天有些無語,葉秋塵實力不弱,應該有幾分傲意才是,卻是如此崇拜逍遙,這讓宇文天有些費解。

二人的目光移到雲清宗那闖碑的宋梓南身上,虛靈三重天之境後期的修為,明顯比之前那留痕者要強,宇文天估計,這人可以在九丈之上的地方留下自己的印記,但是想要進入前二十,還很難說。

至少,在宇文天看來,這人比之蕭素心還有所不及。

宋梓南也算是南域的天才了,那九階白玉石階,他穩穩地踏上了,前後花了三十息的時間。

很多人都在沉默著,仔細地看著他登階,只有雲清宗的幾名弟子在喝彩。

「讓這孫子封王成功了,我估計很多人都會被鄙視!」葉秋塵看著石頂上的那道身影,搖搖頭嘆道。

「要是有人在他留痕之後,將自己的印記留在他的上面,那才叫過癮!」宇文天輕聲道。

葉秋塵眼珠子轉了幾下,沒有說話。

宋梓南站在第九階玉石階上,回頭倨傲地看了一眼場上的眾人,冷哼一聲,神情很是不屑。

「媽的,我真想踩破這傢伙的豬頭!」

「真他媽地不爽,留痕而已,至於么?」

「誰將這小子揍一頓,我出一百靈石!」


「人家逍遙王都沒有這樣狂!」

……

!! 宋梓南的舉動顯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爽,許多武者大罵不已,有些人還悄悄地詛咒著這傢伙留痕失敗。

雲清宗的那幾名弟子很囂張,對那些謾罵的弟子怒目而視,有人幾乎想要動手。

宋梓南對於眾人的反應毫不理睬,雖然這傢伙狂傲,但是做事還是很認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